中华博物网首页
拍卖行情 中国艺术家博览 藏品交流 竞价交流 博物档案库 工具书 金石乐园 积分乐园
咨询鉴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谈书评画 玉器杂玩 凿金琢石 精华与推荐
藏品检索 古陶瓷 古陶瓷标本 书法 绘画 古玉器 青铜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杂件
繁体版  English
登录名: 密码:
古陶瓷鉴定之我见

【萧罡】
  从事陶瓷鉴定首要的就是解决好认识论和方法论的问题,只有这样,鉴定才可以正确的进行,我们才能走上成为鉴定专家的路。
  鉴定是求真和审美的统一
  古代瓷器,无论是考古发现的,还是传世或者流散于世的,对它们的鉴定都包含着两大部分,既辨别和评价。关于“辨别”,内容十分丰富,主要有五点:
  一是年代的判定。是现代的还是古代的。少数瓷器上有纪年铭文,如众所周知的英国大卫德基金会“至正十一年”题记青花云龙象耳瓶等;明清官窑瓷器根据款识,可以确定具体朝代,如清代康熙、乾隆等;大部分古代瓷器只能划定一个相对可靠的时间界限,如“南宋”“明末清初”或“清代早期”等。
  二是确定名称。名称的准确性决定于瓷器器型和用途的正确认识。古陶瓷有专有名称,如盉、鬲、豆等;一些明清瓷器的名称,迄今没有得到统一的认识,如“尊”和“瓶”的区分。
  三是窑口的确定。什么窑场生产出来的,南方还是北方,景德镇或者磁州窑。元代以上高古陶瓷窑口的判定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对于普通藏家,明确大的窑系范围,如定窑、磁州窑系就行了。
  四是存留数量的估计。根据公、私博物馆著录和文物市场流通情况,大致估计出瓷器的存世数量多少,以便于判定该件瓷器珍贵与否。
  五是完美程度的辨别。即瓷器完好无损还是有残缺,有没有经过修复或改制。瓷器一有损伤,起价值会大受影响。
  关于“评价”,至少有三个方面:
  一是美学价值的品评。瓷器美学价值在于它的造型、釉色、文饰等反映出的美的内涵。古瓷的美没有绝对的标准,汉陶的古拙、宋瓷的含蓄、元青花的豪放、明清彩瓷的繁丽,各领风骚,因知识背景、审美趣味的不同,对一件瓷器艺术价值的高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结论,甚至在不同的时期,同一个人对同一件瓷器都会产生不同的感觉。只有自己觉得美的瓷器,才会喜欢它、收藏它、欣赏它。
  二是研究价值的评定。瓷器研究价值的内涵很多,可以通过瓷器上的文饰探究那个时代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和社会风情,还可以研究瓷器的烧造工艺。
  三是经济价值的确定。总体看,只要中国经济向好的方向发展,古瓷价格应该是逐年递增的,珍品价格上升幅度比普通瓷器要大。同一件瓷器,拍卖与民间交易价格相差很大,在不同地方差价也很悬殊。从收藏角度,一件瓷器,你喜欢它并且经济上负担得起,这个价格对你就是适合的,合理的。对于社会上一些“估价图录”,大家一定要详加辨析。
  “辨别”和“评价”是鉴定的两大任务。“辨别”就是“求真”,弄清瓷器这个客观存在物的真实情况,主要是断源断代,着显然是纯技术性工作,属于形而下的范畴。确定瓷器的真实性,要求做到客观,由不得你喜欢不喜欢,不能说你喜欢,这件东西就是真的,你不喜欢,这件就变成假的了。“评价”虽然有三方面的价值判定,但主要是审美欣赏,属于形而上的范畴。既然是审美,往往就因人而异,你喜欢这件瓷器,会说它如何如何好,你不喜欢,可能就会说它这个不好那个不好。
  “辨别”和“评价”、“求真”和“审美”这两者是辨证统一的。辨别是评价的基础,评价是辨别的目的,它们统一于鉴定过程。只有完成了辨别和评价,鉴定工作才算完成。先辨别,后评价,这也是瓷器鉴定的步骤,必须依次进行。
很多朋友往往辩评不分,有的先评后辩,有的以评代辩。从心理学角度,看到一件瓷器,如果一下子为其釉色或文饰所吸引,先入为主产生好感,就会干扰你对真伪年代的辨别。“美”要建立在“真”的基础上,只有“真”的,才可能是“美”的,在没有弄清真实性之前,对瓷器进行评价没有任何意义。古代士大夫对陶瓷的研究大都停留在形而上的欣赏层面。什么“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以及“雨过天青云过处”等等,这都是修辞语言,讲的是主观感受,我们不能确定语意的真正所指,不能排除有人为夸张的成分,如果有人把这种修辞比喻作为鉴定“柴窑”的依据,这就属于“以评代辩”。
  鉴定要依靠经验和逻辑
  作家兼收藏家冯冀才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说:“鉴定古物一靠知识,二靠经验,三靠悟性,这三样当中,第一就是悟性。而首先是对古物历史感的悟性。”(《塞纳河边的中国古董》)冯先生讲得有点文诌,还是国画大家唐云说得明了:“鉴别真赝,也不是什么神秘莫测的事,最根本的一条,端赖‘熟悉’,一切犹如每个人对自己熟悉的朋友,即使他在隔壁房间谈话,一听话音,你就能辨认出是‘何许人也’,鉴定是同一道理。”(郑董《与大师谈艺唐云》)对比,我颇有体会,长期与古物打交道,自然而然就养出了这种“悟性”或“熟悉感”,凭着第一感觉很容易辨别出这件瓷器是新的还是旧的。看过的过手的瓷器都会在你的意识里留下记忆。接触的瓷器越多,头脑中的印象就会越清晰,记得就越牢固。俗话说“熟能生巧”,需要鉴定时,自然就会与记忆中的图象产生对比。专家鉴定瓷器时,经常会说,这件东西器型不对,口径太大了,下腹收的不够等等,这些都是与记忆对比后得出的结论。张浦先生一次谈到辨别伪古瓷器的经验时说:新瓷器不是重就是轻,真的瓷器分量适中。刚入门的新手恐怕很难体会多少算轻,多少是重,多少才算适中,因为还没有建立对瓷器重量的记忆,这种感觉是要经手足够多的瓷器后才能找到。老一辈鉴赏家们总是劝我们多看、多比、多问、虚心、恒心、耐心,说到底就是要增强熟悉,加深记忆,累积经验,记忆越接近客观现实,具体鉴定时就越能得到接近正确的结论。标准器型看的多了,记忆就深刻,悟性和感觉自然就出来了。
  这种“悟性”、“直觉”毕竟是一种感性经验,并不可靠,如果鉴定全部依靠悟性或直觉,所谓“望气”,那么鉴定迟早就会陷入主观猜测。有的朋友看到一件瓷器,知道它是新仿的,人家问他为什么,说不出道理来,这样大家很难认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表明他的知识还是停留在感性的层面上,还没有升华到理性高度。
  鉴定是一门经验科学,经验科学知识的获得包含着一连串推理程序。直觉的感性经验要经过逻辑推理的修正,才能保证鉴定的有效,鉴定结果才有可能符合客观事实。所有现代仿品都有“不合理”之处,找到这些“不合理”,说它是仿品才有说服力。错误鉴定的作出往往不是因为知识不够正确、严密,有时还不符合逻辑。
  还有,经验世界的规律大都基于一般性、普遍性的情况,不排除很多个例、特案的存在。从事鉴定时要特别注意特殊情况,不可能机械套用普遍经验。南北朝青瓷底部常见偏向一边的镟切痕,俗称“歪屁股”,这是断代的重要依据,但在福建一带,直到宋代还是用这种工艺。明代稍大的罐、瓶是上下接胚的,横向的接胚痕比较明显,清代瓷器的胚胎经过打磨,烧成后留下的接胚痕不很明显,这是一般情况。但是有的器物经过鉴定是清晚期的,不少朋友看到接胚痕明显,将其定到明代。
  综上,如果一个人严格遵循逻辑规律,思维力求精细正确,那么鉴定时就能降低很多错误发生的几率。同时我们还要注意避免种种心理情形对正确思想的不良影响,比如“利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谁都希望买到价廉物美的古瓷,谁都希望自己的藏品不断增值。但“利字傍边一把刀”,如果事事处处利字当头,过分考虑金钱价值,一味追求经济利益,迟早会被这把利刃所害。因为想“捡漏”而“打眼”的事,太多太多。元青花本不难鉴定,景德镇高手们的手段并非像很多人说得那样高明,很多破绽显而易见。为什么上当者如此之多,对明显漏洞熟视无睹,不就是捡漏心理作怪。
  此外,过分自信、多数人的意见、专家权威的话、新闻媒体的报道、报刊杂志的宣传等等内、外因素都可能在你思考历程中作祟,妨害你的理智和清醒,导致你作出错误的鉴定结论。因此,我们要时刻保持怀疑和反省的精神,一定要自己动脑筋。
  鉴定知识来源于类型学研究
  孙瀛洲先生在上世纪60年代总结了4条鉴定瓷器的要领:一、造型是鉴定瓷器的重要依据;二、不同时期具有不同文饰与色彩;三、掌握住明、清两代款识的规律;四、细致观察胎釉的特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耿宝昌简要的归纳为4个要点:造型、文饰、胎釉、款识。这就是大家熟知的“目鉴”或“眼学”。它实质上是运用了器物类型学的方法。
  类型学是为了观察和研究的方便对材料进行分组整理而创建的。通过分类,将它们的组合从时空上加以排列,而后进行比较,寻找和发现规律。类型学是考古学研究的一大支柱。一件瓷器,你可以从各个角度对它进行分析考察,为什么主要选取造型、文饰、胎釉、款识这4点呢?因为这是构成瓷器外部形态最基本的4个元素,它不是以人的兴趣、需要为标准而主观臆造的,是客观存在,具有特征和变化性。所谓“特征性”,是说一件瓷器区别于另一件瓷器,这个窑口瓷器区别于其它窑口产品,主要就是造型、文饰、胎釉、款识的不同。所谓“变化性”,是说各个年代、各个时期瓷器的造型、文饰、胎釉、款识是不同的。我们抓住这4点,就能实现对单个瓷器的静态分析和对各个朝代瓷器的动态研究,从而建立起一个瓷器数据库。有了规范的参照体系,无数的古代瓷器从纵向和横向比较都可以获得一目了然的结果。随着对比研究的深入,我们对古瓷器的认识也会越来越明晰。实际鉴定时,往往就能敏锐地找到关键。
  现在有很多人说“眼学”不科学,是一种主观经验。这个认识不正确。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朱清时一次对张浦生先生说:“眼学本身就是科学,看器物的造型、文饰、胎釉、工艺、款式,这些经验不是凭主观臆断的,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因为你们头脑里有数据库。”收藏界朋友都应信赖眼学,依靠类型学研究架构起你的知识体系。可以这么说,要成为高明的古陶瓷鉴定家,类型学研究一定要做得相当扎实。当然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就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有朋友想省点事,希望借助现代科学技术帮忙。对引进科技手段,利用科学仪器进行鉴定,我向来抱着开放的态度,“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能达到鉴真识假、断源断代的目的,我看什么手段都行。事实上,早在20世纪中叶,美国科学家已运用碳十四测年法来测定文物的绝对年代。20世纪50年代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已经开始古陶瓷的科学技术研究。据闻,目前比较成熟的有热释光测年、胎釉成分分析(EDXRF能量色散X荧能谱分析)、陶瓷釉质老化鉴定等,但是相对还是比较麻烦,花时较多,成本较高。另外这些技术手段本身,也有一定使用局限性,比如,热释光要在瓷器上取样,有损瓷器,同时又有一定的测年范围,明清瓷器就无法测定。即使精确测定出绝对年代,也无法确定出自哪个窑口。成分分析、老化鉴定,虽说无损瓷器,但要储备各个时期和窑口的大量古陶瓷标本,建立完备的数据库,还需要长期艰苦的工作。另外,仪器也有误差,恐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还要依靠“眼学”。

(朱磊)
上一篇 再论元青花

下一篇 清末民国“行名款”瓷器

(支持用键盘 ← → 翻页)

更多内容请到 博物档案库 中检索
关闭窗口 加入收藏夹 推荐给朋友
首页 陶瓷 书法 绘画 玉器 铜器 文房用具 杂件 古家具 网上展馆 名家名品 鉴藏家 鉴藏讲座 咨询鉴定 古陶瓷标本 汉语字典 Arts News 金石乐园
古玩市场 博物文字库 藏品搜索 博物档案库 百家争鸣 聚友堂 博物杂谭 博物长廊 博物漫步 专家点评 藏家展厅 会员注册 联系网站 艺术图库
Copyright(c)2001-2017 GUANGZHOU HUANHUI CULTURAL DEVELOPMENT COMPANY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博物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