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906 丙午 光緒三十二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日知會成立  
  先是光緒三十年(1904)十月,長沙起義事洩,湖北革命團體科學補習所遭破壞,補習所主要成員劉靜庵、曹亞伯等逃避。曹亞伯後到日本,加入同盟會。光緒三十一年(1905)冬,曹亞伯返回武昌,與劉靜庵共商再建革命團體。曹、劉認為:要喚起革命,首先應「灌輸知識」,使革命思想深入人心。劉靜庵因與美國基督教武昌聖公會會長胡蘭亭有交情,後又充任該會所設日知會司理,遂借日知會閱報室陳列革命書刊,傳播革命思想,並聯絡反清革命志士,原科學補習所成員相繼歸來。經過幾個月的籌劃,劉靜庵另擬日知會章程,名不變而實變,日知會遂成革命團體。光緒三十二年(1906)正月,日知會開正式成立大會,由劉靜庵主持,到會的有孫武、張難先、何季達、馮牧民等百余人。日知會成立後,十分注重在學生、新軍和會黨中進行革命宣傳。每星期日開演講會,闡述世界大勢及中國面臨的危機,啟發人們的愛國革命意識,發展會員,擴大組織。不久,東京同盟會總部派余誠為同盟會湖北分會會長,前往武昌,余即依靠日知會展開革命活動。四月,劉靜庵、馮牧民率先加入了同盟會,大多數會員亦隨之加入同盟會,日知會會址改成同盟會湖北分會的機關,劉靜庵任總干事。同年冬,萍瀏林醴起義爆發,孫中山派胡瑛、朱子龍、梁鐘漢赴湖北,依靠日知會的力量,響應起義。但由於熟悉日知會內情的郭堯階告密,湖廣總督張之洞將劉靜庵、朱子龍、胡瑛、李亞東、梁鐘漢、張難先等逮捕下獄。日知會會員遂化整為零,組成其他革命小團體,日知會活動即告終止。

清政府宣示預備立憲  
  光緒三十二年(1906)夏秋之交,出洋考察憲政的大臣先後回國。他們將在國外請梁啟超等人草擬的有關憲政的報告上復朝廷,請行立憲。六月三十日,端方、戴鴻慈在陛見時,面奏憲法請訪日本,兵農工商請訪日本、德國。考察大臣載澤還獨上《奏請宣布立憲密折》。折中謂實行君主立憲,一可使皇權永固;二可使外患漸輕;三可使內亂消彌。他還為朝廷謀劃說:「今日宣布立憲,不過明示宗旨為立憲之預備,至於實行之期,原可寬立年限。」企圖以此連拖帶騙,應付社會上立憲的輿論。他們還主持輯成《列國政要》、《歐美政治要義》百余卷。盡管如此,載澤等假立憲的建議還是遭到滿族親貴中頑固派的反對。光緒三十二年七月八、九兩日,清朝王公大臣、集會商議立憲事宜,醇親王載灃、軍機大臣、政務處大臣、大學士及直隸總督袁世凱等出席了會議。會上,軍機大臣戶部尚書鐵良、軍機大臣學部尚書榮慶、大學士孫家鼐對立憲持否定態度,但載澤、慶親王奕劻、袁世凱等主張立憲並左右了會議,遂於七月十日上殿面奏,請行立憲。十三日,清廷頒發上諭,宣示預備立憲。這份諭旨雖宣布「仿行憲政」,但又稱「目前規制未備,民智未開,若操切從事,徒飾空文」,因此「先將官制分別議定,次第更張,並將各項法律,詳慎厘訂,而又廣興教育,清理財政,整頓武備,普設巡警,使紳民明悉國政,以預備立憲基礎」。「俟數年後規模粗具,查看情形,參用各國成法,妥議立憲實行期限,再行宣布天下。」此諭發出後,頑固官僚因可拖延松了一口氣,而真心立憲的人士則對清廷的敷衍態度十分不滿,開始醞釀大規模的促進立憲運動。

清政府厘定中央官制  
  光緒三十二年(1906)七月十三日,清政府宣示「仿行憲政」,次日即發布改革官制的上諭,著派載澤、世續、那桐、榮慶、鐵良、戴鴻慈及袁世凱共同擬制厘定中央官制的方案。袁世凱希望借此機會擴大其權勢,多方行賄鑽營,將親信黨羽塞進為改革官制而設置的編制館。而眾多滿族王公大臣對袁世凱勢力的日益膨脹,猜忌重重,不甘讓袁世凱計謀得逞,慫恿御史趙炳麟上奏,反對袁世凱等操縱的官制改革。慈禧太後本無立憲誠意,對趙所言十分順耳,九月二十日下詔,謂「軍機處為行政總匯,雍正年間,本由內閣分設,取其接內近廷,每日入值承旨辦事,較為密速。相承至今,尚無流弊,自毋庸復改內閣」。這次官制改革,不過是裁並,增設幾個部和更易幾個部院的名稱。厘定中央官制後,內閣、軍機處、外務部,吏部、學部均仍舊;巡警部改民政部;戶部改度支部,將財政處稅務處並入;大常寺、光祿寺、鴻臚寺並入禮部;兵部改陸軍部,將練兵處、太僕寺並入;刑部改法部;大理寺改大理院;工部並入商部改為農工商部,增設郵傳部;理藩院改理藩部。除外務部設總理大臣一員,會辦大臣二員(其一兼尚書)外;各部均設尚書一員,副都御史二員,六科給事中改為給事中,並以次設立資政院及審計院。各部尚書均充參預政務大臣。九月二十一日,清政府命鹿傳霖為吏部尚書,溥頲為度支部尚書,溥良為禮部尚書,鐵良為陸軍部尚書,戴鴻慈為法部尚書,張百熙為郵傳部尚書,壽耆為理藩部尚書,徐世昌為民政部尚書,榮慶仍為學部尚書,載振為農工商部尚書。按舊制,各部例設尚書二員,滿漢各一,侍郎四員,滿漢各二。新制不分滿漢,「擇賢簡用」。十一部十三個大臣、尚書中,滿族貴族七人,蒙古貴族一人,漢滿官僚僅五人,滿漢畛域反而擴大,暴露了清王朝借機集權的意圖,引起了立憲派的不滿和批評。

保皇會更名國民憲政會  
  光緒三十二年(1906)十月二十四日,康有為以保皇會總頭領名義,在紐約出版的《中國維新報》上發表《布告百七十余埠會眾丁未新年元旦舉行大慶典告藏保皇會改為國民憲政會文》。文中大肆吹噓自己首倡變法,全力保皇的奇功異勳,主觀臆斷地指出,清政府主張立憲維新,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後的怨恨已經釋然,故今後無須再行保皇,而應轉向推動立憲,並異想天開地准備回國與清政府合作推行憲政,分得部分權力。因此他通知保皇會全體會員,光緒三十三年(1907)元旦,舉行大慶典,祝賀保皇會大功告成,國民憲政會正式成立。梁啟超認為康有為企圖把憲政果食一口囫圇吞下的貪婪嘴臉,必將引起國內立憲派的惡感,拒絕在《新民叢報》上發表更名通知。事後,梁啟超致函康有為,將保皇會改為帝國立憲會;在政治上拉攏國內立憲派與其合流,不要太狂妄自大;在內地多設分會,多辦報紙,逐漸擴大自身影響。康有為認為梁的設想比較實際,遂同意把國民憲政會改稱帝國立憲會。

孫、黃、章制定《革命方略》  
  光緒三十二年(1906)秋冬之間,孫中山、黃興、章太炎共同擬制了指導各地舉行反清起義的文件《革命方略》。《革命方略》包括《軍政府宣言》、《軍政府與各處民軍之關系》、《招軍章程》、《招降清朝兵勇條件》、《略地規劃》、《對外宣言》、《招降滿洲將士布告》、《掃除滿洲租稅厘捐布告》八個文件。《革命方略》明確提出和闡述了實行武裝斗爭,反對帝國主義及其走狗清王朝的基本方略。全部文件的主要精神是組織國民軍,推翻清王朝,建立軍政府。在《軍政府宣言》中,文件說明了革命建國的程序是分三個時期。第一期為軍法之治;第二期為約法之治;第三期為憲法之治。軍法之治,就是軍事斗爭和軍事管制時期,因此要成立軍政府,軍事和地方行政,均由「軍政府總攝之」。軍政府的主要任務是掃除積弊,廢除清朝各種暴政,糾正風俗之害,施行教育、興辦農工商實業、設警察、修築道路等。軍法之治以三年為限,三年後進入約法之治。在其他七個文件中,孫、黃、章等詳細闡明了軍政府與各處民軍的關系;革命軍召募新兵的要求;接受降兵的條件;攻取和控制城鎮及解決軍需的辦法;軍政府對外政府態度;招降清朝將士的策略;廢除清朝苛捐厘稅的規定。《革命方略》的制定,不僅確定了武裝推翻清王朝封建統治的革命宗旨,同時提出了組建由資產階級政黨指揮軍隊的明確目標,還提出了建立資產階級專政的政權設想、過程及具體做法。對同盟會在此後領導的革命實踐,產生了有益的影響。

預備立憲公會成立  
  光緒三十二年(1906)十一月初一日,預備立憲公會在上海宣告成立。光緒三十二年七月清政府發出「預備仿行憲政」的諭詔後,海內外立憲派人士雖然對詔文中透露的拖沓空泛及官樣腔調十分不滿,但又為清廷的公開允諾所誘惑,認為有望通過運動和敦促實現立憲,遂積極籌建團體,以展開全國性的促進立憲運動。江浙一帶的立憲派對此最為積極,立即在上海集議謀創團體。此時,兩廣總督岑春渲為了同北方的袁世凱傾軋,派親信到上海,找到有東南實業巨人之稱的張謇,慫恿他以其聲望拉人結社,組成立憲團體。岑還許諾資助一萬元的開辦費並每年疏資一千元為日常活動經費。於是,張謇與上海的官、紳、商、學各界代表人物連日磋商,多方撮合,謀定成立名為「預備立憲公會」的團體。因岑春渲提供了大量經費,所以他府中的老幕僚鄭孝胥被舉為會長,在江浙紳商中頗有聲望的張謇、湯壽潛任副會長。張元濟、夏曾佑、王清穆、雷奮、許鼎霖等新派名流都是會中的主要人物。郵傳部侍郎沈雲沛也與立憲公會有關系,袁世凱亦企圖插手影響它,因此,在立憲運動中,預備立憲公會具有領袖群倫的重要地位。
文化紀事
《復報》創刊  
  光緒三十二年(1906)四月十五日,復報正式創刊。先是光緒三十一年(1905)初夏,中國教育會和愛國學社成員柳亞子,在家鄉吳江創辦油印周刊小報,名為《復報》。光緒三十二年,柳亞子到上海,一面籌建同盟會外圍組織青年自治會,一面籌辦報紙進行革命宣傳,遂把在吳江油印的周刊改編成月刊,送往日本鉛印出版。四月十五日,《復報》正式創刊。該刊主編是柳亞子,長期協助編輯撰稿的有田桐、高天梅、高燮、陳去病、金天翮、陳志群、蔡治民、劉季平、馬君武等人。光復會首領陶成章、章太炎也為該刊撰寫過不少文章。該刊的宗旨是「發揮民族主義,傳播革命思潮,為國民之警鐘,作魔士之露檄」。《復報》文字淺顯,大多為口語化的白話文,每期還登一些白話詩文。到光緒三十三年(1907)夏停刊,共出十一期。

《雲南》雜志創刊  
  光緒三十一年(1905),同盟會執行部干事劉揆一雲南籍會員李根源、楊振鴻、趙伸等人,告以孫中山、黃興認為雲南有動發革命之可能,應速辦一雲南雜志進行鼓動宣傳。經過數月籌備,光緒三十二年(1906)八月二十八日,《雲南》雜志創刊。雜志社設在東京神田區三崎町一丁目。《雲南》雜志為月刊,設有論著、譯述、時評、傳記、小說、文苑、調查、大事月表、圖畫等欄目。該刊初創時由李根源、趙伸負責,後來擔任編輯主任的先後有席聘臣、張耀曾、孫志曾等。該刊以「開通風氣,鼓舞國民精神」為宗旨,揭露清王朝苛虐待百姓,媚外殃民的種種罪行,宣揚「國家者國民全體之國家,非少數貴族之國家,更非君主一人之國家」以及「不自由毋寧死」等資產階級民主自由思想。該刊曾對光緒三十三年(1907)徐錫麟在安慶發動起義、光緒三十四年(1908)黃興在雲南河口發動起義作了極為詳盡的連續報道。《雲南》雜志特別活生生反對英、法帝國主義侵略雲南的宣傳,向讀者介紹從十九世紀七十年代以來英、法覬覦雲南領土,攫取雲南權益的歷史和行徑,號召「我國民宜竭全體之力以抵抗之」。對雲南民眾的覺醒,雲南地區反侵略斗爭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是發行量僅次於《民報》的革命刊物。該刊曾兩度被迫停刊,但一直堅持到宣統三年(1911)五月才終刊,先後出版二十三期。

俞樾逝世  
  光緒三十二年(1906)十二月二十三日,近代著名學者俞樾逝世。俞樾是浙江德清人,生於道光元年(1821)。他是道光進士,曾任翰林院編修、河南學政。後罷官僑居蘇州,主講紫陽書院,晚年又主講杭州詁經精捨,國學大師章太炎即是他晚年的門生。他長於經學研究,所著《群經平議》、《諸子平議》、《古書疑義舉例》等書,為乾嘉學派後期代表作;《春在堂隨筆》、《茶春室叢鈔》等筆記,搜羅甚廣,保存了豐富的學術史和文學史資料;他還很重視小說、戲曲的研讀,強調其教化作用,將石玉昆所著《三俠五義》改編成《七俠五義》。他一生著述不倦,善詩詞,工隸書,學識淵博,對群經諸子、語文訓詁、小說筆記,撰著頗豐,輯為《春在堂全書》。當時社會上有一句流傳頗廣的話,叫做「李鴻章只知作官,俞樾只知著書」。
雜譚逸事
革命派與保皇派展開論爭  
  光緒三十一年(1905)同盟會成立後,革命風潮日甚一日,康梁等維新變法的主將,此刻卻不能與時代俱進,對武裝推翻清王朝的革命十分懼怕,堅持擁立光緒皇帝實現君主立憲的立場。康、梁利用其保皇會所屬的各種報刊,大肆鼓吹保皇和君主立憲的主張,詆毀進行資產階級民主革命。以孫中山為首的同盟會及資產階級革命派,對康、梁等人的進行了反駁,雙方以《民報》和《新民叢報》為各自的主要陣地,展開了激烈的論爭。光緒三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1906),同盟會在《民報》第三號上發表號外,題名為《民報與新民叢報辯駁之綱領》,文章列出了雙方在十二個問題上的根本分歧。其中主要幾項是:「《民報》主共和,《新民叢報》主專制」;「《民報》以政府惡劣,故望國民以革命,《新民叢報》以國民惡劣,故望政府以專制」;「《民報》以為革命所以求共和,《新民叢報》以為革命反以得專制」;「《民報》鑒於世界前途,知社會問題必須解決,故提倡社會主義(實指民生主義);《新民叢報》以為社會主義不過煽動乞丐流民之具」。革命派和保皇派的二十多種報刊全部投入了論戰,論戰的中心實為三點:要不要革命;要不要推翻清政府;要不要改變土地制度。經過二年左右的爭論,進一步劃清了革命派與康、梁保皇派的界限,批判了封建文化思想,使西方資產階級民主思想、孫中山革命派的三民主義思想得到廣泛的傳播。革命派最終以昂揚的斗志,嚴密的揄,激烈的言詞,使更多的人唾棄保皇理論,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理論在思想陣地占據了主導地位,為革命斗爭實踐作了輿論上的准備。光緒三十三年(1907)七月,《新民叢報》被迫停刊,標志著保皇派在論戰中的失敗。

蘆漢鐵路全線建成通車  
  光緒三十二年(1906)三月二十三日,蘆漢鐵路全線通車,定名為京漢鐵路。早在光緒十五年三月初二日,時任兩廣總督的張之洞就提出修建從蘆溝橋到漢口的鐵路,故稱蘆漢鐵路。分北京至正定,正定至黃河,黃河至信陽,信陽至漢口四段,預計八年完工,總經費一千六百萬兩白銀。清朝廷允准了張之洞所請,但籌建未久便擱淺。甲午戰爭後,變法維新、修路辦廠呼聲日高,張之洞再次提出修建蘆漢鐵路,指出「此路四通八達,必宜先辦」。清政府遂委派張之洞主持修築蘆漢鐵路。鑒於經費困窘,張之洞提出借洋款,而不讓洋人入股,永保鐵路主權;成立決公司;邊籌款邊修築;向華僑招股等辦法,並推薦名下有巨款,身兼買辦官吏的盛宣懷為鐵路督辦。此事定局後,各國列強都欲插手,圖謀控制這條未來的交通干線。張、盛等人迫於經費無著,遂與比利時銀行團簽訂了《蘆漢鐵路□合同》,使俄、法支持的比利時銀行團控制了蘆漢鐵路。光緒二十四年(1898)九月,蘆溝橋至保定一段首先修成,年底通車。光緒二十八年(1902)夏,漢口至河南信陽的一段也築成通車。至光緒三十一年(1905)底全線修竣,總長度為一千二百一十四點四九公裡。

上海憲政研究會成立  
  光緒三十二年(1906),隨著立憲運動的開展,上海文化教育界人士創立了憲政研究會,十月二十四日創刊的《憲政雜志》上,公開發表了該會的宗旨:「考查政俗,研究得失,以俟實行立憲後,代表國民贊助政府」。該會主要成員有袁希濤、沈恩孚、黃炎培、狄楚青、陳冷、雷量、史量才等,多為學校教員、報刊總理或主筆。十一月初,預備立憲公會成立後,多數研究會成員轉入該會。

萍瀏醴起義爆發  
  光緒三十二年(1906)十月十九日,同盟會策動萍鄉、濟陽、醴陵地區會黨和礦工發動武裝起義。先是光緒三十年(1904)十月,華興會在長沙發動起義流產。次年,參與謀劃長沙起義的哥老會首領馬福益又被殺害。馬福益舊部蕭克昌、李錡在安源煤礦聯絡礦工數千人,哥老會另一首領龔春台在濟陽、醴陵一帶繼續發動會眾,都等待時機,圖謀再舉。光緒三十二年春夏之間,長江中下游陰雨連綿,洪水橫溢,湘贛交界的萍瀏醴地區災情嚴重。當地官僚豪紳乘機囤積居奇,哄抬米價,使廣大農民和礦工苦不堪言,紛紛投入會黨,醞釀反清起義。正在此時,同盟會會員劉道一、蔡紹南從日本回湖南展開活動。劉道一坐鎮長沙,籌劃全局,他約集革命志士,會黨首領蔣翊武、龔春台、劉重等人在長沙水陸洲船上聚會,轉達黃興意見,准備利用潛伏於萍鄉的會黨「發難於濟醴,而直撲長沙」。湖北、江西、江蘇等省響應。蔡紹南到萍鄉與聯絡會黨的魏宗銓會合,通過活動,使當地各路會黨接受同盟會的反清思想。蔡、魏邀集萍濟醴各路會黨首領百余人,在萍鄉蕉園,舉行開山堂大典,推舉龔春台為大哥,飲酒宣誓,「尊中華民國宗旨,服從大哥命令,同心同德,滅滿興漢」。十月十九日,洪江會首領廖叔保在麻石聚眾二、三千人,舉漢字旗,首先發難。蔡紹南、龔春台聞訊,立即通知其他各處響應。義軍占領上栗市後,進行了整編,定名為「中華國民軍南軍革命先鋒隊」。龔任大都督,蔡紹南、魏宗銓任左右統領,發面《中華國民軍起義檄文》,歷數清廷賣國殃民十大罪狀,號召「破數千年專制政體」,「建立共和國」,「使地權與民平均」。貧苦農民、安源礦工和部分防營兵勇紛紛加入義軍,「不數日而集眾數萬人,蔓延數縣之地」。孫中山聞訊後,急派胡瑛、寧調元、孫毓筠、楊卓林、段書雲、禹之謨、權道涵等到蘇、皖、贛、湘、鄂等省發動起義,以圖響應。清政府對來勢凶猛的起義十分驚慌,急飭兩江總督張之洞、湖廣總督端方、湖南巡撫岑春蓂調集清軍五萬人,前往鎮壓。起義軍以簡陋的武器裝備,屢次挫敗清軍,繳獲槍枝逾千。但因起義軍沒有形成一個堅強領導核心,旗號各異,加之敵我力量懸殊,雖苦戰經月,接戰二十余陣,終被清軍各個擊破,革命黨和起義群眾萬余人死於此役。蕭克昌、劉道一、蔡紹南等罹難。同盟會派遣回國響應起義人員多被通緝。禹之謨、楊卓林等被捕遇害。胡瑛、孫毓筠、段書雲、權道涵等被終身監禁。

陝西民眾進行抗捐斗爭  
  光緒三十二年(1906),陝西巡撫曹鴻勳攤派西(安)潼(關)鐵路捐款,激起扶風、華州、華陰、渭南、高陵、大荔等十余縣民眾的強烈反抗。農民首領張化龍等人聚眾圍攻扶風縣城;田蓮得等率眾沖毀渭南厘局;劉豹子等帶領民眾到華州縣衙門示威,沖毀縣學堂;雷榮昌等砍斷華陰縣境內電線桿,並「打鬧衙署」。各縣斗爭持續了四個多月。十一月二十七日(1907),抗捐民眾進入了同州府,搗毀教堂兩座及官錢局、官鹽局等衙署。曹鴻勳先後派兵鎮壓各路抗捐民眾,張化龍、田蓮得、劉豹子、雷榮昌等數十名抗捐農民首領陸續遭到殺害,許多農民被判處監禁。但清政府又懾於民眾反抗的威力,下令將路捐一律停止。

禹之謨就義  
  光緒三十二年(1906)十二月二十四日,禹之謨被清政府絞殺於湖南靖州。禹之謨,湖南湘鄉人,生於同治五年(1866)。中日甲午戰爭期間曾幫辦運輸糧餉,辦事出色,受兩江總督劉坤一褒獎。後幻想實業救國,在長江下游考察,擬開辦礦業,因遇阻而止。戊戌變法期間,禹曾與維新派接觸,贊同變法。變法流血失敗,禹從中悟出:「倚賴異族政府改行新法,等於與虎謀皮」,反清思想日濃,倡革命救亡之說。光緒二十六年(1900),他參加唐才常領導的自立會,參與籌劃自立軍起義。起義流產後,禹之謨逃往日本,在大阪、千代田等工廠實習,學習紡織工藝和應用化學。光緒二十八年(1902),他從日本購置一批紡織機械回國,興辦織布廠,幾經遷徙擴充,最後定廠在長沙。他以工廠為從事革命活動的場所,設圖書館,提供革命書刊給青年和工人閱讀。他還以工廠所賺之資興辦教育,先後發起興辦了湘鄉旅省中學堂、師范學堂和惟一學堂。因此,禹之謨在長沙工商學界頗有聲望,被舉為長沙商會、湖南教育會、學生自治會的會董、會長、干事長。光緒三十年(1904),禹參與了反清革命組織華興會的創建。光緒三十一年(1905)同盟會成立後,黃興致函禹之謨,請他在湖南創立分會。他通過聯絡發動,組建了同盟會湖南分會,被舉為會長,領導湖南的反帝反封建斗爭。著名湖南籍革命宣傳、活動家陳天會為抗議日、清政府勾結壓制留學生革命運動,喚起國民覺悟投海自盡後,禹之謨策劃了迎還烈士靈柩回湘公葬活動。在公葬那日,禹之謨慷慨陳詞,宣講烈士悲壯事跡,大大激發了群眾斗志。禹所領導的湖南革命活動,深遭清地方當局忌恨,光緒三十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清政府將他逮捕。禹在獄中遭到清吏慘無人道的折磨,但始終表現了革命者視死如歸的氣概。就義前,他斷指寫下致全國同胞書,謂「身雖禁於囹圄,而志自若;軀殼死耳,我志長存。同胞!同胞!其善為死所,寧可牛馬其身而死,甚毋奴隸其心而生!」。
注釋
公元 1906 丙午 光緒三十二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