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903 癸卯 光緒二十九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震旦大學成立  
  光緒二十九年(1903)二月初三日,法國傳教士出資創辦的震旦學院(震旦大學前身)開學。該學院創建的發起人為馬相伯。馬相伯是江蘇丹陽人,生於道光二十年(1840)。他於同治九年(1870)獲天主教神學博士,授職為神甫。同治十一年(1872),他擔任上海徐匯公學校長一職。後曾任清政府駐日公使參贊、駐神戶領事等職。震旦學院是由他商請耶穌會創辦的,校址設在徐家匯,馬相伯自任總教習(即院長),各科教師由耶穌會委派教士擔任。學院設預科、本科二制,預科一年卒業,本科二年卒業。光緒三十一年(1905)八月初,該院部分愛國師生因學潮脫離該校,馬相伯等遂以這些人為主,在上海江灣新創復旦公學(復旦大學前身)。

拒法運動發生  
  自光緒二十八年(1902)起,廣西民眾即因不甚忍受清政府為庚子賠款的「攤賠」,武裝起義此起彼伏,聲勢越來越大。廣西巡撫王之春剿撫並用,卻始終不能平息人民的反抗斗爭。王遂乞請駐越法軍入境協剿,允諾「平亂」後,以全省鐵路、礦山權益為酬。法國駐越提督隨即令駐諒山侵略軍北入廣西,與清軍聯合鎮壓起義民眾。事情傳出,輿論嘩然。留日學生聞訊怒不可遏。光緒二十九年(1903)四月初二日,留日學生在東京清國留學生館召開各省評論員會議商討對策。翌日,全體留日學生開聲討大會。大會發出函電,強烈要求清廷罷黜王之春巡撫職,廢除其與法國私訂的賣國信約。大會還要求國內「協應」「拒法」斗爭,群起反對法國出兵干涉中國內政。中國教育會和愛國學社立即響應,在上海張園特開「拒法大會」,致電清廷,要求嚴行阻止法軍入境,「免王職以謝國人」。四月初四日,又集議於廣肇公所,通電全國,號召全國人民罷市、罷工,聲援「拒法懲王」的斗爭。

清政府設立商部  
  光緒二十八年(1902)底,政務處督辦大臣奕劻奏請在七部之外新增設商部,「以為振興商務之地」。清政府允其所請。光緒二十九年(1903)七月十六日,商部正式成立。奕劻之子載振補授商部尚書,伍廷芳、陳璧補授左右侍郎,後又聘東南實業巨人張謇充當商部頭等顧問。八月初六日,清政府命將全國路礦事務歸商部辦理。商部成立後,頒發了《商部章程》、《獎勵公司章程》、《重訂鐵路簡明章程》、《勸辦商會簡明章程》、《礦務暫行章程》、《公司注冊試辦章程》等一系列舉辦商務、獎勵實業的章程。同時還奏請設立路礦農務工藝各項公司,通飭各級官吏及局卡委員,「一律認真恤商持平,力除留難延擱各項積弊,以順商情而維財政。」商部還認為「商之本在工,工之本在農,非先振興農務,則始基不立,工商亦無認為資。」遂提出清查地畝,辨別土宜以及興修水利,發展畜牧,設立農務學堂與農事試驗場等建議。

清政府頒布「癸卯學制」  
  光緒二十九年(1903)閏五月,因欽定學堂章程很不完善,清政府命張之洞同張百熙、榮慶重新厘定學堂章程。光緒二十九年(1904)十一月二十六日,張百熙、榮慶、張之洞復奏重訂學堂章程。重定的章程規定:「立學宗旨,無論何等學堂,均以忠孝為本,以中國經史之學為基」,「而後以西學瀹其知識,練其藝能,務期他日成才,各適實用」。重訂章程包括各類學堂的章程及譯學館、進士館章程。另附有學務綱要、各學堂管理通則、各學堂考試章程、獎勵章程等,是一份更全面的教育體系及管理的規定。清政府於當日即頒布該章程,諭即次第推行。該章程遂被稱為《奏定學堂章程》,亦稱為「癸卯學制」。
文化紀事
吳榖祥逝世
  吳榖祥(1848——1903)藝林年鑒作(1851-1905)浙江嘉興人。工山水,遠師文、沈,近法戴熙,蒼秀沈郁,氣韻生動。惜不能為層巒大嶂。亦能畫松,並擅人物、花卉,游京師聲譽鵲起。晚客上海賣畫亦有名。卒年五十六(一作五十五)。

馬慈航
  馬慈航逝世(1903——1966),南海西樵山人,著名中國畫家,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二十年代末師從馮潤芝、徐永青、趙少昂。三十年代在廣州開設「慈航實用美術學校」,在香港開設「馬慈航畫苑」。抗戰勝利後任香港永發印務公司繪畫部主任,並師承張大千學習敦煌唐宋技法。一九四九年返回廣州,受聘為廣州市文史館館員畫師。先後在香港、澳門、廣州等地舉辦個人畫展,並參加全國及省市級重要美術展覽。馬慈航擅山水、人物畫,尤以表現漁區風貌見長。人物則吸取唐宋工筆重彩技法。自成風貌。

《湖北學生界》創刊  
界觀 光緒二十九年(1903)正月初一日,由湖北留日學生同鄉會主辦的《湖北學生界》雜志創刊。《湖北學生界》為月刊,每期一百余頁,六至七萬字,設有論說、時評、政法、經濟、實業、教育、理科、醫學、地理、小說、外事、國聞、留學生紀錄等欄目。刊物發行人為王璟芳、尹援一、竇燕石。主要編輯和撰稿人有劉成禺、藍天蔚、但濤、張繼煦、盧慎之、周維楨、金華祝等。該刊以「輸入東西學說,喚起國民精神」為宗旨,揭露列強對中國的侵略掠奪,反對瓜分陰謀,宣傳排滿復漢的民族主義思想,是留日學生所辦的革命刊物中第一種以省份命名的刊物。該刊登載過《黃黎洲》、《歷史廣義》、《中國民族考》、《論中國之前途及國民應盡之責任》等有影響的文章,還對各省留日學生的愛國運動和民主活動,都加以詳細報道。該刊較有特色的是留學生紀錄欄,「博采各省留學諸君言論,所記均屬直接要聞,凡中國各報所不能采訪者,一一貢諸國人左右」。該刊自第六期始更名為《漢聲》,同年八月初一日停刊,共出了八期。

《浙江潮》創刊  
  光緒二十九年(1903)正月,留日的一百零一名浙江籍學生在日本東京組織同鄉會,二十日,該會編輯的《浙江潮》雜志創刊。《浙江潮》為月刊,每期一百余頁,約八萬字。刊物設有社說、論說、時評、政治、經濟、哲理、軍事、教育、歷史、傳記、文學、雜文等欄目,最初擔任主編的是杭州人孫翼中,在其後的主經編輯者和撰稿人有蔣方震、蔣尊簋、許壽裳、王嘉禕、蔣智由等,這些人大多為光復會會員。編輯部就設在王嘉禕的寓所。《浙江潮》編者們在發刊詞中表示:「乃以其愛國之淚組織而為《浙江潮》」,因「不忍任其(中國)亡而言之」,而「挾其萬馬奔騰排山倒海之氣力,以日日激刺於吾國民之腦,以發其雄心,以養其氣魄」,共同挽救祖國危亡。雜志創刊不久,即知逢留日學生為抵制俄國侵占東北而掀起的愛國運動,留學生們組織軍國民教育會,成立抗俄義勇隊,並派人回國請願,《浙江潮》對這場運動給與了較多的關注和報道,同時發表了大量抨擊列強侵凌,喚起民眾反抗的文章。這一時期,為了探索救國途徑,認清國情,留學生們開展了廣泛的社會調查活動,《浙江潮》是對這項活動反映得最為詳盡的刊物。該刊陸續發表了三十四篇調查報告,涉及到政治、經濟、國防、交通、教育、物產、稅收、商業、出版、農業、宗教、風俗、人物、自然地理等各個方面,是了解當時社會狀況的極為珍貴的資料。在宣傳反清的民族革命方面,《浙江潮》上刊登過《中國愛國者鄭成功傳》、《民族主義論》、《鐵血主義之教育》等比較有影響的文章。該刊共出了十二期,於光緒三十年(1904)停刊。

《繡像小說》創刊  
  光緒二十九年(1903)四月,李伯元應商務印書館之聘,主編《繡像小說》創刊。《繡像小說》為半月刊,內容十分之九為小說,十分之一為雜文。小說包括創作小說、翻譯小說、傳奇及彈詞、班本、時調、雜記形式的作品。在創刊號上,發表了《編印(繡像小說)緣起》,文中指出:「歐美化民,多由小說,博桑崛起,推波助瀾。其從事於此者,率皆名公鉅卿,魁儒碩彥,察天下之大勢,洞人類之頤理,潛推往古,豫揣將來,然後抒一己之見,著而為書,以醒齊民之耳目。或對人群之積弊而下砭,或為國家之危險而立鑒,揆其立意,無一非裨國利民。」《繡像小說》雜志陸續發表了《文明小史》、《活地獄》、《老殘游記》、《鄰女語》、《負曝閒讀》等一系列干預現實,暴露清政府統治的昏庸黑暗,斥責帝國主義侵略行徑,宣傳資產階級改良主義思想的作品。該刊於光緒三十年(1906)四月停刊,共出了七十二期。

鄒容著《革命軍》刊行  
  光緒二十九年(1903)五月初,鄒容所著的《革命軍》一書在上海刊行。鄒容祖籍四川巴縣,生於光緒十一年(1885)。他幼年即接觸到《天演論》、《時務報》等書刊,崇尚維新。光緒二十四年(1898)戊戌變法失敗,譚嗣同等維新志士遭戮,他忿然寫下「赫赫譚君故,湖湘志氣衰。惟冀後來者,繼起志勿灰」詩句,以示走革新之路的決心。光緒二十八年五月,鄒容為尋求救國之途赴日留學。在日本期間,他又閱讀了盧梭的《民約論》、孟德斯鳩的《萬法精理》、《法國革命史》等資產階級政治經濟經典著作,積極投身於反對清王朝封建統治的斗爭。為了動員更多民眾參加反封建革命,鄒容從光緒二十九年(1903)二月起開始了《革命軍》一書的寫作。同年三月鄒容從日本回到上海。不久,這部前後七章,共兩萬余字,全面論述當時革命問題的小冊子脫稿。金天翮、蔡寅、陶賡熊等閱過手稿,深為書中慷慨激昂的革命言辭所動,遂分頭籌印書之款,請上海在同書局印行。五月初,《革命軍》一書印成發行。鄒容在《革命軍》一書中開宗明義地指出:革命,是「天演之公例」「世界之公理」「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偉大行動。我中國今日欲脫離滿洲統治者,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獨立,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與世界列強並雄,不可不革命;為此,他將「沿萬裡長城,登昆侖,游揚子江上下,溯黃河,豎獨立之旗,撞自由之鐘,呼天吁地,破嗓裂喉」,「以宣布革命之旨於天下」。他指出清王朝的封建統治扼殺了中國的一切生機,出賣了中國的大片國土,抑制了中國社會的進步,繼而提示了他的革命建國綱領。這就是「先推翻滿洲人所立北京之野蠻政府」;「誅殺滿洲人所立皇帝,以儆萬世不復有專制之君主」;「敵對干預我中國革命獨立之外國及本國人」,「凡為國人,男女一律平等,無上下貴賤之分」「定名中華共和國」。由於全書明白曉暢,生氣勃勃,富有戰斗精神,發出了振聾發聵的革命口號,被譽為中國近代的「人權宣言」。《革命軍》一經刊行,不脛而走,許多進步報紙紛紛加以介紹和評議,而當時的革命者則將此書視為宣傳革命的重要讀物加以印刷和散發,成為辛亥革命時期發行量占第一位的圖書,引起了社會震蕩和清朝統治者的恐慌。

《國民日日報》創刊  
  光緒二十九年(1903)六月十五日,由中國教育會、愛國學社成員及返回國內的留日學生革命團體成員主辦的《國民日日報》創刊。報社設在上海英租界二馬路中市街。章士釗擔任主編,主要編輯和撰稿人有陳由己(獨秀)、張繼、何靡施、陳去病、謝曉石、蘇曼殊、金天翮等,在官方登記的發行人為外國人高茂爾(A‧Gomoll)。《國民日日報》在創刊之始就毫不隱諱其革命立場,聲稱辦報目的在於「圖國民之事業」,並去因「當今狼豕縱橫,主人失其故居,竊願作彼公僕,為警鐘木鐸,日聒於我主人之側,敢以附諸無忘越人之殺而父之義,更發狂囈,以此報出世之期,為國民重生之日」。同時發表《黃帝紀元說》一文,公然摒棄清朝皇帝的帝號,改用公元和黃帝紀元並列的方法紀年,「以發漢種民族之觀念」,是近代第一個用黃帝紀元來紀年的革命派報紙。《國民日日報》設有社說、外論、警聞、政海、實業、學風、短評、文苑等欄目。在該報發表的《革天》、《道統辨》、《王船山史說申義》、《中國古代限抑君權之法》等文中,對封建神權、君權和封建倫理道德觀念展開了批判。對康、梁保皇黨人極盡譏評調侃。該報的文學副刊《黑暗世界》,由連橫(慕秦)編輯,專門揭露清政府統治下中國社會的腐敗黑暗,連載《南渡錄演義》一類借歷史進行反滿宣傳的小說。《國民日日報》鋒芒畢露地反清革命宣傳,引起了清政府的恐懼。兩江總督魏光燾在該報創刊不久,即退令長江一帶嚴禁售閱。該報並未屈服,但後來因編輯經理兩部在權限問題上發生爭氣,致使「元氣已傷,無法繼續出刊」,遂於光緒二十九年十月十三日自動停刊。

陳天華著《猛回頭》《警世鐘》刊行  
  光緒二十九年(1903)六月,陳天華所著《猛回頭》一書在日本刊行。陳天華祖籍湖南新化,生於光緒元年(1875)。戊戌變法時期,陳入新型的新化實學堂,渴望參與變法,改革時政。光緒二十九年(1903)二月末他到日本留學,受留學生中革命氣氛的感染,逐漸成為反清愛國運動的活躍分子。四月,鄒容《革命軍》一書刊行後,陳天華深受感動,蔭發了用民間通俗說唱體載撰寫警世之作,激發國人愛國主義精神的強烈欲望。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他伏案疾書,不時熱淚盈眶,寫成《猛回頭》和《警世鐘》兩本小冊子。在有四萬余字的兩本小冊中,陳天華向國人大聲疾呼,中國已面臨列強瓜分豆剖的嚴重危機時刻:「俄羅斯,自北方,包我三面;英吉利,假通商,毒計中藏;法蘭西,占廣州,窺伺黔桂;德意志,膠州領,虎視東方;新日本,取台灣,再圖福建;美利堅,也相要,割土分疆。這中國,哪一點,還有我份;這朝廷,原是個,名存實亡」。他號召國人在危局面前奮起,反抗列強侵略,推翻替列強做「守土官長」的清封建王朝。「猛睡獅,夢中醒,向天一吼!百獸驚,龍蛇走,魑魅逃藏。改條約,復政權,完全獨立,雪仇恥,驅外族,復我冠裳。到那時,齊叫道:中華萬歲!才是我,大國民,氣吐眉揚」。他呼吁全國民眾拿起武器,不怕犧牲,一齊投入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洋兵不來便罷,洋兵若來,奉勸各人把膽子放大,全不要怕他。讀書的放了筆,耕田的放了犁耙,做生意的放了職事,做手藝的放了器具,齊把刀子磨快,子彈上足,同飲一杯血酒,呼的呼,喊的喊,萬眾直前,殺那洋鬼子,殺投降那洋鬼子的二毛子。......那些賊官若是幫助洋人殺我們,便先把賊官殺盡。手執鋼刀九十九,殺盡仇人方罷手!我所最親愛的同胞,我所最親近的同胞,向前去,殺!向前去,殺!殺!」陳天華的小冊子因通俗易讀,朗朗上口,並肯有極大的革命感召力,六月份刊印的《猛回頭》,僅十余天就銷售五千冊。秋季,《警世鐘》一書亦在日本刊行,並一再重版。初版的這兩本小冊子沒有署陳天華的真實姓名,而是分別署的「群學會主人」和「神州痛哭人」,陳天華因這兩部深受歡迎、流傳甚廣的小冊子,被人們稱「為革命黨之大文豪」。

《女界鐘》刊行  
  光緒二十九年(1903)七月,金天翮的力作《女界鐘》刊行。金天翮是江蘇吳江人,生於同治十三年(1874)。光緒二十九年他到上海,參加愛國學社,與鄒容、章太炎、蔡元培等人一起鼓吹資產階級民主革命。他的詩文、文學評論在當時很有聲望,晚清著名譴責小說《孽海花》的前幾章,就是金天翮寫的。《女界鐘》是中國最早闡發婦女解放的專門論著。該書以男女平等為主旨,駁斥了歧視婦女、壓迫女的種種論調。書中提出應從六個方面恢復婦女權力,即入學、交友、營業、管財、出入自由及婚姻自由的權利。書中還呼吁婦女同胞在擺脫「女子者奴之奴也」的奴隸地位,做生活的主人。婦女自身應逐步建立新的道德觀與貞節觀。由於金天翮用天賦人權、民主、自由的新觀念論述婦女問題,多少帶有婦女解放綱領的性質,因此他被稱為中國婦女界的盧梭。

《老殘游記》連載  
  光緒二十九年(1903)八月初一日,《繡像小說》第九期開始連載劉鶚創作的小說《老殘游記》。《老殘游記》通過一個搖串鈴的江湖醫生老殘在游歷中的所見、所聞、所為,反映了晚清的某些社會現實。全書主要刻畫了玉賢、剛弼兩個酷吏的形象,揭示了封建末世的黑暗。在晚清動蕩不安的局勢下,人民的反抗斗爭此起彼伏,統治者非常倚重那些鎮壓群眾反抗的「清官」來維持殘局。而《老殘游記》卻比較深刻地鞭撻了所謂「清官」的惡行。該書與《官場現形記》、《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孽海花》三部書被稱為晚清四大譴責小說。作者劉鶚,江蘇丹徒人,生於鹹豐七年(1857)。他很早即對西學發生興趣,研究過數學、醫學,對治理黃河、興修水利頗有見解,而且頗有勞績。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連載  
  光緒二十九年(1903)八月十五日,《新小說》雜志第八號,開始連載吳趼人創作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這是一部帶有自傳性質的作品,全書共八冊,一百零八回。通過九死一生(即作者的影子)在二十年中耳聞眼見的無數怪現狀,向讀者描繪了一幅行將崩潰的清帝國的社會畫卷。書中所反映的社會面比較廣泛,不僅寫了官場人物,洋場才子,而且旁及醫卜星相,三教九流。但它的重點還是暴露官場的丑惡污濁。作者吳趼人,廣東南海人,生於同治五年(1866),是晚清最多產的小說家,共創作小說三十余種。

《俄事警聞》創刊  
  光緒二十九年(1903)九月初九日,占駐東北的俄軍強行闖入奉天省城,錮拘清朝盛京將軍增祺,並向清廷提出新的侵略要求,東北形勢再度吃緊,促使中國的拒俄運動再次高漲。不久,中國教育會負責人蔡元培回到上海,聯絡組織對俄同志會進行拒俄活動,十月二十七日,創辦《俄事警聞》以為同志會機關報紙。報社社址設在上海福州路惠福裡。報紙分消息、言論兩大部分,以拒俄宣傳為主旨。擔任編輯和撰述的主要有蔡元培、王小徐、劉師培、何琪、陳去病、葉翰、林獬等。《俄事警聞》的消息部分專門報道俄國侵華的「警聞」,這些警聞比其他報紙的報道更為詳盡。言論部分每期都發兩篇論說,一篇用文言,一篇用白話文。其中《俄禍》、《告學生》、《告軍人》、《告革命黨》等社論,剖析了沙皇俄國一貫的侵華政策,介紹了中國華北地區面臨的危機,研討了解決東三省問題的方略,號召全國人民奮起拒俄,與沙皇俄國的侵略行徑作堅決的斗爭。《俄事警聞》影響很大。「內地同志,多有集款定購此新聞,送茶坊酒肆,供人閱看。」光緒三十年(1904)三月,《俄事警聞》更名《警鐘日報》。光緒三十一年(1905)三月二十六日,《警鐘日報》停刊。

《中國白話報》創刊  
  光緒二十九年(1903)十一月初一日,《中國白話報》在上海創刊。該報為月刊,設論說、歷史、地理、新聞、實業、科學、傳記、小說、戲曲、歌謠等欄目。著名的近代資產階級報刊活動家林獬(白水)為該報創辦人和主編,主要編輯者為林獬的妹妹林宗素等。《中國白話報》以「鼓吹愛國救亡」為宗旨,直言不諱地聲稱「巴不得我的這本白話報變成一枚炸彈,把全國種種腐敗社會炸死了才好。」在該報論說欄中,發表了大量宣傳反滿革命思想、資產階級民主思想及團結御侮的愛國思想。在地理欄中先後介紹了黃河、長江、珠江、昆侖山、喜馬拉雅山等中華名山大川,中國的豐饒產物寶藏。在歷史欄中則介紹了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漢族的祖先及歷代反對暴政抵抗外族入侵的名人和民族英雄。在小說、戲曲、歌謠欄中,則登載過《玫瑰花》、《娘子軍》、《博浪錐》、《斷頭台傳奇》、《人種歌》一類以反秦、抗金、抗元、抗清為內容的小說、戲劇、詩歌。是當時白話文刊物中歷時較久、影響最大的一種。該報從第十四期始改為旬刊,光緒三十年(1904)八月二十九日停刊。

《鐵雲藏龜》出版  
  光緒二十九年(1903),《鐵雲藏龜》抱殘守缺齋石印本印成刊行,是為中國第一部著錄甲骨文的書籍。先是,《老殘游記》作者劉鶚發現當時作為中藥的龜板甲骨上刻有文字,便收購了大批有文字的甲骨,收藏達五千余片。他經過整理挑選,精選出一千零五十八片,著錄成《鐵雲藏龜》一書。

《女子世界》創刊  
  光緒二十九年(1903)十二月,《女子世界》雜志在上海創刊。《女子世界》為不定期刊物,二十四開本。該刊設有社說、演壇、實業、教育、科學、史傳、譯林、專件、記事、文藝等欄目。該刊初創時主編為丁初我,第六期以後為陳志群,主要編輯者和撰稿人有曾樸等。丁初我是革命團體中國教育會會員,陳志群與上海同盟會會員有密切來往,都是思想比較激進的革命知識分子。該刊的革命色彩比較濃,在發刊詞中宣稱:改變婦女地位是整個國家強盛的起點。針對世界資本主義列強瓜分中國的現實,勇敢地向婦女界發出了「我亦國民一分子,不教胡馬越雷池」的號召。提出改變婦女地位的根本辦法是興女學,包括讀新書、注重體育、反對纏足、提倡自重等等。該刊陸續發表了《女子家庭革命說》、《女界革命》、《爭約之警告》、《女權說》、《為民族流血無名之女傑傳》、《革命與女權》等大量文辭激烈的政論和文學作品。積極鼓吹「政治之革命」與「家族之革命」並舉,號召中國婦女以蘇菲婭等外國女中豪傑為榜樣,和男子一道,「攜手以上二十世紀之舞台,而演驅逐異族光復河山,推倒舊政府建設新中國之活劇。」《女子世界》共出版了十八期,至光緒三十三年停刊。
雜譚逸事
沈藎就義  
  光緒二十九年(1903)六月初八日,反清義士沈藎受刑身死。沈藎是湖南善化人,生於同治十一年(1872)。他早年傾向維新,在戊戌變法時期,經常與譚嗣同、唐才常等過往,思想比較激進,認為要在湖南革新政治,非有一番破壞不能奏功效。變法失敗後,沈藎赴日本留學。光緒二十六年(1900)春,沈藎返回上海,與唐才常等人共同組建正氣會,後改名自立會。為著手自立軍起義事,沈藎轉至漢口,活動於湖北新堤一帶,任自立軍右軍統領。因外援不至,起義一再延誤,自立軍起義失敗。沈藎返回上海,後潛往北京,一面從事新聞工作,一面暗中繼續從事反清活動。他以古董商身份掩護,進行新聞采訪,因他知識淵博,格調優雅,與許多王公貴族往來頗頻,常常探出一些秘聞。光緒二十九年春,中外哄傳清政府與俄國商訂密約,但均不能詳密約究竟。在密約即將簽訂前兩天,沈藎設法探清密約內容,搶先在天津報刊上刊出,引起全國民眾與國際社會群起而攻,遂使密約無法簽訂。沈藎因此深遭清政府忌恨,不久即被逮捕。慈禧太後得報後,令刑部迅速將其處死,刑部懾於社會輿論壓力,主張經過審訊,查清案情,但慈禧太後不允,並親下手詔,於六月初八日,用木棍將沈藎杖殺於獄中。據當時目擊者雲:沈被打得血肉橫飛,最後遍身骨頭盡露,但沈不叫一聲苦,未求一句饒,直至氣絕。幾日後,賽金花因人命案被捕入獄,關在沈藎就義的獄室,將沈碎肉碎骨集中,掩埋室中。

上海舉行拒俄大會  
  光緒二十九年(1903)四月初一日,在上海的江蘇等十八省商學各界、愛國人士,匯集到張園,召開拒俄大會。與會者齊聲譴責俄國對我國東北的「並吞」政策,並指斥清政府的親俄外交「昏昧狂惑」。會議致電清外交部,表示全國人民對俄國的七項無理要求「萬難承認」。會議還通電各國,申明即使清政府承認七項密約,「我全國國民萬不承認」。愛國學社、育才學堂、愛國女學及務本女學學生也參加了集會。四月初四日,北京京師大學學堂學生也舉行集會,「疏爭俄約」。稍後,湖北、安徽、直隸、江西、浙江、廣東等地及日本留學生亦舉行了類似的集會抗議,從此拉開了聲勢浩大的拒俄運動的序幕。

《官場現形記》開始連載  
  光緒二十九年(1903)三月,上海《繁華報》開始連載由李伯元創作的小說《官場現形記》。小說由許多相對獨立的短篇蟬聯而成,描繪了晚清社會形形色色的官僚群像。這些地位權勢不同的各層官僚,賣官鬻爵,貪贓枉法,魚肉民眾,出賣祖國,最後出賣自己的靈魂。小說從改良主義的立場出發,對晚清官吏貪污腐敗,媚外賣國的丑態進行了淋漓盡致的揭露,抨擊了封建社會末世的官僚制度。作者李伯元,江蘇武進人,生於同治六年(1867)。青少年時擅長制藝和詩賦,曾以第一名考中秀才,以後卻屢試不第。後來他到上海,接觸到新事物新思想,對清政府的腐朽無能愈加不滿。

拒俄義勇隊組成  
  光緒二十九年(1903)四月初三日,五百余名中國留學生集會於東京錦輝館,在聲討俄國侵略行徑之後,決議成立拒俄義勇隊。黃興等一百三十余人簽名入隊,陳天華等五十余人簽名加入本部。女留學生則組成赤十字會,報名參加隨軍看護工作。拒俄義勇隊以古斯巴達人反擊波斯入侵,扼險據守的事跡自勵,決心開赴東北前線,與俄國隊決一死戰。大會還決定派鈕永建、湯槱(即湯爾和)為特派員赴天津,促請北洋大臣袁世凱挑頭主戰。還致電上海各愛國團體響應參與拒俄行動,並派人到南洋各地宣傳。四月初六日,拒俄義勇隊改名學生軍,制訂《學生軍規則》,正式編成隊伍。藍天蔚被推為隊長,下設甲乙丙三個區隊,每個隊下設四個分隊,共計一百二十二人,天天進行操練。清政府十分仇視這一愛國行動,認為這是「托拒俄以謀革命」,命駐日公使蔡鈞要求日本政府勒令解散學生軍,並密令逮捕回國代表。許多留學生經此感覺到在清政府統治下,愛國無路,異常激憤,迅速轉向革命。

軍國民教育會成立  
  光緒二十九年(1903)四月初,發起組織拒俄義勇隊的秦毓鎏、黃興等決定,將學生軍改為軍國民教育會。他們在《發起軍國民教育會意見書》中指出:「俄拒東三省,各國必與之爭,爭必出於戰,無論孰勝孰敗,吾之大地終非吾有矣。……東三省亡,而吾之土地皆隨東三省俱亡矣。」因此必須建立軍事組織,反對俄國侵略。而清政府是拒俄之阻力,故「必先除阻力」,進行反清革命,「事成為獨立之國民,不成則為獨立之鬼雄」。四月十日,原學生部分成員集合於東京錦輝館,決定成立軍民教育會,推謝曉石為臨時議長,議決《軍國民教育會規則》。該會以「養成尚武精神,實行民族主義」為宗旨,提出鼓吹、起義、暗殺三種革命方法。軍國民教育會初成立時,會員共計有二百余人,多數為華南、華中、沿海地區的留日星。主要活動為學習射擊、學造炸彈、進行革命宣傳、策動起義、該會成立後,即分派會員(稱為「運動員」)回國積極展開反清革命滲透壓以。清政府得訊後,曾密令地方官吏對回國留學生進行鎮壓,要求「隨時獲得,就地正法」。這一反動措施,激起更多的知識分子投入反清斗爭。同年,上海愛國學社也組成軍國民教育會。

《蘇報》案發生  
  《蘇報》創刊於光緒二十二年(1896)五月十六日,初辦時由中國人胡璋的日本籍妻子生駒悅為館主,實為受日本外務省控制的日商報紙。因該報大量兜售黃色新聞,並利用言論索賄行詐,聲名狼藉,於光緒二十六年(1900)轉給中國人陳范接辦。陳范原傾向改良,隨著光緒二十八年(1902)後國內外形勢的變化,革命思潮的勃興,轉而靠近資產階級革命民主派。同年,鼓吹革命的愛國學社成立後,《蘇報》的主要撰稿人幾乎都是該社成員,被世人視為該社的公開言論機關。光緒二十九年(1903)四月,陳范聘章士釗擔任該報主筆後,使《蘇報》的革命色彩越來越濃厚。鄒容的《革命軍》一書出版,《蘇報》在四月十三日刊登了《革命軍‧自序》;五月十一日,又刊登了《介紹〈革命軍〉》和《讀〈革命軍〉》。這些文章無不筆墨酣暢地疾呼去世襲君主,排貴族特權,覆一切壓制之策,論述革命之必要。謂《革命軍》為「今日國民教育之第一教科書」,「其宗旨專在驅除滿清,光復中國」。「稍有種族思想者,讀之無不拔劍起舞,發沖眉豎。若能以此書普及於四萬萬人之腦海,中國當興也勃焉。」第二日,又刊出章太炎寫的《〈革命軍〉序》,稱該書為動員推翻專制政府的號角。五月十六日,《蘇報》以《康有為與覺羅君之關系》為題,挑選了章太炎《康有為論革命書》的內容,文內將尚在帝位的光緒斥為「未辨菽麥」的「載水恬小丑」。這一系列慷慨激越的文章,引起了清政府的震怒,必欲去之而後快。五月中旬,兩江總督魏光燾派俞明震專程到上海,與上海道袁樹勳秘密策劃封禁《蘇報》,戕害鄒容、章太炎陰謀。五月十六日,俞、袁串通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發出拘票,對《蘇報》有關人員實施拘捕。五月十七日,中外警探包圍《蘇報》館、愛國學社,抓走章太炎等人。鄒容聞訊,於翌日自動投案。五月二十四日,工部局查封《蘇報》館和愛國學社。六月初三日,公共租界會審公廨組織額外公堂,審訊章鄒。清政府則在中國土地上充當外國租界法庭上的原告,控章、鄒故意污蔑清朝皇帝,「居心叵測,謀為不軌」。章、鄒堅貞不屈,義正辭嚴據理相爭。章太炎還在《獄中答新聞記者書》中,宣稱是代表四萬萬人民,要與清王朝斗爭到底,並預言黑暗即將過去,光明就在前頭。從章、鄒被拘之日起,清政府就與公共租界方面交涉,希望將章、鄒「引渡」給清方,然後解往南京殺戮,甚至不惜以出賣滬寧鐵路權相交換。但列強從維護在華治外法權考慮,並顧及社會輿論未予同意,直至十一月十八日,額外公堂才判決章、鄒以終身監禁。判決宣布後,引起輿論大嘩。額外公堂被迫於次年(1904)四月十八日改判章太談監禁三年,鄒容監禁二年,期滿逐出租界,《蘇報》案至此告一段落。光緒三十二年(1906)五月初八日,章太炎監禁期滿出獄;而鄒容卻於光緒三十一年(1905)三月初九日在獄中病死。清政府本欲借此案戕害章、鄒,收殺一儆百之功,結果適得其反,更激起了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主漲。

革命軍事學校成立  
  光緒二十九年(1903)六月,孫中山與日本軍事學家日野熊藏結交,常在一起研究布爾人抗英的游擊戰術,認為「此法最適用於揭竿起事之中國革命軍」。當時,一些留日學生經拒俄運動,萌發學習軍事的要求和願望,孫中山遂於東京青山練兵場附近,秘密創建一所革命軍事學校。學校以日野熊藏為校長,聘請日本退役軍官小室健次郎為助教,傳授軍事知識及槍炮火藥制造方法,尤其注重講授布爾散兵戰術及以寡敵眾的夜襲法。入校學習者有十四人,由孫中山主持宣誓儀式,誓詞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後孫中山離開日本,該校因內部糾紛,不及半載即停辦。
注釋
公元 1903 癸卯 光緒二十九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