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901 辛丑 光緒二十七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清政府開始推行新政
  1901年1月29日,慈禧太後下詔變法,要「取外國之長」、「去中國之短」。開始實行「新政」。在「新政」推行的最初三年裡,比較突出的有三件事。第一是提倡和獎勵私人資本辦工業。1903年9月,朝廷成立了商部,由前一年曾被派往英國、法國、美國和日本考察的皇親貴族載振擔任尚書,工礦業和鐵路都歸這一部管理。第二是廢除科舉考試制度,設立學堂,提倡出國留學。1901年清廷即命各級書院分別改為大學堂、中學堂、小學堂,引進新式教育。1904年1月,張之洞等制定通過了學堂章程,將普通教育分為初等、中等、高級教育,這就是具有近代化性質的「癸卯學制」。從1906年起,停止科舉考試,一律從學堂選拔培養人才。中國延續了1000多年的科舉考試制度,從此結束。第三是改革政制與軍制。1903年12月,清廷成立練兵處,以奕劻總理練兵事務,袁世凱為會辦大臣,袁世凱實際掌握了練兵大權。清末新政,在實際操作上是戊戌新政的繼續。它是在不觸動舊有的封建勢力的基礎上采取的防危補救措施,從某種程度上講,它是清廷向西方列強討好的一種表現。

清政府設督辦政務處  
  辛丑條約簽訂後,列強為加強對中國的控制,要求清政府進行所謂「改革」。清政府鑒於國民不滿情緒日益高漲,統治日趨不穩,也不得不對傳統方式做改弦更張,遂公開表示將實行「新政」。光緒二十七年(1901)三月初三日,清政府下令設立督辦政務處,以為推行新政的辦事機關。派奕劻、李鴻章、榮祿、王文韶、昆岡、鹿傳霖六人為督辦政務大臣(後又增派瞿鴻示幾)、劉坤一、張之洞(後又增派袁世凱)遙為參預。政務處下設提調二人,章京若干。該處負責制訂新政各項措施,掌管各地官吏奏章及辦理全國官制、學校、科舉、吏治等事務。光緒三十二年(1906)督辦政務處改為會議政務處,次年並入內閣。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改稱外務部  
  清政府宣布實行「新政」後,在外國資本主義列強的要求下,對傳統的官制和機構一些形式上的改變。光緒二十七年(1901)六月初九日,清政府宣布撤消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改設外務部。該旨令宣稱:「現當重定和約之時,首以邦交為重,一切講信修睦,尤賴得人而理」,因此對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進行改組。外務部「班列六部之前」。派奕劻總理外務部事務,王文韶為會辦大臣,瞿鴻示幾為尚書,余壽朋、聯芳為右侍郎。

《辛丑條約》簽訂  
  光緒二十七年(1901)七月二十五日,清政府全權談判大臣奕劻、李鴻章,與英、美、俄、德、日、法、意奧、西、荷、比十一國公使在北京簽訂《辛丑條約》。《辛丑條約》共十二款,另有十九個附件。主要內容有:一、賠款四億五千萬兩白銀,以關稅、鹽稅和常關稅作擔保,分三十九年還清,年息四厘,本息合計白銀九億八千余萬兩,被稱為「庚子賠款」。二、在北京東交民巷設立使館區,界內不准中國人居住,由各國派兵駐守。三、拆除大沽炮台和北京至大沽沿途的炮台;天津周圍二十裡內,不得駐扎中國軍隊;各國派兵駐守北京和北京至山海關沿線十二個戰略要地。四、清政府在各地頒布上諭兩年:「永禁或設或入與諸國仇敵之會,違者畢斬」;各省官吏必須保護外國人,否則即行革職,永不敘用,懲處禍首諸臣將;有外國人「被虐」「被殺」地區,「停止文武各等考試五年」。五、清政府允將各個通商條約中,諸國視為應行商改之處,其他應辦的通商事項,「均行議商」。六、將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改為外務部,「班列六部之前」。七、清政府分派諸王大臣赴德、日兩國「謝罪」;並在德國公使克林德、日本使館書記生杉山彬被殺處建立牌坊。

清政府在列強逼迫下「懲凶」  
  先是光緒二十六年(1900)閏八月初二,慈禧太後為求得列強寬恕,即發布懲處「肇禍諸王大臣」上諭,將莊親王載勳、怡親王溥靜、貝勒載濂、載瀅、端郡王載漪、輔國公載瀾、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剛毅、刑部尚書趙舒翹等人,分別給予革去爵位等不同處分。列強聲稱處分人員太少,且處理太輕,要求對上述人處以死刑。清政府被迫於九月二十二日,再次宣布懲處肇禍諸王大臣,便仍不能使列強滿意。在列強的威逼下,清政府不得不於十二月二十五日,發布新的懲處肇禍諸王大臣諭詔。令載勳自盡;載漪、載瀾發配新疆,永遠監禁;毓賢著即正法;已故剛毅追奪原官職;董福祥著即革職;英年、趙舒翹定斬監候,賜令自盡;啟秀、徐承煜(徐桐之子)正法;已故的徐桐、李秉衡奪原官職,並撤消卹典。徐用儀、許景澄、袁昶、聯元、立山五人開復原官,恢復名譽。此外,清政府還應各國要求先後懲處了一百余名地方軍政官員。

清政府設局編譯教科書  
  光緒二十七年(1901)八月,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會奏變法,議及興辦學堂,先行設局編譯教科書。二十日,清廷命劉坤一、張之洞按會奏所陳,擇要舉辦。當月,編譯教科書的機構成立,該局設在江寧,初名江鄂書局,後改江楚書局。劉世珩為總辦,繆荃孫為總纂,陳作霖、姚佩珩、陳汝恭、柳詒征為分纂。書局成立後即開始編譯書籍。羅振玉、劉大猷、王國維在上海翻譯日本書籍。另由陳季同、陳慶年先後主譯西書。
文化紀事
徐建寅逝世  
  光緒二十七年(1901)二月十二日,中國近代著名科學家徐建寅不幸逝世。徐建寅生於道光二十五年(1845),其父是晚清著名科學家徐壽,曾翻譯了《汽機發軔》、《化學鑒原》等近代科學著作,為近代化學在中國的傳播做出了巨大貢獻。徐建寅自幼追隨其父,耳聞目濡,參加實驗,對近代自然科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同治二年(1863),他協助其父完成了木殼輪船「黃鵠號」的制造。同治五年(1866),徐壽受命襄辦江南機器制造總局,並主持翻譯館,徐建寅參與了翻譯近代科學書籍的工作,翻譯出《化學分原》、《聲學》、《電學》、《兵學》、《器象顯真》、《石板印法》、《造鐵全法》、《汽機新制》等科學、兵法新書二十多種。同治十三年(1874),李鴻章創辦天津制造局,調徐建寅負責研制火藥必需的硝酸。徐憑借對化學的豐富理論知識和實驗技術,很快研制成功,且比進口貨便宜許多。光緒元年(1875),徐建寅奉調山東機器局總辦,「躬自創造,未嘗延用西人」,建成一座新型槍炮彈藥工廠。光緒五年(1879),徐建寅以駐德參贊名義,到德、英、法考察造艦及軍事工業。徐建寅在歐洲對資本主義近代工業進行了認真的考察,仔細了解生產過程和設備運轉,工人操作細節,把他認為對中國有參考價值的東西都記錄了下來。在他逗留歐洲期間寫的《游歐雜錄》中,他詳細介紹了許多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金屬加工工藝和設備,如模鍛、擠壓、沖制成型、仿形切削、轉爐煉鋼、電冶銅等等,有的筆記幾乎同技術文件沒有區別,對中國近代工業的發展,產生了十分有益的啟示和影響。戊戌變法時期,徐建寅以其豐富的科技知識和實踐,被派任新設立的農工商總局督理。但戊戌政變後,許多新事物被扼殺,農工商總局亦被載撤。徐建寅後來受張之洞之邀,到湖北幫助興辦工業和訓練新軍,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後,外國停止向中國供應火藥,徐建寅遂赴漢陽鋼藥廠研制硝化纖維無煙火藥。徐建寅認為:列強交迫,軍火尤為重要,所以殫精竭慮,夙夜趕制,「日手杵臼,親自研煉」,終於試制成功,並准備大量生產。光緒二十七年(1901)二月十二日,徐建寅與工匠們一起拌和藥料,不想機器磨擦過熱,生火炸裂,聲如霹靂,火焰沖天,徐建寅與在場的另十三人同時遇難。

方人定逝世
方人定(1901——1975),現代著名書畫家。廣東中山人。幼名四欽,復名仕欽,1920年改名人定。1923年始從高劍父學畫,主張國畫革新。1935年畢業於日本美術學校研究部,擅長人物、花鳥、山水、書法。廣東畫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廣東分會常務理事。政協廣州市委常委。

商承祚逝世
  商承祚(1901——1991),現代著名書法家,古文字學家。廣東番禺人(祖籍東北鐵嶺,隸正白旗)。室名鍥齋、決定不移軒、已廎、古先齋、版室。自幼隨父衍鎏學習。1921年至天津拜羅振玉為師,從治甲骨、金文,並將羅師考釋的甲骨文字按《說文》次序重加編排,成《墟文字類編》。後入北大研究所肄業研究生。1925年起,歷任東南大學、中山大學、北京女子師大、清華大學、金陵大學講師、教授和研究員等職。1945年後,任四川教育學院、重慶大學、女子師院、朝陽學院等校教授。1948年回廣州。任中山大學教授至終。為廣東省民盟副主席、廣東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西冷印社理事、五屆全國政協委員。

任預逝世
  任預(1853——1901)浙江蕭山人。熊子。少即懶嬉不肯學畫,熊以為恨。及熊歿,遺稿盡為倪田所得,立凡轉自別家借臨,然亦不肯竟學。其畫純以天分秀山塵表,正如王謝子弟雖復拖沓奕奕,自有一種風趣。筆墨初無師承,盡變任氏宗派。其山水中加人物、樹石,位置衣貌,配合尤能出新。花卉能為宋人鉤勒,根葉奇崛。畫女子則秀媚天然,不事絢染,惟素面淡妝而已。胥口張氏嘗邀至其家,為畫長卷,經年始竣。然懶病不改,非極貧至窘不畫,亦不肯通幅完好,非詣有所弗至,性使然耳。得者轉稱為奇構。得趙之謙指授,亦善刻印。卒年四十九。 《近代六十名家畫傳》、《海上墨林》、《寒松閣談藝瑣錄》、《吳縣志》、《廣印人傳》

黃少強逝世
  黃少強(1901——1942)名宜仕,字少強,以字行,南海官窯小江村人。出身於書香門第,幼習詩文,更「愛畫入骨髓」,是高劍父、高奇峰學生。初專攻西洋畫,自入美學館後,努力寫生。用西洋畫技術從事國畫繪制,以「法古變今」為其寫畫教條。作品取材於民間疾苦。因其人物畫較多,在嶺南畫派中別樹一幟,成就亦較大。曾任廣州市立美專國畫系主任,一九三五年在廣州創民間畫館,以培養青年畫家。一九三九在香港與畫家葉少秉、何家訪三人成立歲寒社。刊行有《畫塚》、《止廬民間疾苦圖冊》、《止廬紀游畫集》,著有《止廬題畫詩抄》等。太平洋戰爭爆發,由香港回故鄉,貧病交侵,途中為土匪所擄,病勢轉劇。嗣病歿故鄉。

《國民報》創刊  
  光緒二十七年(1901)三月二十二日,由留日學生編輯的《國民報》在日本東京創刊。《國民報》為月刊,設有社說、時論、叢談、外論、譯編、紀事、答問等欄目,除所譯原著者外,撰稿人一律不署名。秦力山是該刊的總編輯,沈翔雲、戢翼翬、雷奮、楊廷棟、王寵惠、馮自由、衛律煌、唐才質、張繼等人為該刊的主要編輯者和撰稿人。《國民報》在創刊時即揭櫫「喚起國民精神」的宗旨,並以「廉悍不羈,峻削鋒利」的文墨,在留日學生早期創辦的刊物中,第一宣傳了「革命排滿」的思想。在《國民報》上發表《說漢種》、《中國滅亡論》、《正仇滿論》、《二十世紀之中國》等文章中,譴責了「私土地人民為己有」,「施種種牢籠束縛壓制威脅之術,以便其私圖」的封建獨裁者;攻擊了對內實行種族壓迫,對外御敵無術、為虎作倀的清朝政府;批判了康梁保皇黨人和國內的立憲派,「持論多與《清議報》交綏,務勝之以為快」。因而報紙一出,即得到孫中山等革命黨人的關注,並在經濟上給予援助。孫曾捐資一千元,以為印刷費用。該刊在譯編專欄中,翻譯登載了傑斐遜等人起草的《美中獨立檄文》,威曼的《革命新論》等文章專著,宣傳資產階級的天賦人權觀,闡述資產階級革命的進步意義和正義性。該刊在時論、叢談等欄目發表的文章中,鼓吹「民權之運已渡太平洋而東」,「二十世紀之中國,為民權之樞紐」,為中國資產階級革命大造輿論,反映了脫離康梁保皇思想影響的留學生們逐漸傾向資產階級革命思想的過渡。該刊大部分向國內發行,「每期輸入上海逾二千份」,但僅出了四期就停刊了。

《教育世界》創刊  
  光緒二十七年(1901)三月,《教育世界》雜志在上海創刊。《教育世界》初辦時為旬刊,後改為半月刊,由教育世界社發行。該刊每冊後附譯書,有各學科規則、各學校法令、教育學、學校管理法、學級教授法、各科教科書等。教科書分小學級、中學級,大都采自日本。這一刊物是中國最早的教育專業雜志。該刊的創辦者和主要編輯人是羅振玉、王國維。至光緒三十四年(1908)十月,該刊共出了一百六十六期。
雜譚逸事
景廷賓率眾起義  
  光緒二十七年(1901)春,直隸廣宗縣官紳和教士議定「地方賠款」,賠償當地教會損失京錢二萬吊,引起當地民眾的義憤。民眾推舉武舉出身的景廷賓(1861-1902)為首領,抵制地方賠款。該年冬季,新知縣魏祖德到任後,強令各村每畝攤派賠款捐四十文,再次激起民仇。景廷賓傳帖聚眾,遂在城郊武裝示威,宣稱「所有地丁捐款概不繳納」,贏得全縣民眾的響應,景所在的東召村成為抗捐運動中心。光緒二十八年(1902)二月,袁世凱派練軍前往廣宗鎮壓,炮轟東召村,景率眾轉移巨鹿縣。三月十六日,景廷賓率數千民眾在巨鹿廈頭村宣布起義,自號「龍團大元帥」,豎起「官逼民反」「掃清滅洋」大旗。起義軍迅速擴展到近四萬人,多為原義和團團民,轉戰巨鹿、邢台、唐山、內丘、新河、平鄉等縣。起義軍提出「復仇雪恥」的口號,向洋教士、洋教會發起攻擊,在威縣處死法國教士,使冀、魯、豫邊區震蕩不已。清政府在列強的催逼下調兵遣將前入鎮壓。袁世凱令段祺瑞、倪嗣沖猛攻起義軍。法、德、日等國侵略軍六千余人也從北京直赴南宮、冀州助剿。四月初二日,清軍圍攻起義中心廣宗縣件只村,村落在炮火中化為焦土,景廷賓等經死戰突圍。但不久廣宗、巨鹿、威縣、南宮等處根據地相繼陷落,景被迫向山東、河南邊境退卻。五月,景廷賓在臨漳兵敗被俘。六月,在威縣英勇就義。景死後,余眾四散,起義遂告失敗。

廣東獨立協會成立  
  光緒二十七年(1901)春,東西洋各報風傳清廷將把廣東省割讓給法國的消息,留學日本的廣東籍學生聞此大為驚駭。鄭貫公(貫一)、李自重、馮斯欒、王寵惠、馮自由、梁仲猷等遂共同發起,成立「廣東獨立協會」,初在東京開會,後會址移往橫濱。協會主張廣東宣告獨立,不接受清政府的出賣割讓。該協會的活動得到當時居住在橫濱的孫中山的贊助,馮自由、鄭貫公、李自重、王寵惠等經常前往孫中山寓所商議活動計劃和方法。興盛時期該會會員多達二百余人。

清末留學熱潮興起  
  十九世紀末二十年代初,在資本主義列強日益加重的侵略掠奪下,清政府再次把留學納入革新政治的內容。從光緒二十年(1898)末始,天津武備學堂、上海南洋公學、新方言館、湖北武備學堂、漢陽鐵路學堂等學校都陸續對外派遣留學生。這一階段派遣的留學生除了為繼續培養技術制造和管理人員外,大量的是學習軍事和法政等科目。光緒二十七年(1901)辛丑條約簽訂後,國內知識分子受新學傳播的影響,激於日深的民族危機,除了通過官派途徑出國外,還紛紛自費出國,尋找救國振興的真理,留學熱潮逐漸興起。光緒三十年(1904),日本在對俄戰爭中取得了勝利,國人更感到日本的迅速強盛,是因學習西方、維新變革卓有成效,大批的留學生擁入日本,留學熱潮更為高漲。到光緒三十二年(1906),留日的官費、自費留學生猛增至八千人。

慈禧太後返回北京  
  光緒二十七年(1901)八月二十四日,慈禧太後偕光緒皇帝及文武百官自西安啟程返京。當時,「儀衛甚盛,發卒數萬人,各省所供獻太後私財六七百萬,盡輦之而東」,車輛多達三千余乘。他們出潼關,途經洛陽、開封,於十一月二十四日(1902)在直隸正定改乘火車到省城保定。二十八日,慈禧太後等自保定乘火車至北京馬家堡車站,遂乘輿經永定門入正陽門還宮。慈禧太後進宮後,隨即令人挖掘出逃前埋葬的金玉寶器,因未喪失興奮異常。十二月九日,慈禧太後接見各國駐華使節。這是她第一次在召見中公開露面,給各國使節以前所未有的禮遇。二十三日,慈禧太後又接見北京公使團的夫人們,並問候曾被義和團圍困過的使節夫人。
注釋
公元 1901 辛丑 光緒二十七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