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899 己亥 光緒二十五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孫中山、梁啟超晤談兩黨聯合  
  光緒二十四年戊戌變法失敗後,康有為、梁啟超先後逃亡日本。日本人想借此機會促成革命派與改良派的合作,而孫中山為擴大隊伍也極希冀爭取改良派。同年秋冬間,在日本人宮崎滔天(宮崎寅藏)、平山周居間聯絡下,孫中山、陳少白等多次與梁啟超會談合作事宜。後陳少白拜會康有為,要求康「改弦易轍」,放棄保皇改良主張,實行「革命的辦法」,攜手推翻清王朝。但由於康有為堅持「不能忘記『今上』(光緒皇帝)」的頑固立場,談判未得結果。光緒二十五年(1899)春,康有為離日赴加拿大後,孫中山等又多次與梁啟超接觸,就兩黨合作之事反復函商晤談。梁啟超經過與孫中山長談,並在韓文舉、歐矩甲等人的鼓動下,也漸有贊同革命的趨向。同年夏秋之交,兩黨商議了一個合作的初步方案,准備合並成一個組織,舉孫中山為會長,梁啟超為副會長,推陳少白、徐勤起草聯合章程。而徐勤根本反對聯合,函告康有為說梁入孫中山圈套。康有為聞訊後強烈反對合並,命梁啟超赴檀香山辦理保皇事務,兩黨聯合事遂擱淺。

義和團運動興起
  光緒二十五年(1899),山東清平縣義和拳改稱義和團。同年夏季,清政府轉變了對義和拳一味絞殺的政策,改行撫剿兼施的策略。毓賢接任山東巡撫後,奏請朝廷承認義和拳為合法民間團練,正式改義和拳為義和團。此後,義和團爭得了合法地位,各地義和拳也陸續改稱義和團。毓賢對義和團的招撫政策,使山東義和團迅速擴展,團眾四處攻打教堂,驅逐教士,與助教士為虐的地方官員作對。光緒二十五年九月,朱紅燈在平原縣槓子李莊,首先樹起「興清滅洋」的大旗。此後「順清滅洋」、「保清滅洋」、「扶清滅洋」等口號都陸續出現,後來大都統一為「扶清滅洋」。同時,日趨高漲的義和團運動也波及直隸、天津。袁世凱任山東巡撫後,極力鎮壓義和團,山東的義和團向華北、京津等地發展,進一步推動義和團運動的高漲。

美國提出對華門戶開放政策  
  在中日甲午戰爭後的幾年裡,日、俄、英、法、德等資本主義列強掀起了瓜分中國的狂潮,強占了中國沿海一些最優良的港口,在中國的土地上劃出了各自的勢力范圍。十九世紀末在經濟上迅速崛起的美國對打開中國市場也懷有強烈的欲望,但由於在這段時間內它正忙於對西班牙的戰爭,和平息菲律賓人民的反美斗爭,無暇兼顧,結果在掠奪獨占性勢力范圍的行動中落後了一步。美國不甘於向隅不問的地位,為了彌補損失,在光緒二十五年(1899)八月至十月,由美國國務卿海約翰先後訓令美國駐英、俄、德、日、意、法各國大使,向各國提出關於「門戶開放」的照會,該照會亦被稱作「海約翰原則」,並請各國對照會做出承諾。「門戶開放」的主要內容是:一、承認各國在華攫取的勢力范圍及租借地內的任何既得利益,互不干涉。二、各國運往前述勢力范圍內一切口岸的貨物(除「自由港」貨物外),一律遵循中國現行的約定關稅率,稅款概由中國政府照章征收。三、各國在其勢力范圍內所有口岸,對他國船舶,不得課以高於本國船舶的港口稅;在各自勢力范圍內所建築、管理或經營的鐵路上運輸屬於他國臣民的貨物,不得征收高於本國同等裡程、同等類型貨物的運費。這種「門戶開放」的政策,實際上就是在承認和維護列強在中國的「租借地」、「勢力范圍等一切既得特權的前提下,使各國在中國均可求得均等的貿易機會。也就使晚到的美國,可在「門戶開放」的旗號下,實現其插足全中國市場的目的。由於「門戶開放」政策以承認列強在中國既得利益為前提,並要求共享均等的在中國貿易機會,加之當時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皆不具備獨吞中國的力量,因而得到多數列強的贊同。到了光緒二十六年(1900)二月,海約翰聲稱:各國已經接受門戶開放政策,各國「所表示之同意是最後確定的」。同年六月,正當義和團運動進入高潮之際,海約翰又向前述六國及奧、比、西、荷、葡共十一國,發出了第二次「門戶開放」照會。這個照會除了進一步肯定第一次「門戶開放」政策的原則以外,又強調了三點:一、保護美國的侵華利益和維護列強強加給中國的一切不平等條約及其在華侵略權宜。二、鎮壓中國人民的反抗斗爭;三、主張以華治華,通過維持清政府統治,來「保護各友邦受條約與國際法所保障之一切權利」。美國政府兩次提出的「門戶開放」政策,構成了美國侵華政策的根本方針。這個政策在同年十一月再次為侵華列強首肯,並成為八國聯軍入京後,各國在北京進行分贓談判的基本原則。

中法簽訂《廣州灣租界條約》  
  光緒二十四年(1898)三月,法國政府兩度照會清政府,要求中國不得將鄰近越南的廣東、廣西及雲南割讓給其他國家;滇越鐵路由法國修築;中國將廣州灣租給法國;中國將來設立郵政局,必須請法國人襄辦。閏三月初二日,法國軍艦占領雷州附近炮台,進至吳川、遂溪等地,進行要索。清政府無奈,江中了法國的無理要求。從此,雲南,兩廣都成了法國的勢力范圍。但由於廣州灣租借地的具體條件尚需談判,界址還要勘察,加上當地人民武裝抗法斗爭,所以直到光緒二十五年(1899)十月十四日,廣西提督蘇元春才與法國水師提督高禮睿正式簽訂《廣州灣租界條約》。該條約共七款,主要規定:廣州灣租給法國,租期九十九年;租界之內全歸法國管理,並可設防和駐扎軍隊;允許法國修築自廣州灣赤坎至安舖的鐵路。

「中國號」飛艇設計完成  
  謝纘泰從光緒二十年(1894)開始設計「中國號」飛艇,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完成了設計。謝纘泰是廣東開平人,同治十一年(1872)出生在澳大利亞的悉尼。他中學畢業後,隨父親到香港,就讀於皇仁書院。學習期間,他對數學和手工技藝興味頗濃,並喜歡議論時下,與楊衢雲等人組織輔仁文社,以開通民智自任。西方飛艇試制成功的消息傳到香港後,引起謝纘泰的極大興起,遂從光緒二十年開始自行設計飛艇。五年後,完成了「中國號」飛艇設計。他的飛艇設計以鋁為艇身的主要材料,艇身懸在氣之下,電動機安裝在艇身的後部,帶動螺旋槳,作為飛艇飛行的推進器。設計完成後,謝本打算將其獻給當時的清政府,但遭到清朝當局的冷遇。謝纘泰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設計圖紙和有關說明寄給了英國的飛艇研究專家,獲得了極高的贊賞和評價。
文化紀事
敦煌莫高窟古代藏經洞被發現  
  光緒二十五年(1899)五月二十五日,甘肅省敦煌莫高窟人員在清除第十六窟淤沙時,偶然發現一個小洞,門僅高出地面一米,洞長二點七米,寬二點五米,高三米,頂呈覆斗狀,空間約為十九立方米。洞內有長方形禪床式低壇,上塑高僧洪(巧言 上下結構)坐像。洞北壁繪有比丘尼與侍女圖,西壁嵌有一方石碑,為洪(巧言 上下結構)告身敕牒碑。洞內滿滿地貯存著經卷、文書、織繡、畫像等文物約五萬余件。大量的文字典籍文卷,除漢文寫本外,還有六分之一藏本、梵文、佉盧文、粟特文、古和闐文、回鶻文等各種民族文字寫本。還有絹本繪畫、刺繡等品數百件。寫本中除大量佛經、道經、儒家經典外,還有史籍、詩賦、小說、民間文學、地志、戶籍、帳冊、歷書、契據、狀牒、信札等,包括從公元四世紀近十個朝代的文物圖書。其中以唐五代人的民間文學的變文抄本為最多。變文,是唐代口語白話體寫成的歌唱或講述奇異故事的唱本話本。這些文本的內容可分為兩大類:一類為演繹佛經故事;一類為古代歷史故事。民間傳說及當時人物故事,如《降魔變文》、《秋胡變文》、《捉季布傳文》等。莫高窟藏經洞的發現,是十九世紀二十世紀交接時震驚中外學術界的大事,引起國內外學者的極大關注。從此,研究敦煌藝術文化的人日漸增多,在社會科學領域裡形成「敦煌學」這一專門學科。但同時也引來了各國文物強盜的瘋狂掠奪。在藏經洞發現後,斯坦因、伯希和、華爾納、鄂登堡等人曾前往敦煌,從藏經洞盜走了大量珍貴文物。

《巴黎茶花女遺事》譯本刊行  
  光緒二十五年(1899),福州索隱書屋刊行《巴黎茶花女遺事》一書。該書是法國著名作家小仲馬膾炙人口的代表作,被譯成許多種文字,風行世界,內容為巴黎貴族青年亞猛(阿芒)與巴黎名妓馬克(瑪格麗特)之間的愛情悲劇。中國近代著名翻譯家林紓用他流暢的文言將此書翻譯成中文,由福州索隱書屋首先出版。當時譯者署的是其別號冷紅生。小說刊行後,在社會上引起了極大的反響,一時「風行大江南北」,有「外國《紅樓夢》」之稱。從此,外國言情小說的翻譯蔚然成風,並對中國鴛鴦蝴蝶派哀艷小說的出現,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雜譚逸事
荏平義和拳興起  
  光緒二十五年(1899)正月,義和拳朱紅燈部轉戰到山東茌平縣一帶,與臨近高唐縣義和拳首領心誠和尚互通聲氣,聯成一片。在朱紅燈的宣傳鼓動下,茌平八百六十余莊村民皆設廠練拳,成為當時山東省內規模最大的一支義和拳隊伍。義和拳是民間習武結社與白蓮教相結合的組織,通常以設壇設廠練拳的方式結成團體。隨著清朝末年洋教的流入和向廣大村鎮的滲入,教民倚仗教會勢力欺壓百姓情況的出現,山東、河南一帶的民眾,往往通過設壇練武結成團體的形式進行反洋教、反侵略、保衛身家的斗爭。光緒二十四年(1898)春,掀起反洋教斗爭,遭到清政府的嚴厲剿殺,但殘酷的鎮壓並沒有使義和拳反洋教、反侵略斗爭烈火熄滅。光緒二十四年夏,山東泗水人朱紅燈在長清縣設場練拳,組織反洋教斗爭,被推為義和拳首領。在清政府的剿殺下,朱一度受挫,於第二年初轉戰到茌平。經過與心誠和尚等義和拳各部的聯絡,和朱紅燈的宣傳組織活動,魯西北地區的反洋教斗爭又如火如荼地發展起來,聲勢也日益浩大。

毓賢接任山東巡撫  
  光緒二十四年(1898)初春,清政府命張汝梅為山東巡撫時,曾希望他能有效地遏制義和拳運動。但張汝梅在辦理民教糾紛過程中,感到民教糾紛大都因外國教會方面引起,對教會放縱教民欺壓百姓,惹事生非也十分不滿,力主持平解決糾紛,不一味彈壓中國百姓。同年,張汝梅奏請改義和拳為民團,聽其自衛身家。張的建議一度為清政府采納。張汝梅的這種態度,使義和拳運動得到了擴展,引起了外國傳教士的不滿。外國傳教士的喧囂及義和拳活動擴展的趨勢,使清政府頗感不安。光緒二十五年(1899)二月初三日,清政府任命曾血腥鎮壓山東大刀會的劊子手毓賢接任山東巡撫,企圖把義和團運動徹底絞殺。

大生紗廠正式開機  
  光緒二十五年(1899)四月十四日,張謇創辦的第一個企業大生紗廠正式開機。《馬關條約》簽訂後:世界資本主義列強對華經濟侵略更為瘋狂,中國國內一片設廠自救,抵御經濟掠奪的呼聲。光緒二十二年(1896),署理兩江總督張之洞允許在籍官員招商辦廠的奏請獲准,遂委派張謇在通州(今南通)招商辦廠。張謇在中日甲午戰爭的慘敗中感到清政府難以自振,毅然絕意仕途,憧憬實業救國的理想。他接到張之洞托咐後,經過思考,認為通州盛產棉花,力韌絲長,冠絕亞洲,而且織布業發達,以興辦紗廠最為合適,便欣然受命。他邀集沈燮均、陳維鏞、劉桂馨、郭勳、樊芬、潘花茂等商人組成董事會,籌集資金。但富戶對把大宗款項交給張謇這種未辦過實業的讀書人很不放心,加之當時上海棉紗市場蕭條,更持觀望態度,使籌措股金的進展很不順利。廠址選在唐家閘後,一些工程要陸續上馬,微少的股金根本不敷用,最基本的生產資料紡機更沒有著落。張謇不得已向封建官府求援,接受了折價五十萬兩白銀的官方紡機,做為官股,商定設法自籌五十萬兩的商股,變商辦企業為官商合辦企業。企業性質改變後,其所有權和經營管理權都可能受官方控制干預,部分董事因此退出董事會,五十萬兩的資金更難籌措。張謇被迫再次請官府幫忙,後劉坤一請盛宣懷領去一半紡機,給張謇減輕了二十五萬兩的負擔。到光緒二十三年(1897),建廠房、運機器、蓋倉庫,築路修橋等工程同時並舉,開支甚大,現金騰挪不開,捉襟見肘。張謇又奔波於武漢南京之間,懇請張之洞、劉坤一的援助,並給故友舊識寫信告貸,以至字字有淚,句句含血。由於張謇的堅韌不拔,屢蹶屢起,終於在光緒二十五年三月,歷盡危難,把紗廠建立了起來。張謇親自給紗廠定名為「大生」。寓意為「通商惠工,江海之大;長財飭力,土地所生」。建廠工作告竣後,社會上風言風語不斷,紛傳廠雖建成,紡不出紗。為了杜絕這種流言,張謇廣邀賓客,在四月十四日正式開機,紡出新紗。

義和拳改稱義和團  
  光緒二十五年(1899),山東清平縣義和拳改稱義和團。同年夏季,清政府轉變了對義和拳一味絞殺的政策,改行撫剿兼施的策略,新任山東巡撫毓賢亦在署理山東民教糾紛的過程中,思想感情上日漸積蓄起仇外洋、惡教民情緒,遂奏請朝廷承認義和拳為合法民間團練,正式改義和拳為義和團,以便從中控制,使義和拳活動不超越清廷劃定的范圍。從此以後,山東義和拳爭得了合法的地位,陸續改稱義和團,清政府的公文中亦以義和團稱呼義和拳,後來直隸、天津、北京的義和拳也普遍采用義和團名稱。

保皇會成立  
  光緒二十五年(1899)六月十三日,康有為在加拿大千島地方成立「保皇會」。早在這一年春季,康有為赴英國,請求英國政府支持中國維新運動,迫使慈禧太後將權力移交光緒皇帝。在抵英之前,曾在加拿大逗留逾月,游歷了維多利亞、溫哥華、渥太華等地,受到當地華僑的熱烈歡迎。康有為做了多場宣傳維新變政、富國強兵的演講。每逢演講,遠近各埠華僑,往往驅馳「千數百裡來觀」,且均為康有為發憤救國、復權光緒的慷慨之詞所動。加拿大地區華僑對康梁為首的維新黨人的敬佩,對維新政變的熱忱,使康有為大受鼓舞,啟發了康有為組織團體,把華僑力量納入其維新勤王活動軌道的念頭。他立即致書梁啟超,言及組織團體事。梁啟超聞訊,欣喜若狂,認為「廣東人在海外者五百余萬人,人人皆有忠憤之心,視我等如神明,如父母,若能聯絡之,則雖一小國不足過矣。今欲開一商會,凡入會者每人課兩元,若入會者有半,則可得五百萬元矣,以此辦事,何事不成?」「此事為中國存亡之一大關鍵,故吾不辭辛勞苦以辦之。」同年五月,康有為在英國的求援活動未獲成功,便立刻返回加拿大,開始了組織華僑維新勤王的團體。六月初,康有為與加拿大華僑中較有威信的李福基、葉恩等人會議磋商,在維多利亞成立「中國維新會」。後又經商議,將「中國維新會」的中文名稱改為「保救大清皇帝會」,又稱「保救大清皇帝公司」,簡稱「保皇會」。六月十三日,康有為與李福基、馮秀石父子、徐為經、駱月湖、劉康恆等在加拿大千島地方正式創立保皇會。該會以保救光緒帝,反對慈禧太後、維新改良為主旨。十五天後,維多利亞、溫哥華兩地華僑皆舉行盛會,慶祝保皇會的成立。接著,康有為、梁啟超、徐勤、歐矩甲等人四處奔走活動,在新加坡、日本、南北美洲、澳洲等地迅速建立起一批保皇會組織。康有為任會長,梁啟超、徐勤任副會長。
義和團提出「扶清滅洋」口號  義和團來源於白蓮教和秘密結社,這些教、社,最初都是以「反清復明」為宗旨的。甲午戰爭後,隨著外國資本主義列強為中國侵略控制的加強,外國傳教士對中國鄉村的滲透,使中國民眾將原來反清政府的秘密結社和教門,變為專門對付外國侵略者和橫行霸道的傳教士的組織,反清的號召逐漸讓位於反侵略的號召。光緒二十四年(1898)秋後,山東巡撫張汝梅主張持平解決民教糾紛,並對義和拳組織采取以撫為主的政策後,冠縣的義和拳首領趙三多首先打出了「助清滅洋」的旗號。毓賢接任山東巡撫後,接過了張汝梅對義和拳以撫為主的政策,並奏請清廷宣示義和拳為保衛身家的團體。光緒二十五年(1899)九月初,朱紅燈在平原縣槓子李莊,領導頗具影響的打教活動中,樹起了「興清滅洋」的大旗。此後,「順清滅洋」、「保清滅洋」、「扶清滅洋」等口號都參差出現,到光緒二十五年底二十六年初,遂大都統一為「扶清滅洋」。

義和團森羅殿挫敗清軍  
  光緒二十五年(1899)七、八月間,山東平原縣槓子李莊義和團在李長水帶領下,沖擊了當地教堂,對平日欺詐百姓的教民李金榜進行了清算。對義和團恨入骨髓的縣令蔣楷,在接到李金榜報案後,立即派捕頭陳德和帶兵前往圍捕。槓子李莊義和團雖奮力突圍,但有六名團民被俘。李長水突圍後,請義和團著名首領朱紅燈率團援助,朱紅燈遂邀集千余義和團民匯集槓子李莊,沖擊教堂,嚴懲教民,要求蔣楷釋放被捕團民,交還搶掠錢財。蔣楷親自帶兵鎮壓,被朱紅燈等殺得大敗而逃。朱紅燈決定乘勝攻打恩縣劉王莊等教堂,率二千余團眾進駐森羅殿。蔣楷敗逃後,故意擴大事態,以「恐滋巨患」為辭,請山東巡撫毓賢派兵鎮壓。毓賢遂派濟南知府盧昌詒及管帶親軍營補用知府袁世敦率騎兵兩哨前往。盧昌詒尊毓賢「祟開導」、「不准孟浪生事」之意,到平原縣後即釋放被捕團民,將訛詐妄行的陳德和收押,並派人到槓子李莊勸團民解散。袁世敦得知朱紅燈駐扎森羅殿,即率兵赴森羅殿,不顧朱紅燈警告,分三路包剿義和團。朱紅燈定計集中力量,殲敵中路,以三倍於敵的團民,在九月十四日是,猛撲中路清軍,殺傷十余人,挫敵鋒芒。清軍為義和團聲勢所懾,狼狽逃竄,朱紅燈等得勝後立即轉移,毓賢得敗訊,感到難以武力剿滅義和團,更堅定招撫的想法。他把森羅殿之戰歸罪於蔣楷激成事變,對袁世敦行為孟浪給予處分。清政府采納了毓賢意見,亦傾向於招撫義和團,使義和團在森羅殿之役後發展更為迅速。

興漢會成立  
  光緒二十五年(1899)夏,孫中山為了在國內發動新的武裝起義,派畢永年借日本人平山周等赴湖南、湖北等地聯絡哥老會,提出興中會與哥老會聯合反清的建議。畢永年等在兩湖活動了月余,返回日本,報告孫中山活動取得顯著進展。秋季,孫中山又委派興中會會員陳少白、鄭士良等香港設立機關,聯絡會黨,與廣東反清秘密會黨三合會取得密切聯系。此時,畢永年等再次到長江流域,在哥老會首領中進行加入共同反清陣線的勸說。十月,聯絡會黨的工作基本就緒,陳、鄭、畢等遂以興中會名義,邀請哥老會、三合會各路首領在香港集會。出席會議的有楊衢雲、陳少白、鄭士良、畢永年、官崎滔天(宮崎寅藏)等十余人。會上議定綱領三則,決定兩湖、廣東、福建一帶哥老會、三合會與興中會結合成一大團體,取名「興漢會」,歃血為盟,並一致推舉孫中山為總會長。會後,由宮崎滔天攜帶特制總會長印章赴日送交孫中山,此舉具有公認孫中山為反清革命領袖的含意。

朱紅燈、心誠和尚就義  
  毓賢對義和團的招撫政策,使山東西北部義和團迅速發展。團眾四處攻打教堂,驅逐教士,與助教士為虐的地方官府作對,引起了在山東傳教的外國傳教士的極度恐慌。他們紛紛致函各自駐華領事,或直接告到駐北京的使館,指責毓賢「明知道義和拳在本省存在,規模龐大,聲勢洶洶」,卻把竭力鎮壓義和團平原縣令蔣楷、清軍統領袁世敦等人撤職。義和團在當地的迅速發展,四處擾教,實與毓賢的縱容支持直接相關。推請各國領事、公使出面,要求清政府將毓賢革職,永不提用。美國公使康格聞訊後,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秋冬之間,數次聯合法國公使畢盛,向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提出照會,屢申毓賢在山東的所作所為「是鼓勵盜匪」,「要負現在行動的責任」。面對來自外國侵華勢力的壓力,毓賢不能不為自己的前程計議。於是他改變了一意主撫的作法,在嚴查保甲,整頓團練,開導勸說的同時,加強了對義和團的鎮壓,以改變其在外國人眼中的形象。光緒二十五年十月,毓賢指派濟東道道台吉燦升督同清軍統領馬金敘,率軍赴山東西北地區保護各地教堂,鎮壓打教團眾。馬金敘兵進博平縣,在十月十九日夜晚,包圍了花園寺,恰巧義和團主要首領朱紅燈因傷在此養息,不幸落入清軍手中。緊接著,馬金敘又以利祿相誘,收買了義和團另一主要首領心誠和尚的外甥,通過他探聽到心誠和尚轉移到高唐縣後楊莊。遂於二十一日夜,率軍急赴後楊莊,將心誠和尚俘獲。朱紅燈、心誠和尚被逮後,激起了廣大義和團眾的義憤,他們在高唐縣義和團首領王立言帶領下,向山東西北的多處教堂發起攻擊。各國公使因各地教堂遭受沉重打擊,再次照會清政府,斥責毓賢鎮壓不力,強烈呼吁撤換毓賢,改派袁世凱充任山東巡撫。清政府畏於列強的一再逼迫,不敢繼續讓毓賢留任,在十一月四日下詔,令毓賢卸任赴京陛見,並依列強所請,派袁世凱署理山東巡撫。毓賢自感危險臨近,又不願把在押的朱紅燈和心誠和尚留下,增加袁世凱邀功領賞的資本,還幻想通過殺戮朱紅燈和心誠和尚,換取清政府的諒解和支柱,暫緩列強對他的一味追究。十一月二十二日,在毓賢離任的前兩天,朱紅燈、心誠和尚這兩位聲威卓著的義和團首領在濟南英勇就義。

袁世凱接任山東巡撫  
  山東西北部義和團會眾在王立言帶領下,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十月末十一月初,對禹城縣十七座外國教堂連連發起沖擊。各國公使認為這皆山東巡撫毓賢縱容義和團之過,更遷怒於毓賢。十月三十日,美國公使照會清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要求清政府「立刻給山東一電,立即實行保護外人的方案」。三天後,康格再次照會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強求將毓賢撤職,改派「能干、勇敢、有膽量」的人來接替。他提出的人選即正在天津練兵的袁世凱。康格在照會中指出:既然毓賢沒有充足的武力來保護傳教士和鎮壓義和團,就應該「派一位能干的代替他的職位」,把袁世凱在天津「操練很好的軍隊調來」,「在該省開創一個新紀元」,清政府迫於威逼,依列強推薦,於十一月初四日,任命袁世凱署理山東巡撫。二十三日,袁世凱率其新建陸軍開到濟南,二十四日,接任署理山東巡撫。在此後不久,袁世凱便開始了對山東義和團的血腥鎮壓。
注釋
公元 1899 己亥 光緒二十五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