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894 甲午 光緒二十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中美華工條約簽訂  
  光緒二十年(1894)二月十一日,美國國務卿葛禮山(W.Q.Gresham)與清朝駐美公使楊儒在華盛頓簽訂《限禁來美華工保護寓美華人條約》,共六款。規定:居美華工離美期限超過一年者,不得不再入美境;不准華人入美國籍;居美華工都須按照美國國會通過的苛待華工條例進行登記。此約以十年為期。光緒三十年(1904),美國拒絕廢約,並要求續訂新約,激起中國各界人士的反美愛國運動。

日軍侵入朝鮮  
  光緒二十年(1894)四月三十日,朝鮮政府正式致文袁世凱,請速電懇李鴻章派兵赴朝,協助鎮壓東學黨起義。日本政府也極力誘勸清政府出兵,其駐朝代辦杉村還向袁世凱保證,請中國出兵平亂,重在商民,「別無他意」。李鴻章聽信日本的「保證」,於五月初一日派淮軍將領、直隸提督葉志超和太原鎮總兵聶士成率兵二千余人赴朝,並按光緒十一年(1885)《天津會議專條》的規定,於五月初三日由駐日公使汪鳳藻照會日本政府,通知中國出兵一事。其實,日本早在接到通知以前,就作好了出兵占領朝鮮的准備,並按預定計劃於五月初二日成立了戰時大本營,同日,以護送駐朝公使大鳥圭介返任和保護使館商民為名,派海軍陸戰隊四百余人為先遣隊,從日本出發,於五月初六日在仁川登陸,初七日侵占漢城。同時動員七、八千人的兵力繼續出發,於初十日十三日先後在仁川登陸,分據漢城附近要地。李鴻章面對占有優勢的日軍,既不敢抵抗,也不敢增援。東學黨起義被鎮壓以後,他建議中日兩國同時撤兵,但日本蓄意擴大事態,不僅拒絕撤兵,反而提出由中日兩國共同監督朝鮮「改革內政」。十八日,汪鳳藻照復日本,拒絕接受其無理要求。

日軍占領朝鮮王宮  
  東學黨起義平息以後,日本蓄意擴大事態,拒不從朝鮮撤兵,並提出由中日兩國共同監督朝鮮「改革內政」的無理要求,遭中國方面拒絕。光緒二十年(1894)五月二十三日,駐朝日使大鳥圭介向朝鮮國王李熙提出一份「改革內政「的書面要求,六月初二日,又提出「改革內政」二十六條,初八日更提出「補充說明」數十條,索取修築鐵路、架設電線等特權,限三日內答復。十七日,大鳥接到日本外相陸奧宗光的機密電令,要他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立即挑起中日軍事沖突。十八日,大鳥要求朝鮮驅逐清軍並宣布廢除中朝簽訂的各條約。二十日,大鳥向朝鮮政府發出最後通牒,限其於當天夜裡十二點以前答復日本的要求。二十一日,朝鮮政府未予答復,日軍隨即攻占朝鮮王宮。二十三日,大鳥迫使大院君宣布廢除中朝一切章程,並「授權」日軍驅逐中國軍隊。戰爭一觸即發。

中日甲午戰爭爆發  
  光緒二十至二十一年(1894-1895),日本發動了侵略朝鮮和中國的戰爭。因戰爭爆發於舊歷甲午年,故稱甲午戰爭。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迅速走上了對外擴張的軍國主義道路,制定了以掠奪朝鮮和中國為首要目標的「大陸政策」,加緊擴充軍備。光緒十八年(1892),日本提前完成了自光緒十一年(1885)起的十年擴軍計劃。到甲午戰爭前夕,日本已經建立了一支擁有六萬三千名常備兵和二十三萬預備兵的陸軍,並擁有排水量七萬二千多噸的海軍艦只,總噸位大大超過了當時中國的北洋海軍。光緒二十年(1894)正月,朝鮮爆發了東學黨起義,朝鮮國王請求清政府派兵協助鎮壓。日本利用這一事件侵略朝鮮、進攻中國。四月二十九日,日本內閣決定率先出兵朝鮮,兩天後派出陸戰隊進駐漢城,五月初二日設立戰時大本營。不久,以保護僑民等為借口,急劇增兵萬余人,占據戰略要地。五月初三日,清政府根據光緒十一年(1885)訂立了中日《天津會議專條》的規定,通知日本,中國應邀出兵朝鮮。待東學黨起義被鎮壓下去,清政府建議中日兩國同時撤兵,卻遭到日本政府拒絕。六月二十一日,侵朝日軍占領朝鮮王宮,發動政變,並攻掠清政府駐朝總理公署。二十三日,日艦在牙山口外豐島海面突襲中國由朝返航的運兵船,正式挑起了侵略中國的戰爭。七月初一日,中日雙方正式宣戰。開戰後,李鴻章堅持避戰靜守的方針,使清軍處於被動挨打的境地。八月十六日,平壤戰敗。十八日,日本聯合艦隊在黃海海面襲擊了清提督丁汝昌率領的北洋艦隊,雙方激戰五個多小時,互有損失,日艦略占優勢。李鴻章旋下令北洋艦隊退守威海衛軍港。日軍占領朝鮮全境並掌握了黃海、渤海的制海權,遂由海陸兩線直逼中國國門。九月下旬,日軍兵分兩路進攻中國東北:一路渡鴨綠江,攻占九連城、安東(今丹東)、鳳凰城;另一路從遼東半島花園口登陸,十月攻陷大連、旅順。光緒二十一年(1895)正月,日軍從海陸兩路夾擊威海衛。丁汝昌等將士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仍堅持戰斗。正月十七日,丁汝昌在絕望中自殺。二十二日,日艦開進威海衛港,並在劉公島登岸。威海衛基地完全陷落,北洋艦隊全軍覆沒。二月上旬,日軍又連續攻占了牛莊、營口、田莊台等軍事要地。遼東軍民雖然進行了英勇抗擊,但已無法扭轉戰爭敗局。三月二十三日,李鴻章與日本代表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從此,中國半殖民地化程度進一步加深。

豐島海戰爆發  
  光緒二十年(1894)五月,東學黨起義平定以後,日軍拒絕從朝鮮撤兵。清政府請求各國出面干涉,強迫日本撤兵。但這種領事「調停」的希望很快便告破滅。在主戰派的壓力下,李鴻章派衛汝貴、馬玉昆、左寶貴、豐陞阿等四軍從遼東渡鴨綠江進軍平壤,並高價租用英國怡和公司「高陞號「等商輪三艘,運兵渡海,增援駐牙山海軍,由北洋海軍「濟遠」、「廣乙」、「操江」三艦護送。日本探悉軍情,派艦隊集結牙山口外,准備截擊。六月二十三日凌晨,中國軍艦從牙冊返航,駛抵豐島海面,突遭日艦「吉野號」、「浪速號」及「秋津洲號」襲擊。中國軍艦「廣乙號」奮勇抵抗,受重傷後擱淺焚毀;「操江號」被劫;「濟遠號」官兵發尾炮重創緊追的日艦「吉野號」,然後返回基地;「高陞號」官兵寧死不當俘虜,拒絕投降,旋被魚雷擊沉,七百余人殉難。日艦從此取得朝鮮海面的制海權。

牙山戰役爆發  
  光緒二十年(1894)六月二十三日,日本海軍在豐島海面偷襲中國軍艦和運輸船的同時,日本陸軍四千余人向朝鮮牙山出動,准備偷襲當地中國駐軍。六月二十七日晨,日軍尋戰,在安城渡遭清軍伏擊,傷亡頗眾。天亮後,日軍大舉進攻,在成歡驛與清軍發生激戰。聶士成率千余人死力抵抗,終因不得後援,眾寡懸殊,戰敗突圍,退往公州,牙山失守。主將葉志超早已率部從公州向平壤奔逃。李鴻章依據葉志超謊報,奏稱清軍在牙山大敗日軍,戰功甚大。清政府特發上諭嘉獎,並命葉志超總統駐平壤諸軍。

平壤戰役爆發  
  光緒二十年(1894)六月牙山戰役後,七月初一日,中日兩國同時宣戰。日本政府任命陸軍大將山縣有朋為司令,率侵略軍萬余人於八月十一日,分四路進犯平壤;少將大島義昌率步騎五千、炮二十門,由漢城西北進大同江東岸;中將野津貫道率步騎五千、炮二十門,由漢城渡大同江直撲正面;少鈄立見尚文率寧朔支隊步騎二千、炮六門,自江東縣渡大同江襲擊城北;大佐佐籐練太郎率步騎三千、炮十二門,自元山登岸,斷平壤退義州大道,圍攻城北。清軍亦於十一日劃分防區:以左寶貴軍二千人、豐升阿軍四千人守正北高地牡丹台,掌北城命脈及義州通道;葉志超軍三千人當正面與左軍取犄角勢;以衛汝貴軍四千人防正南與西南隅大同江口一帶;以馬玉昆軍駐正東及大同江東岸。共炮三十二門。葉志超居城中調度策應。十三日,日軍前鋒抵大同江東岸,攻馬玉昆營。十三至十五日發起佯攻,吸引清軍專防東路。一路日軍偷襲平壤西南門,衛汝貴部與之相持至午後二時,日軍始後退。十五日,日軍繼續總攻平壤,左寶貴營激戰尤烈。葉志超主突圍北撤,左不從,自赴牡丹台山頂督戰。馬玉昆部、衛汝貴部敗日軍於大同江東岸及平壤西南。十六日,日軍寧朔、元山支隊集中炮火,猛轟牡丹台左軍陣地。左寶貴不支,退入城內,登玄武門指揮,士兵拼死力戰。左寶貴在惡戰中中彈陣亡。葉志超率將士放棄平壤,倉皇撤逃,狂奔五百余裡,於二十二日渡鴨綠江退入國境。清軍傷亡兩千余人,六百人被俘。日軍傷亡六百八十余人。此後,戰火燒至中國境內。

黃海海戰爆發  
  光緒二十年(1894)八月十三日,李鴻章派招商局輪船五艘運兵十二營增援平壤清軍,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率「定遠號」等北洋艦艇十六艘護航。十七日到達鴨綠江大東溝,徹夜登陸。十八日上午返航途中,突遭由日本海軍中將伊東祐亨率領的「松島號」等十二艘日艦襲擊。丁汝昌下令迎戰。日艦利用航速快、炮位多的優勢,以新式快速之「吉野號」為首,避開北洋艦隊「定遠」、「鎮遠」兩主力艦,繞向側後猛轟兩翼小艦,而以首炮狂轟定、鎮兩艦背面,致使北洋艦隊隊形混亂,陷於被動局面。丁汝昌負傷後仍堅持指揮旗艦「定遠號」炮擊敵艦。「致遠號」管帶鄧世昌在軍艦受重創後,下令開足馬力向日艦「吉野號」撞去,以期與之俱盡,不幸被魚雷擊沉,全艦官兵二百五十余人壯烈犧牲。「經遠號」管帶林永升率官兵力戰,後亦被魚雷擊中,英勇殉難。「濟遠」、「廣甲」兩艦相繼臨陣逃脫。「超勇」、「揚威」兩艦早已中彈沉沒。日艦乃集中炮火猛轟「定遠」、「鎮遠」兩主力艦。定、鎮兩艦鐵甲堅厚,炮彈難以穿透,日艦無能為力。其旗艦「松島號」反被「鎮遠」所發巨炮兩次命中,引起火藥爆炸,死傷百余人。「吉野號」、「赤城號」、「扶桑號」、「西京丸」亦均受重傷,運轉不靈,「赤城號」艦長板本喪命,接仗約五小時,在暮色蒼茫中日本艦隊首先撤退,北洋艦隊也返回旅順。是役,北洋艦隊沉沒五艘,死傷官兵千余人;日艦重創數艘,死傷六百余人。李鴻章為了保存實力,故意自認大敗,下令北洋艦隊修理完備後全部藏入威海衛軍港,避戰保船,拱手讓出了制海權。

日軍侵占九連城  
  光緒二十年(1894)七月初一日中日宣戰後,清政府命四川提督宋慶之毅軍,聶士成之蘆榆防軍,劉盛休之銘軍,呂本元、孫顯寅之盛軍等六十余營,統歸宋慶指揮;另有黑龍江將軍依克唐阿所部鎮邊軍十二營自立一軍,共七十余營,約四萬人,駐防以九連城為中心的東北疆城。九月二十二日,日軍第一軍司令縣有朋率日軍一萬三千人集中義州。二十六日,日第一軍前鋒一千五百人由安平河口偷渡鴨綠江,依克唐阿部敗逃。二十七日,日軍第一軍主力以大炮掩護,自義州渡鴨綠江,守岸銘軍等一觸即潰。日軍遂向九連城東北虎山清軍陣地猛攻。清軍前路、總兵馬金敘率部抗擊,屢敗敵軍,因孤軍無援而敗;後路聶士成所部繼起抗擊,一、二小時後亦敗走;宋慶率大軍退鳳凰城,走摩天嶺;依克唐阿潰奔寬甸。九月二十八日,日軍入據九連城,陷安東。豐升阿等逃奔岫巖。十月二十一日,日軍陷岫巖,豐升阿等再逃析木城。鳳凰城、長甸、寬甸、海城等旋亦先後失陷。同年十二月(西歷1895年1月),日軍進逼遼陽,遭到中國軍民英勇抵抗。

金州戰役爆發  
  金州位於大連灣北面,為旅順要塞的後路關隘。光緒二十年(1894)九月二十六日,日陸軍大將大山巖指揮侵華日軍第二軍在遼東半島花園口登陸,旋占貔子窩,直犯金州。旅順守將正定鎮總兵徐邦道率所部千余人奔赴金州御敵,會同金州副都統連順軍在大和尚山一帶搶築工事,扼守道路。十月初七日,日軍攻東路山隘,被守軍擊退。日軍又分兵由復州包抄清軍背後。初八日,雙方激戰。徐邦道孤軍抗戰,寡不敵眾,在傷亡慘重的情況下,被迫撤回旅順。金州失陷,不久,大連亦告失守。

日軍攻陷大連  
  光緒二十年(1894)九月二十六日,在日第一軍偷渡鴨綠江,進犯九連城的同時,日第二軍三萬人在陸軍大將大山巖率領下,在遼東半島花園口登陸,准備從背後襲擊大連、旅順。十月初,日軍到達貔子窩,旅順震動,大連吃緊。徐邦道率部在金州御敵,因寡不敵眾,退守旅順。十月初十日,日軍分三路進攻大連灣炮台,守將趙懷業已先一日逃走,兵勇潰散。日軍輕而易舉便占領了大連。然後又攻旅順。

旅順戰役爆發  
  旅順是清北洋海軍基地,有海岸炮台十二座、陸地炮台九座,裝有大炮七、八十尊。駐在黃仕林、衛汝成、姜桂題、程允和、張光前、徐邦道等六軍,約一萬三千人,由龔照嶼統率。光緒二十年(1894)十月初十日,日軍入據大連後,休整十余日。十月二十二日,開始猛攻旅順外圍。龔照嶼已先一日逃往煙台。諸將推姜桂題為首,觀望不行。惟徐邦道率殘部迎擊於旅順北面的土城子,斃敵近百名,終以後援不繼、寡不敵眾而被迫退歸旅順。二十四日,日軍集大炮一百多門,以主力猛攻旅順,徐邦道再次迎戰,因兵單勢孤而敗。二十五日,旅順陷入敵手。日軍在旅順連續進行了四天屠殺,殺死中國人上萬。

帝後黨爭爆發  
  帝後黨爭是清朝統治集團內部以光緒為中心的帝黨與慈禧為中心的後黨之間的權力爭斗,因其交織著對民族危機和國家改革的不同態度,故又含有新舊之爭的性質。帝黨主要成員有翁同龢、孫家鼐、志銳、文廷式、汪鳴鑾等官僚士紳;後黨主要成員有李鴻章、榮祿、剛毅等握有軍政實權的重臣大吏。光緒二十年(1894),中日甲午戰爭爆發,黨爭圍繞和戰問題展開,帝黨主戰,後黨主和。甲午戰後,帝黨傾向變法圖強,逐步與維新派結盟以反對後黨;後黨則頑固守舊,阻撓新政。光緒二十四年(1898),黨爭趨於白熱化。光緒帝下詔宣布變法後,後黨強行罷黜帝黨首領翁同龢,逐回原籍,同時任命榮祿為直隸總督,節制北洋三軍。光緒帝則將堵塞言路的禮部六堂官懷塔布、許應騤等革職,將阻撓新政的李鴻章等趕出總理衙門;對譚嗣同等維新人士特別賞給官品,令其入值軍機,參與新政。但手中無實權的光緒帝畢竟不是慈禧太後的對手。八月初六日,後黨發動政變,幽禁光緒,捕殺維新黨,懲辦支持變法的帝黨官僚。帝後黨爭以慈禧再度「訓政」、總攬最高統治權而告終。

遼陽保衛戰  
  光緒二十年(1894)九月,日軍按原定計劃,大舉進犯中國,先後攻占了九連城、安東、鳳凰城、長甸、寬甸、岫巖、海城等戰略要地,進逼遼陽,並聲言「取奉天度歲」。十二月二十日(1895),日軍始犯遼陽。遼陽一帶的漢、滿各族人民在謝永恩、徐珍、魁福、錫壽等人的領導下,組成團練,奮力迎擊,部分八旗官兵也配合作戰。一個月內打退了敵人四次進攻。守衛在虎耳山、摩天嶺的聶士成部也冒寒苦戰,多次重創日軍,並收復連山關,擊斃日將富剛三造,打擊了日軍氣焰。遼陽軍民的奮勇抗戰,粉碎了日軍進占遼陽,並通過遼陽到盛京(今沈陽)過年的如意算盤。

威海衛激戰  
  威海衛(今威海市)位於煙台、成山間,遙對旅順,同為拱衛渤海的門戶,是北洋海軍的基地之一。以劉公島、日島和黃島為屏障,劉公島上設有北洋水師提督衙門。光緒二十年(1894)八月,黃海海戰後,李鴻章下令北洋艦隊全部躲入威海衛軍港,避戰保船,造成了坐守待斃的局面。十二月二十五日,日本出動艦艇二十五艘,護送日兵二萬余人,在威海東南十余裡的榮城灣登陸。二十七日,清軍營官孫萬齡率部於橋頭集附近多次擊退從陸路進犯的日軍,旋因無援,兵單而敗。三十日,日軍分兩路從陸上包抄威海衛背面,並以日艦從正面炮擊威海衛,封鎖港口。李鴻章嚴令海軍提督丁汝昌避戰保船,嚴禁出海作戰,致坐失戰機。光緒二十一年(1895)正月初三日,日軍攻南岸炮台,守兵自發抵抗,北洋艦隊發炮支援,戰斗兩日夜,擊斃日軍左翼司令大寺少將。正月初五日,日軍第六師團再攻南岸炮台,守台官兵英勇御敵,傷亡慘重,分統劉超佩敗逃,南岸炮台失陷。日軍遂在南岸炮台猛轟港內北洋海軍。正月初七日,炮台全部失守。初八日,日軍進占北岸炮台,威海衛陷落。丁汝昌據劉公島組織反攻,擊沉敵艦四艘,魚雷艇五艘。因日軍炮轟,北洋艦隊「定遠」、「來遠」、「威遠」、「靖遠」諸艦相繼沉沒,十二艘魚雷艇突圍未果,全部被擄。正月十三日,北洋海軍副提督英人馬格祿和顧問美國人浩威勾結部分將領,煽動兵勇水手嘩變,逼丁汝昌降敵,丁寧死不從,並下令沉艦毀台,部屬拒不從命。正月十七日,日炮轟劉公島,「鎮遠」、「濟遠」、「廣丙」等艦彈藥將盡。又得煙台信,知山東巡撫李秉衡退至萊州,等待陸上援軍已不可能。丁汝昌令諸艦突圍,兵將仍不從。十八日,丁汝昌及守島記名總兵張文宣等自殺。馬格祿、浩威及營務處道員劉昶炳等旋盜用丁汝昌名義,遣程璧光向日本艦隊請降。二十日,朱昶炳與日軍海軍中將伊東祐亨簽訂劉公島降約十一條。所余艦艇十一艘及其它軍械皆入敵手。北洋海軍覆滅。
文化紀事
張裕釗逝世
  張裕釗(1823——1894),湖北武昌人。道光二十六年(一八四六)舉人。官內閣中書。工書,習魏碑,內圓外方,自成一家。卒年七十二。

鄒昆逝世
  鄒昆(1894——1940)北京人。工細山水得明人遺意,又精篆刻。性喜犬,室內床上下所蓄犬無慮十余頭,可謂奇癖。 《胡佩衡稿》、《歷代畫史彙傳補編》

吳湖帆逝世
  吳湖帆(1894——1968)齋名梅景書屋,江蘇蘇州人。農工民主黨黨員,上海市政協委員,上海中國畫院畫師,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上海中國書法篆刻研究會會員。西冷印社社員。山水畫家,畫風秀麗豐腴,清秀雅逸,設色深具煙雲縹緲,泉石洗蕩之致,在傳統技法上有發展。初從清初四王入手,繼對明末董其昌下過一番功夫,畫風丕變,受到宋代董源、巨然、郭熙等影響,骨法用筆,漸趨凝重。代表作有峒關蒲雪圖、廬山小景、寫米芾詩意、芙蓉映初日、荷花等。

黎葛民逝世
  黎葛民(1894——?)廣東人。南方大學畢業,歷任華南人民文藝學院,廣州市立藝專教授,中國美協會員。善國畫。 《美協稿》
雜譚逸事
朝鮮發生東學黨起義 
  光緒二十年(1894)正月初三日,朝鮮民間反政府秘密組織東學黨(又稱「東學道」)在金羅道古阜郡拒納附加稅舉行起義,以全琫准為總督,傳檄四方,痛抵吏治腐敗。二月,朝鮮南部全羅、忠清、慶尚三道人民群起響應,揭「逐滅洋倭」、「除暴救民」旗號,與政府軍交戰。四月二十八日,攻占全羅道首府全州。朝鮮國王請求清朝政府派兵,協助鎮壓。五月初八日,東學黨受撫,退出全州。

日軍攻占遼東半島
  黃海戰役後,日侵略軍分兩路侵犯中國大陸。一路從朝鮮義州過鴨綠江,占領九連城、安東(丹東)、鳳凰城、海城、遼陽等地;一路從遼東半島花園港登陸,占金州,攻大連、旅順。在李鴻章妥協政策的指導下,清軍節節敗退。在日軍侵犯遼東的過程中,也有部分愛國將領英勇抗擊日本侵略軍,如永山在保衛鳳凰城的戰斗中,因傷重「倒地暈絕,忽大呼而起,戈什扶之,堅不肯退」,最後壯烈殉國。日本侵略遼東,到處燒殺奸淫,無惡不作。如日軍攻占旅順後,據英人胡蘭德說:「當時日本將卒之行為,實逸出常度之外,四日間殘殺非戰斗者、婦女、幼童。從軍之歐洲軍人及特約通訊員,目擊此殘虐之狀況,然無法制止,唯有旁觀。不勝歎惜。此時得免殺戮之華人,全市內僅三十六人。」這三十六人,都是埋藏死者後而得以保留下來的。

孫中山上書李鴻章  
  光緒十八年(1892),孫中山從香港西醫書院畢業後,先後在澳門、廣州行醫。光緒二十年(1894)初,懷著「求知當道」的願望,起草了一篇長達萬言的《上李鴻章書》,准備北上天津,求見李鴻章。在這篇上書中,孫中山提出了「人能盡其才,地能盡其利,物能盡其用,貨能暢其流」的變法自強主張。上書完稿後,先請陳少白作了一些修改,又商請曾經做過澳門海防同知、當時已辭官在廣州閒居的筍恆為他寫了一封去見盛宙懷的信,信中要求盛宙懷出面轉請其堂兄盛宣懷向李鴻章推薦孫中山。然後,孫中山攜帶上書及魏恆的信,在陸浩東的陪同下,經湖南到上海,如願以償地得到了盛宙懷的介紹函,同時還得到其同鄉前輩鄭觀應的幫助。鄭直接修書與盛宣懷,要求盛介紹孫中山去見李鴻章,「一白其胸中之素蘊」,還特別提出要盛氏代求李鴻章轉請總署發給孫中山游歷泰西各國的護照。這年五月,孫中山抵達天津,將上書托人遞上,並期待著李鴻章的接見。時值中日戰爭爆發前夕,因李鴻章忙於軍務,孫未被接見;李是否看過孫的上書,亦不得知。上書雖然失敗了,但孫中山卻由此領到一張出國考察農業的護照。

慈禧大辦六十壽辰  
  光緒二十年(1894)十月初十日,即日軍攻陷大連的同一天,慈禧在宮中大辦六十壽辰,在皇極閣行禮慶祝。宮中連日演戲,光緒帝及諸臣陪坐聽戲三日,諸事延擱不辦。

興中會成立   
  興中會是中國最早的資產階級革命團體。光緒十九年(1893),孫中山在廣州行醫之余,曾與陸皓東、鄭士良等集會,提議創設興中會,以「驅除韃虜,恢復華夏」為宗旨,但尚未建立組織機構。光緒二十年(1894),孫中山上書李鴻章,未受重視,遂前往檀香山,聯合華僑人士二十余人,於十月二十七日成立中會。其《章程》規定以「振興中華,維持國體」為宗旨。在入會秘密誓詞中,提出了「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的奮斗綱領。會員由幾十人增至一百二、三十人,多數為華僑中、小資本家,也有部分工人、會黨和知識分子參加。光緒二十一年(1895)正月,在香港吸收楊衢雲等創辦的輔仁文社,成立興中會總部,推黃詠商為首任會長。旋謀劃廣州起義,事洩流產,陸浩東等被捕犧牲,孫中山逃亡國外。光緒二十五年(1899)派陳少白去香港創辦《中國日報》,次年初出版。光緒二十六年(1900)閏八月派鄭士良在惠州(今廣東惠陽)三洲田發動起義,因外援不繼,中途遣散。該會先後在橫濱、長崎、舊金山、台北、河內及南洋、南非等地遍設分會,在華僑中發展組織。光緒二十九年(1903)改入會誓詞為「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光緒三十一年(1905)與華興會、光復會等聯合組成中國同盟會。

清廷發行「息借商款」  
  光緒二十年(1894),清政府為籌措甲午戰爭軍費,接受戶部建議,向官紳商民借款,並擬定《息借章程》,規定月息七厘,六個月為一期,兩年半還本付息。頒發印票,面額一百兩為一張。應募人集款萬兩以上者,予以「虛銜封典,以示鼓勵」。此為清政府最早發行的內債。初在北京辦理,由戶部向京城銀號、票號借銀一百萬兩,後推廣至各省會、關埠。由於各地推行辦法不同,流弊百出,遂於光緒二十一年(1895)四月停辦。共認借款一千一百余萬兩。

小站練兵  
  光緒二十年(1894)十月,清政府為試練新式陸軍,派胡燏棻在離天津七十裡的新農鎮即小站地方訓練「定武軍」,共十營四千七百五十人。光緒二十一年(1895),溫處道袁世凱招致幕友,譯撰兵書十二卷,夤緣榮祿等,騙取「知兵」虛名,於十月接替胡燏棻在小站繼續督練新軍。並擬定聘請洋員合同及新建陸軍的營制、餉章,續聘德國洋員十余人。又成立「新建陸軍督練處」,網羅徐世昌擔任參謀營務處總辦,馮國璋為步兵學堂監督兼督練營務處總辦,段祺瑞任炮兵學堂總辦兼炮兵統帶,王士珍任工程學堂監督兼工程營統帶。將定武軍擴充至七千三百人,定名「新建陸軍」,完全按照德國營制、操典進行訓練。光緒二十四年(1898)底,新建陸軍編入武衛軍,稱武衛右軍。在鎮壓義和團運動時,兵力擴充至一萬七千人,此後又擴編為六鎮(相當於師),成為北洋軍主力。

嚴復發表《原強》等文  
  嚴復,字又陵,又字幾道,晚號瘉懋老人,福建侯官人。同治五年(1866),入福州船政學堂學習海軍,同治十年(1871)畢業後,在軍艦上實習五年。同治十三年(1874),日、美侵擾台灣期間,嚴復曾隨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楨赴台,測量海口,籌備海防。光緒三年(1877)赴英國留學,對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文化、社會制度深表傾慕。光緒五年(1879)學成歸國,任福州船政學堂教習。次年,調任天津北洋水師學堂總教習,執教達二十年之久。中日甲午戰爭以後,嚴復痛國勢日危,於光緒二十一年(1895)正月至四月,在天津《直報》上午後發表了《論世變之亟》、《原強》、《辟韓》、《救亡決論》等政論文章,抨擊封建專制制度,反對頑固守舊,提倡向西方學習,主張鼓民力、開民智、新民德以富強中國。其具體方案為:禁止鴉片與纏足,崇尚尚武精神;廢除八股時文,提倡西學;廢除專制政體,實行君主立憲。這些文章在當時社會上產生了廣泛影響,對戊戌維新運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注釋
公元 1894 甲午 光緒二十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