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862 壬戌 同治元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外國公使駐京  
  鹹豐十一年至同治元年(1861-1862),英、法、美、俄等國駐華公使根據《北京條約》規定,相繼入駐北京,在東交民巷一帶設立第一批公使館。建立外交關系的國家間互換使團本為正常之事,但因當時的清朝是半殖民地國家,外國侵略者通過不平等條約取得公使駐京的權力,卻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質。其目的和作用,用美國公使伯駕的話來說,就是為了更好的「駕馭」中國政府,來到它的身邊,使它「變得馴順多了」。因此,外國公使在北京自居征服者地位,以不平等條約為護身符,對清政府進行外交訛詐,擴大其在華侵略特權,干涉中國內政。光緒二十六年(1900)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更公開劃定使館界,駐兵防守,禁止中國人在使館界內居住、通過,中國政府不能在界內行使主權,並於使館界四周修築高牆,設置炮位、槍眼,儼然成了北京城內侵略者的兵營和「國中之國」。

清政府確定「借師助剿」政策  
  同治元年(1862)正月初十日,慈禧太後那拉氏以同治帝名義發布上諭,正式宣布了清廷「借師助剿」的決策。早在鹹豐二年(1852)太平軍進攻楚南時,就有人提出請洋人派「火輪船入江助剿」的建議,因兩江總督沿江閱兵而中止。次年太平軍兵臨南京,上海道吳健彰奉巡撫楊文定之命,向上海美、英、法領事乞援,要求外國兵船開入長江,幫助清軍駐守南京。其時外國侵略者因尚未摸清太平軍虛實,不願冒然表態,是以未曾答應。第二次鴉片戰爭前,美國在英、法支持下,曾以「助順剿逆」為條件,向清廷提出修約要求,戰爭結束後,各國侵略者再次向清廷明確表示願意助其鎮壓太平天國革命。鹹豐十年九月,《北京條約》剛一簽字,法使葛羅即向恭親王奕訢表示,法國所有船只兵丁願悉聽調遣,幫助清廷「攻剿發逆」。俄使伊格納切夫也提出願為清軍「教鑄槍炮」,並派兵鎮壓太平軍。鹹豐十一年(1861),英、美兩國也先後提出願助清廷「壓平內亂」。對此,清廷中許多實力派大臣極表贊賞。奕訢、曾國藩、薛煥等相繼向朝廷建議「借師助剿」。是年十一月,太平軍攻克寧波、杭州,十二月再次進攻上海,終於使清廷下了最後的,作出「借師助剿」的決策。從此,中外反動派公開勾結在一起,對太平天國革命進行殘酷鎮壓。

淮軍成立  
  同治元年(1862)正月,李鴻章練成淮軍。先是,鹹豐三年(1853)正月太平軍攻入安徽時,安徽團練大臣呂賢基奏調編修李鴻章襄辦軍務,在安徽辦理團練。是年十月,呂賢基被太平軍擊斃,李鴻章也多次敗北,遂於鹹豐八年冬投入曾國藩幕府。鹹豐十一年冬,李鴻章在曾國藩保薦下赴淮南募集當地劉銘傳、潘鼎新、張樹聲、周盛波、吳長慶軍部地主團練武裝編練淮勇。次年正月練成,由李鴻章率領開到安慶,與原湘軍程學啟、郭松林部合並,號稱淮軍,約七千人,其編制、營規皆與湘軍同。三月,李鴻章率淮軍由安慶乘英國輪船開赴上海,置大營於近郊新橋,勾結英法干涉軍、華爾洋槍隊在奉賢、松江、青浦一帶抗拒太平軍,並采取「剿撫兼施」策略向太平天國蘇南地區反撲。十二月,李鴻章招降常熟、昭文、太倉一帶太平軍守將,會同「常勝軍」攻陷太倉、昆山等地。同治二年十月攻陷蘇州、無錫。次年二月奪取浙江嘉興,四月攻陷江蘇常州、丹陽。六月天京陷落後,李鴻章率淮軍配合湘軍攻取浙江湖州,繼赴安徽、江西、福建等地鎮壓太平軍余部。在鎮壓太平天國過程中,李鴻章大量購置洋槍洋炮,雇用外國軍官裝備、訓練淮軍,逐漸擴充至六、七萬人。同治五年至同治七年,李鴻章率淮軍在山東、河南、湖北、江蘇和直隸地區鎮壓了東、西捻軍。同治十一年李鴻章任直隸總督後,先後抽調淮軍軍官赴德國學習,並在天津設立水師學堂、北洋武備學堂,培養淮系將領,使淮軍成為中國第一支新式裝備的武裝力量,並形成了在清末政治生活中占重要地位的淮系政治集團。光緒十年(1884),淮軍將領張樹聲、潘鼎新等在中法戰爭中兵敗被革職,光緒二十年中日戰爭中,淮系將領丁汝昌指揮的北洋海軍和葉志超、衛汝貴等部淮軍均遭慘敗,淮軍勢力漸衰,其地位逐漸由袁世凱新式陸軍所代替。

太平軍遠征西北  
  同治元年(1862)正月,太平軍扶王陳得才、遵王賴文光、啟王梁成富、祜王藍成春等奉英王陳玉成之命遠征西北,「廣招兵馬」。三月十九日,陳得才等攻入陝西,四月進逼西安。旋聞安徽戰事不利,乃自西安東向,攻克華州,出潼關,擬打通豫、陝通道,聯絡捻軍回救陳玉成。陳玉成遇難後,陳得才等率部轉戰於河南唐縣、南陽及湖北棗陽、隨州(今隨縣)一帶。十月,陳得才等進攻湖北鄖陽,沿漢水而上,於同治二年八月進占陝西漢中。同治三年初,陳得才等分三路東援天京,未至而天京陷落,遂留安徽一帶與清軍作戰。十一月,陳得才等在安徽霍山黑石渡為清軍僧格林沁部所敗,部下馬融和部七萬余人降敵,祜王藍成春被叛徒出賣遇難,陳得才服毒自盡。余部由遵王賴文光等率領與捻軍合並,繼續堅持抗清斗爭。

中俄《陸路通商章程》簽訂  
  同治元年(1862)二月初四日,清政府被迫與沙俄簽訂中俄《陸路通商章程》。主要內容包括:俄國商人在中國邊界百裡之內進行貿易概不納稅;「小本營生」之俄商,可在蒙古各地任意貿易,概免納稅;經陸路運至天津的俄國貨物,其應納進口正稅「照各國稅則三分減一」;運往天津、通州(今北京通縣)之俄國貨物經張家口時,可酌留十分之二在當地銷售,免納子口稅,正稅同樣三分減一;俄商自張家口販運土貨回國,只納子口稅百分之二點五,免納出口正稅。該章程的簽訂,開了陸路通商減稅之惡例,使中國在稅收方面遭受嚴重損失,並為沙俄侵略者對我國西北、蒙古及東北地區進行政治、經濟和文化滲透創造了條件。

「常勝軍」成立  
  同治元年(1862)二月十六日,清政府將原由美國化華爾統帶的「洋槍隊」改名「常勝軍」,以蘇松太道吳煦為督帶,記名道楊坊與華爾為管帶。外國人稱之為「松江軍」或「昆山軍」。不久,「常勝軍」擴充至四千五百多人,由外國軍官教練,以洋槍洋炮裝備,在上海附近及浙江寧波、余姚等地進攻太平軍。是年八月,華爾在浙江慈溪縣城被太平軍擊傷斃命,改由副領隊美國人白齊文繼任。十二月,白齊文因索餉事被革職,暫由參謀長英國人奧倫暫代。次年一月,英軍工兵隊指揮官戈登被任命為統帶,繼續與太平軍為敵。全軍分五、六個步兵團、四個攻城炮隊、兩個陣地炮隊、一個艦隊,共三千余人。同治三年四月十六日在昆山解散。

太平天國設立海關  
  同治元年(1862)三月,太平天國在浙江寧波設立海關。先是,鹹豐十一年(1861)十一月,太平軍攻克寧波,原清朝海關即行關閉。太平軍宣布三個月內不收關稅。次年三月,太平天國於甬江之東設立海關,稱「天寧關」,公布稅則,發給執照,開始征稅。以太平軍將領潘起亮為海關監督。除天寧關外,在天京下關一帶還設有「天海關」,由天京直轄,以太平軍將領梁鳳超負責該關事務。除征稅外,一些外事活動也通過天海關進行。

天京會戰  
  同治元年(1862),五月初,湘軍大舉進犯天京。江蘇布政使曾國荃率陸師兩萬進駐雨花台,兵部侍郎彭玉麟率水師進泊護城河口,形成對天京的包圍。洪秀全急詔東線忠王李秀成率部馳援。此時李秀成正在全力經營蘇南地區,不願立即回師西向,經洪秀全再三嚴令催逼,才於該年八月分三路回援天京:李秀成與李世賢率主力進攻圍京敵軍,陳坤書領兵攻取蕪湖金柱關斷敵糧道,楊輔清、黃文金等進攻寧國牽制敵援。閏八月二十日,李秀成率部向雨花台湘軍發起進攻。激戰四十五天,湘軍傷亡數千,曾國荃面部受傷,幾乎喪命,曾國藩哀歎「心已用爛,膽已驚破」。但太平軍陳坤書部為彭玉麟水師所敗,未能斷敵糧道,湘軍水陸配合,拼命抵抗,餉械兵員不斷得到補充。而李秀成二十萬大軍既缺冬衣,復少軍糧,將士饑寒,各部將領又不能同心協力,遂於十月初五日停攻撤兵。雖然暫時緩解了天京危局,卻未能抓住戰機,消滅湘軍主力,天京仍處於清軍包圍之中。

「常捷軍」成立  
  同治元年(1862)六月,浙江巡撫左宗棠與駐寧波的法軍艦隊司令勒伯勒東、寧波海關稅務司法國人日意格等相互勾結,募集中國士兵約千人,以洋槍洋炮進行裝備,聘用法國軍官教練,在寧波組建一支軍隊,號稱「常捷軍」,也稱「花頭勇」、「花勇」、「黃勇」、「信義軍」、「中法混合軍」等。由勒伯勒東親自擔任統領,日意格任幫統,寧波善後局供給軍餉,配合清軍與太平軍作戰。後逐漸擴充,最多時達到三千余人,一般維持在一千五百人左右。曾參與攻占余姚、奉化、上虞等地。該年年底,勒伯勒東及其繼任者買忒勒在紹興相繼受傷斃命,改由德克碑統帶,參與攻占紹興、富陽、杭州、湖州等地。同治三年九月十五日解散。

同文館設立  
  同治元年(1862)七月二十九日,恭親王奕訢等奏准在北京設立同文館,附屬於總理衙門。該館為培養翻譯人員的「洋務學堂」,最初只設英文、法文、俄文三班,後陸續增加德文、日文及天文、算學等班。招生對象開始限於十四歲以下八旗子弟,以後兼收年歲較長的滿漢科舉出身人員。學習期限初定三年畢業,自光緒二年(1876)後改為兩種:由外文而及天文、化學、測地諸學者,八年畢業;年歲稍長,僅借譯本而求諸學者,五年畢業。課程設置最初只有英、法、俄、漢文,同治六年後增設算學、化學、萬國公法、醫學生理、天文、物理、外國史地等。除漢文外其它課程多由外國人擔任教習。其經費、人事等權基本控制在總稅務司赫德手中。同治八年,赫德提名美國傳教士丁韙良擔任同文館總教習,總管校務近三十年。光緒二十七年(1902)並入京師大學堂。

太平軍擊斃華爾  
  同治元年(1862)八月二十九日,「常勝軍」領隊美國人華爾在浙江寧波被太平軍擊傷斃命。華爾於一八三一年生於美國。1846-1848年在諾維奇大學肄業,受過基礎軍事訓練,後在海上及中南美洲從事冒險活動。曾在法國軍隊中任過尉官,參加克裡米亞戰爭,後回美國助父經商。鹹豐九年(1859)來到中國,在清軍水師「孔夫子」號炮船上擔任大副。次年四月,為阻止太平軍進軍上海,在清蘇松太道吳煦和候補道楊坊的贊助下,由華爾負責召募外國士兵、水手、流氓等組成洋槍隊,與清軍及英法干涉軍配合作戰。鹹豐十一年加入中國籍。同治元年一月,華爾率部配合英、法干涉軍攻占高橋等地,並於松江一帶擊敗太平軍。二月被清廷任為參將,四月,以攻陷嘉定、青浦、奉賢等地,升為副將。八月奉調赴浙江寧波,二十八日進犯慈溪,被太平軍擊傷,次日斃命。

美國旗昌輪船公司成立  
  同治元年(1862),美國旗昌洋行在上海成立旗昌輪船公司,專門經營中國沿海及長江沿岸的客貨運輸。它是中國境內第一家控專業航運公司。外國輪船通過第一次鴉片戰爭,取得在中國沿海任意航行的特權。第二次鴉片戰爭後,這一特權又擴大到長江流域。不久,許多外國洋行如寶順、怡和、瓊記、旗昌、廣隆、吠禮查、沙遜等紛紛購船行駛於長江水道,逐漸壟斷了長江航運,使長江流域中國舊式航運業遭到毀滅性打擊。以上海為中心的海洋和長江舊式航運業,在道光年間擁有沙船三千余號,鹹豐年間減至二千余號,同治年間只剩下不足五百號了。旗昌輪船公司成立後,各種外國輪船公司相繼問世,同治四年,英國成立省港澳輪船公司,在香港、澳門和廣州一線開辟航路;同治六年,英國軋拉佛洋行主持成立公正輪船公司,也擠入長江水道;同治七年,北清輪船公司成立,在上海、天津之間開辟航道。到十九世紀七十年代,中國航運業基本為外國人壟斷,形成「中國內江外海之利,幾被洋人占盡」的局面。

上海洋炮局成立  
  同治元年(1862),江蘇巡撫李鴻章委派英國人馬格裡在松江城外開辦上海洋炮局。不久發展為馬格裡和劉佑禹、韓殿甲、丁日昌等分別主持的三個洋炮局。其中馬格裡洋炮局已利用蒸汽機進行生產,聘用外國工匠四、五名,每月可制造大小炸彈四千余枚,還曾制造出幾種迫擊炮。同治二年,洋炮局遷往蘇州,改稱蘇州洋炮局。又從遣退的阿思本艦隊購買了一批制造軍火的機器,使生產能力大為提高,每周可生產各種子彈、炸彈一千五百至二千枚,主要用於裝備淮軍,鎮壓太平天國革命。
文化紀事
  吳觀岱 (1862-1929)江蘇無錫人。幼為商店學徒,後學畫。初師潘畫堂(錦),繼參華秋岳(巖))、惲南田(壽平),得其秀雅之氣。壯年游京師,主同裡廉泉家,得覽歷代名跡,並為摹副本,尤致力於石濤、石溪、天池(徐渭),蒼健渾樸,一振纖靡畫風。精研書法,又擅水墨梅竹,一以書法為之。山水、人物、花鳥皆精。卒年六十八。著觚廬畫萃。 《梁溪小志》、《姜丹書稿》
雜譚逸事
南昌教案發生  
  同治元年(1862)二月十七日,南昌群眾搗毀天主教育嬰堂,拆毀教堂及傳教士羅安當座船,羅安當乘夜逃出南昌。先是,法國天主教傳教士以《天津條約》為護身符,在南昌地區強索民地、民房,網羅教徒,強行傳教,激起民憤。適值反對教會的《湖南闔省公檄》傳入南昌,立時「眾論沸騰」,南昌紳民匯集豫章書院,捐資翻印湖南公檄,一晝夜印出數萬張,貼遍南昌城內外大街小巷。不久遂發生南昌教案。教案發生不久,南昌街頭又出現《撲滅異端邪教公啟》,號召全省紳民「鋤頭扁擔,盡作利兵;白叟黃童,悉成勁旅」,共滅邪教、驅除侵略者。羅安當從南昌逃到上海,通過法國駐滬領事訴於法國駐京公使。法使遂向總理衙門提出交涉,借機索取江西撫州城外丁家山與九江西門外琵琶亭及附近空地,交羅安當承管,以為建造房屋之用,並要清政府以七萬兩白銀賠償其損失。此時清政府正與法國勾結共同鎮壓太平天國,遂指令江西巡撫沈葆楨以賠款一萬七千兩,重建教堂了結此案。

衡陽教案發生  
  同治元年(1862)二月,湖南衡陽、湘潭等地群眾紛紛焚毀天主教教堂、學堂、育嬰堂、藥材房等,對外國殖民者打著宗教旗號對中國進行文化侵略予以堅決反擊。先是,法國天主教傳教士以《天津條約》為護身符,要挾清朝湖南巡撫以賓禮相待,並在衡陽、湘潭等地強占民田、民房、修築教堂、學堂等,進行文化侵略,激起湖南人民公憤。二月間,全省士紳公議驅逐天主教,「有界屋居住者,火之;有容留詭寄者,執之;有習其教者,宗族不齒,子弟永遠不准應試」。又發布《闔省公檄》,指斥教會不敬祖宗,不分男女,傷風敗俗,不久遂發生衡陽教案。事件發生後,法國公使館代辦哥士耆向清政府提出嚴重抗議,並進行訛詐,迫使清政府將衡陽、湘潭兩縣知縣革職,賠修教堂,賠償損失了結此案。

陳玉成犧牲  
  同治元年(1862)五月初八日,太平天國英王陳玉成在河南延津為清軍所殺,年僅二十六負。陳玉成原名丕成,廣西籐縣人。自幼父母雙亡,十四歲時隨叔父陳承鎔參加金田起義,為太平軍童子兵。鹹豐三年(1853)太平天國定都天京,陳玉成被任命為左四軍正典聖糧,職同監軍。次年隨韋俊西征,三月與曾天養等攻占湖北雲夢、應城,五月率突擊隊奇襲武昌成功,升殿右三十檢點。鹹豐五年隨秦日綱、韋俊等再取武昌,隨後轉戰於湖北、安徽等地,屢建戰功,升冬官正丞相。鹹豐六年春,隨秦日綱援鎮江。時清軍圍城數重,內外信息難通,陳玉成親率壯士數人乘小船沖破清軍封鎖,進入鎮江,與守將吳如孝約定內外夾攻之計,大敗清軍,鎮江之圍遂解。隨即渡江破江北大營,克揚州、浦口、儀征。五月,參加破江南大營之役,負傷。鹹豐七年封成天豫、又正掌率、前軍主將,與李秀成部在浦口摧毀江北大營,十月在三河全殲湘軍精銳李續賓部,穩定了上游局勢。次年五月封英王。鹹豐十年閏三月,陳玉成與李秀成、李世賢、楊輔清、劉官芳等五路大軍共破江南大營,解天營之圍,為進攻江、浙掃清了道路。鹹豐十一年西征湖北,被英領事勸阻未攻武昌,回師救安慶,接連失利。八月安慶陷落,陳玉成坐鎮廬州(今合肥),派部將陳得才、賴文光等去河南、陝西招兵,力圖恢復上游。同治元年四月因廬州被困,率部突圍,北往壽州,為叛徒苗沛霖誘捕,送至穎州(今阜陽)勝保大營。在解往北京途中遇害。留有經敵刪改的筆錄供詞(即《英王陳玉成自述》)。

阿思本艦隊事件發生  
  同治元年(1862),總稅務司英國人李泰國受清政府委托,在英國購買兵船七艘,並私自召募六百余名水手、軍官,與英國海軍上校阿思本訂立協議,由阿思本統領助攻太平軍。規定該艦隊除清朝皇帝的命令外不受任何人指揮(皇帝命令也需李泰國付署才能生效)。同治二年八月,阿思本率艦隊開到上海。清政府命總兵蔡國祥為艦隊總統,以阿思本為幫統,負責實際指揮,歸曾國藩、李鴻章等節制調遣。阿思本以清政府之決定與原協議不合而不滿,曾國藩等也因指揮不動而反對,雙方爭執不決,並引起美、法、俄等國公使不滿。曾國藩建議「將此船分賞各國,不索原價」,清政府遂賞阿思本白銀一萬兩,令其將艦隊開回英國變賣,艦隊成員就地遣散。後因賣價尚不足遣散費,只得另行拔款添補。是為清廷建立海軍的第一次嘗試。

西北回民起義  
  同治元年至十二年(1862-1873),西北陝、甘、寧、青廣大地區活躍著許多支回民反清起義軍。同治元年三月,太平軍西征部隊進入陝西,各地回民紛紛起義響應。十九日,伊斯蘭教阿訇任武聚眾起義於渭南,與洪興同被推舉為元帥。任武曾參加過鹹豐七年至八年(1857-1858)雲南回民起義,回陝西後,藏匿於渭南倉渡鎮清真寺,秘密發動群眾,制造軍機旗幟,准備武裝起義。同治元年春,陝西團練大臣張芾強迫回民抽拔壯勇,又在華州虐殺回民,任武遂率領渭南回民殺張芾,攻克華州等地,圍攻西安,占領渭河流域,屢敗清軍。後由於西安、大荔一帶數十縣漢、回群眾相互仇殺。死亡達數十萬人,削弱了反清力量。同治二年初,清廷以多隆阿為欽差大臣,西上攻回,相繼攻陷回民軍後方基地羌白旗、王閣村等地,並借口「護漢」,在史家河一帶屠殺回民,使六十裡內盡成白地。任武等於同治三年率部退往甘肅。其時,甘肅、寧夏、青海廣大地區回民也紛紛起義,並逐漸形成四支主要力量;以馬占鰲為首的起義軍活動於甘肅南部;以馬化龍為首的起義軍活動於寧夏南部;以馬文義為首的起義軍活動於青海東部;以馬文祿為首的起義軍活動於甘肅西部。其中以馬化龍部力量最強,成為整個西北回民起義軍的中堅。同治七年,左宗棠以欽差大臣身份西上攻回,在陝甘交界處招降了以董福祥為首的散兵游勇,成為回民軍凶惡的敵人。同治十年左宗棠攻占回民軍馬化龍部活動中心金積堡,次年又在太子寺擊敗甘肅南部回民軍,並打敗了青海回民軍馬文義部,占領西寧。同治十二年,甘肅西部回民首領馬文祿向清軍投降後被殺,白彥虎率部逃往新疆,清軍占領肅州。至此,堅持十二年之久的西北回民起義全部失敗。
注釋
清穆宗載淳
公元 1862 壬戌 同治元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