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860 庚申 鹹豐十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安慶保衛戰  
  鹹豐十年(1860)二月至(1861)十一年八月,太平軍為救援安慶,與湘軍進行了多次艱苦卓絕的戰斗。安慶為長江中游重鎮、安徽省城,又是太平天國京師西大門。自鹹豐三年正月攻克安慶以來,一直以之作為天京和西線太平軍人力物力的供應基地。鹹豐十年二月,曾國藩分三路進攻安慶:曾國藩之弟、道員曾國荃率部進犯安慶西北集賢關,副都統多隆阿率部攻桐城,道員李續宜率部接應。曾國藩設大營於皖南祁門,胡林翼等設大營於皖北英山(旋移營太湖)。五月,湘軍攻占樅陽,完成對安成的包圍。十月,曾國荃所部陸師萬余人自集賢關攻城,復有水師助戰。太平軍固守待援,曾國荃乃掘長濠圍困安慶。十一月,英王陳玉成率部西征武漢途中圖解安慶之圍,與湘軍多隆阿、李續宜部大戰於桐城掛車河,未能取勝。次年三月,陳玉成回師集賢關,於菱湖北岸築壘十三座,並派部將吳定彩率兵千余入安慶城相守。四月,陳玉成率太平軍與曾國荃所部水陸師大戰於安慶城郊,失利,乃留部將劉瑲琳鎮守赤岡嶺,陳親去天京求援。五月,湘軍攻陷赤岡嶺,劉瑲琳等太平軍將士兩千余人犧牲。七月,陳玉成率援軍再救安慶,苦戰半月有余,勞而無功。八月初,安慶城內糧絕,湘軍乘機以地雷轟倒北門城垣,攻入城中。守城太平軍在饑餓垂絕的情況下奮起抵抗,經過激烈巷戰,兩萬余人全部壯烈犧牲,安慶陷落。陳玉成率部退地廬州(今合肥)。

沙俄吞並烏蘇裡江地區  
  鹹豐十年(1860)五月十四日,沙俄悍然出兵占領中國東北重要海口海參崴。中俄《瑗琿條約》訂立後不久,沙俄又將侵略魔爪伸向我國烏蘇裡江以東地區。鹹豐八年五月初二日,沙俄東西伯利亞總督穆拉維約夫在東正教大主教英諾森的陪同下,乘船抵達黑龍江和烏蘇裡江匯流處的伯力,擅自將該地命名為「哈巴羅夫卡」,以紀念十七世紀中葉武裝入侵黑龍江流域的沙俄殖民強盜哈巴羅夫。此後到鹹豐年間,穆拉維約夫親率艦船不斷入烏蘇裡江,並在江東地區建立了二十三個軍人村鎮,移民三百多戶,派兵三千余人駐守。沙俄侵略者對世居此地的中國居民任意槍殺,強行攆走當地中國官員和崗哨,還派人四處非法勘查,私自繪制中國東北邊界地區地圖,將《瑗琿條約》中割去的中國領土和烏蘇裡江以東所謂中俄「共管」地區全部劃入俄國版圖,對中國政府的多次抗議置之不理。沙俄侵占海參崴後,改名「符拉迪沃斯托克」,意為「控制東方」。至此,沙俄在北起黑龍江口,南到圖們江口的烏蘇裡江以東地區包括庫頁島全部實行了軍事占領。並於鹹豐十年十月通過中俄《北京條約》將這片約四十萬平方公裡的中國領土徹底吞並。

北塘激戰  
  鹹豐十年(1860)六月十五日,英法聯軍占據北塘。先是,鹹豐十年初,英、法政府為報復上年大沽口慘敗及在中國掠奪更多的特權,再度分別任命額爾金和葛羅為英、法駐華全權專使,並以克靈頓和孟斗班分任兩國侵華軍司令以,准備擴大侵華戰爭。是年春,英國軍艦及運輸船一百七十三艘,軍隊一萬八千余人,法艦三十二艘、軍隊七千余人陸續開到中國。六月中旬,英法聯軍艦隊兩次集結大沽口外。其時,負責天津一帶防務的清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因上年大沽之勝驕傲輕敵,於北塘一帶除埋設了一些地雷外,竟盡撤該地防務,專守大沽。此情況被先期到達渤海灣刺探清軍情報的俄使伊格納切夫探告,密報葛羅。於是英法聯軍遂制定自北塘登陸,抄襲大沽炮台後路的作戰計劃。六月十五日,英法聯軍在未遇任何抵抗的情況下占領北塘,順利完成了登陸計劃。十七日是,聯軍兩千余人在偵察前往大沽道路時,與清軍發生遭遇戰。二十六日,聯軍一萬余人分兩路猛撲新河和軍糧城。經過激戰,清守軍三千余人全軍覆沒,新河、軍糧城相繼失陷。二十八日,聯軍占領塘沽。七月初二日,白河南岸的大小梁子亦告失陷。大沽炮台遂陷於腹背受敵境地。

第三次大沽激戰  
  鹹豐十年(1860)七月初五日,英法聯軍攻占大沽炮台。北塘之戰後,大沽炮台陷於腹背受敵境地。七月初三、初四兩日,聯軍數百人由塘沽進至石縫炮台背後作進攻准備,被清軍擊退。初五日辰五時,聯軍向大沽口北岸炮台發猛攻,海上敵艦亦發炮助攻。鎮守炮台的清直隸提督樂善率軍頑強抵抗,經過一天激戰,斃傷敵軍四百余名,樂善力竭捐軀,守台將士全部壯烈殉國,炮台陷落。駐守南炮台的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見大勢已去,率部撤往天津。直隸總督恆福在英軍巴夏禮的威脅下,將南炮台及全部軍火物資拱手交給英法聯軍,自己也於初七日逃回天津。第三次大沽之戰遂以清軍慘敗,炮台陷落而告結束。英法聯軍兵鋒直指天津。

英法聯合攻陷天津 
  鹹豐十年(1860)七月初八日,英法聯軍攻陷天津。先是,英法聯軍進攻大沽炮台,鎮守南炮台的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撤至天津。又以天津「較之大沽,不啻天淵」,更難扼守,遂將天津炮台大炮運回北京,小炮及綠營官兵撤至通州,將天津拱手讓給了侵略者。七月初八日,英法聯軍侵入天津以後,以占領者的姿態宣布:天津城置於軍事管制之下,文官仍留原任,由英國侵略軍翻譯官巴夏禮「監督政務」。直隸總督恆福、天津縣知縣等清朝官員遂成了侵略者的附庸。天津紳商張文錦等還專門成立「支應局」替侵略者輸供應等事。天津陷落後,鹹豐帝急命大學士桂良、直隸總督恆福為欽差大臣,恆祺為幫辦大臣在天津與英法聯軍議和。談判中,英法方面提出天津開埠、賠款英法各八百萬兩、各帶侍衛一千人進京換約、保護天主教、允許華工出口等條款。桂良等唯命是聽,接受了全部條件。鹹豐帝擔心外國軍隊入京會威脅其統治,堅持先退兵,後定約。令桂良等不得簽字,談判遂無結果。

通州八裡橋激戰  
  鹹豐十年(1860)八月初七日,清軍在通州城西八裡橋迎戰英法聯軍。先是,該年七月,英法聯軍因天津談判無結果,遂於二十四、二十五兩日,自天津向北京逼進。沿路數百村鎮盡遭擄掠。鹹豐帝急忙改派怡親王載垣、兵部尚書穆蔭為欽差大臣前往通州與英法聯軍重新議和,同時令僧格林沁在河西務一帶防堵。聯軍侵占河西務後,派巴夏禮、威妥瑪等為代表,於七月二十九日在通州與載垣等初次會談。載垣表示願接受英法方面過去提出的全部要求,但英法代表又提出向中國皇帝面交國書,遭載垣等拒絕。八月初四日,英法聯軍進犯通州張家灣,談判破裂,清方拘囚巴夏禮等英方代表二十六人,法方代表十三人。同日,僧格林沁兵敗,通州失陷,聯軍繼續向西推進。八月初七日,聯軍自郭家墳分三路向八裡橋一帶猛撲。其時,駐守八裡橋一帶清軍不下三萬,分別由僧格林沁、勝保、瑞麟統率。經過三個多小時激戰,西路英軍從於家衛方向包抄,清軍西面僧格林沁所部首先潰退;中部勝保左頰、左腿中彈落馬,陣營亦亂;東面瑞麟雖繼續在八裡橋頭與法軍展開激烈爭奪,無奈孤掌難鳴,終於被迫西撤。是役清軍全線潰退,傷亡過半。次日,鹹豐帝自圓明園逃往熱河。

英法聯軍焚掠圓明園  
  鹹豐十年(1860)八月二十二日,英、法聯軍闖入圓明園,大肆搶掠之後,將這座中外馳名、精美絕倫的「萬園之園」付之一炬。圓明園歷經康、雍、乾、嘉、道五代一百多年的增修擴建,成為匯江南眾多名園之勝景,集古今中外造園藝術之大成的「萬園之園」。園內珍藏著大批歷代罕見的典籍書畫、鼎彝禮器、銅瓷古玩、金玉珠寶,堪稱人類文化藝術的寶庫。八裡橋之戰後,英法聯軍進犯北京。聽說中國皇帝正在圓明園,遂繞道安定門、德勝門,直逼北京西郊,於鹹豐十年八月二十二日占領圓明園。在圓明園,英法侵略者進行了瘋狂的破壞和搶劫。先由軍官們分批進入,隨後下令士兵可以進去「自由搶劫」。參與焚掠圓明園的英國侵略者戈登供認,「離開圓明園時,軍中每個人都獲得值45鎊以上的掠奪品」。這些搶來的奇珍異寶,除大批運回本國外,還在天津街頭公開拍賣,然後將錢按等級發給軍官和士兵。搶劫之後,為銷贓滅跡,並對清朝進行報復,英法聯軍悍然放火,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火燒玉泉山、清綺園等地。一座世界名園就這樣被外國強盜們毀成了一片殘垣斷壁。

英法聯軍攻占北京  
  鹹豐十年(1860)八月二十九日,英法聯軍侵入北京。先是,鹹豐帝獲悉通州兵敗,聯軍進逼北京,遂於八月初七日以載垣、穆蔭辦理和局不善,撤去欽差大臣職務,改派其六弟恭親王奕訢為欽差大臣繼續求和,自己於次日清晨率後妃、皇子及王公大臣逃往承德。此時的北京城,物價飛漲,人心慌慌,官眷、商民等出城逃避者「十有七八」,六部九卿無人入署辦事,京城內外十余萬清軍「潰散十之八九」。八月二十一日,聯軍直抵北京城下。次日抄至德勝門外土城,暗襲僧格林沁,清軍不戰自潰,退往西郊圓明園。聯軍尾追,攻占圓明園。奕訢等逃往萬壽寺。二十四日,清廷釋放了先前拘囚的聯軍談判代表巴夏禮等。二十六日,聯軍照會奕訢,限於二十九日開放安定門交聯軍駐守。是日,奕訢等決定交出安定門,聯軍遂侵入北京。

太平軍第二次西征  
  鹹豐十年(1860)八月,太平軍各路將領雲集天京,准備進行第二次西征,以解安慶之圍。西征軍主力由英王陳玉成和忠王李秀成分別率領,計劃於次年三月會師武漢。八月中旬,陳玉成首先率部北上,於十月中旬進駐桐城西南掛車河,試圖順道解安慶之圍,結果遭到失敗,只得繼續西進,於鹹豐十一年二月初八日攻克湖北黃州(今黃岡),距武漢僅一百六十裡。是時武漢清軍不滿三千,士子官紳紛紛逃竄,如果陳玉成長驅直進,武漢指日可下。但他卻聽從了英國參贊巴夏禮的勸告,且以為李秀成尚未進入江西,不願冒孤軍深入之險,遂放棄武漢不攻,留部將賴文光守黃州,自率主力撤回安徽謀解安慶之圍。李秀成本就立意經營江浙,對以大軍西征湖北三心二意,經洪秀全再三催逼,才於鹹豐十年九月自太平府(今安徽當塗)出發,十月下旬進逼曾國藩祁門大營。時曾國藩兵力單薄,無力抵御,預寫遺囑,准備後事。湘軍悍將鮑超聞訊疾援。李秀成未能探清敵情,放過祁門,繞道徽州轉入浙江,於次年初進入江西,五月才進軍武漢。此時陳玉成已然退回安徽,李秀成遂在鄂南一帶召集數十萬起義群眾,六月退回江西,不久遠走浙江。由於李秀成未能按期與陳玉成會師武漢和英國侵略者出面干涉,致使太平軍第二次西征勞而無功,解救安慶計劃未能實現。

中英、中法《北京條約》簽訂  
  鹹豐十年(1860)九月十一、十二兩日,中英、中法《北京條約》在京簽訂。先是,英法聯軍焚毀圓明園後,進一步對清政府進行威脅:如不接受他們提出的條件,即將以同樣的方式焚毀北京城內宮殿。恭親王奕訢等早被英法聯軍嚇破了膽,不敢面見英、法代表,明知沙俄包藏禍心,也只得乞求沙俄公使伊格納切夫從中斡旋。伊格納切夫答應「居間調處」,但要以清廷與英、法媾和後,立即與俄國簽約解決邊界問題為條件。同時還威脅奕訢,不管清政府是否願意,都必須接受英、法方面提出的大部分條件。否則「北京城就會因此而毀滅」。在英法聯軍的武力威脅和俄使的勸誘逼迫下,奕訢分別於九月十一、十二兩日,代表清政府與英國全權代表額爾金和法國全權代表葛羅在禮部大堂交換了中英、中法《北京條約》,並簽訂了中英《北京條約》九款、中法《北京條約》十款。除承認《天津條約》有效外,還包括以下內容:一、賠償英國軍費八百萬兩、恤金五十萬兩,法國軍費八百萬兩、恤金二十萬兩。二、增開天津為商埠。三、允許華人赴英、法屬地及外洋各處做工。四、割讓九龍司地方一區(九龍半島界線街以南)給英國。五、賠還教產給天主教堂。另外,葛羅還指使充當翻譯的法國神父在條約中文本中偷偷加入「傳教士在各省租買田地,建造自便」條文。《北京條約》簽訂後,英、法軍隊相繼於九月下旬退出北京。

中俄《北京條約》簽訂  
  鹹豐十年(1860)秋,沙俄利用英法聯軍強占北京,逼迫清政府簽訂新約之機,借口「調停」有功,脅迫清政府與之簽訂新約。該年十月初二日,清欽差大臣恭親王奕訢與俄使伊格納切夫在北京簽訂《中俄續增條約》即《中俄北京條約》,共十五款。除強迫清政府確認《中俄瑗琿條約》外,尚有如下內容:一、將烏蘇裡江以東約四十萬平方公裡的中國領土地劃歸俄國。二、規定中俄西段疆界,自沙賓達巴哈起經齋桑淖爾、特穆爾圖淖爾(即伊塞克湖)至浩罕邊界,「順山嶺、大河之流,及現在中國常駐卡倫等處」為界。此條款為今後進一步割占中國西部大片領土制造了「條約根據」。三、增開喀什噶爾(今新疆喀什)為商埠,准許兩國邊民自由貿易,准許俄國商人在庫倫(今蒙古人民共和國烏蘭巴托)、張家口零星貿易。四、俄國得在喀什噶爾、庫倫增設領事官,重申在華俄國人享有領事裁判權。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成立  
  《北京條約》簽訂後,清政府為辦理洋務及外交事務,經恭親王奕訢等奏請,於鹹豐十年(1860)十二月初十日,批准成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簡稱「總理衙門」、「總署」、「譯署」。總理衙門「一切仿照軍機處辦理」,官員分大臣、章京兩級。以親王一人總領,另設總署大臣若干名,於軍機大臣、大學士、尚書、侍郎、京堂中特簡。最初的總署大臣為恭親王奕訢、大學士桂良、戶部左侍郎文祥三人充任,其後一般七、八人,多則十余人。章京則從內閣、部院、軍機處司員中挑補,最初定為滿、漢各八人,以後逐漸增加。其中總辦章京四人、幫辦章京二人,綜理日常事務,其余分派各股辦事。總署設獨立公所,分英國、法國、俄國、美國、海防五股,另設司務廳、清檔房等,下屬機構有同文館、總稅務司署,並管轄南、北洋通商大臣,選派出使各國大臣等。總署職權極廣,總攬清廷外交事務與外國有關的財政、軍事、教育、礦務、交通等各方面大權,但無權指揮各省督撫。在總署存在的四十年中,恭親王奕訢任總領大臣前後凡二十八年;慶親王奕劻,前後凡十二年。光緒二十七年(1901),總理衙門改為外務部,班列六部之首。
文化紀事
鄭孝胥逝世
  鄭孝胥(1860——1938),近代著名政治家、書法家。福建閩候人。清光緒八年(1882)舉人,曾歷任廣西邊防大臣,安徽、廣東按察使,湖南布政使等。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1932年任偽滿州國總理兼文教部總長等。1935年下台。書法工楷、隸,尤善楷書,取徑歐陽詢及蘇軾,而得力於北魏碑版。所作字勢偏長而蒼勁樸茂。

翟雲升逝世
  翟雲升(1776——1860),清代書法家。山東東萊(今掖縣)人。別署東林掖人。室名五經歲偏齋。道光二年進士。官國子監助教。性耽六書,工隸書。

戴熙逝世
  戴熙(1801——1860),清錢塘(今杭州)人。工書畫,山水師法王翬虞山派,尤長於木石小品。 

趙之琛逝世
  趙之琛(1781——1860),蝶隱園書畫雜綴作趙之瑛。錢塘(今杭州)人。諸生。精心嗜古,邃金石之學,篆刻得其鄉陳豫鐘傳,能盡各家所長。嘗為阮元摹刊鐘鼎款識,兼工隸法,善行楷。畫山水師倪、黃,以蕭疏幽澹為趣。間作草蟲, 隨意點筆,各種體貌,無不逼肖。然丈尺之幅,腕力已薄,葉不能追從古人,亦當抗衡奚岡、方薰、黃昀。晚歲樓心內典,喜寫佛像,所居高士坊名其廬曰補羅迦室。卒年八十。有補羅迦室印存。

錢松逝世
  錢松(1807——1860),錢塘(今杭州)人。與胡震同時,善鼓琴,工篆、隸,精鐵筆,藏古碑舊拓皆有題跋。畫筆近江貫道,山水設色蒼古有金石氣,亦善梅竹,嘗手摹汪氏漢銅印叢,趙之琛歎為丁、黃後一人。晚與楊見山、僧六舟等結社南屏。卒年五十四。 《譚獻傳略》、《海上墨林》、《清畫家詩史》
雜譚逸事
太平軍攻破江南大營  
  鹹豐十年(1860)閏三月十六日,太平軍二破江南大營,再解天京之圍。先是,一月初十日,江南大營清軍攻陷江浦、九洑洲,添築堡壘,增掘長濠,加緊圍困天京。為解天京之圍,必須徹底摧毀江南大營。干王洪仁玕與忠王李秀成等決定以「圍魏救趙」之計,奇襲杭州,調動江南大營清,然後乘虛破之,解除天京威脅。二月二十七日,李秀成率精兵攻克杭州,浙江巡撫羅遵殿等死之。清廷急調江南大營總兵張玉良率部援浙。李秀成乃於三月初三日自杭州間道回援天京。閏三月,英王陳玉成、中軍主將楊輔清、左軍主將李世賢、右軍主將劉言芳、定南主將黃文金、平西主將吳定彩等各路太平軍亦集天京城外,城內太平軍則從七橋甕、上方門、安德門等地出擊,太平軍五路並進,向江南大營清軍發起猛攻。陳玉成率部首先突破清軍長濠,攻陷得勝門至江邊一帶清軍營壘五十余座,殲敵數萬。隨後,太平軍進攻孝陵衛,欽差大臣、江南大營主帥和春狼狽逃跑,營內存銀十余萬,軍火局內所存槍炮、子藥等皆成為太平軍戰利品。圍困天京達八年之久的江南大營被徹底粉碎。

太平軍挺進蘇、杭  
  鹹豐十年(1860)春,天京外圍戰斗勝利結束後,太平天國領袖們又進一步制定了東下蘇、杭、滬的戰略方針。閏三月二十五日,忠王李秀成率李世賢、楊輔清、黃文金、劉瑲琳等各路太平軍大舉挺進東南,經句容進兵丹陽。閏三月二十九日黎明,太平軍乘大霧分道疾進,踞守丹陽的江南大營幫辦張國梁部清軍一觸即潰,張國梁落水而死,欽差大臣和春逃往常州。駐守常州的兩江總督何桂清擁兵兩萬,卻腐敗不能戰。四月初一日,清軍開東門逃跑。何桂清逃往上海;和春逃到滸墅關,絕望自殺。四月十三日,太平軍在蘇州人民的協助下,順利占領蘇州,江蘇巡撫徐有壬自殺。隨即,太平軍分兵掠地,在不到五十天的時間裡,先後攻克蘇南各重鎮。六月,英王陳玉成揮師南下,自天京經宜興進入浙江,連克臨安、余杭等地,直逼杭州賣魚橋。不久因安慶告急,回師安徽,未能拿下杭州。鹹豐十一年四月,太平軍李世賢部再次攻入浙江,連克浙東、浙西大部地區。八月,李秀成率部自江西攻入浙江,與李世賢會合,於十月包圍杭州。十一月底,在杭州人民的配合下,太平軍攻克杭州。太平天國分別以蘇州和杭州為中心,建立蘇福省和浙江省,以之作為天京的東南屏障和物資供應地。

太平軍兩次進攻上海  
  鹹豐十年(1860)至同治元年(1862),太平軍兩次進攻上海。上海地處東南前哨,是當時全國最大的商業城市,也是中外反動勢力集中的地區。鹹豐十年,太平軍進軍蘇、常,逼近上海,上海的中外反動分子極為恐慌,清蘇松太糧道楊坊乞求法軍代守上海。四月初六日,英國公使普魯斯和法國公使布爾布隆聯合發出布告,表示願負責「保護」上海,並隨即組織聯合部隊,在上海近郊布防。四月十三日,楊坊等資助美國人華爾組織「洋槍隊」,進攻太平軍,於五月二十八日攻陷松江。六月十五日,太平軍後軍主將李秀成率部於青浦擊敗洋槍隊,華爾身受五傷,部下損失達三分之一多,狼狽逃回上海。太平軍乘勝收復松江,並於七月初二日進攻上海,占領徐家匯、逼近上海西、南兩門。上海英、法侵略者協助清軍頑抗。李秀成因敵人炮火猛烈,自身兵力不足,加以嘉興告急,遂於是月初五日撤兵。鹹豐十一年(1862)十二月初八日,李秀成乘浙江大勝之勢,自杭州分兵五路進軍上海。上海官紳在英國參贊巴夏禮的主持下成立上海會防局,籌措餉械,督調軍隊策劃防守事宜。同時英法聯軍也從天津陸續調到上海,組織了一支一千七百多人的干涉軍,由英國駐華海軍司令何伯法國海軍上將卜羅德指揮在上海布防。同治元年一月二十六日,何伯、卜羅德率英法干涉軍,華爾率洋槍隊憑借精良的武器向屯兵高橋的太平軍發起進攻,太平軍作戰不利。二月初一日,何伯又率兵偷襲肖塘太平軍,並對村民進行燒殺搶掠。三月初六日,英國上將士迪佛立率領剛從天津開到上海的英國援軍,會合何伯、卜羅德及新到的沙俄侵略軍進攻七寶、王家寺太平軍大營。次日,卜羅德以大炮轟毀羅家港太平軍營壘。初十日,李鴻章率淮軍自安慶乘船抵上海,也加入了進攻太平軍的行列。三月十九日,士迪佛立、卜羅德率英法侵略軍猛攻周浦太平軍,打死太平軍六百余人,並將被俘的三百名太平軍將士殘酷屠殺。四月十九日,太平軍與英法軍、「常勝軍」(洋槍隊)、淮軍大戰於奉賢南橋鎮,擊斃卜羅德。李秀成聞知上海太平軍作戰不利,立即從蘇州趕到上海前線,組織反攻。太倉一戰,擊斃清知府李慶琛,殲敵五千,並乘勝攻克嘉定,進逼上海。五月初二日,李秀成大敗華爾的「常勝軍」,進圍松江,不久克復青浦,俘獲「常勝軍」副領隊法爾思德。五月二十一日進至法華鎮、徐家江、九裡橋,直逼租界和上海縣城。次日,李鴻章率淮軍進攻太平軍,太平軍作戰失利,李秀成率部退至蘇州,第二次進攻上海失敗。

洋槍隊成立  
  鹹豐十年(1860)四月,美國人華爾得清蘇松太道吳煦和糧道楊坊贊助,在上海招募了一批外國水手、逃兵、流氓等,配以洋槍、洋炮等精良武器,成立洋槍隊。華爾自任領隊,美國人法爾思德、白齊文任副領隊,駐松江廣富林進行訓練。五月中旬,洋槍隊襲擊太平軍占領的松江、青浦等地,為忠王李秀成所敗,被殲近三分之一,華爾身中五傷,狼狽逃回上海。自鹹豐十一年開始,改募中國人為士兵,以外國人為軍官,擴充至千人。

山東文賢教起義  
  鹹豐十年(1860),山東鄒縣爆發文賢教起義。先是,鹹豐三年,白蓮教支派文賢教首領宋繼鵬、馮開疆、郭鳳岡、李捌等人以鄒縣白蓮池為中心進行活動,勢力所及,達於曲阜、泗州等地。他們購置武器,訓練教徒,自立「天縱」年號,設署官職,秘密准備武裝起義。鹹豐十年,鄒縣知縣林士琦率兵勇兩千進山圍剿,宋繼鵬等率領教眾兩次打敗林士琦,正式誓師起義。鹹豐十一年攻克鄒縣,起義力量進一步發展。同治二年(1863),清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率部鎮壓文賢教起義。起義軍兵敗,山寨被清軍攻破,三萬余人死難。

山東長槍會起義  
  鹹豐十年(1860),山東荷澤一帶爆發長槍會農民起義。先是,鹹豐九年,山東菏澤郭家糖房秀才郭秉鈞在家鄉興辦團練,取名「一心團」,或稱「長槍會」。他們控制舊黃河口岸碼頭,靠為糧、鹽船只裝卸貨物取經費,發展組織,逐步擴大成一支擁有十萬人眾的團練武裝。首領除郭秉鈞外,尚有劉占考、倪廣和、焦桂昌等,活動於菏澤、曹縣、濮州、定陶等地。鹹豐十年捻軍趙浩然、劉玉淵、李成等部隊從此經過,對長槍會影響甚大。山東團練大臣杜(喬羽)本就對人多勢眾的長槍會頗為忌憚,此時乘機告變,誣郭秉鈞等謀反。於是長槍會被迫起義,攻占范縣,在運河截奪漕船、鹽船,屢敗清軍。鹹豐十一年,僧格林沁和勝保聯合進攻長槍會起義軍,劉占考叛變投勝保,長槍會起義失敗,郭秉鈞率起義軍余部加入捻軍。還有部分起義群眾留在當地,轉入黃河與運河交叉之「水套區」,繼續進行斗爭。
注釋
公元 1860 庚申 鹹豐十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