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856 丙辰 鹹豐六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美國第二次提出修約 
  鹹豐六年(1856)四月,美國新任駐華公使伯駕到達廣州,借口中美《望廈條約》屆滿十二年,照會兩廣總督葉名琛,再次提出「修約」要求。其要點為:外國公使駐京;中國全境開放,無限擴大貿易;外國人可以在華自由傳教;改造中國司法機關。隨後,英國駐華公使包令和法國代辦顧隨也先後照會葉名琛,支持美國修約要求。先是,伯駕來中國就職前,曾分別到倫敦和巴黎,與英、法外交大臣商討對華訛詐問題。其時英、法已感到和平「修約」無法解決根本問題,准備訴諸武力,因此只表示將在外交上予以支持,並未與美國一起行動。葉名琛接到美使等照會後,於當年六月上奏朝廷。鹹豐帝表示,可酌允變更一二條,以示羈縻,不准其來京,實際上仍堅持拒絕全面修約態度。伯駕在廣州未能達到目的,遂赴上海,分別找到已革上海道吳健彰和攝理上海道蘭蔚雯,重施威脅利誘故伎,以英、法、美三國聯合一致支持清政府鎮壓太平天國為條件,引誘清還同意其修約要求,並揚言,如清廷拒絕其建議,各國可能將與太平天國簽訂條約。吳、蘭二人答應轉告兩江總督怡良,而怡良此時早已接到鹹豐帝不得為美使等「妄求」代奏的諭旨,乃以兩廣總督為辦理夷務之欽差大臣為辭,勸伯駕回粵呈請。結果,伯駕在上海活動了四個多月,仍勞而無功。九月,英國已在廣州借口「亞羅號事件」發動新的侵略戰爭。十月,伯駕也停止其修約交涉,回到香港參與英法侵略活動。

亞羅號事件發生  
  鹹豐六年(1856)九月初十日,廣東水師在停泊於黃埔港的一只中國商船亞羅號上,逮捕了兩名中國海盜和十名有海盜嫌疑的水手。過去,此船為走私方便,曾向香港當局領過通航證。但在被查捕時,此證早已過期,船上亦不再懸掛英國國旗。而英國駐廣州代理領事巴夏禮,卻在接到亞羅號所雇英籍船長報告後,立即趕到船上,硬指此船為英國船,企圖截留被捕人員。執行公務的中國水師人員拒絕了巴夏禮的無理指責和糾纏,堅持將人犯帶走。於是,巴夏禮照會兩廣總督葉名琛,聲稱中國水師違反中英《虎門條約》第九款,還造謠說水師兵勇曾扯下懸於船上的英國國旗,是對英國的侮辱,要求立即送回被捕人員,公開賠禮道歉。葉名琛不願事態擴大,乃復照指出亞羅號確系中國商船,被捕人員中確有海盜,答應將其他被扣水手放回,但巴夏禮與英國駐華公使包令蓄意制造事端,於九月二十三日向葉名琛發出最後通牒:如不在二十四小時內答應全部要求,即要「進兵攻城」。葉名琛屈服於侵略者的壓力,將被捕人員全部送到英國領事館。巴夏禮又故意刁難,借口禮貌不周,拒不接受。二十五日,英國海軍上將西馬糜各裡率領英國軍艦突入省河,進犯廣州,正式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

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  
  鹹豐六年(1856)九月二十五日,英國海軍上將西馬糜各裡借口「亞羅號事件」,率兵艦突入省河,進犯廣州,悍然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清兩廣總督葉名琛事先未作任何戰爭准備,聞警後仍滿不在乎,甚至下令「敵船入內,不可放炮還擊」,因而給予侵略者以可乘之機。數日中,英國艦隊接連攻占獵德、龜江、鳳凰岡、東安、西固、海珠等沿江炮台,於十月初一日攻破廣州外城,並一度攻入內城,縱火焚燒民房,搶劫總督衙門。此時葉名琛方知大事不好,慌忙逃到巡撫衙門,同時派紳商伍崇曜等出城向英國領事講和。英軍因兵不滿千,而各地赴援廣州的清軍及團練達數萬人,遂於當日晚撤出廣州,退據虎門以待援軍。鹹豐七年春,「亞羅號事件」的消息傳到倫敦,英國大資產階級決定發動侵略戰爭,議會也通過了擴大侵略戰爭的提案。英國政府任命前加拿大總督額爾金為全權代表,率陸海軍前來中國,同時向法、美、俄三國發出照會,提議聯合出兵,迫使清政府簽訂新的不平等條約。是年九月,法國拿破侖第三政府以「馬神父事件」為借口,任命葛羅為全權大使,率領侵略軍打著為「保衛聖教而戰」旗號,直接參與對中國武裝侵略。美國則因其內部政局不穩,沒有參加英法聯軍,但派出全權大使列衛廉,同英法密切配合,趁火打劫國。沙俄為侵占中國北方領土,也積極支持英法等發動侵華戰爭。從而,英、法、美、俄四國結成侵華聯合陣線,進一步擴大了由英國首先挑起的第二次鴉片戰爭。

太平軍九江保衛戰  
  鹹豐六年底至鹹豐八年(1856-1858),太平軍為捍衛江西九江,與湘軍進行了長期艱苦的戰斗。先是,鹹豐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清軍攻陷武昌,記名按察使李續賓率湘軍水陸師向九江逼近。十二月十三日,清軍向九江發起進攻。鎮守九江的太平軍將士在林啟容的率領下激戰六晝夜,終於將敵人打退。林啟容以功封貞天侯。鹹豐七年二月,湘軍自宮牌夾至白水湖尾修築長濠六道,長三十余裡,深二丈,寬三丈五尺。五月築成,將九江三面圍困。八月十五日,小池口陷,九月初九日,湖口又陷,兩年前被太平軍困於鄱陽湖中的湘軍水師乘機沖出,與外江水師會合,巡守北面江岸。九江遂四面受敵,成坐困之勢。鹹豐八年春,湘軍攻勢愈急。曾掘地道以地雷轟塌東門、南門城牆。林啟容率部奮力抵抗,重創敵軍,又將城牆修復。四月初七日,湘軍又以地雷炸崩東南城牆一百余丈,沖入城中,林啟容率部浴血巷戰,一萬七千多名太平軍將士全部壯烈犧牲,九江終於落入清軍之手。九江扼鄂、贛、皖三省水陸咽喉,其陷落使太平軍在江西的戰斗更為艱苦,安慶也暴露於敵人面前,並間接危及到天京的安全。
文化紀事
沈榮逝世
沈榮(1794——1856),元和(今江蘇蘇州)人。父竹村,素善畫,好收藏。榮幼穎異悟寫生訣,旁及士女、人物、蟲蝶雜品。改琦(一七七四至一八二九)、廖裴舟先後寓吳,鹹與結契,互相參究,由此遂工。畫牡丹極艷冶,改琦嘗以牡丹沈郎稱之,時有沈牡丹之目。既而改作墨筆花卉,及瘦石枯枝, 清逸絕塵,遂與雲巖、鐵瓢、琴峰三家爭勝。山水師文彭、董其昌,亦有冷韻。道光二十七年(一八四七)作萼綠華海上添籌圖,著有飲水讀書齋詩。卒年六十三。

熊景星逝世
  熊景星(1791——1856)字伯晴,號笛江、荻江、滌庵,南海人。幼穎悟,嘗以所作《蒲葵扇詩》見賞於院元。清嘉慶二十一年(一八一六)舉人,官開建(今肇慶境內)訓導。後任學海堂學長。壯年有用世志,屢上公車不第,乃藉書畫自娛。曾與謝蘭生、譚瑩同修南海縣志。工古文辭,詩亦奇麗,著有《吉羊溪館詩集》三卷、《題畫詩》等行於世。自謂詩文入古未深,所可自信為書、畫。景星善於畫山水、花卉,聲譽頗重,質樸蒼勁,力透紙背。書法顏、柳、行草間摹李邕、米芾。畫仿吳鎮、沈周。其論畫謂:「筆不重不奇,墨不厚不深。古人揮毫落紙,必用濃墨,故垂之數百年。吳、沈諸公流傳傑作,墨氣如新,正為此耳。」

李善蘭譯完《幾何原本》  
  鹹豐六年(1856),著名數學家李善蘭與英國人偉烈亞力合作,完成了明末徐光啟與利瑪竇未曾譯完的《幾何原本》後九卷翻譯工作。李善蘭,字壬叔,號秋初,原名從蘭,字競芸,浙江海寧縣硤石鎮人。自幼酷愛數學,十五歲時即通《幾何原本》前六卷。三十歲後,所學漸深。道光二十五年(1845)出版了《方圓闡幽》、《弧矢啟秘》、《對數探源》等數學著作。他創造的「尖錐求積術」和以諸尖錐合積表示對數的方法,得到國內外數學家的好評。鹹豐二年,李善蘭來到上海墨海書館,從此開始其翻譯外國科學著作的生涯。他與偉烈亞力合作,繼續翻譯明末徐光啟和利瑪竇未曾譯完的《何原本》後九卷。李善蘭不懂外文,故以偉烈亞力口述,李善蘭筆錄的方式進行翻譯,共用了四年時間,終於將《幾何原本》後九卷譯完,使中國有了歐幾裡得幾何體系的完整譯本。
雜譚逸事
馬神父事件發生  
  鹹豐六年(1856)正月二十四日,廣西西林縣知縣張鳴鳳依法叛處法國天主教神父馬賴死刑。先是,馬賴於鹹豐三年非法從廣州潛入廣西西林縣從事間諜活動,並勾結官府,作惡多端,包庇教徒馬子農、林八等搶擄奸淫,激起民憤。鹹豐六年正月,新任西林縣知縣張鳴鳳將馬賴及不法教徒等二十六人逮捕歸案,並將馬賴與教徒二人處死,其余論罪各有差。其時法皇拿破侖三世為鞏固其軍事獨裁統治,擴張大資產階級的海外權益,正企圖勾結英國發動侵華戰爭,遂以此為借口,以保護教會權益為名,准備發動侵華戰爭。八月,法國通知英國政府,准備派一支法國遠征軍到中國。九月,英國又制造了「亞羅號事件」,兩國遂聯合對華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

天京破圍戰  
  鹹豐六年(1856)二月,太平軍擊潰清軍江北大營,五月破江南大營,解除了清軍對天京長達三年之久的圍困。先是,鹹豐五年底,太平軍為解鎮江及瓜州之圍,特從西征前線調回秦日綱、陳玉成、李秀成等部,次年二月,鎮江守將吳如孝會同秦日綱等內外夾擊,重創江蘇巡撫吉爾杭阿與總兵張國梁所部清軍,並乘勝由金山渡江至瓜州,大敗清江北大營統帥、欽差大臣江寧將軍托明阿於揚州土橋,連破虹橋、樸樹灣、三汊河清營,江北大營一百二十余座聞風潰散。三月初,太平軍再克揚州。四月底,秦日綱、陳玉成、李秀成等大破吉爾杭阿所部清軍於鎮江高資鎮,吉爾杭阿以洋槍自殺。張國梁由六合來援,亦為太平軍所敗。五月,翼王石達開取道皖南北進至溧水,清欽差大臣向榮集聚精兵全力爭奪,造成江南大營兵力空虛。適秦日綱、陳玉成、李秀成等自鎮江回天京,屯營燕子磯,東王楊秀清命其攻破江南大營方准入城。於是秦日綱移營於堯化門、仙鶴門以扼江南大營之背,向榮急派副將王浚率兵防堵。十六日,石達開兵分三路進援天京,攻占黃馬群,切斷了江南大營至仙鶴門、石埠橋一帶必由之路。向榮命都司馮子材爭奪黃馬群,並將張國梁自溧水星夜調加回。十八日,石達開、秦日綱等大敗清軍,攻破孝陵衛二十余座清營。楊秀清復派軍南出通濟門攻七橋甕,東出朝陽門圍撲清軍大營。向榮、張國梁等敗走淳化鎮,十九日退往丹陽,江南大營全面崩潰。秦日綱等乘勝追擊,克復句容,進軍丹陽。向榮於絕望之中,自縊而死。太平軍天京破圍戰取得巨大勝利,控制了上自武漢,下至鎮江的長江水面,太平天國在軍事上達到全盛。

雲南李文學起義  
  鹹豐六年(1856)四月,雲南哀牢山區爆發李文學領導的彝族農民起義。李文學為雲南彌渡縣瓦盧村人,雇農出身。鹹豐六年四月初七日,李文學在太平軍戰士王泰階(漢族)、李學東(彝族)協助下,聚眾五千,在瓦盧村天生營誓師起義。起義群眾共推李文學為「彝家兵馬大元帥」,在密滴村設大元帥府,李文學發布檄文,揭露滿、漢地主狼狽為奸,欺壓人民的罪惡,號召各族人民共同起來革命,「鏟盡滿清贓官,殺絕漢家莊主(地主)。」當地漢、哈尼、傣、白、回、苗、僳僳等各族群眾紛紛響應,起義隊伍迅速擴大到萬余人,控制了蒙化、彌義、鎮南等十余州縣三萬多平方公裡土地、五十余萬人口的廣大地區。起義軍采取耕戰結合措施,將十八至四十歲的男女組織起來,教以戰陣之法,「戰則集之,不戰則耕;男任戰,女任運,男女各有職。」還根據各族勞動人民的共同要求,推行「庶民原耕莊主之地,悉歸庶民所有,不納租,薄賦二成,荒不納」的土地政策,等於廢除了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因此在農民起義軍控制的地區內,農牧業、紡織業、狩獵業皆有所發展。同治十一年(1872),李文學率軍三千救援被圍於大理的杜文秀部回民軍,兵敗軍潰,因叛徒出賣被俘,於同治十三年二月遇害。彝族起義軍亦於光緒二年(1876)被清軍鎮壓。

江西邊錢會起義  
  鹹豐六年(1856)七月,江西吉安、建昌交界處爆發邊錢會起義。邊錢會為太平天國時期活躍在吉安、建昌一帶的幫會組織。「以錢塗朱,描金為字」作為本會標志。鹹豐五年冬,太平軍西征占領江西部分地區,對邊錢會產生重大影響。鹹豐六年四月,邊錢會首領林雙桂被清軍捕殺,激起廣大會眾義憤,乃於是年七月聚眾數千發動反清起義。起義會眾在太平軍西征部隊支援下,相繼攻破南豐、新城、貴溪、鉛山等地,擊斃清建昌知府何栻。不久,廣信府城亦為邊錢會占領。清政府急忙抽調福建、浙江清軍前來鎮壓。邊錢會與太平軍相互配合,以機動靈活的戰術與清軍周旋,牽制了江西及閩浙地區的部分清軍,有力地聲援了太平天軍革命。

洪秀全密詔殺楊秀清  
  鹹豐六年(1856)八月初四日,太平天國北王韋昌輝奉洪秀全密詔殺死東王楊秀清,引起「天京事變」。自建都天京以後,楊秀清居功自傲,專橫跋扈,上逼天王洪秀全,欲取而代之,曾假托天父下凡,借細小事故竟要杖責洪秀全,使洪、楊矛盾逐漸激化;下壓首義有功將領,如呼奴使婢,杖責燕王秦日綱、興國侯陳承熔、衛國侯黃玉昆等,引起部分將領對他不滿。鹹豐六年夏,太平軍擊潰清軍圍困天京的江南、江北大營,楊秀清以為這是擴大個人權位的好機會,同時也為試探洪秀全對自己的態度,為最終奪取太平天國最高領導權作准備,乃於當年七月公然逼洪秀全親到東王府封其為萬歲。洪秀全佯為應允,暗中卻密詔韋昌輝、石達開速回天京「勤王」。韋昌輝接到密詔以後,立即率領心腹武裝三千於八月初三日深夜從江西趕回天京。他與秦日綱一起,派心腹武士迅速占領城內要塞,然後對東王府發動突然襲擊。楊秀清措手不及,於初四日凌晨被韋昌輝所殺。為防止楊秀清親信部下為其復仇,韋昌輝定下一計,要盡捕東王余黨置之死地。初四上午,天王洪秀全下詔,譴責韋、秦二人殺人太多,「令受鞭刑四百」,東王逆謀自天洩露,其余黨一概不問。次日,韋、秦二人在天王府前偽裝受刑。楊秀清部下五千余人不知有詐,前來觀刑,不料竟遭突然襲擊,解除武裝後全部被害。隨後,韋昌輝等又對不甘束手就戮的楊秀清部下進行殘酷鎮壓。總計前後約兩萬余人慘遭殺害,屍首被拋入江中,由西水關流出至下關江口者不計其數。被殺之人多為太平軍骨干,使革命事業蒙受重大損失。

雲南杜文秀起義  
  鹹豐六年(1856)八月,回民首領杜文秀率雲南回民起義軍攻占大理,建立革命政權。杜文秀為雲南永昌府保山縣廩生,曾為鄉塾教師,為人忠直,素為民眾敬仰。道光二十七年(1847)秋,杜文秀因家屬為清軍所殺,未婚妻被擄,與白廷揚等赴京控告,無結果而返。鹹豐四年,永昌發生回、漢爭訟事件,杜文秀被捕入獄。鹹豐六年被雲南雲州回民起義軍蔡春發營救出獄,遂回鄉聚眾反清。八月,杜文秀率回、彝起義群眾數千人攻占雲南大理,建立革命政權「平南國」,被推舉為「總統兵馬大元帥」,以馬金保為「總理行營軍務大司軍」,楊楊榮為「彪旗大將軍」。杜文秀起義軍對外與太平天國政權通好,對內實行聯合漢族與其它民族的政策,奉漢人沙謙為軍師。起義軍控制地區達五十三州縣,劃為永昌、蒙化、江迤、江外、川陝等省。在其控制區內,起義軍采取了一系列恢復社會生產,減輕人民負擔,嚴肅吏治軍紀的措施,得到了各族人民的擁護。同治五年(1866),清廷用「以回攻回」的毒計,調投降清軍的回民起義軍敗類馬如龍進攻杜文秀起義軍。杜文秀打敗馬如龍,並於同治六年以二十萬人馬圍攻昆明。同治七年,清廷任命靠鎮壓雲南回民起義起家的岑毓英為雲南巡撫,在英、法等外國侵略者的支持下,用洋槍洋炮打敗了杜文秀起義軍。同治八年杜文秀率軍退守大理。同治十一年大理陷落,他吞食鴉片(或曰孔雀膽)後投往清營,請求以自己一死換取清軍免殺起義回民。岑毓英殺害杜文秀,縱兵對杜文秀部下回兵進行野蠻屠殺,起義最後失敗。

石達開迫殺韋昌輝、秦日綱  
  鹹豐六年(1856)十月初,翼王石達開起兵討韋,洪秀全下令殺死北王韋昌輝、燕王秦日綱,命石達開「提理政務」。先是,韋昌輝殺死東王楊秀清後,總攬軍政大權,其驕橫專權不下於楊秀清。八月中旬,石達開自武昌趕回,目睹天京慘狀,責備韋昌輝妄殺無辜,引起韋昌輝嫉恨。為獨攬大權,韋昌輝密謀殺死石達開,天王洪秀全也對石達開心存疑忌。石達開見事不妙,連夜縋城逃走。韋昌輝乃將石達開留在天京的一家老小盡行殺戮,並派秦日綱領兵追殺石達開。石達開至安慶起兵,以「肅清君側」為名,討伐韋昌輝,請天王洪秀全殺韋昌輝以平公憤、正國法。時韋昌輝在朝中倒行逆施,濫殺無辜,合朝文武群起反韋。韋昌輝猶欲頑抗到底,竟舉兵圍攻天王府,企圖殺洪秀全奪取最高統治權。洪秀全乃聯合朝中文武殺死韋昌輝、秦日綱及其黨羽二百余人,並將韋昌輝部長級送至石達開軍中,詔其回京輔政。石達開回京後,合朝歡呼,眾望所歸,洪秀全命其「提理政務」,主持軍國大事。但是,洪秀全鑒於楊秀清、韋昌輝專權的教訓,對石達開心存戒意,特封其兄洪仁發為安王、洪仁達為福王,與石同理朝政,從而種下了太平天國分裂的禍根。

廣州火燒十三行  
  鹹豐六年(1856)十一月,廣州人民為反抗英國侵略者進犯廣州,放火將外國侵略者集中的十三行燒毀。先是,該年九月,英國軍艦借口「亞羅號事件」進攻廣州,連陷珠江許炮台,激起廣州各界人民極大義憤。九月二十七日,廣州各鄉團勇及各界群眾數千人曾計劃「放火盡燒十三行」,因兩廣總督葉名琛嚴令禁止而未果。十月,廣東人民發表《廣東闔省人致英酋公函》,憤怒譴責英國侵略者「忽動干戈」、「殘害粵民」的罪行,並對其提出嚴正警告,如仍堅持與廣東人民為敵,定將受到嚴厲的懲罰。與此同時,廣州人民不斷采取各種形式對侵入省河的英軍兵艦進行騷擾和襲擊。十一月十七日夜,廣州人民用柴薪、火油等物向十三洋行發起火攻,美、法商館首先燒毀。次日午後,火勢借風力更為熾烈,整個十三洋行被糝一片瓦礫。外國侵略者無處存身,只得逃到船上躲避。

太平軍樅陽會議召開  
  鹹豐六年(1856)十二月,太平天國豫天侯陳玉成、地官副丞相李秀成在安徽北部樅陽鎮會商與清軍作戰方略。先是,當年十一月,清軍利用「天京事變」爆發,石達開大軍撤離之機,相繼攻陷武昌、漢陽。石達開回京輔政後,為改變武昌失守,清軍水師進犯九江的不利戰局,命太平軍東線堅守句容、溧水;西線堅守九江及其以下長江水道,西南堅守江西,並向鄂皖邊境大別山一帶挺進,同時任命陳玉成、李秀成分任主帥。十二月,陳玉成、李秀成會於樅陽,商定:李秀成率部回轉桐城,陳玉成則揮師由樅陽東下,經無為州、巢縣西進犯廬江,然後回兵桐城與李秀成會師。鹹豐七年二月,陳玉成、李秀成在桐城附近大敗清福建提督秦定三等部,占領舒城。二月初八,李秀成攻占六安,十六日陳玉成、李秀成會合捻軍占領正陽關。二十三日李秀成與捻軍龔得樹、蘇天福等配合攻占霍丘。

香港發生毒面包事件  
  鹹豐六年(1856)十二月三十日,香港數百名外國人因吃面包而嘔吐,化驗證明面包中有砒霜。據說因藥量過大,食後不久即引起嘔吐,故未造成命案。事後香港當局逮捕了五十二名中國人,其中十人被指為謀殺犯,擬判處死刑;其余四十二人被關押二十晝夜。但始終未審出結果,成為一大疑案。
注釋
公元 1856 丙辰 鹹豐六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