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854 甲寅 鹹豐四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太平軍增援北伐  
  鹹豐四年(1854)正月和四月,太平天國兩次派軍增援北伐。先是,鹹豐三年冬,北伐軍攻天津受阻,屯兵靜海、獨流一帶,派人回天京請援。次年正月初七日,東王楊秀清派夏官正丞相黃生才、夏官副丞相陳仕保、夏官又副丞相曾立昌與冬官副丞相許宗揚等率部自安慶出發,增援北伐軍。一路經安徽、河南、江蘇進入山東。途中,北伐援軍不斷擴大隊伍,吸收了大量起義農民、貧民及失業者。三月初,包圍運河邊工商業重鎮臨清。清山東巡撫張亮基、勝保及其先遣將軍善祿等急忙增援臨清。北伐援軍擊敗張亮基、善祿等,於當月十五日攻占臨清,清軍逃出臨清時,將城中糧草全部焚毀,使北伐援軍無以為食。隨即勝保及新任山東巡撫崇恩又包圍臨清,斷絕了城中一切接濟。北伐援軍補給困難,部分新兵軍心渙散,嘩變、逃跑事件時有發生,乃於二十一日撤出臨清,擬北上阜城。沿途新附者不聽指揮,相率南行,清軍乘機截擊,北伐援軍損失嚴重,二十七日退至清水鎮。四月初一南退冠縣,又遭地方團練及勝保馬隊前後夾擊,新附者狂奔,全軍潰敗,遂由江蘇豐縣策馬涉舊黃河,淤泥陷馬蹄,除兩千多人渡河南下外,其余全部殉難。曾立昌躍馬跳河死,黃生才在冠縣孔家集被俘,死於游擊。渡河部隊轉戰鳳台展溝集,陳仕保戰死,許宗揚逃回天京,被收入東牢。隨後,太平天國又派燕王秦日綱領兵第二次北援,但剛到舒城,就兵敗折回。此後,太平軍主力既要對付圍困天京的江南、江北大營,又要分兵於西戰場與湘軍激戰,故再無能力組織北伐援軍,實際上等於放棄了北伐部隊。

靖港激戰  
  鹹豐四年(1854)四月,太平軍在湖南靖港大敗湘軍。是年正月,太平軍西征進入湖南,連克岳州、湘陰,二月初九日攻克靖港,旋取寧鄉。曾國藩率湘軍反撲,太平軍在寧鄉、靖港作戰失利,撤回湖北。湘軍乘勢攻勢攻陷岳州,准備兼程東下,援救武昌,太平軍重新集結兵力組織反攻,再度挺進湖南。三月初十日,太平軍重占岳州,二十五日擊敗湘軍水陸師,再克靖港,且以林紹璋部間道取湘潭,擬南北夾攻長沙。曾國藩為解長沙之危,派兵反撲湘潭,並親自率領水師戰船四十只,陸師八百人於四月初二日進攻靖港。太平軍以猛烈炮火轟擊湘軍水師。曾國藩以水急風利,派人於兩岸以纜繩牽舟緩行。太平軍出隊殲其牽纜之人,復以小劃艇二百余只進逼敵船,乘風縱火,大敗湘軍水師,焚其戰船之一。陸路湘軍亦被太平軍擊潰。曾國藩損兵折將,愧恨交加,在靖港對岸銅官渚投水尋死,為其手下所救。

湘潭激戰  
  鹹豐四年(1854)四月,太平軍西征軍隊在湖南湘潭為湘軍所敗。先是,三月初十日,西征軍再克岳州。二十七日,林紹璋率部間道攻取湘潭,擬南北夾攻長沙,曾國藩於二十八日派副將塔齊布率湘軍陸師進犯湘潭,復以湘軍水師總統褚汝航率炮船助戰,所用大炮為英、美洋鐵炮,遠校土炮精利。四月初一日,湘軍水陸並進,猛攻湘潭。太平軍主將林紹璋指揮不當,內部不和,水師系臨時以民船組成,戰斗力較弱,致使作戰失利。初三、初四兩日,太平軍陸路、水師接連受挫,初五日被迫自湘潭撤退,是役太平軍前後水陸十戰皆敗,陣亡萬余人,潰散亦以萬計,船只被毀者近兩千艘。林紹璋因此被革職,久未起用。湘潭之戰後,太平軍再次撤出湖南。湘軍則長驅東下,直犯江西九江。從此太平軍不得不以重兵對付湘軍,不能再行支援北伐。

英、美、法開始第一次「修約」活動  
  鹹豐四年(1854)四月,英國駐華公使包令,聯合法國公使布爾布隆、美國公使麥蓮到達廣州,借口《望廈條約》中有關於十二年後變通貿易條款之規定,根據「最惠國待遇」,今《南京條約》已屆滿十二年,應予修改,故致函清辦理外交事務大臣、兩廣總督葉名琛,全面提出修約要求,主要內容有:中國全境開放通商,鴉片貿易合法化,廢除進出口貨物子口稅,外國公使駐京。另外,美國公使提出:要在長江流域及其支流的任何口岸城市及港灣進行貿易,美國人可以進入中國內地任何地區貿易、傳教、居住,並取得租賃、建築的自由;法使除提出類似要求外,還要求釋放非法潛入陝西從事間諜活動而被捕的法國傳教士。顯然,這些修約內容,早已遠遠超出對某些貿易條款「稍有變通」范圍,而是企圖再次強加給清政府一個比《南京條約》等更為廣泛的不平等條約。對此,葉名琛當然不敢冒然答復,只得采取拒不接見,避不回答的辦法。五月,包令與麥蓮到昆山面見兩江總督怡良,采取威逼利誘手段,再次提出修約要求,並揚言要到天津辦理交涉。怡良仍采取敷衍辦法,借口辦理外交為兩廣總督職責,要他們回廣州商辦。七月,英、法、美三國公使串通一氣,又一次向葉名琛要求修約。葉名琛仍抱著「接觸愈少,麻煩愈小」的宗旨不予接見,並向鹹豐帝建議,對付外國人的辦法,「惟有相機開導,設法羈縻」。三國公使再次廣州碰壁後,八月回到上海,利用江蘇巡撫吉爾杭阿勸鹹豐帝「允其所請」,未被采納。九月,英、美公使率兵船北上大沽口,要求到天津修約。清政府深恐侵略者借機尋釁,不願在近畿重地談判,乃派長蘆鹽政文謙與前任長蘆鹽政崇倫前往聽取英、美公使意見,要求他們仍回廣州交涉。英、美公使提出了更為廣泛的修約要求,並以修約不成,即要發動戰爭相威脅。最後,鹹豐帝僅同意減免外商所欠上海關稅和廣東茶稅,其余一概不准。侵略者雖欲以武力達到目的,終因兵力不足,未敢妄動,只得於十月南返。第一次「修約」活動宣告失敗。

外國人控制上海海關  
  鹹豐四年(1854)六月,上海海關落入外國人掌握之中。先是,鹹豐三年八月,上海小刀會起義搗毀上海海關。外國侵略者借口代征稅金,於八月初七日奪取上海海關管理權。次年六月初五日,清上海道吳健彰與英、法、美三國領事商定《上海海關章程》。根據這一協定,六月十八日,由英、法、美三國領事分別推舉英國人威妥瑪、法國人斯密司和美國人卡爾為委員,正式成立「上海海關稅務管理委員會」,由威妥瑪總負責。鹹豐八年威妥瑪去職,由曾任英國駐上海領事館職員的李泰國接任。

第二次田家鎮激戰  
  鹹豐四年(1854)十月,太平軍西征部隊在湖北田家鎮與湘軍大戰失利,損失嚴重。是年八月,太平軍石鳳魁、黃再興部自武昌撤出,退守田家鎮,與奉命來援的秦日綱部匯合,自田家鎮至蘄州,沿長江北岸建土城四十裡,又從田家鎮橫跨半壁山江面安設鐵鎖,並於半壁山上建營壘五座,引水為濠,嚴密布防。十月,湘軍大舉來來犯,攻勢甚猛。初四日,秦日綱與湘軍道員羅澤南、知州李續賓部大戰於半壁山,先勝後敗,傷亡數千。適韋志俊、石鎮侖、韋以德等千余將士戰死,被迫退回。十月十三日,參將楊載福、同知彭玉麟所部湘軍水師以烘爐大斧斫斷攔江鐵鎖,自江面進攻太平軍水師。太平軍水師敗走武穴。湘軍隨後追殺,水師於江面縱火,陸師在南岸助攻,燒毀太平軍船只約三千號。十四日晨,秦日綱、韋志俊等率部自田家鎮東向退至黃海。

沙俄穆拉維約夫武裝航行黑龍江  
  鹹豐四年至鹹豐七年(1854-1857),穆拉維約夫不顧清政府抗議,先後四次派遣船只,運載大批侵略軍非法闖入黑龍江。道光二十七年八月,沙皇尼古拉一世任命狂熱的擴張主義分子穆拉維約夫為東西伯利亞的總督,授意其放手侵占中國黑龍江地區。鹹豐三年十月底,穆拉維約夫根據駐北京的俄國東正教大祭司巴拉第提供的關於中國事態的詳細情報,制定了旨在侵占黑龍江北岸的所謂武裝「航行」黑龍江計劃,即利用清政府忙於鎮壓太平天國,東北邊境兵少糧缺,各路無防之機,開辟黑龍江航線。沙俄政府特別傳言批准了穆拉維約夫這一計劃,並授權其與中國談判中俄東段邊界問題。鹹豐四年四月三十日,穆拉維約夫第一次派遣船只非法在黑龍江上武裝航行。鹹豐六年十二月,沙俄悍然宣布成立以廟街為中心的所謂「濱海省」,明目張膽地將黑龍江下游劃入該省轄區。鹹豐七年閏五月十六日,穆拉維約夫又發布命令,宣布在黑龍江北岸建立「阿穆爾防線」,將這一地區分別置於該防線的第一、第二軍分區控制之下。到鹹豐七年十一月,沙俄在黑龍江北岸從上游到中下游建立起許多軍人「村屯」,派兵把守,並讓俄國人「移民」屯墾,企圖在軍事強占的情況下,造成既成事實,脅迫清政府認可,達到其侵占黑龍江流域的目的。

湖口、九江激戰  
  鹹豐四年(1854)十一月至十二月,石達開等率太平軍在湖口、九江一帶大敗湘軍,挽救了西部戰場危局。第二次田家鎮之戰後,太平軍西征部隊損失嚴重,被迫撤退,湘軍步步緊逼,猛撲九江,西征形勢危急。鹹豐四年十一月,太平天國成立西征指揮部,派翼王石達開及胡以晃等自安慶趕到湖口主持戰事,羅大綱自饒州領兵來湖口協防,青年驍將陳玉成也從江北趕至九江助林啟容守城。與此同時,曾國藩親臨前線督戰指揮,以悍將塔齊布、羅澤南等聯合湖北按察使胡林翼會攻九江,派水師撲向湖口,揚言要「肅清江面,直搗金陵」。石達開到達湖口後,親自領軍守御東岸縣城,堅壁高壘,嚴密防堵。每夜派小船下放縱火,並不斷施放火箭火毯,掠擾湘軍水師。十一月十二日,湘軍以輕便快船一百二十余艘沖入鄱陽湖內,石達開立即堵塞湖口水卡,斷其出路。是夜,石達開派小船襲擊湘軍停於江面上的快蟹等大船,兩岸太平軍以火箭、噴筒協助,共燒毀湘軍船只四十余只,其余退往九江。十二月十五日夜,林啟容自九江、羅大綱從小池口南北兩岸現時發起反攻,焚毀敵船百余號,湘軍水師大亂,「輜重喪失,不復成軍」。石達開、羅大綱等以輕舟逆流而行,直取曾國藩座船,曾國藩驚駭至極,再次投水尋死,復為手下所救,倉荒逃往南昌。是役扭轉了西征戰場形勢。為太平軍三克武昌創造了條件。
雜譚逸事
貴州楊元保起義  
  鹹豐四年(1854)正月,貴州獨山布依族農民在楊元保率領下舉行武裝起義,揭開了太平天國時期貴州各族人民起義的序幕。楊元保原籍廣西,貧苦農民出身,參加過李沅發領導的天地會組織,後移居貴州獨山州播讓村。因其父帶頭抗捐被捕,慘死獄中,遂領導當地布依族農民起義反清。數日之間,起義軍即發展到數千人。除布依族外,水族、苗族、漢族農民及手工業者也紛紛加入起義隊伍。駐守獨山州的清軍前來鎮壓,為起義軍所敗,整個黔南為之震動。貴州巡撫蔣霨遠聞訊,急派官軍數千前來圍剿。楊元保率起義軍奮起抵抗,連敗官軍。二月,起義軍圍攻獨山州城,遭清軍內外夾擊,戰斗失利,被迫退回播讓等山寨固守。三月,復撤至廣西邊境,楊元保被俘,被解送貴陽,四月在貴陽遇害。起義失敗。

湘軍成立  
  鹹豐四年(1854)正月,曾國藩建立一支新式團練武裝--湘軍,在鎮壓太平天國過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隨著太平天國的興發、發展與壯大,清王朝統治陷入危機。作為其主要統治支柱的八旗兵和綠營兵,在強大的太平軍面前,顯得腐朽不堪,「文武以避賊為固然,士卒以逃死為長策。」面對這一現實,清朝最高經濟者不得不將挽救危機的希望寄托在曾於鎮壓川楚白蓮教起義中起過重要作用的地方團練武裝身上。鹹豐二年七月,太平軍進攻長沙,鹹豐帝特命陳孚恩幫辦江西團練防堵事宜;十二月,太平軍進攻武昌前夕,復命湖南在籍侍郎曾國藩幫同辦理湖南團練鄉民、搜查「土匪」諸事務;鹹豐三年正月、二月間,又於南北十省中先後任命四十多位在籍大官僚為督辦團練大臣。但是,這班大官僚大多昏庸之輩,所辦團練往往成效甚微,只有曾國藩脫穎而出,靠練湘軍起家成為挽救清王朝統治危機的「中興名臣」。鹹豐四年正月初一日,曾國藩從湘鄉趕到長沙,開始籌練湘軍。他深悉綠營中普遍存在的「兵不知將,將不知兵」,兵、將腐朽,不堪一擊的種種弊端,故所練湘軍依明代抗倭名將戚繼光所創「戚家軍」為模式,以家族、鄉土、師生關系為紐帶,網羅了一批文人士子作為將領。所有勇壯皆由各營營官自行招募,只服從營官一人,各營編列番號,互不統屬,直接受曾國藩指揮。其陸師每營五百人,下分四哨,第哨八隊,火器刀矛各半;水師每營四百余人,配有快蟹、長龍、舢板等船二十一艘,後增至勇壯五百余人,船三十艘。整個湘軍從上至下彩層層相依、各對其上級負責的辦法,由曾國藩指定統領,統領自選營官,營官自哨官,哨官自選什長,從而開創近代軍閥制度「兵為將有」之先河,成為清代兵制一大變革。曾國藩以封建綱常倫理思想武裝湘軍,各級軍官主要從文士中選拔,以儒教治軍,同時還告別重視新式火器的運用,從外洋購置大批槍炮,用以裝備湘軍。因此,這只新組建的軍隊戰斗力較已往的八旗兵和綠營兵強出甚多。鹹古四年正月二十八日,湘軍初步建成,計陸師十三營六千五百人,水師十營五千人,加上夫役、工匠等後備人員共一萬七千余人(後逐漸擴大到十三萬余人)。出征前,曾國藩發表《討粵匪檄》,攻擊太平天國崇奉洋教、殺人放火、荼毒生靈、毀壞綱常名教。他以封建衛道士自居,打出維護儒家傳統的旗幟,故具有很大影響與號召力,成為太平天國的死敵。

張繼庚案件發  
  鹹豐四年(1854)二月,太平天國天京發生張繼庚陰謀破壞案件。張繼庚,字炳垣,江蘇南京人,清朝稟生。鹹豐二年秋,太平軍進攻長沙時,曾隨湖南布政使潘鐸縋入長沙城,抗拒太平軍。解圍後,張繼庚返回南京,協助清兵籌劃城防。並募勇千余人助守城池。太平軍攻克南京後,張繼庚混入韋昌輝典衙內教書,化名葉知法(或作芝發、知發、子法),暗糾同伙,密盟謀叛。曾挑撥太平軍湖南籍水營士兵與楊秀清親兵互斗,並使人出城約清江南大營攻城。後雖因陰謀洩漏而破產,但張繼庚因用化名而漏網。繼與混入織營為總制的原南京監生吳復成合謀,煽惑水西門等處將士與楊秀清親兵及織營人員約六七千人入盟。鹹豐四年二月,師帥張沛澤發覺其陰謀活動,將張繼庚逮捕,吳復成逃脫。張繼庚被捕後誣陷太平軍中兩廣、兩湖籍將士為同謀,致使數十人無端遇害。鹹豐五年,張繼庚被殺。

廣東何祿起義  
  鹹豐四年(1854)五月,廣東東莞天地會首領何祿聚眾起義。何祿也稱何六,廣東順德人,天地人首領。曾加入太平軍。鹹豐三年奉洪秀全之命回廣東進行革命活動。次年五月,何祿在廣東東莞石龍墟率天地會會眾起義反清,拉開兩廣天地會起義的序幕。何祿起事後,廣東各地農民紛紛起義響應。東江一帶東莞、惠州、增城、博羅等地起義軍皆推何祿為首領,率起義軍參加廣州圍城之戰,後繼續活動於東莞一帶。鹹豐五年,兩廣總督葉名琛派官軍前來鎮壓,起義軍作戰不利,何祿率眾北上入湘南,相繼占領郴州、桂陽、茶陵、永興、酃縣等地,以郴州為基地,與當地天地會起義軍肖元發、焦玉晶、許月桂等部結合,共同抗擊清軍。鹹豐六年,為湖南巡撫駱秉章所部王鑫、劉長佑等擊敗,兩萬余人犧牲,何祿於郴州毛栗墟被捕遇害。

陳開、李文茂起義  
  鹹豐四年(1854)六月,廣東天地會首領陳開、李文茂等起義反清。陳開、廣東佛山人,駕船為業。該年六月十一日,陳開在廣東南海縣佛山鎮率天地會會眾舉起義旗,建號「大寧國」,自稱「軍師」,「大王」,起義軍號稱十萬,占據佛山。李文茂,廣東鶴山人,原系粵劇藝人,早年加入天地會。陳開起義後,李文茂在廣州北郊佛嶺寺聚眾響應,與陳開部匯合,起義軍蓄發易服,頭裹紅巾,故有「紅巾軍」之稱。旬日之間,連陷數十州縣,使省城廣州陷入「勢孤援絕」境地。六月十九日,起義軍圍攻廣州城。兩廣總督葉名琛糾集地方豪紳組織團練,並勾結外國侵略者進行抗拒。他先後從東莞、香山、新會、潮汕等地調練勇數萬人到廣州協助守城,又倚仗英、美、法等國船只運送援兵、糧食、武器等入廣州城。起義軍圍攻廣州達五月之久,未能攻克,於當年十一月底被迫撤退。葉名琛殘殺起義群眾,先後達十數萬人之多。鹹豐五年夏,陳開、李文茂會同廣西天地會首領梁培友等率眾四萬余人,乘船千余艘,自廣東肇慶出發,沿江西征,一路攻梧州,破籐縣,經平南圍攻潯州,於八月十七日攻克潯州府城。起義軍在潯州建立革命政權「大成國」,改潯州為「秀京」,用「洪德」紀年。陳開稱「鎮南王」,設官分職,征收賦稅,鑄造「洪德通寶」。以李文茂為陸路總管,梁培友為水路總管,領兵先後攻克貴縣、武宣、象州、平南等地。鹹豐六年十月,陳開、李文茂、梁培友在梧州會師,決定陳開改稱「平潯王」,駐潯州;梁培友稱「平南王」,駐平南;區潤稱「平西王」,梁昌稱「定北王」,分駐大湟江;李文茂稱「平靖王」。廣西巡撫勞崇光向湖南巡撫駱秉章求援,駱秉章先後派蔣益澧、劉長佑等率湘軍大舉入桂鎮壓起義軍。鹹豐七年,梁培友在廖洞堡陣亡。次年梁昌被俘犧牲。鹹豐九年李文茂在慶遠深山中病逝。區潤在潯州病逝,鹹豐十一年七月,廣西按察使蔣益澧攻陷潯州,陳開被俘犧牲,大成國敗亡。

貴州黃兵起義  
  鹹豐四年(1854),貴州桐梓爆發「黃兵」起義。起義領袖是楊鳳、陳壽、李時榮等。起義軍皆以黃巾包頭,自稱「黃兵」,攻占黔北桐梓、仁懷一帶。雲貴總督羅繞典聞報,率軍前來鎮壓。起義軍南退余慶,在龍溪與官軍作戰失利,楊鳳被俘犧牲。余部在鄒辰保率領下繼續斗爭。鹹豐九年被清軍剿滅。

貴州齋教起義  
  鹹豐四年(1854)八月,貴州桐梓一帶爆發楊隆喜、舒裁縫等人領導的齋教起義。齋教又稱「老官齋教」,系由明教演變而來的秘密宗教組織,崇奉彌勒佛,以「天國普有」為宗旨,與白蓮教聯系密切,素有反清傳統。楊隆喜又名楊應龍,桐梓溱裡九壩人,齋教首領。他利用齋教號召群眾,聚集力量,密謀起事。舒裁縫為遵義大溪裡芝麻坪人,以裁縫為業,走遍滇、黔,曾參加過鹹豐四年初楊元保起義,失敗後潛回家鄉,與楊隆喜結為密友。八月初,楊隆喜、舒裁縫等人在九壩聚集齋教教眾及貧苦農民千余人,攻占桐梓縣城。建立起義政權,以楊隆喜為都督大元帥,建號「江漢元年」,並發布檄文,痛斥滿清暴政,申明起義宗旨,受到當地各族群眾的支持。起義軍橫掃黔北,勢力達於黔、川邊境。清廷急調黔、滇、川三省軍隊前往圍剿。十二月中旬,川軍攻陷起義軍後方九壩、桐梓;下旬,滇軍與黔軍侵占了起義軍主要據點遵義雷台山。楊隆喜率部退往黔西安底、都勻一帶,二三月間戰敗自殺。五月,舒裁縫也被清軍捕殺,余部潰散。起義失敗。

上海小刀會北門激戰  
  鹹豐四年(1854)十一月十八日,上海小刀會起義軍在上海縣北門一帶重創法國侵略者及清朝官軍,史稱「北門之戰」。是日晨,法軍艦隊司令辣厄爾聯合清軍向上海縣城發動進攻,炮擊北門城牆。在艦隊炮火掩護下,約二百五十名法軍攻入縣城。小刀會起義軍在潘啟亮等指揮下奮起迎戰,他們隱蔽在高大建築物中間向法軍射擊,擊斃法軍多名,迫使其退出縣城。法軍退出後,清軍隨後湧入。潘啟亮率起義軍沖出建築物,與清軍肉搏,將其趕至城牆邊緣,紛紛滾下城牆。是役,小刀會起義軍共斃傷法軍軍官四名,士兵約六十名;清軍二千余名。
注釋
公元 1854 甲寅 鹹豐四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