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博物網首頁
拍賣行情 中國藝術家博覽 藏品交流 競價交流 博物檔案庫 工具書 金石樂園 積分樂園
咨詢鑒定 聚友堂 高古版 明清版 談書評畫 玉器雜玩 鑿金琢石 精華與推薦
藏品檢索 古陶瓷 古陶瓷標本 書法 繪畫 古玉器 青銅器 古家具 文房用具 古雜件
繁體版  English
登錄名: 密碼:
中國歷史紀事
公元 1853 癸丑 鹹豐三年
到公元
歷史紀事
太平軍進軍南京  
  鹹豐三年(1853)正月初二,太平軍自武漢出發,水師戰船萬艘,順流東下,陸軍於兩岸屏障水師,長驅直搗南京。先是,太平軍連克武漢三鎮,威脅蘇皖,震撼豫蜀,使清廷大為驚慌。鹹豐帝將欽差大臣署湖廣總督徐文縉革職拿問,以向榮為欽差大臣,專辦兩湖軍務,又破例增設兩欽差大臣:一為署河南巡撫琦善,率軍進防信陽、新野;一為兩江總督陸建瀛,督師扼守江皖。是時,在太平軍內部,針對今後戰略,產生三種意見,爭論十分激烈:一為北進河南,問鼎中原;二為西入巴蜀,「再圖四擾」;三為東下江南,占領南京。最後,楊秀清人心所向「天父下凡,令其直犯江寧」,確定了順江東下,取南京以為根本,徐圖進取的戰略方針。其時清廷的長江下游一帶防御薄弱。欽差大臣向榮跟在東進的太平軍身後,只知尾隨,不敢追擊。太平軍在文濟老鼠峽下巢湖一戰,陣斬清壽春鎮總兵恩長,擊潰所部清軍約三千人,兩江總督陸建瀛聞訊逃回南京。太平軍連下九江、安慶、蕪湖,正月二十九日直逼南京城下,陸軍占據雨花台,水師扎營於水西門外。南京城內一片驚恐,文官「茫然不知守御」,武將「原不知武為何事」。守城清兵五千,半數為駐防八旗,外加鄉勇萬余,「皆市井無俚」,城未破已四散逃命。太平軍兵臨城下,一面積極准備攻城,一面宣傳革命宗旨,動員群眾支持。在人民群眾的支援下,太平軍於二月初十日以地雷轟塌南京北城儀鳳門,攻破外城,斬陸建瀛;次日分別從南城聚寶門及水西門、旱西門入城,破內城,殺江寧將軍祥厚、副都統霍隆武等。前後不過十二天,整個南京遂為太平軍占領。

太平天國定都天京  
  鹹豐三年(1853)二月二十日,太平天國正式定都南京,改名「天京」。太平軍占領南京後,何雲何從?又在太平天國兩位主要領導人洪秀全與楊秀清之間產生了分歧。天王洪秀全主張分軍鎮守江南,主力直趨中原,取河南為基業,直搗北京。東王楊秀清卻計不出此。認為攻克南京標志著革命已取得決定性的勝利,產生了「建都即成,天下大定」的思想,假借「天父下凡」,壓洪秀全同意建都南京。於是,太平天國「奉天體天之意」,將南京改名「天京」,並發布《建天京於金陵論》,正式建都於此。

清政府創設厘捐  
  鹹豐三年(1853)三月,雷以諴奏請在河南、江蘇等地推行厘捐。太平天國起義後,清政府稅收減少,軍餉激增,部庫儲存漸趨枯竭。鹹豐三年二月底,幫辦揚州軍務刑部侍郎雷以諴采納幕客錢江建議,在揚州裡下河地區仙女廟、邵伯、宜陵等鎮勸諭米行「捐厘助餉」,隨即奏請朝廷於河南、江蘇等地府縣廣泛推行「抽厘」。抽厘亦稱「厘捐」,是對運銷過程中的日用必需品抽收百分之一稅款,作為臨時性籌款措施,實為變相捐輸。厘捐分「活厘」(亦稱「行厘」,抽行商之貨物通過稅)、「板厘」(亦稱「坐厘」,抽坐商交易稅),又分「從量抽厘」與「從價抽厘」。後經勝保奏請推行於其他各省,鹹豐五年,湘、鄂、川、新、奉、吉、皖、閩等省相繼仿行。鹹豐七年,勝保復奏請於全國各省一律辦理。後名目日見繁多,如統稅、統捐、產銷稅、鐵路貨捐等等,且稅率極不一致,並不限於值百抽一。太平天國被鎮壓後,清政府並未將厘捐撤消,繼續征收,直到清末。民國二十年(1931),民國政府始將其正式裁撤。

英使文翰訪問天京  
  鹹豐三年(1853)三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英國香港總督兼出使中國全權代表文翰訪問太平天國首都天京。先是,當太平軍沿江東下時,英國駐上海領事阿禮國向文翰建議,由英國出面幫助清廷鎮壓太平天國,並借此向清廷索取更多的特權,但當文翰趕到上海,准備找兩江總督陸建瀛談判此事時,陸建瀛已死,南京已為太平軍占領。於是,文翰改變計劃,派翻譯密迪樂至前線了解太平軍情況,得出結論:清朝在南中國的統治權已不復存在,如果外國進行干涉,只能無限期延長兵災與混亂。六月,英、法、美先後宣布「中立」。十五日,文翰自上海前往天京,考察太平天國實況,探尋其領導人對外國的態度。當文翰一行的座艦駛入太平天國水域時,太平軍鎮江、瓜洲炮台開炮示警,英艦被迫停駛,說明原委,始得通過。二十日,文翰及其隨行人員翻譯密迪樂、「哈爾士」號艦長費爾班、幫辦事務吳德格等抵達天京。先派密迪樂等拜會北王韋昌輝和翼王石達開,表示英國將「絕對保守中立」。對此,韋昌輝等明確回答:「爾等如幫助滿人,真是大錯,但即令助之,亦是無用的」。又表示,只要英國不助滿人,彼此可以相安無事,甚至成為親密的朋友。次日,文翰書面照會太平天國,要求承認中英《南京條約》及英國在中國的種種特權。二十三日,東王楊秀清復照文翰,表示如其中心歸順,願為藩屬,則許其「頭人」及「眾弟兄」隨意來天京,或效力,或通商,悉聽其便。二十五日,文翰離開天京,行前再次聲明英國在華之條約權益,希望太平軍進抵上海時,不要侵犯英人生命財產,若遭侵犯,必將引起與鴉片戰爭相同的結果。二十六日,文翰抵鎮江,派密迪樂會見守將羅大綱。羅大綱警告英人勿助清兵,勿售鴉片。二十八日,文翰回到上海,此次訪問,使文翰了解了太平天國對外政策,雖令其大失所望,但也親眼看到太平軍強大的實力,不敢冒然公開幫助清政府,決定暫時采取觀望的態度。

太平軍出師北伐  
  鹹豐三年(1853)四月初一日,太平軍天官副丞相林鳳祥、地官正丞相李開芳率太平軍精兵兩萬,自揚州出師北伐。隨後,春官正丞相吉文元、殿左三檢點朱錫琨亦分別自浦口、六合相繼統軍北上。北伐軍本著「師行間道,直趨燕都」的戰略方針,一路過關斬將,連克儀征、浦口、滁州、鳳陽、懷遠、蒙城、毫州等地。五月初六日大敗清河南巡撫陸應谷部,於初十日占領歸德(今商丘)。本計劃在此渡河,因清軍封鎖了一切船只,遂西進攻開封。不克,繼續西進,於汜水、鞏縣一帶覓船渡過黃河。七月二十八日,自濟源入山西、克垣曲、絳縣、曲沃、平陽、洪洞,經屯留,占潞城、黎城,折回河南,自涉縣、武安入直隸,擊敗清欽差大臣直隸總督訥爾經額所部萬余人,乘勝占沙河。八月十一日,進兵距保定六十裡之張登店。清廷大震,京師設巡防所,宣布戒嚴,鹹豐帝准備逃往熱河,三萬多戶官民逃出北京。但北伐軍並未直接北上,而是東進克獻縣、交河、滄州,前鋒直達楊柳青,進攻天津。由於天津布防嚴密,且時近冬令,太平軍不慣寒冷,攻天津受阻,乃屯兵於靜海,獨流一帶,過冬待暖。是時,清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欽差大臣勝保等屯兵於楊村一帶,與太平軍形成對峙局面。鹹豐四年正月,北伐軍在既缺糧草,又斷音信的情況下,主動放棄靜海、獨流,步步為營地向南撤兵,希望與援軍會合,但這一計劃始終未能實現。

太平軍出師西征  
  鹹豐三年(1853)四月十二日,太平軍春官正丞相胡以晃、夏官副丞相賴漢英、殿左一檢點曾天養、殿右八指揮林啟容等,奉東王楊秀清之命,統帥戰船千余只溯江西上,大舉西征。十八日,西征軍進占安徽西梁山、裕溪口、雍家鎮。五月初一日占池州,初四日攻克安慶。賴漢英、曾天養、林啟容等繼續西進,初七日占江西彭澤,十二日占湖口,十六日占南康府,人民縛知府恭安、知縣羅雲錦近迎太平軍。十七占吳城鎮,十八日圍攻南昌。清江西巡撫張芾、湖北按察使江忠源等頑強固守,賴漢英乃決定先攻占附近州縣,斷其接濟,再全力攻城。於是豐城、瑞州、饒州、樂平、景德鎮、浮梁、都昌等地先後為西征軍攻占。五月二十七日,太平軍國宗石祥禎、韋俊等率軍進援江西。六月十八日,曾國藩亦遣知州朱蓀詒率湘勇一千二百人自長沙援江西、訓導羅澤南,編修郭嵩燾等率軍數千馳援。七月二十四日,西征軍攻湘軍羅澤南、朱蓀詒、郭嵩燾等於南昌附近。後楊秀清以西征軍攻南昌三月不下,命撤圍北上,八月二十七日占九江。後西征軍分兵兩路:一路由石祥禎、韋俊率領,沿江西上攻入湖北;一路由胡以晃、曾天養率領,自安慶經略皖北。賴漢英以攻南昌不力,革職調回天京。

清政府發行當十錢  
  鹹豐三年(1853)五月,清政府為解財政拮據之急,開始發行當十錢。自鴉片戰爭以來,特別是太平天國起義爆發後,連續不斷的內憂外患,使清王朝財政日益困窘。為解燃眉之急,遂開始實行通貨膨脹政策。首先是減重小錢的出現。按雍正年間定制:每枚制錢應重一錢二分,每千枚應重七斤八兩。道光年間開始出現不足重量銅錢,每千枚僅重四、五斤,工部寶源局與戶部寶泉局所鑄之錢也大小不一,且有摻鉛過多現象。鹹豐三年五月,清廷批准鑄造發行當十錢,每枚僅重四錢四分。以後,當五十、當百、當五百、當千大錢相繼出現。皆遠遠不足規定重量,其中當千大錢每枚僅重二兩。鹹豐七年又出現鑄鐵制錢和鉛錢。後這些新錢因幣值不足,難以流通,不得不停止鑄造,但因此而造成幣制敗壞,金融混亂,財政拮據問題不但未能解決,反而愈加嚴重。

清政府發行官票、寶鈔  
  清政府在鑄行不足值之金屬貨幣的同時,又開始發行紙幣,與制錢並行。鹹豐三年(1853)五月,清政府開始發行官票,同年十一月發行寶鈔,皆由戶部負責。官票相當於實銀,分一兩、五兩、十兩、五十兩四種;寶鈔相當於制錢,分五百文、千文、千五百文、二千文四種。同時規定官票一兩抵制錢二千文,寶鈔二千文抵銀一兩。後因發行數目過大,缺乏必要的准備,致使官票不能兌銀,甚至寶鈔也難以全部兌現,市面拒絕使用,流通困難。至鹹豐十年,官票、寶鈔終於停止發行。除戶部發行紙幣外,鹹豐年間開始設立的京城及各省官銀錢號也被授權發行紙幣,更是漫無限制,信用尤差。京城官錢局不數年即告裁撤,而地方各官錢號則一直照發紙幣,致使整個金融市場陷入一片混亂。

太平天國鑄錢  
  鹹豐三年(1853)六月,太平天國正式在天京朝天宮開爐鑄錢,設專官司其事,共四人,職同指揮。試制多時未成,直至次年五月以後方才成功。太平天國錢幣分金幣、銀幣(兩者非通用品)、大錢、中錢、小錢諸種。金狀若銅錢,中間方孔未穿透,銀幣分大小兩種。,小者如小銅錢。大錢似為開爐錢或鎮庫錢,又有如吉利錢者,重八點一二五公兩。中錢有當百錢、五十錢、十錢多種,輪廓與外國銀圓相似,每枚重五錢至一兩不等。小錢當一文,為最主要的流通貨幣。各種錢幣一般為圓形方孔(間有圓孔),正面為「太平天國」四字(初期作「天國」,也有作「太平」者),背面為「聖寶」二字,間有作「通寶」者,還有不刻者,種類較雜。太平天國早期曾以錫造金田起義錢,面文為「太平通寶」,背上刻雲龍、風虎,且有「會風雲」三字,後期在地方江蘇蘇州、浙江杭州等地也有鑄造,不如前期嚴整劃一。太平天國鑄錢不計工本,講求質佳工良。大錢量重,尤為精美。因其質量遠較清朝「鹹豐通寶」、「同治通寶」為佳,故不論清廷如何嚴禁,仍多有流至清朝統治區者。

法使布爾布隆訪問天京  
  鹹豐三年(1953)十一月初六日,法國駐華公使布爾布隆訪問天京。訪問期間,布爾布隆以鎮江、揚州天主教徒受到太平軍「迫害」為名,向太平天國提出責難,要求太平軍保護天主教。太平天國頂天侯秦日綱接見了布爾布隆,聲明太平軍未曾壓迫天主教徒,同時警告布爾布隆,不要干涉中國內政,不要幫助清廷與太平天國為敵。布爾布隆在天京期間,親眼看到太平軍紀律嚴明,天京秩序穩定。因此,離開天京後,他建議法國政府采取「中立」政策,未敢公然與太平天國為敵。

《天朝田畝制度》頒布  
  鹹豐三年(1853)冬,太平天國頒布《天朝田畝制度》。鹹豐十年重刻刊行。基本內容如下:一、廢除封建土地所有制,一切土地歸天國所有,按產量高低分為九等:畝產一千二百斤為第一等上上田,以下以一百斤遞減,至畝產四百斤為第九等下下田。分田不論男女,十六歲以上全份,十五歲以下減半,雜以九等,好壞搭配。二、寓兵於農,全體人民依太平軍編制組織:五家為伍,設伍長;五伍為兩,設兩司馬;四兩為卒,設卒長;五卒為旅,設旅帥;五旅為師,設師帥;五師為軍,設軍帥。自兩司馬至軍師,稱鄉官,選本地人充任。軍帥以上,縣設監軍,郡設總制,稱守土官,由上級委任,以構成地方各級管理機構。以「兩」為基本行政單位,設「聖庫」及禮拜堂各一座,由兩司馬總管二十五家的生產、分配、行政、司法、教育、禮俗、宗教及軍事訓練等各項事務。每一農戶為一生產單位,除種地外,還要從事植桑養蠶、紡織和飼養雞、豬等家庭副業,所獲農副產品,除留夠全家衣食至可接新谷外,其余一律交入聖庫,遇有婚喪嫁娶,由聖庫支付所用,一切鰥寡廢疾者皆由聖庫供養。三、各級官吏皆需遵守「十款天條」及上級命令,盡忠報國者提升,受賄弄弊者貶黜,詳核其統屬,列明賢惡,逐級上報,保升奏貶。普通民眾遵條令和力農者或舉或賞,違條令和惰農者或誅或罰。《天朝田畝制度》本著「有田同耕,有飯同食,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無處不均勻,無人不飽暖」,「天下人人不受私,物物歸上主」的精神,否定封建土地私有制,集中反映了廣大農民迫切要求得到土地的碑刻,具有鮮明的反封建性質。但它要求在小生產基礎上廢除一切私有財產,平均一切社會財富,只能是一種幻想,不可能付諸實施。
文化紀事
太平天國開科取士  
  鹹豐三年(1853),太平天國定都天京後,正式開科取士。原定每年十二月初九日(天歷)天王誕辰舉行,旋以幼天王於十月出生,遂改於十月初一日舉行。鹹豐九年後改為九月九日文試,九月十九日武試。每試取元甲三人,稱狀元、榜眼、探花,封職同指揮;二甲無定額,稱翰林,封職同將軍;三甲無定額,稱進士,封職同總制。中試者皆於其稱呼前加「天試」字樣。考試用八股試帖體,題目出自《舊遺詔聖書》、《新遺詔聖書》和《天命詔旨書》等。應試者不論門第出身。自鹹豐三年至同治元年(1862)共開十科。鹹豐九年洪仁玕總攬文衡,改定考試制度,於鹹豐十一年頒布《士階條例》,規定改三年一科;文試進士改稱達士、翰林改稱國土,武試進士改稱壯士,翰林改稱威士;除二甲首名傳臚仍封職同將軍外,國士、威士職同總制,三甲首名會雲職同監軍,達士、壯士職同軍帥。原定同治三年起照新制度實行,因天京失陷未果。太平天國科舉考試除上述「天試」外,尚有「東試」、「北試」、「翼試」數種。東王楊秀清生日在八月,北王韋昌輝生日在六月,翼王石達開生日在二月,故「東試」自鹹豐三年至鹹豐六年楊秀清去世,每年八月初十舉行;「北試」自鹹豐四至至鹹豐六年韋昌輝去世,每年六月二十日舉行;「翼試」自鹹豐四年至鹹豐七年石達開出走,每年二月初一舉行。考試內容、形式及取士授職等與「天試」大體相同。(以上日期凡「月」、「日」皆為天歷。)

湯貽汾逝世
湯貽汾(1778——1853),武進(今江蘇常州)人。工書畫,所畫山水思致疏秀,花卉閒談超脫,書長行草,能詩,與戴熙並稱「湯戴」著稱於清末。

侯雲松
侯雲松(1774——1853),上元(今南京)人。嘉慶三年(一七九八)舉人,官安徽教諭。寫意花卉,專學陳道復,天真高澹,一洗凡習,題識亦多妙語。嘗與改琦、廖雲槎合作畫箑。琦先成墨桃一枝,風致可掬。次及雲槎,為蘸丹粉亦作襯其後,偃仰交插,已盡其態。雲松無從下手,乃補夾竹桃數蕊於旁,氣韻清逸,邃成妙品。題曰:亦是一家眷屬。其雋思可想見。工詩,與黃鉞、王應綬等友善。晚年家居鬻書、畫自給。嘗與湯貽汾、馬士圖等作詩畫會。卒年八十。有薄游草。
雜譚逸事
福建小刀會起義  
  鹹豐三年(1853)四月,福建爆發小刀會起義。「小刀會」作為南方民間秘密結社,創始於乾隆年度。道光二十九年(1849),歸國華僑江源、陳正成等在廈門建立小刀會,後又在廣州、上海、寧波等地發展組織。其歸國時,購得洋小刀數百,遍贈同類,結為小刀會,其臂力超人者,用雙用,故又名雙刀會。太平天國起義後,福建海澄一帶小刀會發展到二、三千人,准備起義。後因事機不密,江源、陳正成等為清廷捕殺,會務遂由黃威(或稱黃位)主持。鹹豐三年四月初七日,黃威與黃德美等率領會眾在海澄起義。初十日攻克漳州,擊斃清總兵曹三祝、汀漳龍道文秀等。十一日占同安、廈門、十二日占漳浦。起義軍在廈門建立政權,黃威以「漢大明統兵大元帥」名言發布文告,指斥清朝黑暗統治,號召人民進行革命,在其占領區內免除苛捐雜稅,並派人赴天京與太平天國聯系,未成。清廷調重兵反撲廈門,黃威等率起義軍頑強抵抗,多次擊退清軍及團練的進攻,終因糧盡援絕,於十月十一日退出廈門。黃威率眾入閩粵海面,堅持斗爭到鹹豐八年;黃德美退至龍溪,為當地團練所俘,起義失敗。

福建紅線會起義  
  鹹豐三年(1853)四月,福建永春縣霞陵人林俊領導紅線會起義。紅線會為福建天地會一支,采用康熙年間銅錢式樣,刮去康熙二字,中塗紅色,以為會徽,會眾各持一枚作為標記,故名。鹹豐三年四月,永春秀才林俊(又名林萬春)與童森、黃有、蘇卓等領導紅線會眾在其家鄉霞陵與黑錢會首領陳湖聯合發動起義。起義軍發展到數萬人,先後攻克德化、永安、大田、沙縣、龍溪、仙游、安溪等州縣,與黃威領導的廈門小刀會相呼應,轉戰閩北山區達五年之久。林俊曾派人與太平天國取得聯系,洪秀全封其為烈王(或曰順義侯)。鹹豐八年,太平軍楊輔清部入福建,林俊聞訊,自順昌縣北上迎接,途經光澤仁壽橋,遭地方團練伏擊,林俊戰死。余部在永春一帶繼續堅持斗爭,同治四年(1865)被左宗棠鎮壓。

上海小刀會起義  
  鹹豐三年(1853)八月,劉麗川等在上海領導小刀會起義。上海小刀會創立於道光二十九年(1849),首領為劉麗川、周立春等。劉麗川,廣東省香山縣人,農民出身,曾做過傷科醫生,道光二十五年加入天地會。道光二十九年到上海,與福建人陳阿林、江蘇人周立春、潘啟亮等聯合興安會館董事李仙雲、嘉應公所董事李少卿、上海商董徐渭仁等建立上海小刀會。對外稱「義興公司」,主要成員為農民、城市勞動者、失業船夫以及受外國侵略者排擠的中國行會商業資本家。鹹豐三年七月十三日,嘉定農民千余人在徐耀領導下舉行武裝起義,一度占領縣城。隨即與上海小刀會周立春等聯合,於八月初三日再次攻占嘉定。初五日,劉麗川率上海小刀會起義響應,占領上海縣城。殺死知縣袁祖德,活捉蘇松太道吳健彰。劉麗川在上海建立「大明國」,後改名「太平天國」,自稱「太平天國統理政教招討大元帥」,並上書洪秀全,表示願意接受太平天國領導。小刀會起義軍紀律嚴明,又於上海全城遍貼布告,痛斥清朝及外國侵略者罪行,闡明起義宗旨為「反清復明」,故從者甚眾。不久相繼占領寶山、南匯、川沙、青浦,並計劃與蘇州小刀會起義軍配合,奪取蘇州。小刀會占領上海,使圍困太平天國天京的江南大營之主要餉源江海關稅收陷於停頓,且勢必影響到即將到來的海運漕糧,故清廷大為驚恐,急調江南大營軍隊前來鎮壓,八月二十日,清軍攻入嘉定,周立春被捕,死於蘇州。小刀會退出青浦等地,集中力量守衛上海縣城。從此,小刀會起義軍從進攻轉入防御,繼續與清朝統治者及外國侵略者進行艱苦卓絕的斗爭。

田家鎮激戰  
  鹹豐三年(1853)九月,太平軍西征部隊在湖北田家鎮半壁山大破清軍。八月底,太平軍石祥禎、韋志俊等率部自江西九江進占湖北武穴鎮,並進攻田家鎮。清署湖北按察使唐樹義、前武昌府同知勞光泰、總兵楊昌泗等督兵死守。太平軍遂改變作戰計劃,准備先以水旱兩路大軍奪取長江南岸的半壁山,進而控制江面及北岸的田家鎮。適值清湖北按察使江忠源率部增援田家鎮,使清軍兵力增加到近萬人。九月十三日,太平軍數萬人馬水陸並進,向清軍陣地發動猛攻。江忠源先赴水營督戰,令開炮迎擊。尋水營兵潰,戰船幾為太平軍所獲,急登岸率陸師頑抗,又告失利,只得敗走廣濟。唐樹義、勞光泰、楊昌泗等皆敗逃,清軍全軍覆沒。太平軍遂占領田家鎮,並長驅入鄂。

三汊河激戰  
  鹹豐三年(1853)十一月,太平軍為援救揚州守軍,與清兵大戰於揚州西南十五裡之三汊河。先是二月,太平軍占領揚州。四月,林鳳祥、李開芳等率軍自揚州出師北伐,留曾立昌、陳仕保等鎮守該城。清欽差大臣琦善等設江北大營圍困揚州。六月,太平軍自瓜洲赴援,攻取三汊河失利。九月,太平軍於虹橋戰勝清參將馮景尼,進駐三汊河。十一月初,太平軍以揚州被困甚急,糧道斷絕,復派賴漢英、石鎮侖率部救援。先從儀征進襲未成,遂改由三汊河沿運河推進,步步為營,大舉進攻。二十四日擊潰清據守揚子橋的馮景尼部,復連敗清參將師長鏕、知事張翊國、刑部侍郎雷以誠等,直抵揚州城下。二十六日夜,曾立昌、陳仕保等率城內太平軍及當地百姓安全撤出,南退至瓜洲。事後,太平天國對參戰將士予以表彰,皆授予「平胡加一等」勳位。

楊秀清假托天父杖責洪秀全  
  鹹豐三年(1853)十一月二十四日,東王楊秀清借口洪秀全苛責女官,假托天父附體,杖責天王洪秀全。楊秀清本為紫荊山燒炭農民,在當地據有一定號召力,經馮雲山介紹加入拜上帝會。道光二十八年三月,楊秀清借營救馮雲山之機,取得「代天父傳言」的特權。太平天國起義後,楊秀清英勇善戰,足智多謀,成為地位僅次於洪秀全的太平軍實際領導人。鹹豐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楊秀清借口洪秀全苛責女官,假托天父附體,要對洪秀全杖責四十。北王韋昌輝等再三懇請開恩寬恕和代為受杖,均遭拒絕,直到洪秀全俯首聽命,接受杖責,方才罷休。事後,洪秀全忿,借楊秀清上朝勸慰之機指桑罵槐,楊秀清針鋒相對,隱約警告。雙方假戲真做,彼此心照不宣,最終以相互妥協而告結束。

湖南朱九濤起義  
  鹹豐三年(1853),湖南爆發朱九濤領導的天地會起義。朱九濤本名邱昌道,湖南郴州人,天地會大首領,假托朱明後人。鹹豐元年改名為朱九濤,以「廣東老萬山」為本堂堂名,組織群眾,准備起事。鹹豐三年,朱九濤與王大才、黃中環等率眾數千人在郴州發動武裝起義,自稱「太平王」,擊敗知州戚天保,擊斃團總喻德拉,活動於郴州及永興一帶,以油搾墟為基地。湖南巡撫駱秉章聞報,派悍將羅澤南率湘勇前來鎮壓。鹹豐四年,油搾墟失守,朱九濤率起義軍突圍,次年在郴州周源山被戚天保捕殺,起義失敗。
注釋
公元 1853 癸丑 鹹豐三年
到公元
關閉窗口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朋友
首頁 陶瓷 書法 繪畫 玉器 銅器 文房用具 雜件 古家具 網上展館 名家名品 鑒藏家 鑒藏講座 咨詢鑒定 古陶瓷標本 漢語字典 Arts News 金石樂園
古玩市場 博物文字庫 藏品搜索 博物檔案庫 百家爭鳴 聚友堂 博物雜譚 博物長廊 博物漫步 專家點評 藏家展廳 會員注冊 聯系網站 藝術圖庫
Copyright(c)2001-2017 Gg-Art.Com NET 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華博物 廣州市日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