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纽约亚洲艺术周有哪些拍卖亮点

 发表于 2017-03-08    阅读 81

1

商晚期安阳的“青铜饕餮纹方罍”,估价为600万—800万美元


  3月中旬,美国纽约又要迎来一年一度的“亚州艺术周”,国际各大拍卖行都必将要在这次亚洲艺术收藏的集市上大显身手。2015年3月的纽约“亚洲艺术周”的火爆景象似乎还历历在目,“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六个专场吸引了众多华人参与其中。2016年的“亚洲艺术周”,46家画廊和5家拍卖行启动了为期10天的亚洲艺术文化盛典。今年亚洲艺术周的拍卖会是否会火爆?佳士得、苏富比(能够给中国藏家带来多少令人垂涎的藏品?这些依然是海内外华人收藏家们十分关注的内容。

 

 今年纽约的热点必然会落在商周青铜器、中国古代书画、明代瓷器和明清古典家具上面。纽约苏富比总共推出了6个拍卖专场,其中有4个专场涉及到中国艺术品和工艺品,纽约佳士得总计有7个拍卖专场,其中6个专场会受到华人藏家们的关注。


  首先来到苏富比拍卖行。本次“亚洲艺术周”最好的瓷器出现在纽约苏富比3月14日上午举行的“明·国风”专场拍卖会上,将呈献14件明代瓷器珍品。明瓷处于宋朝和清朝之间,既有宋朝瓷器的高雅韵味,也有着清朝瓷器的艳丽色泽,特别是明代的青花瓷,更是达到了中国青花瓷空前的工艺水平。


  明永乐“甜白釉暗花缠枝牡丹纹梅瓶”,高32.2厘米,估价为230万—280万美元,这是很便宜的估价;另一件明永乐的瓷器为奥地利私人收藏的“青花紫菀石竹图抱月瓶”,高28.8厘米,估价220万—300万美元;一件流传有序的明宣德“青花云龙纹葵花式洗”,“大明宣德年制”款,直径20.7厘米,估价为150万—250万美元。


  再来看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佳士得将于3月15日晚间举行“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专场拍卖会,拍品主要来自日本藤田美术馆收藏的包括商周青铜器、佛教石雕造像、中国古代书画、瓷器等共31件拍品。


  4件商周时期极其珍稀的青铜器的估价成为了这次亚洲艺术周中国艺术品、工艺品中的最高价格。其中有:

  一尊商晚期的盛酒器“青铜羊觥”,觥高22厘米,觥作羊形,四足立地,背部设盖,以子口与腹扣合。羊首向前,大而粗壮的羊角弯曲上卷。估价为600万—800万美元。


  商晚期安阳的“青铜饕餮纹方尊”,尊高52.4厘米,也是当时的盛酒器。截面呈长方形,敞口、束颈、斜肩、短腹、高圈足。估价为600万—800万美元。


  商晚期安阳的“青铜饕餮纹方罍”,罍高63.5厘米,仍属当时的盛酒器。估价在500万—800万美元之间。


  商晚期安阳的“青铜饕餮纹瓿”,瓿高57.2厘米,也是盛酒器。估价为400万—600万美元。


  几个月前,消息一发布,藤田美术馆收藏的六件清乾隆《石渠宝笈》著录的中国古代书画已经引起了收藏界的轰动。这些八十年来没有出现在市场上的书画作品原来属于清朝恭亲王的收藏,末代恭亲王为了支持复辟清帝制筹措军饷资金,而把这些书画卖给了日本古董商人山中定次郎,山中又将它们转卖给了藤田美术馆的主人,日本实业家藤田传三郎男爵。


  其中最受关注的一件作品是清乾隆《石渠宝笈》初编著录的南宋陈容《六龙图》卷,其绘画部分尺幅为34.3×440.4厘米,书法部分35.1×82.8厘米,估价:120万—180万美元。这样的估价明显是太低了,诱惑性太大,最后的成交价很可能要突破十几倍以上。


  另一幅《石渠宝笈》初编记载的作品为北宋李公麟的《便桥会盟图》手卷,乾隆御题的尺幅26.4×55.7厘米,绘画部分26.4×895.4厘米,估价在80万—100万美元之间,北宋的宝贝可能卖这么便宜吗?苏轼《功甫帖》9个字的书法还卖5000多万元人民币呢?!


  第3件《石渠宝笈》作品为北宋赵令穰的《鹅群图》手卷,尺寸有32.6×93.1厘米,估价为75万—95万美元。


  第4件作品记载为唐代韩干的《马性图》手卷,尺幅在31.9×38.4厘米,估价为50万—70万美元。


  第5件《石渠宝笈》为元代王冕的《雪梅图》手卷,尺幅为29.7×298.9厘米,估价在50万—70万美元。


  元代赵孟頫的《洗马图》卷是本场拍卖第6件经《石渠宝笈》著录的作品,尺寸有37.9×309.4厘米,估价:50万—70万美元。


  回过头来再来看苏富比的书画拍品。苏富比将于3月16日上午举行“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上拍有154件中国书画作品,其中古代书画有清初八大山人的《花鸟鱼果》十二开册页,元代吴镇的《溪山书屋》立轴,清初王鉴的《仿古山水》十开册页,以及包括徐悲鸿《雄狮》,李可染《山水清音》等珍贵近现代拍品。


  3月16日上午,纽约佳士得将举行一场玛丽·泰瑞莎·维勒泰家族珍藏的中国古典家具以及古董字画的拍卖,其中有17件为著名古董收藏家安思远收藏和经手过的家具。


  综上可知,在这次纽约“亚洲艺术周”上,苏富比的重头拍品在明代瓷器上,瓷器也一直是苏富比的长项,其次是古代书画;而佳士得的重点在商周青铜器和石渠宝笈宋元书画上,古代书画原先也是苏富比的长项,这次明显被佳士得超越了!可见,拍卖行抓牢私人美术馆、大收藏家的货源十分重要!


  很明显,两家拍卖行的拍品呈现差异化,体现了各自企业的传统优势。苏富比的拍品数量明显超过了佳士得的拍品数量;但佳士得的重头拍品数量多,总估价远远超过苏富比。因此,佳士得在“亚洲艺术周”上的成交结果将有可能好于苏富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