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会投资的人是个了不起的画贩子

 发表于 2016-08-17    阅读 1040

19世纪末,法国涌现出一大批耳熟能详的画家,毕加索、梵·高、塞尚、高更等等。然而,很少人知道Vollard——这些巨人的幕后推手。


Paul Cézanne, Portrait of Ambroise Vollard, 1899. Musée des Beaux-Arts


  很长一段时间,浪漫主义与印象派绘画一直是法国美术界的主流。因为Vollard“慧眼识珠”,才没让后人与后印象派、野兽派、立体主义这些现代绘画擦肩而过。塞尚就是Vollard捧红的第一位“超级巨星”。家底殷实不受生计所累的塞尚,直到50多岁遇到Vollard,帮其举办个人画展才一举成名。


  “慧眼识珠”是Vollard成功的第一步,而更关键的是他的“长线投资”。Vollard以30-50欧元收集梵·高的遗作,低价持有很多年之后得到百倍以上的收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后印象派巨匠高更。高更经常催促Vollard将自己的绘画尽快卖出去,对Vollard待价而沽的方式嗤之以鼻,甚至曾经赌气以低价将自己的画卖给Vollard,但在几年后又不得不以百倍以上的价钱买回来。


  曾有人总结Vollard的投资智慧,不仅有过人的眼光,还能“沉得住气”。价格波动的诱因极多,在价格迷雾中发现内在价值不容易,寻找优秀的投资标的就显得极为重要。正如Vollard从塞尚、毕加索等人身上发觉足以改变绘画历史的价值一样,被誉为股神的巴菲特早在1963年就在“专业的眼光”中受益。巴菲特意识到,拥有美国80%旅行支票市场份额的捷运公司,有着独占市场的特许权。巴菲特逆势而为,将四分之一的资产投在这只股票上,第二年股价就从35美元飙升到180美元,收获可想而知。


  看准了,还得拿得住。Vollard在画作、画家被低估时买入,高价时卖出,“低买高卖”获利颇丰。在价值难以评估的绘画市场,不得不说Vollard是成功的价值投资者。谈到长线持有,不得不提到被称为马拉松式投资健将的巴菲特。《华尔街邮报》在巴菲特的手中持有长达四十年,从1000万美元的最初持股到10亿美元的市值,巴菲特在这四十年里获得百倍收益。而在1973年买入的最初几年里,巴菲特在《华尔街邮报》的投资总额一路跌至800万,持续低于买入价格。然而,巴菲特在市场情绪的纷扰下,长线持有《华尔街邮报》的股票,成为其长期“忠实”受益者。


  正应了查理芒格的那句话,烦躁而频繁地买卖是投资的大忌;耐心,是聪明投资者的一个必备心理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