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征明的书画及其市场

因因 发表于 2008-10-10    阅读 684

  无论在书法史还是绘画史上,文征明都堪称是一位举足轻重的巨匠。其书画双绝,山水、人物、花鸟无不精通,如此全面且成就高深,纵观历史恐惟有赵孟一人可比。特别是在“文人画”发展史上,文征明更是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文人画在宋代即已发端,文同、米芾、杨无咎、赵孟坚、郑思肖等人冲破长期以来中国画形的束缚,追求绘画的笔致、墨趣、意境与格调,开文人画之先河。至元代赵孟大力提倡“书画同宗”,强调笔墨的内在审美表现,文人画开始大获发展,渐成中国画的主流。明代“吴门画派”的出现,使文人画一跃而变为中国画的正统,文征明身为“吴门画派”的旗手,对文人画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他画的花鸟对明清写意花鸟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开启了陈淳、徐渭写意花鸟画之风。无论对文人画还是写意花鸟画的变革与发展,文征明都可谓功不可没。

  一、 仕途不顺书画有成

  文征明(1470-1559年),初名壁,字征明,后以字行,改字征仲,号衡山居士,长洲人(今江苏苏州)。因曾任翰林院待诏,故人又称文待诏。斋号有停云馆、悟言室、玉兰堂等。明代“吴门画派”领军人物,与沈周并称“沈文”,与沈周、唐寅、仇英合称“吴门四家”、“明四家”。父文林中进士任地方官吏。文征明幼时略显迟钝,“八、九岁语犹不甚了了”,父不以为然,“儿幸晚成,无害也。”并为其请了最好的老师。文师吴宽,画习沈周,书学李应祯,此三人皆一代名流,文征明从师于他们,在诗文书画方面受到良好的教育。但参加科举考试却屡试不中,从26岁起至53岁居然十考不中,最终凭推荐才入京授翰林院待诏,编修国史。因不满于官场的黑暗与闲职的无聊,三年后乞职南归故里,从此专心于书画,名声大起,四方持金求者纷至,然孤芳高洁,不肯为藩王、宦官、外国使节作画。晚年书画自娱,笔墨为生,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去世,终年90岁。

  文征明的求仕之途可以说是非常坎坷的。出生于官宦之家的他,最初的理想是求取功名,但“十试有司,每试辄斥”,直至50多岁方以推荐身份谋得一翰林院待诏的闲职小官,实在是郁郁不得志。进入官场后看到宫廷纷争,官场险恶,遂萌生去意,故不满三年就借故辞职还家,此时他顿悟到多年所谋求的仕途之道并不是他的真正归宿。王世贞《文先生传》云:“先生归,杜门不复与世事,以翰墨自娱。”至此他抛弃一切杂念,书画成为他晚年的快乐与最大追求。文征明终其一生埋头致力于书画,至80多岁还能写一手工工整整的蝇头小楷,着实下了一番苦功,他的勤奋自古闻名,早已在艺界传为佳话。文征明的绘画成就极大,他不仅是“吴门画派”的旗手,一代宗师,门人众多,对明清两代的绘画也影响巨大,“文风”所及达400年之久。在书法上,他的“文体”行书既俊迈锐利而又不失洒脱秀丽,有凤舞琼花之姿,风靡天下。在书法史与画史上,文征明均占有重要的位置。

  二、清雅秀丽之山水

  在绘画上文征明虽然山水、人物、花鸟无一不精,但历来公认与评价最高的当属山水。文征明19岁开始学画,26岁拜一代大家沈周为师,毫无疑问受沈周画风的影响甚大。但其山水画并不局限于沈周,而上溯宋元两代,从米芾、赵伯驹、赵孟、王蒙诸家中汲取了很多养分。他的山水画同沈周一样在用笔及风貌上大体分“细笔”与“粗笔”两种,但沈周以雄健粗犷的粗笔著称,文征明则以细密典雅的细笔称胜,这一点他们又有很大的不同。目前,传世的文征明山水画有青绿山水、细笔本色画、粗笔山水、仿古山水等风格,反映出其转益多师,面目众多的特色。

  细笔山水最能代表文征明自己的山水画面貌,是他的本色画。他虽然师从沈周,却并未受沈周雄强刚健、粗犷张扬的画风所笼罩,反而偏爱秀丽、细润、雅致一路的山水,这与他独特的审美有很大关系。文征明深受儒家传统文化与思想影响,主张绘画贵在“温厚平和”,刚柔有度,推崇精工、秀润、清丽、含蓄,在绘画上他有自己明确的取舍与追求。他喜爱沈周早期作品,认为用笔精工,不似晚年粗株大叶,草草而成,并多加效法。此外,赵孟绘画的古意,王蒙结构的繁密都被文征明融入到自己的山水画中,同时一改“元四家”重笔墨而轻设色的短处,格外注重色的运用,最终形成自己用笔精细、设色淡雅、构图缜密、意境清幽的山水画风格。他的细笔山水代表作如《真赏斋图》(上海博物馆藏)、《惠山茶会图》(北京故宫)、《东园图》(北京故宫)、《影翠轩图》(台北故宫),用笔精致,色墨相得益彰,书卷气很浓,古意盎然。他的山水画大多描绘文人雅聚之景,将人物与山水有机结合起来,突出表现一种文人超然物外的境界与风骨,这是文征明山水画的一大特色。

  文征明的粗笔山水画师法沈周,然苍劲浑厚之余而不失温润,粗而不怪,简而不率,笔墨没有干枯狂燥之弊,并运用许多书法的用笔来勾皴点染,表现力丰富,节奏感很强,抒写性甚浓。他的粗笔山水以水墨居多,也有设色。代表作有《石湖图》(苏州博物馆藏)、《游玄墓诗画图》(台北故宫)、《人日诗画图》(上海博物馆)、《春山烟树图》(台北故宫)、《桃源问津图》(辽宁博物馆)等。这些山水看似信笔而成,但细加端详又格外严谨,绝无流俗之笔,此为文征明粗笔山水画高超过人之处。此外,他还有一些介于粗细之间的山水,如《浒溪草堂图》(辽宁省博物馆藏)、《绿阴草堂图》(台北故宫)、《林榭煎茶图》(天津博物馆藏),工写结合,粗细兼顾,笔墨收放自如,将两种风格有机地融为一体。

  在青绿山水上文征明也造诣颇深,极有建树。代表作有《飞岚叠图》(台北故宫)、《春深高树图》(上海博物馆)、《仿赵伯后赤壁赋图》(台北故宫)等。文征明的仿古山水虽数量不多,但从中不难看出他对历代名家多有涉猎,对传统下了一番苦功。代表作有北京故宫《仿米云山图》、天津博物馆《仿米云山图》和藏于南京博物院的《古木苍烟图》。

  三、意态高古之人物

  文征明人物画真迹传世极为罕见,目前已知的两件为《湘君湘夫人图》(北京故宫)和《老子像》(广东省博物馆)。他的人物画直越元明而远师东晋顾恺之与宋李公麟,在风神上与顾恺之更近。他的人物画不画任何配景,更注重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与精神,反映了文征明的美学思想。清恽寿平评其“古法俱在”,十分恰当。文征明的人物画崇尚出尘之度,在他的许多山水人物中也有所体现。他的人物画并不刻意追求外在的形似,而追求内在的神韵,格调高雅,少有人企及。

  四、花卉兰竹最风流

  在花鸟画上文征明也有杰出贡献,自成一派。他的设色花卉师从沈周,但工写结合,设色雅丽,有自己的特色。如藏于台北故宫的《桃花图》,桃花精巧工细,叶的阴阳向背表现淋漓,树的勾皴与枝的穿插十分讲究,写意而不失法度。藏于台北故宫的《秋葵图》是其墨笔画佳作。文征明尤以画兰竹最负盛名,对后世影响极大。他画兰取赵孟坚的繁与郑思肖的简,合二为一,并糅以自己高超的书法线条,通过变化莫测的提按,将兰草的飘逸、婀娜、刚柔、翻卷表现得十分传神,迎风绝尘,满纸幽香,令人惊叹。他的竹也与前人不同,锐利劲挺,不求其秀,人称喜气写兰,怒气写竹。其兰竹代表作有《漪兰竹石图》(辽宁省博物馆藏)。

  五、工整精绝之书法

  文征明的书法以功力卓绝见长,成就主要体现在精绝的小楷与潇洒的行书上。其小楷宗二王、欧阳询、智永,法度森严,如《归去来兮辞》(北京故宫)。行书融晋、唐、宋名家于一体,端庄而不失风流,遒劲而舒徐有余,刚柔相兼,自成一家。陶宗仪赞其:“如凤舞琼花,泉鸣竹涧。”如北京故宫藏《西苑诗》。晚年大字习黄庭坚,放纵摆宕,骨韵兼得,如苏州博物馆藏《三绝书画》手卷。一生不喜作草书,非不能作,《四体千字文》就写的很精彩,但更偏爱工整一路的书体,这与他自身的性情有关。文征明的书法总体上追求平正洒脱,不以险求胜。他的书法对绘画影响很大,以书入画使其画中的线条十分精致耐看。文征明的行书成就极高,与他同时代的大书法家祝允明、王宠、陈道复多热衷草书,行书远逊于文征明。其书法继承了赵孟以二王为宗的血脉,既遒劲又妍美,在书法史上有重要地位。

  六、屡有造伪真迹难觅

  由于文征明在书画上成就杰出,影响巨大,声望无比,故其书画历来多有伪造。其在世时赝品便已满天下,寸图才出,千临百摹,家藏市售,真赝纵横。许多高仿出自晚辈、门人之手,市井作坊之伪往往不堪入目。王世贞当时便提出“真迹十不有二”之说。目前国内各大博物馆所藏文征明书画当在数百件左右,其中不乏一些高仿。随着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兴盛,其书画伪作在拍场也每每现身,特别是近两年呈日渐增多之势,有些还拍出了不俗的高价,令人惊叹。

  目前国内上拍的文征明伪作,大多为山水、兰竹与书法,数量上以书法居多。这些书法伪作多是行书立轴或扇面,点划粗糙,刻露板滞,矫揉造作,神韵全失,毫无半点书卷气,与文征明行书点划精到,笔势连贯,潇洒翩翩之真迹有天壤之别,落款一望便知是伪作无疑。文征明的兰竹伪作近时也时有出现,如某公司之《竹雀图》,兰无翻卷提按之变,竹无锋芒锐利之劲,题款纤弱无力,与文征明飘逸临风之兰竹真迹相距甚远。近年其山水拍品也屡有上拍,如《溪堂别图》、《潇湘八景》等,然用笔既有失精工,设色又失淡雅。气息、品位、格调均难以企及,不过是好事者所为罢了。

  总体而言,当前国内拍场上的文征明书画真迹难觅,上拍的基本上是一些低仿,对了解其真迹的藏家来说应不难辨其真伪。因文征明作为中国书画史上少有的一位书画双绝的实力派大家,一生沉浸于书画达70年之久,无论其山水、兰竹与书法,均具有超强过人的笔墨功夫,即使当时吴中门人晚辈所仿也难以形神逼肖,更遑论当代的拙劣之作了。所以对投资者而言,应加强对其书画的研究,同时要对时下市场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来源:艺术市场
编辑:因因

明文徵明 黄花幽石图 纵131.6厘米、横45.4厘米。

明文徵明 红杏湖石图扇面 纵18.6厘米、横51.5厘米。

明文徵明 寒林钟馗图 纵69.6厘米、横42.5厘米。

明文徵明 寒林晴雪图 纵115厘米、横36.2厘米。

明文徵明 山水册页(绘画之三) 纵27.4、横14.9厘米。

明文徵明 山水册页(绘画之二) 纵27.4、横14.9厘米。

明文徵明 山水册页(绘画之四) 纵27.4、横14.9厘米。

明文徵明 山水册页(绘画之五) 纵27.4、横14.9厘米。

明文徵明 山水册页(绘画之一) 纵27.4、横14.9厘米。

明文徵明 兰花图 纵17厘米,横50.9厘米。

明文徵明 鹤江图 180×89厘米

明文徵明 品茗图 100.5×32厘米

明文徵明 行书七律诗 纵18.5厘米,横52.3厘 米

明文徵明 七言草书律诗四首

明文徵明 游虎丘诗卷 纵41.8cm 横574.3cm

明文徵明 行草轴 纵158厘米、横71.5厘米。

明文徵明 子传书札

明文徵明 行书轴 纵131.5cm、横63.5cm。

明文徵明 楷书书法尺牍之二

明文徵明 草书书法尺牍之六

明文徵明 月夜观玉兰

明文徵明 山水册页 (书法之一) 纵27.4、横14.9厘米

明文徵明 自书杂咏 25.6×258厘米

明文徵明 行书诗卷 34×996.4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