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石有笔尤有墨——赵之谦的篆刻艺术

因因 发表于 2008-09-05    阅读 1150

  赵之谦(1829—1884),字益甫、伪叔,别号冷君、悲庵、无闷、子欠、憨寮、坎寮、梅庵、笑道人和娑婆世界凡夫等,浙江绍兴人。为晚清杰出的艺术家。他在碑刻考证、诗文、绘画、书法、篆刻等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

  这里,光谈他的篆刻。他的篆刻开始学浙派,继而对秦汉玺玉印、宋元朱文、皖派篆刻都有深入的研究。三十五岁以后,又收战国钱币、诏版、汉灯、汉镜、汉砖、封泥以及天发神谶碑、祀三公山碑、禅国山碑等文字入印,创立了自己的风格。赵之谦在论印诗中开头就说:“古印有笔尤有墨的,但赵之谦的“有笔有墨”,比过去任何篆刻家都要全面而且突出。所以,我就以“刀石有笔尤有墨”七个字来概括他篆刻艺术的特点。

  他的有笔有墨,在篆刻作品中具体的表现,有下列三个方面:

  一、在刻刀上富有笔意

  他刻的印,非常注重笔意。朱文一般都用展势,笔划放得开。比较畅快;方白文也求有展势,疏密明显。采用碑文,如祀三公山碑,头方肢伸,收笔尖;吴纪功碑,上方下尖;砖方用方笔;钱币用方学;汉镜,圆细流动;诏版,方字疏密自然,体现了固有特点。他用刀刻印,就象笔在石上挥写。

  二、取材广泛,充实了有笔有墨

  翻开赵之谦的印谱,用放大镜浏览,就好象走进了古物陈列室,秦诏、汉镜、汉币、汉砖、汉碑,一一罗列在眼前,琳琅满目,美不胜收。这是他在篆刻艺术上的一个独特的创新,开拓了印文字的广阔境界。秦诏等文字,大多是古代劳动人民所书刻,赵之谦用来刻印,是从劳动人民中汲收营养,是一个大进步。他刻印不主张在故意斑驳中求金石味,而是在文字中增加金石味,这些金石文字就变成他篆刻中生动的有笔有墨的重要部分,正如他自己说的,要“为六百年来摹印家立一门户”。

  三、金石、诗文、书画荟萃于边款

  赵之谦篆刻的边款,内容丰富多采,形式多种多样,这也是超过前人的。他仿佛把印石当纸,把刀当笔,随心所欲地写文,写诗,画图,非常灵动。边款中除了一般的记时、记地、记为谁而刻外,还用来记事,如“家破人亡”;用来送别或留别朋友;用来祝贺朋友的喜事,借以抒情。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以边款作为论坛,用来研究、评论篆刻。如在细圆朱文“镜山”一印的边款上刻着:“六朝人朱文本如是,近世但指为吾(吾子行)、(赵孟頫)耳。赵中自童借庵、家口若后;知古”者益鲜,此种已成绝响,日貌为曼生、次闲,沾沾自喜,真乃不知有汉,何论魏晋者矣。“又在细圆朱文“季欢”一印边款上刻着:“邓完白法,为季欢摹印。六朝人朱文只如此,近世类汉印者多,遂成绝响耳。”在细圆朱文“陶山避客”一印边款上又刻着:“学完白山人作,此种在近日已如绝响,俗习既评为文(文彭),何(何震)派,刻印家又泥于时习,不知其难,可慨也!”又在细朱文“树镛审定”一印边款上刻着“此唐以后印家正传,丁、邓无人,成广陵散矣。”从这些边款中,足见赵之谦学习邓石如,并对圆朱文作了独到的研究。邓石如曾说:“朱文必用宋”。结合赵之谦的圆朱文等印来研究,可见圆朱文在六朝已开始。对于这个问题,论者不一,赵之谦的这些评论是最好的资料。有些边款还写出了赵之谦篆刻的经验或见解,如在“何传洙印”的边款上刻着:“汉人铜印妙处不在斑驳,而在浑厚;学浑厚则全恃腕力。石性脆,力所到处,应手落,愈拙愈古,看似平平无奇,而殊不易貌,此事与予同志者杭州钱叔盖一人而已。叔盖不敢为人刻印,惟少有合故。镜山索刻,任心为至或不致负雅意耳。”又在“会稽赵之谦字伪叔印”的边款上刻着:“息心静气,乃得浑厚,近人能此者,扬州吴熙再一人而已。”又在“以私印”边款上刻着:“刻小印须一笔不笱且,方浑厚……”在“清河傅氏”一小印的边款上刻有:“抚汉人小印,不难于结密,而难于超忽,此作得之。”这些,都是赵之谦篆刻经验之谈。他在篆刻上力求做到“浑厚”后,还追求“茂密”,如在“魏锡曾”一印的边款上刻着:“此最平实家数,在茂字意否?”从这里可以看到他创作的道路。

  他的有些边款,还刻下了文字的考据,如在“定光佛再世堕落娑婆世界凡夫”一印边款上说:“说文无‘堕’,乃‘堕’之篆文,‘堕’训败城阜,义亦口近,按‘队’下云:从高队也,堕,队声近,因借之。”又在“茶梦轩”一印边款上说:“说文无茶字,汉荼宣、荼宏、荼信印皆从木,与茶正同,疑荼之为茶,由此生误。”这里可看到赵之谦治印的严谨态度和他学识的广博。在赵之谦的边款上,还可看到他对治学精益求精的精神,他在“子欠”一印边款上,还可看到他对治学精益求精的精神,他在“子欠”一印边款上刻了:“余名曰谦,而不虚心,因有此字,曾乞张淑婉女士刻之,今亦不知何往矣。”他还在印石上刻画象,用来悼亡妻女;有的刻上风景画、马戏人物、走兽等。这些边款,真有“化笔墨为烟云”之感,它增加了印章艺术的绚丽色采。他刻的边款,字体多样,有真书、篆书、魏书、草书,洋洋洒洒,宛如一幅幅书法。从形式上看,有阴文、有阳文,章法多变化。这些都成为他篆刻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看了后不得不使人赞叹“刀石有笔尤有墨”!

  在赵之谦的全部篆刻中,有一些印是明显的浙派,有一些印是明显的邓石如派,做到了形似。但这些作品,还不能算是他最好的作品,在博取众长中,确立自己静穆稳健的一格,才是他篆刻创作的成功之作。

  在他的全部篆刻中,有很多印平淡无奇,有些印显得呆板,不足取法,仿汉铸白文大量的是千篇一律,有些印虽强调疏密,但所留的空白不自然,例如“魏锡曾印”,留的空白是点点块块的角形,显得刺目。至于用钱币、招版、镜铭、砖文字入印,难度本是较大的,因为这些文字还是自然形态的东西,还未成为艺术,一旦用之于印章,往往和章法发生矛盾,不易处理。例如“寿如金石佳且好兮”一印,是取汉镜文字的,“郑斋所藏”一印,是取六国币文字的,形虽似,处理得却不成熟,只是文字的排列,比较松散或板滞,没有达到章法上的要求。当然,瑕不掩瑜,这些都无损于赵之谦篆刻艺术的成就。

  赵之谦的全部篆刻作品,是篆刻学上的一份巨大的艺术财富,从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特别是他开拓了篆刻艺术更广阔的境界启发我们要在“笔墨”二字上下功夫,把“刀、石”与“笔、墨”的关系处理得更好。

编辑:因因

清赵之谦 “二金蝶堂”章 高6.5厘米,印面纵、横2.8厘米。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印 高6.2厘米。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印 高5.3厘米。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印 高3.9厘米。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灵寿花馆收藏金石印”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狮钮章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猫钮章 高6.5厘米。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印 高7厘米。

清 赵之谦刻寿山冻“均初所有金石之记”印

清 赵之谦白寿山双狮钮“鉴古堂”印 高10厘米。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餐经养年” 高6.1厘米

清 赵之谦刻白寿山石印 高6.9厘米。

清 赵之谦青田石“以分为隶”印 高4.5厘米

清 赵之谦白寿山瓦钮“无闷”印 高4.3厘米

清 赵之谦刻青田石“灵寿花馆”印 高9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