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名贵“珐琅彩”

西岩 发表于 2008-05-16    阅读 1235

  珐琅彩是康熙时期创烧的名贵釉上彩瓷品种之一,因其将铜胎画珐琅彩料画置于瓷胎之上,故称为“瓷胎画珐琅”,以别“铜胎画珐琅”。因画珐琅彩料昂贵,烧制数量有限,又因珐琅彩瓷专为清宫皇帝、妃嫔玩赏和宗教、祭祀的供器之用,故弥足珍贵。它的生产历史很短,延续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其瓷胎画珐琅各具特色。

  康熙时期的瓷胎画珐琅的制作较为精致。瓷胎画珐琅多仿铜胎画珐琅器皿,均为小件器物,有瓶、盒、盘、碗、杯、壶等,其中碗的数量较多。瓷器胎土淘炼精细,质白缜密,坚硬纯净。釉质细润,紧密熔于胎骨之上,浑然一体,有“坚白釉”、“粉白釉”、“硬亮青釉”之赞誉。瓷胎画珐琅胎体多用景德镇制作的“里有釉外无釉”的素胎。此外,宜兴也进御陶胎器物,清宫也研制宜兴胎画珐琅。

  康熙画珐琅彩瓷仿自铜胎画珐琅的色地风格,有黄地、紫地、蓝地、红地、绛紫等色彩作地,以各种颜色的彩料双勾技法描绘缠枝牡丹、月季、莲花等花卉图案,且有花无鸟,更不见有山水人物。花心内篆书“万”、“寿”、“长”、“春”等吉祥字。所绘花卉以牡丹花最多见,饱满而富丽堂皇,象征天下富贵的盛世。宜兴胎画珐琅器,亦多饰以花卉,有四季花、菊花、牡丹为饰。

  雍正早期瓷胎画珐琅承袭康熙的艺术风格,表现在造型、色地花卉图案、御制款式等方面。雍正七年,由于造办处珐琅技术的突破,一种新的在高白如玉的精细白瓷上绘珐琅画的风格大量出现,院画风格山水花鸟为主题的确立,由绘画、诗句、引首、印章、款识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和谐完美,浓缩在瓷胎画珐琅的画面上。画珐琅摆脱了康熙朝铜胎画珐琅的窠臼,中国宫廷绘画艺术风格装饰瓷器,在洁白如玉的胎釉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雍正后期瓷胎画珐琅器一改康熙时期浑厚古拙之风,崇尚轻巧俊秀工丽之貌,其绘制也由康熙时期的雄浑苍劲,而代之以隽秀典雅的艺术风格,展现出雍正崇尚精巧文雅的美学观。雍正朝瓷胎画珐琅有碟、盘、碗、壶等,碟盘类最多,均为轻巧玲珑的造型,与康熙器物浑朴风格不同。

  雍正瓷胎画珐琅装饰纹样比康熙时期丰富,可分为植物花卉、祥禽瑞兽、山水景物等,白釉器一般画面在器外壁,有些色地盘、碗等则因外壁有色地而在内壁绘制。

  乾隆瓷胎画珐琅造型丰富多样,有碗、高足杯、碟、盘、梅瓶、方瓶、葫芦瓶、交泰瓶、胆瓶、观音瓶、双耳瓶、蒜头瓶、玉壶春瓶、橄榄式瓶、茶壶、罐、花插、长方盒等。乾隆瓷胎画珐琅器形小巧而精致,多系文房雅玩。陈设类器物增多,多为花瓶,华贵多样,崇尚奇巧,数量超过康雍时期。

  乾隆瓷胎画珐琅器均是胎白釉细之瓷。琢器类的内壁和外底施松石绿釉,釉质莹泽滋润,同时期的粉彩琢器也施松石绿釉,有鲜明的时代风格。它是仿铜胎画珐琅器内外底施釉的做法。

  乾隆珐琅彩瓷纹饰分为两类,一类承袭雍正后期的绘画风格,诗、书、画与印结合一体,装饰纹样更为丰富多彩,新增有山水人物和仙山楼阁,画中的宫室、楼台、屋宇等建筑的绘画运用了中国绘画的界画法,描绘得精确工整;衬以山水人物,并且诗画相配,显得庄重典雅。另一类是带西洋风格的纹饰,绘西洋人物及风景等,西洋绘画技法用于珐琅彩瓷画上,纹饰与施彩技法等方面展现出“西学东渐”之风之盛。

  总之,康雍乾瓷胎画珐琅的生产以量少质精而闻名,它代表了清代瓷器制作工艺的最高水平,不仅展现出康乾盛世帝王的审美意识,也反映出18世纪中西文化的交流。它是中欧文明与文化的融合体,在世界文化交流史上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清代康雍乾瓷胎画珐琅器堪称瓷中精粹,杨獻谷记有:“瓷品精进,无过清代康雍乾之御窑,就中又以古月轩瓷最为恒赫。盖瓷胎样式、画工、选材、设色、题句、印章、年款无不具美术之上乘,非有确切考据,正名定分,末免耻生此China支那瓷国中,而不知何者为我瓷品之瑰宝。” (文/耿东升)

来源:文物天地

清乾隆 官窑珐琅彩万花锦碗 口径10.3公分

清雍正 胭脂红地珐琅彩花卉纹酒杯及杯托 直径:6.5cm及12cm

清康熙 珐琅彩牡丹纹碗 高7.5cm 口径14.7cm 足径6.7cm

清康熙 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纹碗 口径11公分

清雍正 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 直径:6.4cm

清乾隆 景德镇窑珐琅彩鹌鹑图瓶 高19.1cm、口径5.5cm、足径6.2cm。

清康熙 珐琅彩胭脂红地四季花卉纹碗 口径12.3cm

清雍正 珐琅彩题诗过墙梅竹纹盘

清乾隆珐琅彩“古乐轩”花石锦鸡图双耳瓶 高16.5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