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守敬的书艺

李强 发表于 2007-07-27    阅读 645

  在晚清和民国的书法艺术史中,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不可不提,那就是杨守敬。杨守敬(1839-1915年)是晚清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版本目录学家、金石学家,同时也是一位重要的书法艺术家和书学理论家。研究他的书法和书学理论,对于研究整个清代书法史,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清初康雍乾前三朝之际,帖学派在书坛占主导地位,影响书艺近百年,这是借用皇权和高官势力膨胀起来的一股艺术思潮,从而使得帖学派辉煌一时。随着清阼衰微,文网疏漏,自嘉庆、道光以来,以地方大员倡导的北碑派如异军突起,取而代之,一时领骚于书坛,其间,仕子学人随着金石学的蓬勃发展,争先习之。然而帖学有帖学的缺欠,碑学有碑学的不足。古人制帖,主要靠手工钩摹,摹书要求精益求精,费时费工,好的摹本也极其珍贵难得;而用双钩法制作的法帖,经过多次翻刻,往往肥瘦失真,甚至面目皆非,因而康有为有“刻帖不可学”之论。然而碑学所面临的问题似乎更大。汉碑、唐碑固然很好,所见文字,只有间架结构,无墨色可言;文字经过刻工的再创作,书家的原创精神已经有所流失。况且,北碑多有异域胡人的粗犷风格,别字、俗字、异体字也特别多。因此到了咸丰、同治、光绪年间,出现了由帖学入碑学,再由碑学返帖学,走上一条碑帖兼顾,相互切磋、相互补充的新书家,杨守敬便是这类新书家代表之一。
  其实,在杨守敬之前,已经有不少书家走上碑帖兼顾的术路。以杨守敬的书法老师潘孺初为例,即碑帖兼顾的书家。潘孺初(?~1892年)号存,广东文昌人。咸丰二年(1852)举人,官户部主事。杨守敬受业于潘孺初,中年以后,他沿着潘孺初的思路,辑出《激素飞清阁平碑记》和《激素飞清阁平帖记》,前者是碑学书,后者是帖学书。后来又刊印了《寰宇贞石图》,选印了二百余种自周秦至隋唐显示文字与书法演进轨迹的碑刻,供学人参考。他立足于阮元、包世臣所建立的体系,又随时纠正了他们的偏颇之辞。这两套书的特点是从实际出发,对历代碑帖有选择的审议和考证,并对碑刻出土地做实际的考察和调研,评之公允,言之有据;他从书法变迁的角度,总结了历代书家成功的经验,为自己的书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也为后学提供了一种可资自学的门径。
  杨守敬出身于商人家庭,又极力试图进入仕途,他的祖父给他取名“杨开科”,可见是希望他成为有功名的人。要想有功名,就必须走科举的路;要想走科举的路,就必须工小楷,因为科举考试一律用小楷;小楷写得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考生的命运,也就成为今天我们常说的卷面分好坏如何。考官的第一印象,便是小楷写得如何。杨守敬对此深有体会,他认为写小楷,要想艺压群雄,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娉雅,不落俗套;二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如此。只有写好小楷,才能征服考官。为此,他探讨了历代楷书的源流,写出《楷法溯源》这样书学名篇。他认为:汉代已有今隶之名,因念《晋书·卫恒传》有“楷法”之称,故定此名。他认为:“隶书起于程邈,此谓分书耳,隶书以徒隶得名,故楷书亦称隶书,晋以后始称楷书。楷法之兴,其在魏晋之间,如郑太尉祠碑、爨宝子碑、中岳灵庙碑,以及两晋砖文,皆二体不分,盖楷书之权兴矣。”他还提出“集帖所载钟王楷书,皆唐以后抚拓,无隶遗意,不足为据”。因此,“辑楷书,以唐为断”。他认为《十三行》小楷法帖,“使学者通书法之变,及其成功,其胸中各自有书,方称作手。笔笔求肖,字字求合,终为门外汉也。”这是杨守敬书学理论的基石,在某种意义上,是清代书法理论的一种总结。当我们了解杨守敬书学理论之后,再欣赏他的书法作品,就会更好地领略作为书法理论家的艺术作品。


编辑:之君

清杨守敬 仁轩书札(一)

清杨守敬 行书轴 纵141厘米,横37厘米。

清杨守敬 行书中堂

清杨守敬 行书轴 纵134.5厘米、横32.7厘米。

清杨守敬 行书四条屏

清杨守敬 七言行书联

清杨守敬 七言行草联

清杨守敬 七言隶书对联“渔樵” 177x39cm

清杨守敬 七言隶书对联“何人” 135x32cm

清杨守敬 行书四条屏(1)

清杨守敬 七言行书对联“雨声欲为”

清杨守敬 行书孟浩然诗

清杨守敬 行书六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