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气淋漓幛犹湿,真宰上诉天应泣-蒲华

学文 发表于 2007-02-02    阅读 187

  说起蒲华,人们自然会想到“邋遢”一词,是的,作为书画家和诗人的蒲华在生活中以邋遢而闻名,但也正是这种邋遢形象后面蕴藏着的率真淡泊、无拘无束的个性,成就了他酣畅洒脱、天真烂漫的艺术风格.使他成为晚清画坛上与任伯年、虚谷、吴昌硕齐名的”海派四家”之一。如今,他的画在日本、印度、缅甸等各国博物馆里都被当作珍品来收藏。国内各大博物馆也都珍藏着他的作品,许多美术出版社已相继整理出版了他的画集,他的家乡浙江嘉兴为自己沙掩的骄子建立了纪念馆。可见,蒲华的书画作品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喜爱,他的书画成就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推崇。
  蒲华1830年生于浙江秀水(今嘉兴),字作英,别号胥山野史,种竹道人。自幼聪慧,擅作诗赋。青年时期参加科举考试,因不愿在试卷上恭楷誊录,纵有捷才,却多次举试不第。于是,他绝意仕途,转而致力于艺术,一生过着吟诗作画,纵情山水的生活。
  蒲华的书画艺术能够取得极高的成就,缘于他深厚的学养、扎实的功力和率真的个性。对于他的学问修养,同道都颇为敬佩,吴昌硕赞誉他“所作诗类见于题画,不假思索,援笔立就……疏宕之气,播为天籁,此盖平昔流览宋诗而自以,性情纵之,犹野鹤翔空,幽兰蔽石,,隽逸时芳。”(《芙蓉庵燹余草序》)蒲华具有诗人的浪漫气质,他将自己的喜怒哀乐融化于诗词,又将诗词融结于书画。因此,他的书画作品蕴有诗一样优美的韵律和意境,格调高雅,空灵脱俗。蒲华纵情书画几十年,练就了扎实的功力,他的书画取法乎上,不流时俗。蒲华的书法是以帖学为根基,参以碑法,所作草书能别开生面,既流畅又稚拙,苍莽驰骤,用笔看似乱头粗服,逸笔草草,多不经意,实则意境高古,雅逸潇洒,生机勃勃,颇得不衫不履之趣,毫不夸张地说,蒲华的书法既使放在历代书法大师作品中也是毫不逊色的。清末书坛,从赵之谦、吴昌硕、康有为,以至稍后的沈寐叟,李瑞清、曾熙等,几乎都是北碑、篆、隶派一统天下,以这样的背景来看蒲华,他确有南帖之风,他为帖学注入了新鲜的审美因素,脱尽畦畛,他立足于碑,致力于帖的观念和方法,对现代书法的发展也起着不小的作用,他的价值在今人看来也是令人瞩目的。蒲华的工花卉和山水,其花卉上承”白阳青藤·而自辟蹊径,山水取法”石涛石溪”而加以变化。蒲华画竹名气最大,人称”蒲竹”,百年间罕有匹手。谢稚柳先生说:”蒲华的花竹与李复堂、李方赝是同声相应的,吴昌硕的墨竹,其体制正是从蒲华而来”(《海上名画》)前言)。作为同代人,蒲华的艺术个性和艺术见解对吴昌硕影响颇大,吴昌硕常向蒲华问艺,二人关系在师友间。蒲华晚年笔老墨精,超迈绝伦,其绘画燥润兼施,烂漫而浑厚,苍劲而妩媚,尤喜画大幅巨幛,苍苍莽莽,蔚然大观。蒲华生性豁达,淡泊名利,吴昌硕说他“家贫、鬻画自给,时或升斗不继,陶然自得”(《石交集》)。平素笔墨不自珍惜,有索辄应,兴致所到,抽笔理纸,挥挥洒洒,不求润金多寡,只求痛快淋漓,他的性格一直到晚年都保留着儿童的天真,墓志铭上说他“年臻耄耋心婴儿”,所以他的作品能够散发着绝尘脱俗,天真烂漫的气息。正是由于蒲华有深沉之学识,磊落之胸襟,深厚之功底,过人之天赋,才能使他作品下笔如天马行空,自由驰骋,了无滞碍,进入了自由的王国。
  蒲华的《春夏秋冬》山水四屏和山水条幅是他山水作品中的精品,均是用水墨绘制而成,中国画崇尚“水墨为上”,潘天寿说:“水墨画,能浓淡得体,黑白相用,干湿相成,则百彩骈臻,虽无色,胜于青黄朱紫矣。”(《听天阁画谈随笔》)蒲华是擅用水墨的圣手,尤擅用宿墨,水墨之中,含带粗滓,不见污浊,益显清华。《春夏秋冬》山水四屏原为民国学者、书法家金梁(字息侯)收藏,之后一直由后人珍藏。目前,蒲华面世的山水四屏中尚未见到相同题材,这四屏可以说是蒲华作品中的扛鼎之作。如果和西冷印社2005年首届艺术品拍卖会拍卖的设色山水四屏(成交价440万元)以及荣宝斋2005年春拍《勇禄寿祥》设色花鸟四屏(成交价264万元)相比较,笔者认为这四条屏更胜一筹,因为它是蒲华拿手的水墨作品,它更能体现出蒲华的绘画风格和高超的绘画技巧。这四屏虽多云“仿古”,不过是取古人的画题或诗句,用笔用墨则纯以己意。春景表现的是两个高士在古松之下,面对高山流水,张琴唱和,寄情山水,抒发高远之志;夏景以米海岳法为之,云山烟树、层层点染,满纸烟云之中处处见笔,处处有墨,展观之余,自有一种静穆之致,扑人眉宇,令睹者矜平躁释,如品春茶;秋景采用了倪瓒特有的“三段式”构图,近处一脉山坡,几株树木,几间茅屋,中间留白以示淼淼湖泊,湖泊中一渔翁悠然垂钓,远处山脉渐远渐去,整个画面宁静萧疏,幽淡平和;冬景则运用了黑白对比的方法,以白为虚,以黑为实,通过大笔勾勒,淡墨渲染,营造出了”雪满山中高士卧”的萧寒孤寂的环境氛围。在这件四条屏中,蒲华用笔劲健雄浑,用墨酣畅淋漓,点染皴擦,尽得“干裂秋风,润含春雨”之妙。
  蒲华的另一件山水条幅为大幅巨作,原为北京文物店旧藏。画面题诗一首:“自弄扁舟一叶轻,江流水练月痕明。芦花两岸秋堪醉,系楫放歌无限情。”表现的是放情山水-隐逸山林的高士生活.在这幅作品中,蒲华在用笔上大胆吸收了书法的技巧,以如椽大笔,将提按使转运用到松石的勾勒上,笔笔毫不懈怠,一气呵成,古松挺拔劲健,山石坚固厚重,整个画面,蒲华用笔用墨并不多,但却给人以空旷高远大气磅礴之感,诚为大手笔也。
  蒲华是晚清画坛上一位具有创造精神的代表画家,它的艺术水平与海派的另三家相比绝不逊色。如今,他的艺术成就已得到了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同。近两年,他的书画市场价格有所上扬,但和另三家比较,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是极不合理的,正因如此,也为喜爱蒲华作品的收藏者提供了很好的吸纳机会。今天,当我们在艺术上渴求创新精神之时,却发现百年前蒲华的创新精神离我们如此之近,精神却又是如此的相通,难怪许多专家分析,以蒲华的书画成就,他迟早会像黄宾虹一样被市场挖掘出来,相信不久的将来,蒲华的作品价格一定会越来越高,他的影响也一定会越来越大。

摘自:《艺术市场》200607
编辑:之君

清蒲华 四君子书屏之三

清蒲华 竹石图

清蒲华 四君子书屏之二

清蒲华 花卉

清蒲华 竹石图

清蒲华 竹石图

清蒲华 四君子书屏之一

清蒲华 山水

清蒲华 竹石图

清蒲华 山水册

清蒲华 花卉册(之一)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二)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三)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四)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五)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六)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七)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八)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册(之九)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峨眉雪霁图轴 纵147.8厘米、80.4厘米

清蒲华 天竺水仙图 纵146.3厘米 横77.1厘米

清蒲华 墨竹图

清蒲华 四君子书屏之四

清蒲华 花卉册(之三) 纵122.5厘米、横43.2厘米

清蒲华 花卉四条屏 纵146厘米,横40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