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往开来-李成画派杰出代表王诜、许道宁

董也山 发表于 2007-02-02    阅读 782

  宋初三大家的山水画是无言的诗,在于“象外之象”韵外之意,而李成的图式开始脱离北派而把北派“空寂”之美发展到极端。向着文人表现主义的直抒胸意和自我价值对象化,向着结束北派山水艺术美感形式特征举起承前启后的旗帜。李成派的画家们也并不简单追随李成而更加注重文人气度主观情结与创造价值,各自形成诸多独立的风格样式。
  王诜继承了李成的水墨画法,同时有机来纳唐代李思训金碧山水的画法,结合游历所见的山山水水,创出清润挺秀,风韵动人的新画风--水墨青绿设色山水,“不古不今,自成一家。”总体上又保持了北派空潆旷远的基本格调,对北派作出了独到的开拓性的奉献。
  王诜作为王候贵戚,又爱好文学,苏轼、米芾等文人学士是他家座上客,其画多得文人题诗。旁系艺术相互影响下,使他在绘画境界上超越了李成。画画不在隐逸,而在于文人情思的寄托以达内心的平衡,在现世生活里得到精神的自由和释放。王诜平生喜画烟江叠嶂,柳溪渔浦,所画《烟江叠嶂图卷》横式构图,崇高开阔的境界,一望无际的江面,渔舟隐现,远山飘忽,水天一色,画之左三分之一处,峭拔崎丽的丛山,一副北派山水气象,而林木相掩映,云烟起燎绕,缕阁藏于其间,万壑争流于隐隐群峰里,宛若仙山。画之右三分之二处几乎一片空白,空而不空,虚中见实,意韵是无穷的,联想翩翩。这样的构图和奇思妙想,不可不谓对以往画法的大胆破格。画中山用墨笔勾皴,笔不多,不方不园,似行似隶;云气以淡墨细勾,文雅清丽;整幅画面以墨骨为体而略作青绿渲染,似一种新型青绿与水墨画,不减雄秀兼备之雅。苏轼见之曾写长诗咏赞:“江上愁心千叠山,浮空积翠如云烟,山耶云耶远莫知,烟空云散山依然。但见两岸苍苍暗,绝谷百道飞来泉……。”
  北宋初至中期,有两位脱胎于李成画法自立门庭的出色北派画家:一位是有“燕家景致”之称的燕文贵,其画水墨山水与界画相结合,山中楼观殿宇甚为精细,而粗笔重墨勾勒的山体,有密皴似小钉,间有小斧劈皴,精细与粗放两相对应,融为新体。
  另一位北派名家许道宁,则笔墨简快,峰峦峭拨,林木劲硬,虽学李成而“墨路纵横多自出”,所画寒林不同于李成的清峻而水墨淋漓,豪放不羁,“狂逸”是其画风的突出特征。
  最有名的《秋江渔船图》(美国堪萨斯纳尔逊美术馆藏)以长卷横披的新形式,写山野渔捕,平铺伸展,开阔无限,然而山峦峭拨,山势连绵起伏,收放自如,野水苍凉,弥漫萦迥,林木劲挺萧疏,山间又有长堤、舟渡、渔船,一处人间烟火,一种入世儒境。明显与北派离径叛道。但是整体审视:用平远之法,局部含高远乃至深远,三远合一,故景气宏大壮观,不失北派风韵。
  山石造型简化为长方或三角,近似几何。皴法用重墨直刷而下非常迅捷,气度不凡。虽亦作卷云,然已俏然变换李成法,淡墨铺底以长皴一拖而下,显出险峻之山势,“颇有气焰”,“殊奇伟”。这便是很有特色的“雨淋墙头皴”的新型初创,所写群山水气迷蒙,晶莹如玉,有雨过初晴之江南画派信息。
  在形式上,许道宁开凿出深山野逸之境,内心旷达飘逸,诗意盎然。尤其对渔父渔艇价值符合的创造,深深影响推动了后世文人山水画客体主体化进程。
  郭熙是北宋中期北方画派鼎盛后期后李成画派的杰出代表。郭熙进了皇家画院,使在野的北派山水画成为“在朝”的主导画风。
  郭熙中年师法李成,却十分重视取法自然,生活是其创作的真实源泉。同时他反对专学一家,主张兼收并蓄,学李成同时吸取范宽、董源等人的长处,“稍稍取李成法,布置愈造妙处,然后多所自得。”故能自出机杼,自成体系。他既善作秀润清旷幽深曲折的平远山水寒村,又长于巍峨雄壮,云烟幻变的崇山峻岭,构图多变,巧妙地将高远、深远、平远结合在一起。他反复地创造出横幅平远山水,把北方山水“气势雄强”的纯高远法引入了远山、平野、江流的平远视觉效果,舒畅平坦而时有淡淡怨愁,标志着北宋山水进入了新时期,隐逸空灵美感时代的结束,山水画已成为日常生活中弥补现实不足的不可缺少的心理平衡器。郭熙提出要让山水画主体情感化:“春山淡治而如笑,夏山苍翠而欲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巉淡而如睡”。不同的内心情感借不同的景色来叙述,富于诗一般的意境,这是郭氏山水的最大特色。《早春图》表现了早春晓烟的意境美,是一幅学李成而彻底背离李成的典范之作,借李成之技法,表现了不同于李成的新的意境,新的情感,抛弃了李成“出世”之初衷,回到了积极“融世”的人生:清晨、薄雾、朝阳、春动、寒消,大地已复苏,花枝含苞未放,水石浅出,山岚飘浮,弥漫着一片清润……如此明快悦目,充满人生希望,这在中国山水画中似乎是难以见得的啊!郭熙的用笔脱胎于李成的“毫锋颖脱”而改造为壮健雄厚的个性特征,与同时学李成的王诜用笔尖俏,气格爽利似李成不同,郭氏的风骨体貌则有园笔中锋的含蓄性。用墨,既具有李成淡墨如烟表现旷远、迷漓、烟峦轻动的特点,又具有范宽深秀浑厚,表现雄浑壮丽的山川的特点,所以他的墨色既烟润又浑厚,灵活多变。但无论他如何变,滋润、淋漓是他总的特色,湿勾淡染是他主要的方法。郭熙的皴法,以园笔中锋为主兼用侧锋,线条轻盈也凝重,画石先用湿笔勾出轮廓和脉络,以柔浑园劲的笔线作云层状的造型;然后在阴凹处以条片状和卷曲的笔法密皴,连贯交搭,形如云纹,似乱不乱。整个山石形态奇异似“鬼脸”似“乱云”,被称之为“鬼脸皴”、“乱云皴”。最后用淡淡的水墨略加渲染,石上不作苔点,与董、巨江南山石不同,灵妙园润别致的山石法已成为郭氏山水独自据有的艺术符号。郭熙画树,则多乱枝,瘦劲屈曲,主干瘦长多用中锋,小枝多露枝,用草书法,略带侧锋,上仰似鹿角,下垂似蟹爪,有萧瑟感,北地多枣槐类植物,也是从生活观察、创作得来。这些郭氏标志性的技法特色,尤其是鹿角蟹爪树法,师李成而改进发挥,已趋成熟而源源流传后世。

编辑:之君

北宋郭熙 窠石平远图 纵120.8厘米 横167.7 厘米

北宋郭熙 山村图 纵109.8厘米 横54.2厘米

北宋郭熙 幽谷图 纵167.7厘米 横53.6厘米

北宋郭熙 寒林图 纵153厘米 横98.8厘米

北宋郭熙 树色平远图 纵32.4厘米 横104.8厘米

北宋郭熙 溪山访友图 纵96.5厘米 横46.3厘米

北宋郭熙 溪山行旅图 纵24.5厘米 横25厘米

北宋郭熙 关山春雪图 纵197.1厘米 横51.2厘米

宋郭熙 早春图 纵158.3厘米 横108.6厘米

北宋许道宁 渔父图(局部) 纵48.9厘米 横209.6厘米

北宋许道宁 松下曳杖 纵24.2cm 横25.3cm

北宋许道宁 关山密雪图

宋王诜 绣栊晓镜图 纵24.2厘米 横25厘米

北宋王诜 渔村小雪图(1) 纵44.5厘米 横219.5厘米

北宋王诜 烟江叠嶂图(1) 纵45.2厘米 横166厘米

北宋王诜 溪山秋霁图 纵45.2厘米 横206厘米

北宋王诜 赢山图 纵24.5厘米 横145.1厘米

北宋王诜 傑阁媐春 纵22.5cm 横21.7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