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功武略”话苦禅

小适 发表于 2006-11-10    阅读 536

  大约是近些年人们审美意识的“拨乱反正”,上世纪80年代某些对李苦禅(1898-1983年)先生大写意花鸟画艺术的不公正微辞和发难渐渐被有识之士抛之脑后。不管是纯艺术研究,还是艺术市场的目光走向,对李苦禅先生绘画艺术的重新认识和追棒,越来越趋向理性和成熟。
  终究,一流的艺术不应该是三流的价值。
  说到李苦禅先生艺术的市场价值,我们不得不回顾到81年前的1925年,那时苦禅就读于国立杭州艺专,某日,林风眠校长检阅学生的毕业成绩时,忽然发现几幅署名“苦禅”的国画,水平甚佳,便问其他教师:“我怎么不知道咱们艺专还有位苦和尚?”这位“为艺术战”且主张中西合而为一的艺术家对李苦禅的“作业”大为赞叹,缘此,大家遂争相购买苦禅的作品。要知道,此时的李苦禅年方28岁。
  作为“头角已日渐峥嵘”(当时报纸评语)的年轻艺术家,苦禅很快便成为一名年轻的国画教授。“日渐峥嵘”当是画坛对苦禅的首肯。
  苦禅先生的画思,不独林、齐二师赞赏如此,就是有人问及徐悲鸿院长“您的大弟子是谁?是不是(吴)作人?”时,徐院长答道:“不是的,是苦禅。”在徐院长的眼里,苦禅不独是徐悲鸿的得意门生,究其画作的意蕴,当是“天趣洋溢”(徐悲鸿题苦禅《扁豆图》语)。
  苦禅先生的绘画艺术之所以得到诸位大师的高度肯定,究其实质,是因为苦禅的人品和画格的纯朴和超凡脱俗。
  苦禅先生极重视人品的修养,对此,他有很精到的叙述,如:
  “艺术乃真美善之物。第一是真诚、天真,不虚伪造作。再进一步则是美,美得可以教化人以善,即为尽美尽善了。如果作者人格鄙劣,是无人格,实在与艺术没有缘分,惶言真美善?”
  画格又是怎样的一种概念呢?在苦禅先生看来,唯人品正方能修得正果,看重了人格自然也就会求得真正的画格。画格者,自辟蹊径、不落前人窠臼之谓也。故而,苦禅先生尝称:“做人要老实,作画不可老实,要想人所非想,画人所不敢画。”总之,“从画法到艺术想法上都不人云亦云”,从而出色地践行了石涛“故君子惟借古以开今也”的这一画学宏旨。
  苦禅先生翰墨之余,多结交梨园名角,曾问戏于杨小楼的传人丁永利,与李洪春、高庆奎、侯喜瑞、刘鸿声聊戏甚深,且为盖叫天家常客,并拜尚派武生的创始人尚和玉先生为师,研习武戏,曾着“八大件”行头试演过《铁笼山》中的姜维,解放后还扮演了一次《群英会》中的赵云,虽年已花甲,然那硬靠、厚底、老路数的“起霸”功夫和做派仍不减当年台威。
  正因为京剧与苦禅先生的艺术生涯有着不解之缘,再加之对京剧的深入研究和一定程度的实践,苦禅先生深深感晤到“京戏是写意的戏,是传统的综合艺术,是很高的艺术,要画好中国画一定要知京戏。”
  为什么中国画家“要知京戏”呢?原来传统的国粹京剧艺术不仅具有诗—般的语言艺术,而且每一句念白都讲究抑扬顿挫,平仄分明,朗朗上口,每一句唱词都注重诗词格律,或七言,或十言,且十分讲究合辙押韵,讲究文理对仗;概念上是京腔京韵,究其内涵却更要讲中州韵的规范与湖广音的四声。同时,京剧又把歌唱、音乐、舞蹈、美术、文学、雕塑和武打技艺融汇在一起,是“逢动必舞,有声必歌”的综合艺术。它不像歌剧、舞剧、话剧,用歌、舞、话一个字可以囊括。它在数百年的形成过程中吸取了民间歌舞、说唱艺术和滑稽戏等各种形式,经过长期融合,把歌、舞、诗、画熔为一炉并逐渐得到和谐统一,使之形成了“以故事演歌舞”或曰“以歌舞演故事”(王国维语)的表演特征。其与传统的书画艺术讲究韵律、节奏颇为近似。
  苦禅先生的画作有此神韵,不独是单一的融化京剧艺术的精髓,他本身就是“山东大汉”,且善武术,对子、经、史颇多研究,尤对易学体悟殊深,这在其并世画家中是鲜有企及的。以这样的底子移情于画笔,真算得上是文功武略了。

摘自:《收藏界》2006-08
编辑:之君

近现代李苦禅 鹰

近现代李苦禅 与天同契

近现代李苦禅 玉簪图

近现代李苦禅 缤纷红于二月花

近现代李苦禅 晨雀图

近现代李苦禅早年速写 车夫

近现代李苦禅标本写生 锦鸡

近现代李苦禅 紫藤八哥

近现代李苦禅 振翼图

近现代李苦禅 远瞻图

近现代李苦禅 育雏图

近现代李苦禅 面壁图

近现代李苦禅 梦雉图

近现代李苦禅 绿雨之下

近现代李苦禅 鹭鸶

近现代李苦禅 鹭

近现代李苦禅 菊竹栖鸡

近现代李苦禅 菊放三秋图

近现代李苦禅 记昔日荷塘

近现代李苦禅 鸡

近现代李苦禅 荒渚野禽

近现代李苦禅 蝴蝶花

近现代李苦禅 红梅怒放

近现代李苦禅 荷塘清夏

近现代李苦禅 洞明春晓

近现代李苦禅 丑官图

近现代李苦禅 初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