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石窟艺术全集

 发表于 2015-10-09    阅读 667

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曾指出:“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地区,再没有第二个。”能拥有这样独一无二的历史瑰宝,是值得我们自豪和珍惜的。而国内的敦煌艺术研究和传播,也即将展开新的篇章——总共26卷、历时十余年编撰而成的《敦煌石窟艺术全集》即将于今年10月由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丛书内容包括了现存最完整的石窟壁画和塑像,为国内长达90年历史的敦煌研究和传播作了一个特殊的注解。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王筱芸说,丛书在还原敦煌文化本来面目的同时,也扩大了石窟壁画应用和阐释的边界。21世纪图像学的发展,使全息图像成为学术的载体,对于读者来说,这套书就像是一个微型百科全书,保存、还原了鲜活的历史现场。
当时拍摄的一些洞窟已成绝版“在香港与这套书相遇,是出版人的缘分。”丛书策划人、同济大学教授王国伟告诉记者,《全集》是由国家文物局牵头,敦煌研究院主编,香港商务印书馆投入巨资,“十年磨一剑”的浩大出版工程,被王国伟教授尊称为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此,这套丛书引进内地出版成了他心心念念的一件大事。
1900年前的一场浩劫,让敦煌一个小石室的文物流散于多个国家,引发研究中古丝路几大文明和多种民族往来的热潮。藏经洞中为数近五万件包罗汉文、吐蕃文、于阗文、梵文、叙利亚文、希伯莱文等多种文字的历代文书,以及木版画、绢画、粉本、丝织品等作品,甫一出世,就引发探险家、考古学者接踵而来。先后有英国的斯坦因、法国的伯希和、俄国的奥登堡、日本的吉川小一郎等,用白银从道士王圆箓手中买走了藏经洞的宝物,今天分别收藏于英、法、俄、日、美等10多个国家的30多个博物馆和图书馆。
唯有敦煌石窟本身,是谁都拿不走的实体历史画卷。仅以敦煌地区五个石窟中最主要的莫高窟而言,自十六国时代开窟,营造历时逾1000年,分南北两区,共建石窟735个,窟群南北长1680米,至今保存有彩塑2000余尊,壁画45000平方米,是世界性的艺术和文化宝库。丛书考察了莫高窟的洞窟,把其中允许拍摄、值得记录的画面定格下来,集结成册。此番引进出版,也经历了转译、整理排序、精心编校、审核并修订地区差异的提法等一系列复杂的程序。王国伟教授说,因为敦煌文化纷繁复杂多元,不同时代,随着时间和空间历史演变,一些历史、地名、民族、宗教符号等也在不断变化,为了保证全集出版的严谨,除了出版社配以专业编辑认真审校之外,还特聘敦煌典籍的专家审稿。
之所以说‘前无古人’,是指在这之前,没有这样完整的出版巨制。因为投入巨大、周期很长,而且谁都无法预料出版后的市场命运,因此,敢做这样的大投入,实在是一种智慧和勇气的惊人之作;而‘后无来者’,则是说的敦煌保存之难”,尽管洞窟在重新发现后,一直有专业的技术团队在致力于保护,但终究无法避免壁画接触空气和光线后遭受风化、剥落、虫蛀甚至是部分坍塌等不可逆的损害。另外,历经1000年的壁画创作,使用的颜料主要是矿植物元素,各种物质随着与光、空气的接触,会产生不同的反应。红色氧化后会变黑,只有石绿和石青相对能抵得住岁月的变迁,还能保持本色的鲜亮。而全集使用并呈现的数万张图片,是由国际一流水准的专业摄影团队用最专业的摄影设备,在十几年前精心拍摄完成的。历经千辛万苦拍下来还远远不够,大量的图片需要经过专业人士的处理、分类、专业甄别和选择。作为全集,除了图像为主,还集中了敦煌研究的专业力量,撰写权威的敦煌研究水平的评述和介绍,一动工就是10年。
今天,敦煌已不可能再开放这样大规模的窟内专业拍摄,而且随着岁月的变迁,许多洞窟由于风化和损毁严重,不再对公众开放,现场图像也难以恢复全集拍摄制作之初的模样,“当时拍过的一些洞窟,如今已成绝版”。敦煌是唯一让人看到1900年来物质文化之地20世纪40年代初,画家张大千带着弟子去摹画,雕塑家王子云率领教育部拨款的西北艺术考察团,以及史学家向达、夏鼐、劳干、石璋如、阎文儒等组成的西北史地考察团,乘坐马车,西行数千公里,来到劫后余生的敦煌调查、临摹、摄影、测绘、记录。中国学者的实地考察,不仅开创敦煌艺术和敦煌史地的研究,还高度关注残破的石窟。在保护敦煌石窟的呼声中,敦煌研究院的前身——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在战火还未平息的1944年成立,这标志着敦煌石窟任由自然侵蚀、人为破坏的历史结束。敦煌研究院第一、第二代院长常书鸿、段文杰等从法国,从战时首都重庆等趋赴敦煌,从此以石窟旁的陋室为家,揭开中国学者保护与研究敦煌石窟的序幕。
在《敦煌石窟艺术全集》的交通卷里,力图还原这样一个历史现场:由于地处沙漠,进入敦煌的人类是骑在骆驼上的,随着时间和位置的推移,接通汉民族的交通工具逐渐演变为在绿洲和平地上行走的马和驴,之后交通方式一再演变,不单纯表现了交通运输方式,更是注入了汉民族的等级观念——轿子出现了……敦煌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让人可以看到1900年来物质文化的地方。1000多年的历史演变,文化、交通、艺术、生活方式等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全都被壁画记录下来,成为了历史的再现。
出版全集有很重要的前瞻意义
在“一带一路”的语境下,这套全集的出版有很重要的前瞻意义。王筱芸说敦煌作为一个开放、多元文化聚集的地方,融合了印度文化、西域文化。虽然敦煌文化以宗教为中心,但对它的研究已经远远超越宗教,包含了艺术、历史等文化信息。“读史可知,全球化并不是从工业时期以西方为中心开始的,而是从元代,沿着‘一带一路’的方向开始了‘前现代’的全球化路径”,王筱芸说,敦煌提供了很多可能性,全集的出版也会给原有文献和经典里的阐释做出更多注解。
在敦煌的世界里,有着活泼开放的世界观。敦煌正好与古罗马处于同一个时期,一直保持开放融合的营造姿态,而敦煌文明的形成是多民族交融的结果。“我们依然能从每一幅图像上看到很多民族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和文化”。
可以说,敦煌是一部历史人文百科全书,也是一部重要的美术典籍。20世纪初受到非洲石雕启发创造出立体主义的毕加索,使用的艺术形式、绘画方式、符号、线条、颜色,都能在距他1000多年前的敦煌壁画上找到源头。再说音乐舞蹈,壁画上有很多古乐器,有的可以为文献资料提供史实证据,有的甚至是文献里没有记载的,而飞天美妙的舞姿,也可以被用在现今舞蹈的编排上。还有时尚,壁画上用到的很多服装和图案,如果就地取材,即使在当今也是最先锋、最时尚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