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价格缘何坐火箭

 发表于 2015-08-05    阅读 173

外国客商瞄准中国市场
前不久在北京十里河佰汇古玩城举行的北京国际琥珀节上,波兰某琥珀公司的经理对记者表示,现在琥珀的新兴市场是中国,还有阿拉伯国家。言谈之间,有对中国夫妻看中了他的一串金珀大颗圆珠项链,稍事还价即以7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并与他相约秋天到波兰购买更多饰品。这对夫妻向记者展示了他们佩戴的饰物——一枚金珀吊坠,价格4万元人民币。“我非常喜欢大颗的琥珀。”这位女士对记者说。
两天后记者再次光顾琥珀节时,发现该公司的古董老蜜蜡已全部售罄。“中国人喜欢老蜜蜡,这些都是我的德国朋友50年前的收藏,一串小圆珠项链在1.5万元人民币左右。”经理喜笑颜开地对记者说。“我几乎每个月都要回一趟北京。”一位波兰籍华人对记者表示,“需要琥珀的人太多,都顾不上在网店卖,大部分货在我到京后就直接被分光了。”这位女士在波兰生活了20年,她向记者介绍,琥珀对人的身体有益处,在波兰,人们用琥珀入药,并做成各种护肤品。在琥珀节上,记者也看到了很多琥珀皂、琥珀爽肤水、琥珀润肤霜出售,价格并不低廉。


中国卖家紧抓商机
“我带来的一公斤20~50克每块的琥珀原石,现在只剩六七块了。”琥珀节上的一个中国客商对记者表示,“剩下的这几块都有裂,我也不打算卖了,回家加工成成品,可以卖高价。”
某知名琥珀网店的价格,今年以来已数次上调,不但新品价格大幅上涨,雕件从去年的100元/克左右上涨到200元/克以上,10~20克规格的原石从30元/克左右上涨到目前的60~80元/克,就连旧的库存货也在不停调价,一款葫芦雕件,去年标价为699元,今年1月上涨到899元,3月更是涨到了1080元。“琥珀价格每个月都在涨。”北京天雅珠宝城的楼层经理刘女士对记者表示。记者来到4层的琥珀商家,看到店员正在忙碌地拆包和装包,公司经理对记者表示,现在来买货的人几乎都不还价,“用篮子装”。记者看到,目前该店铺的价格不算便宜,精品雕件280元/克,精品手串也是280元/克,而特价货品有一些特别低廉,每克价格低于100元。店员告诉记者,这些货品大多有杂质,虽然便宜,但销量没有精品好。“前几年我在网店买琥珀,大多会有折扣,并且卖家会送各种小赠品,如砂纸、抛光用的毛巾、手钻等。”琥珀爱好者董小姐对记者表示,“从去年开始,折扣都取消了,赠品也没有了,看中什么好东西,还没等出手就被抢光了。”
“现在俄罗斯、丹麦等主产区都禁止直接出口琥珀原石,目前国内市场上最多的是乌克兰原石,俗称‘乌料’。”百度琥珀贴吧某资深玩家对记者介绍,“波兰原石市场上也有一些,但是很少,而且非常贵。”该玩家表示,乌料现在市场上比较多,但是价格一直在飙升,并且乌料品质并不是最好的,用行内话说“蜜不浓”,皮厚,坑多。


价格每个月都在涨
记者从北京天雅珠宝城的某批发商铺了解到,今年1月份,10~20克的乌料价格在20元/克左右,20~30克的为30元/克。3月,10~20克的涨到30元/克,20~30克的40元/克。“现在已经长期没货了。”该店铺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每次运回来,加工厂家就直接统走了,价格跟零售一样。”
在另一家大型批发商铺,记者看到10~20克乌料价格已经涨到了60元/克,20~50克的原石,依照品质各有不同,价格在70~90元/克不等。
记者从网上找到了某丹麦代购卖家,他的10~20克原石为85元/克,每条产品信息刚出来都会被“秒杀”。“丹麦料是最好的,里面的蜜蜡有很大比率会又黄又浓,表面坑少,打磨或者直接手把都可以。”一位正在抢购的买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淘宝一家规模很大的原石店铺中,波兰原石的价格随着发布时间的不同呈现逐月上涨的特点。10~20克的原石去年在40~60元/克左右,今年6月最新发布的则达到了80~100元/克。“现在国内兴起一股DIY热,很多人自己打磨原石,来制作随形吊坠或者简单的雕件。”某买家对记者表示,“每家品质较好的店铺,原石上新货的时候,都要靠‘抢’的。”


矿区干旱开采量减少
某网络卖家对记者表示,乌克兰矿区的主要开采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用水泵抽取地下水然后靠高压水枪冲击土层,之后工人们在水和泥混合形成的“小池子”中用网捞取琥珀。这是当前最主流也是效率最高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并不是全年全天候可行,一般而言,在两种极端情况下水泵开采法无法使用。一种是乌克兰冬天零下10摄氏度的情况下,因为土冻得太结实,水泵无法轻易融化冻土,这时广大的盗挖工人就只能干瞪眼了。另一种情况,就比如现在,长期持续干旱导致的地下水、河水枯竭,水泵根本无水可抽,自然也谈不上用水冲土了。
5月之后整个乌克兰西部雨水都非常少,长期的盗挖也把森林的生态破坏得一塌糊涂,地下水下降得很快,河水也几乎干涸,几百台水泵都只能“趴”窝。而且欧洲人假期的概念深入人心,辛苦了一年的矿工们于是就纷纷半推半就地跑去享受难得的假期了。除了一小撮有理想有毅力的盗挖工人继续干活外,现在整个乌克兰矿区已经冷冷清清了。
窗体底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