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成高古艺术品拍卖交易中心

 发表于 2015-07-31    阅读 621

在当今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纽约市场长期占据第一把交椅,与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密不可分。接力纽约的依然是伦敦,香港凭借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崛起而逐渐成为世界艺术品交易领域的第三极。尤其近年来,随着中国内地购买力量的不断加强,中国艺术品交易的中心也在逐渐东移。
与国际拍卖行如苏富比、佳士得接触时了解到,他们在调动其国际资源的时候,一方面会尽量遵循委托人的意愿,一方面也会根据某种类型的东西更符合某一地区的审美而选择拍卖地点。因此,长期以来便形成了这样的惯例:明清官窑等宫廷制品以及近现代书画往往放在香港上拍;中国明清外销瓷则选择伦敦地区;而高古艺术品通常会安排在纽约上拍。然而这种相对固定的格式却在悄然渐变中。近两年,以中国艺术品为主导的纽约和伦敦亚洲艺术周已大不如前,这也使得国际拍卖行在考虑是否应该加大香港地区的筹码。尽管今年春季因为纽约佳士得上拍安思远珍藏的带动,使得本届亚洲艺术周迎来了人流量的最高峰,但人们还是相信这种局面不会维持太久,亚洲艺术的中心依然是在向香港转移中。笔者于近两年对香港艺术市场的观察发现,这里的高古艺术品上拍量在不断攀升并不断创出佳绩。随着内地收藏家越来越关注高古艺术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由于这一板块的权重增加,香港将会在高古艺术品交易中成为全球日益瞩目的地方。
中国高古艺术品,不仅受西方藏家追捧,高古玉、高古瓷器等高古文化也逐渐开始被国内藏家所关注。所谓“高古艺术品”, 需要按品类加以划分,尽管如此,概念亦不甚明晰。文博界通常将战汉以前的玉器称为“高古玉”;而“高古瓷器”则是一个与明清瓷器相对的概念,通常指的是元代以前的陶瓷器,北方也俗称“老窑瓷”。在收藏市场更有多解,尚存有“高古”、“中古”之分。尽管多年来中国艺术品风生水起,高古瓷玉、古代书画等品类也紧紧跟随着上涨大势逐波抬升,但相比已经获得千倍万倍提升的近现代书画和明清官窑瓷器则小巫见大巫,价位难以望其项背。香港佳士得瓷器杂项负责人曾志芬曾说道,在她的印象中,老一辈的鉴赏家和收藏家遇到明清的东西都会摇摇手说“太年轻”了!
  新老收藏家形成强烈的反差。一方面是因为中国新起的藏家或商人更喜欢看起来外表光鲜亮丽的明清官制作品,而高古艺术品无论在学术上还是在审美上都设置了较高的门槛,令新手一时难以接受。另一方面,高古艺术品在内地市场的需求量也不少,但由于受到政策的限制,拍卖公司不能上拍,其他流通渠道要差很多,如此这般,一些投资、投机性的资金便将这类艺术品排除在外。于是墙内开花墙外香,这类作品便一直成为以欧美藏家为代表的审美取向,交易中心自然落在纽约和伦敦,包括艾斯肯拉起、蓝捷理、吉赛尔等世界顶级的古董商也一直主营此类高古类艺术品。2015纽约亚洲艺术周上拍的安思远珍藏,其高古艺术的比例占到了百分之80以上。然而随着安思远藏品拍卖结束,人们就惊呼“一个时代结束了!”世事之轮回转换似乎不可避免地发生。以安氏为代表的西方老一代以中国艺术品见长的藏家和商人在渐渐隐去,离世者有之,高龄者有之。西方的新生代也面临着对中国艺术解读困难、价高的窘境,让他们兴味索然。美国古董商,怀古堂的执行长卡诺夫曾对此表示十分惋惜:“父母一辈收集的东西,到了年轻人这一辈,他们就不再感兴趣了。”西方的后继乏人,加之中国藏家的资金并没有进入高古领域已然造成了今天的低谷。然而,对香港来说,也酝酿着机遇。


更多的资金在进场
在结束的2015春拍中,香港苏富比推出的一件“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以1.1388亿港元拍出。这一价格在宋代瓷器拍卖成交历史上列第三高者。香港佳士得春拍,一件估价为30万—50万港元的元明哥窑盘亦爆冷以880万港元的价位成交。尽管目前香港上拍的高古艺术品依然是凤毛麟角,但其市场反映还是非常明显。业界通过蛛丝马迹已经意识到,高古艺术品已经或不久的将来将重新被市场所重视,并且看好香港将成为未来高古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地位。
  在资金面上,业界信心十足看好两个方面的来源:其一是之前做明清艺术品的部分资金开始转投高古艺术品。笔者前不久访问了一位北京的艺术基金操盘手,他手中便有一只正在运作的基金,标的为高古瓷器。以他的观察,很多玩腻了明清官窑的人,开始追逐精细路分的宋瓷。经他推理,当宋瓷再研究清楚了,自然会想到两晋越窑,再后来会关注原始青瓷以致更早期的艺术。不仅仅是这位基金经理道出真言,很多拍卖行从业人员或艺术商也有这样的认知,这似乎是一个顺势而上的“藏家升级”法则。毕竟中国艺术市场历经20余年,一批藏家已经有了原始积淀,开始了他们的“升级”之路。还有一部分携着资金新近进场的藏家,正好感受到了高古艺术开始被看好的氛围。当明清官窑,又或者是近现代名家绘画的价位已经被捧上了天的时候,想要一显身手,就非高古艺术品莫属了。


香港拍卖市场的推动
在市场低谷的时期,拍卖行也在尽可能地拓宽渠道、挖掘潜力以保证赢利。佳士得已经接连做了数次宋代瓷器的展览,并计划在不久推出宋瓷的专场拍卖。苏富比日前也才宣布,秋拍会重新设置中国古代书画专场,此前这个专场一直放在在纽约拍卖。虽然纽约继续保持主战场地位,但开辟香港市场已经水到渠成。不久前采访苏富比古代书画主管张荣德先生时,他表示会先带一些认知度较高的名头书画去香港,在市场培养得相对成熟之后再慢慢带一些值得探索的作品。众所周知,很多品类市场价位的大幅上涨都是由拍卖公司引导的,因为拍卖的公开性,为其价位树立了标杆。国际拍行的推动,必定能为高古艺术品带来繁盛的局面。
  
诚然,由于中国大陆对高古艺术的限制政策,显然使众多资金把香港推为此类艺术品交易中心的不二选择。经营高古佛像的刘先生,前不久才决定在香港开设画廊,因为内地政策控制得太严。而同时,由于买中国艺术品如今以华人群体为主,所以也有很多的西方商人决定在香港开设分支,甚至是整体搬到了香港。尽管今天的香港市场依然以内地主流项目为主——包括御制器物、名家书画等,但随着全球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逐渐东移,在港岛,包括高古艺术品在内的多元化几乎已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