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useppe Eskenazi和他的朋友圈

 发表于 2015-06-21    阅读 619

1999年,香港苏富比,成化斗彩鸡缸杯,2650万港币,创下明代斗彩器物的世界纪录;
2005年,伦敦佳士得,元代人物故事“鬼谷下山图”青花罐,1568.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3亿元),创下中国艺术品的世界纪录;
2008年,伦敦苏富比,唐鎏金银盖碗,158万英镑,创下唐代银器的世界纪录;
2009年,英国伍利沃利斯拍卖行,清乾隆鎏金铜座碧玉水牛,340万英镑,创下中国玉器世界纪录;
2015年,伦敦苏富比,唐三彩凤首执壶,272.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670万元),创下中国唐代陶瓷世界纪录……
这一个个世界纪录的创造者都与一个传奇式的名字相连——朱塞佩•;埃斯卡纳齐(Giuseppe Eskenazi)。


他是全世界最为知名的中国古董商之一,他所经手的中国古代艺术品多达五千余件,其中不少顶级珍品创下当时的价格记录,其家族所经营的古董商号在全球范围内都享有盛誉,他是那些“天价”中国艺术品神话的缔造者,但他并非只追求经济上的利益,他对中国艺术和文化极其热爱,他曾经这样说:“大多数时候我们出于喜爱而购买一件藏品,然后我们开始寻找合适的藏家。当然,有时候我们多少可以猜到这个器物会为某个特定的客人所喜爱,或者我们会将它在画廊里留上个一年半载。在此期间,也许这个器物的价格会上涨,但那不是我们留下它的目的——我们只是在寻找合适的藏家。我从来不为投机或者投资而购买。我的兴趣远超于商业目的——我喜爱那些器物。一旦卖给了一位藏家,并且想到在他家里能看到一些好东西,我就兴奋不已。”


1993年6月,《观察家》杂志这样评价埃斯卡纳齐:“他认真钻研每件买品,有的研究甚至长达三年。画廊里的图书馆占据了整整一层楼面,两大面墙上整齐地排列着他订阅的中文和日文的考古杂志,由夫人担任翻译……正因如此,埃斯卡纳齐才能向客户详细地介绍物品的历史背景和相关的学术研究。当然,价格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的目标客户群是艺术品藏家,而非室内设计师或普通的购物者。”
在他的帮助下,许多在美国、瑞士、新加坡、日本及中国香港地区的客户建立了重要的私人收藏,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也从他那里获益良多。在这个过程中,不少客户也成了埃斯卡纳齐的挚友,其中也发生了一些鲜为人知的趣事。

•;洛克菲勒夫妇


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1906—1978)是著名的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成员,终身从事慈善事业。他与妻子热爱亚洲艺术,为了提高美国大众对亚洲事务的意识和理解,他们成立了亚洲协会,是纽约最富盛名的亚洲艺术机构之一。
1976年5月,洛克菲勒夫妇决定购买埃斯卡纳齐于在巴黎私下买到的一只磁州窑梅瓶。当第二天埃斯卡纳齐将瓷瓶送到洛克菲勒夫人在纽约的比克曼宫住宅时,她让他去洛克菲勒广场和她丈夫商议“财政”事宜,因为她自己从不参与“钱的事”。于是埃斯卡纳齐在两天后见到了约翰·洛克菲勒。互相问候之后,洛克菲勒切入了正题,问道:“我能得到什么折扣?”这让埃斯卡纳齐笑出了声。“这有什么好笑的?” 洛克菲勒问。埃斯卡纳齐回答道:“在欧洲,洛克菲勒这名字是财富的代名词,所以要求折扣听起来有点不合时宜。”洛克菲勒说:“是的,但是我从这次购买中省下的钱,会帮助我再次从你那儿买东西。”于是,双方愉快地达成了折扣协议。

磁州窑刻花梅瓶 北宋,12 世纪 高31.8厘米 纽约亚洲协会美术馆藏

•;仇焱之


仇焱之(1910—1980)生于江苏扬州,13岁那年被送往上海学习,师从古董商朱鹤亭。20岁时便已学有所长,开始了自己的小型收藏,并从事古董买卖以磨炼眼力。仇焱之买东西时牢记三点:东西的稀有性——越少越好;装饰性——必须合乎当时的时代标准,没有一点存疑之处;品相——尽可能完好无损。他结合这三点原则,将瓷器按器型分级:大件器物或花瓶,因为其尺寸和复杂的制作工艺而价值珍贵,当为第一等;当同类的完好器物难以寻觅时,有些瑕疵也是可以接受的;排在最末等的则是简单的器型,如碗、碟之类。通常,一种类型的器物会有好几件留存于世,即便是最精美的实用器在定制时有可能会同时烧制很多件。仇焱之认为,越是普通的器皿,越要在各方面都尽善尽美。除了瓷器,他也精通书画、青铜器、漆器、木雕、犀角和玉器鉴定。
1949年仇氏来到香港,和他的一大家子一起住在俯瞰赛马场的跑马地。他有7 个孩子。据说为了方便记忆,孩子们的名字是按字母顺序取的。仇氏晚上的家庭活动包括召集孩子们,让他们排队,在他们和瓷器都“上床睡觉”之前每人负责清理一件。1967年香港反英游行爆发,仇焱之移民日内瓦,此后一直居住在那里,直到1980年逝世。在多次拜访福克斯拉夫大厦后,仇焱之与埃斯卡纳齐逐渐相熟。


有一次,埃斯卡纳齐前去拜访仇焱之俯瞰日内瓦湖的府邸。到了那里,仇氏问他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埃斯卡纳齐答曰:“官窑。”仇氏飞快地拉开一个抽屉,只见里面放着至少10 件精美绝伦的官窑和哥窑瓷器。埃斯卡纳齐不知道,仇氏之前已在里面混入了一件18 世纪的仿品。埃斯卡纳齐回忆说,自己是靠运气才发现那件清代的仿品。经过这次多少有些令人胆怯的测试,埃斯卡纳齐从仇氏那里学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一课,从此牢牢记住了宋官窑和清仿之间的区别。埃斯卡纳齐回忆仇氏来逛画廊时自己惶恐不安的心情:试问你能给一个什么都有的藏家展示什么呢?
•;玫茵堂
玫茵堂的收藏由眼光敏锐的斯蒂芬和吉尔伯特·裕利两兄弟建立,一开始主要包括中国陶瓷,其中一位在后期建立了可观的中国古代青铜器收藏,并略为涉猎一些其他门类。两兄弟商定,他们的收藏不能互相重复,于是一位主要收藏新石器时期至元代的陶瓷,而另一位则收藏从元代一直延续到19世纪的器物。经由埃斯卡纳齐推荐,康蕊君开始为他们不断增加的收藏撰写图录。二十多年之后,她完成了六卷具有极高学术价值且印刷精美、呈现其陶瓷收藏的图录。她说道:“玫茵堂力求建立最精美的中国陶瓷私人收藏。实际上,斯蒂芬和吉尔伯特·裕利两兄弟的知识、敏感度和坚定决心,使得他们得以建立对中国陶瓷的完整记录,其收藏超过了今天几乎所有的博物馆。拥有这种能力的藏家永远会把器物的质量、美观、稀缺性和其他的迷人特征摆在商业价值之前,而这种品质往往十分罕见。他们的个人品位确保了收藏的质量,它不仅是一部中国陶瓷史,更清晰地展现了中国陶瓷伟大的精髓。”
20世纪70年代之后,埃斯卡纳齐和吉尔伯特·裕利兄弟二人建立起密切的关系。他们经常光顾伦敦的画廊,但他们从不一起出现。他们对中国艺术的热情始终如一,总共在公司购买了逾三百件藏品,件件品质优越,都是为了使现有收藏锦上添花而购。

斗彩鸡缸杯 明成化(1465—1487)

成化款 直径8.3厘米 原玫茵堂收藏,现为刘益谦收藏


在埃斯卡纳齐的朋友圈中,既有像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六世、英国查尔斯王子、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这样的名流政要,也有李雪曼、耿宝昌等各大博物馆的专家学者,当然还包括那一个个在艺术品收藏领域内响当当的名字:赛克勒、安思远、何鸿卿、葛士翘、赵从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