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拍卖会记录 博拍堂

  签名∶彤云 60年 背面∶祖国 张彤云

  展览∶广州美术学院美术作品展(北京,1960年)。

  发表∶《北京晚报》(1961年6月4日)、《光明日报》(1961年6月20日)、《信息时报》(2004年3月15日)、《中国青年》、《工人日报》、《广东画报》、《长江文艺》等。

  说明∶附赠《关於油画〈祖国〉》原文手稿。

  张彤云

  (1928-)云南昆明人。1954年毕业於中央美术学院,同年任教於广州美术学院。现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代表作品∶

  《祖国》、《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泉》(合作)、《千秋功罪》(合作)。

  收藏记录∶

  中国美术馆。

  出版记录∶

  《尹国良·张彤云油画素描选集》。

  关於油画《祖国》

  张彤云

  1960年,我在海南岛兴隆华侨农场生活,恰逢当年印尼排华。祖国派去接侨船接回的一批归侨安置到这个农场。与他们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感触良多。与他们共同劳动中,一位像对自己孩子般照看胡椒、咖啡植株的跛腿中年人引起我注意。他是个七个孩子的父亲,由於排华,土地及小店被没收,断了生活来源,妻子病死,走投无路时祖国派去了接侨船。面对无偿赠送他和孩子们的八套衣物、八套被褥,站在早年归侨—农场老场员让出给他住的房门旁,看着老场员亲人般地为他忙里忙外铺床褥喂小孩,他手足无措地直流泪:“我会种胡椒,会种咖啡,会种菜,给我工作吧”!他找到农场领导,不要给他们的七天安家休息,只有立即工作、努力工作,才能使他为所受的一切关怀稍为安心。在敬老院,我看到那些满头白緑、缺齿少牙、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婆们,像幼儿园孩子样无忧无虑打闹嬉戏。有位徐锦阿伯告诉我,他当年被“卖猪仔”出去,苦了一辈子,没家没业,老了不能工作在等死,是同伴们凑钱送他回了祖国。这里有吃有住,虽然六十年代初全国副食供应困难时期生活清苦些,但很幸福。从桩桩件件人与事,我体会到农场门口大标语“伟大的祖国是华侨有力的靠山”的实质内涵。祖国强大了,华侨在外可直起腰做人,受到欺凌时,母亲的羽翼下能得到安全,哪怕是境况尚贫困的母亲。

  我想表现这份慈母与游子之情。我曾构思构图如实让这位父亲伫立宿舍门旁,手抱胸前流泪激动;又曾设想船靠岸时鲜花、气球、人群迎接的热闹场面,都总未能充分表达出这份情意。猛然想起1951年我从香港归来,火车近罗湖,远远望见深圳山头飘扬的五星红旗时,心纽猛跳欲破腔而出的那份激动。对了,就是这份激情!陡然间,敬老院的徐伯、七个孩子的父亲和青年突击队那些年青朋友们全跳进了我的画面。而画幅右边那个双手握胸前凝神远望的女孩,恰恰正是当年满腔热忱回来求学准备参加祖国建设的我自己。我终于找到了表达自己以及万千思乡念国的华侨们对祖国母亲的这份痴情。朝霞、彩云、海鸥织造了晨曦中喜气洋洋的迎接气氛;晨雾帮助我以虚实手法突出主要表现的是人;刚发现陆地的刹那也避免了一会儿後的人多杂乱,便於集中刻画;正向外涌出的人群手举的小旗说明迎接他们的是五星红旗的新中国。构图上,众眼所望、青年手指而未出现画面的陆地—祖国,它的份量远远超出那画面左侧船身、救生圈和人群重量的总和。祖国啊,您在人们心中重量岂止万千斤!

  《祖国》於1960年在北京“广州美术学院作品展”展出後,全国性多种报刊杂志发表专文评介。在全国影响较大。《北京晚报》、《中国青年》、《工人日报》、《广东画报》、《长江文艺》等先後发表撰文说它描绘了归侨第一眼望见祖国海岸的一刹那千头万绪齐涌心头兴奋复杂的感情,尽管他们年龄身份性格各异,但都饱含着共同的激情—对祖国母亲的爱。《光明日报》1961年6月20日发表,龚产兴撰文《以一当十,以少胜多—谈“祖国”的艺术构思》赞扬其艺术构思之妙。著名作家、人民日报社长邓拓以“左海”笔名写词《“祖国”—调寄阮郎归》来赞它:“归来天末浪游身,侨居忆苦辛。老翁含泪痛前尘,去乡三十春。思祖国,盼亲人,朝朝闻革新。儿孙指点问家门,海滨云树村。”广州美术学院王博仁教授在《“爱”的宏音—女画家张彤云教授记述》(《广州美术研究》1997年5月总第18期)中写道:1960年正是三年干旱和大跃进“左”祸使人们生活极端艰苦,加上政治上棍子帽子使人困惑。不少外面有关系能出去的人纷纷出去。爱国、前途与现实生活发生激烈碰撞,解放後掀起的建国热情也受到某种程度冲淡。而1951年归来时已领取香港身份证的张彤云,却以其灼热激情与高亢艺术语言创作出《祖国》,唤起人们对故土的依恋。这是何等深沉的爱国情调啊!吴晗主持的“北京市少年儿童习作选节第二辑”中,师大女附中初二级田家敏十分准确地感受到这份激情。其文章《激动人心的画》中写道:“……雾气和海风向人们扑来,这是祖国的风,它带着自由洁白的海鸥向归国华侨迎来,祖国的温暖也一齐飞入侨胞们的心间。屹立在海洋上那雄伟而美丽的土地就是侨胞们日夜思念的祖国!画家用巧妙的构思、鲜明的笔法简练地勾画出人们对祖国的怀念。画面上人数不多却都那样鲜明,一个小小的救生圈就标出人们所在的地点……给於观众如此的感染……成为我们更深地了解和爱戴祖国的动力。”

  —张彤云 2005.8

  重记於广州美术学院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