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拍卖会记录 博拍堂

  齐白石、陈半丁题跋

  题识:陈半丁〈一〉适从何来。凡事皆有宿根,得以随意成就,写虫至马蝇者,古来稀少也,是帧笔致玲琍,生动自若,岂独工致是长。齐家衣钵非寻常可能追逐。癸亥首夏,半丁记于都市。

  〈二〉贞观之初道欲昌,文皇仰天吞一蝗。白太传句。半丁题。

  〈三〉动定如生。年。吟蜂偏坐无闲蕊。用笔而能变化非平昔,深重苦心,才能精熟至此。半丁镫下记。斯义宏深,非我境界,信乐可以观之。老静又题兴然。

  〈四〉栩栩。不必傅粉涂金,也如藤王。宿生子如此作,自有争高意存之耳。半丁不许乃翁道破如是。镫下记。

  〈五〉尽其所能,用其所长,悉知其意,安排有法,冷眼见之奇特。年题。

  〈六〉灶马。灶马状如捉织,大脚无翼,褐色而身圆弱,穴于灶侧。俗言灶有马,足食之兆。以子能画灶马者,足食之兆宜矣。半丁欢喜记之。

  〈七〉元蜂若壶。蜂腹大如壶者,有■毒,能杀人。此帧颇有天然之妙,惜其墨色用之太千,不然亦能超过。半丁道人记。

  〈八〉穴纸出痴蝇。东坡句。半丁题。

  齐百石(二)余尝见人用本,多不能更变。此虫虽临乃翁,只求画法,虫之生动,竟能全变乃翁,为之喜,我半丁弟又何如?璜。

  〈八〉余尝闻,父不能教子,必病过于严,子亦不愿学父。东坡之诗文不欲父见,可想见矣。因恐如儿必病此,故使之及门于半丁弟及师曾,直支诸公。吾儿既不学半丁师,又不学师曾直支,何也?余愿如儿集古今之大成,勿学乃翁偶为工致之所短耳。白石山翁记。

  款识:<一>、<三>、<四>、<六>、白石后人。<二>门人齐良琨用阿翁写生本画呈半丁夫子教正。时癸亥四月同客京师。<五>白石后人画。<七>、<八>子如。

  钤印:齐良琨 齐良琨印,(五钤)、白石后人(四钤)。齐白石 木人,白石翁、老平。陈半丁,陈。

  来源:原为陈半丁旧藏。水松石山房主人一九八一年得于香港。

  展览:加拿大,温哥华美术馆,《水松石山房藏当代中国画》,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九日至八月九日。

  注:齐白石后人能画者众,传其工笔草虫绝活者,惟三子齐良琨。齐良琨,字子如,承家学,一九二0年入京,循父命投陈半丁门下。他早慧,一九二四年已在琉璃厂南纸铺卖画。取妻张紫环,亦擅画,甚得白石称赏。他后赴东北,为东北博物馆收得白石作品甚多,一九五六年病逝。

  白石一九一七年定居京华,抵埗后,颇受当地画坛中人白眼,在他作诗题画时常有借题抒发抑郁之情。三子良琨抵京,即命拜师陈半丁。半丁居当时故都画界之首。以子交讬习艺,自有结纳尊重之意,可见白石处世历练圆滑一面。综合诸家之长亦属此举目的之一。

  本册乃齐良琨以家法写草虫呈师,含奉教之意。半丁每帧加题有录古诗文关涉册中状写之草虫,有述及画法之特点者,颇有嘉许之余,对齐氏家法精妙处亦有美言。可见良琨确得其父真传,从中亦流露齐陈两家的交谊。白石在其中两帧有题语,既述拜师旨意所在,道出了慈们对子的关爱厚望,亦喜其艺有成,家法得传。又微怨良琨不学陈半丁、陈师曾、凌文渊等父执辈,劝他“勿学乃翁偶为工致之所短长”,规劝以外,实有齐家工虫绝活不逊诸家之长的自诩,故良琨造诣在其父心目中自有定评,本册堪作举证矣!

  齐良琨聪颖好学,得乃父真传,异天不假年,其流传作品甚少,以其技艺最能摄乃父之精髓,这在白石门人,亦擅工笔的于非闇即持相类看法。本册共八开,各写小虫一只或配对,具动感,工致精细之处,与白石庶无异,尤以蚂蝗、灶马、苍蝇数帧,恐非仅袭父稿,实有良琨写生观察复加揣摩的功夫在内。若参看白石老人九十四岁的《花卉草虫册》十二开(见《荣宝斋画谱》第八期,一九八九年五月),皆良琨补草虫,与其父的写意花卉,可谓天衣无缝!本册虽属其廿一岁所写,惟技法掌握熟练,堪称大器早成。且写虫种类之多,兼具款印,又集父师题跋,在传世画迹中恐属仅见矣!

  著录:《水松石山房藏二十世纪中国画》(umbrella,一九八三年),页58-61。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