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精工巧极识竹黄

吴少华   2007-03-15

  在传统的竹刻艺术中,有一种独具一格的艺术品种,那就是竹黄器。乾隆时大学士纪晓岚有诗云:“凭君熨贴平,展出分明看。本自汗青材,裁为几上器。周旋翰墨间,犹得近文字。”所描绘的就是竹黄工艺。

  竹黄又称“贴黄”、“文竹”。此工艺是取竹材内壁之黄色表层翻转过来施艺,因而又称“翻黄”或“反黄”。也有将“贴黄”写作“贴簧”的,著名文物鉴赏家王世襄先生认为:“竹黄实与竹青相对而言,和乐器中能发声的‘簧’无涉。故应写作黄。”竹黄与其他竹制工艺不同,它属两度加工的艺术,艺匠们将南竹(即毛竹)去节、去青后,留下内壁竹黄,经过煮、晒、压平后,粘贴、镶嵌在木胎上,制成各种器皿、文具、古玩等,然后磨光,再在上面刻饰各种人物、山水、花鸟,以及金石纹饰,色泽光润,犹如牙雕般的典雅与精致。取材定型与施工雕刻为竹黄的两个创作阶段,都非常重要,而其他竹刻品种只有施工雕刻一个阶段。从这一点讲,传世的竹黄器要比其他竹刻少得多。

  中国的竹雕刻工艺发端于何时?据考古发现,至少可追溯到先秦时期,在湖北江陵战国墓中就出土过一件竹卮(酒杯),其盖和口沿两侧外凸成耳,底有三足,均为兽蹄,雕刻精细,髹黑漆。但竹雕刻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门类,则出现于明代中叶,它的辉煌是由“嘉定派”与“金陵派”崛起而带来的,前者由朱鹤(号松邻)、朱缨(号小松)与朱稚征(号三松)祖孙三人开创,而后者则以濮仲谦与李文甫为代表。从此,竹雕刻工艺缤纷竞灿,艺人辈出,他们师承前人而不拘泥前人,在不断创新中为竹雕刻工艺写下一个又一个新章,例如留青竹刻、薄地阳文、圆雕竹根等,而竹黄工艺就是其中的一朵奇葩。

  竹黄作为一种独立的竹雕刻艺术,创始于清初,至乾隆时已较流行,现故宫博物院就珍藏着不少乾隆时期的竹黄器,有的已成为国宝级的文物。如一件“海棠式贴黄竹雕盘”,该器宽9.4厘米,高1.7厘米,上侈下敛,造型由海棠四出花瓣演化而成,花瓣正中各出瓣尖,内壁八幅与外壁八幅各为一个纹样,但都稍有美化,给观赏者造成一种似同似异的感觉,器型规整,秀丽典雅,盘身色近玉,深淡辉映,堪称竹雕中的精品。另一件“贴黄竹雕提梁卣”,造型仿造商周青铜器中的提梁卣,通高21厘米,大腹细颈,上有穹型盖,下有圈足,腹部采用“平地深雕”,浮雕变体蕉叶纹,底饰云雷纹,工艺有类似“剔红”的效果,显得繁缛细密,刚劲娟美,将造型美与装饰美融为一体,是传世竹雕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流行于清代乾、嘉时期的竹黄艺术,主要产地有湖南邵阳、四川江安、福建上杭、浙江黄岩等,其中以福建上杭制作尤精,在清乾隆时期达到高峰,充作贡品。纪晓岚曾说:“上杭人以竹黄制器颇工洁”,并题竹黄箧诗二首,本文开头的即为其中一首。四川江安也是著名的竹黄产地,江安所产楠竹纹路细密、坚韧,竹黄色如牙骨,因而人们赋予它“竹象牙”、“竹牙骨”的雅号。1919年,江安艺人蔡金山的竹黄工艺品参加巴拿马世界博览会,荣获优胜奖,从而名声大震。据说,竹黄工艺发明于湖南邵阳,首试者是湖南邵阳竹刻大师王尚贤的堂弟王尚智。王尚智学艺于王尚贤,按规矩先得学做臂搁胚料。每天劈竹制胚的王尚智,日久生厌,一天他想试刀,但又不敢在竹子的正面动手,于是只得在竹内壁的黄皮上刻划,觉得特别有趣。后来王尚智发现内壁竹可压平而不破碎,更适宜于刻雕,遂创造发明了竹黄刻艺。这是传说,无法考证。但湖南邵阳的竹黄确实很有名,1840年前后,我国驻英公使馈赠英国的礼品中就有邵阳的竹黄制品。清湖广总督张之洞也曾请邵阳艺人李新麟、李胜麟兄弟为其制竹黄扇,作为慈禧生日礼品进奉朝廷。

  除上述产地外,苏州也是竹黄的重要产地。据乾隆《虎丘志》称:“从嘉定转徙于山塘,凡笔筒、棋榼、界方、墨床之类,为文房雅玩,多以铁笔雕刻书画,有的竹里为之者,名曰:‘翻黄’”。苏州在明清时,是我国的手工业中心之一,又是重要的工艺美术品产地,如刺绣、木作、铜作、玉器、牙雕等均有名,地处嘉定与金陵之间,竹刻艺术的传入是理所当然之事。竹雕刻艺术的发源地———嘉定,后来也成为竹黄的产地,据《竹人录》跋云:“吾刻竹,名播海内,清季道咸以后,渐尚贴黄,本意浸失。”从上述竹黄产地的介绍中,我们可以看出,当年竹黄艺术盛行的状况。

  竹黄工艺在竹雕刻艺术中,可谓是别辟蹊径,独具一格,它不同于传统的圆雕、高浮雕、透雕、陷地深刻等技法。竹黄的技法,主要表现在阴文浅刻上,以突现纹样的装饰性。它的地纹,以光地为主,就是铲平磨光,以显示出竹肌的剔透。另外,也有几何纹地,常见雷纹、鳞纹、锦纹等。从竹黄的表现技法来看,虽说它有别于传统,但也源于传统,特别是受到清前期吴之璠的“薄地阳文”的影响,另外,在它的表现手法中,也有“留青竹雕”的元素。除竹雕刻工艺外,竹黄在一定程度上较多地汲取了雕漆即“剔红”工艺的养料,有着精镂细琢的美感。在竹黄造型艺术上,它更多地借助了青铜、瓷器、玉器、木器与牙器的艺术,竹黄的造型技法,还借鉴了苏式家具的包镶工艺,博采众长,从而使竹黄跳出竹刻的形态,而独成体系。

  竹黄所表现的器物较为广泛,这是由其木胎造型外贴竹黄的特殊性所决定的,竹黄用于创作不同器物,大到屏风、小柜、文具盒、卣瓶,小到花插、盒匣、臂搁、扇骨,尤其是精巧别致的文房雅玩,更是竹黄创作的载体,如笔筒、镇纸、笔格等。竹黄的表面装饰工艺,除雕剔外,还有镂空、贴花与镶嵌等手法。在镶嵌中,有金属丝刻花镶嵌与玉石镶嵌。此外,艺人还将幼竹培植成奇特的形态进行加工。总之,这种人工美与自然美的结合,将竹黄工艺推到了尽善尽美的境界,使它成为弥足珍贵的艺术品。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