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陈伟祺:玩玉在心头

邓芳   2007-03-07

  玩家:陈伟祺

  玩物:玉器

  玩龄:20多年

  点击:在玉器圈子里,是鉴定真假玉石的好手。

  采访陈伟祺先生之前,我心里便有许多画面,认为凡爱玉收玉者,必然玉不离身,言谈举止间,必然时不时抚弄一下以示片刻不能忘怀之意。因此,见到陈先生后,我颇为讶异,他全身上下竟无任何一样玉饰。原来,真正爱玉的人是很少佩带玉饰的。对他们来说,一般的玉器已经看不上眼,真正入得了眼的,又有机缘收藏的不多。就这么几件爱到极致的玉器自然不轻易拿出来示人,一则怕不经意损坏,二则怕同好之人索要。要知道,一件好的宝贝可是大家都眼红的,欣赏赞叹之余,自然想要据为己有,朋友若心痒难耐,三番四次前来央求,自己可就要受苦了:给吧,自己实在割舍不下;不给吧,大家又是多年老友。如此为难,只有藏之深宫,自己私下把玩了。

  虽然陈先生玩玉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但说到与玉的结缘,其实非常偶然。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陈先生还只有二十多岁,由于一位朋友资金短缺找他帮忙,就拿出一件玉镇说给他权做抵押。那是一块五色玉镇,绿的碧绿,红的通透,淡淡地发出温婉的光泽,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之后,拿到玉器行一鉴赏,原来是块漂亮的石头,不值几个钱,但从此陈先生却与玉结下了不解之缘。从那时开始,他就经常跑到有经验的师傅那里去请教玉器知识。

  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玉本身虽是一种石头,但由于其特殊的晶体结构而十分稀有,它色泽美丽的外观和独特的音质、触感更让人感叹大自然造物的神奇。一踏入到这个领域,陈先生就深深觉得玉乃天公作美,而研究玉器更是一种随时伴随惊喜与精彩的无穷乐趣。但当时“文革”刚结束,市面上真正的玉器很少,也没有什么介绍玉器辨别的书,只是行家们私下流传着些简单的手抄本,他就天天缠着老师傅们转,跟他们聊天,向他们请教,越来越沉迷于玉的独特。后来慢慢地开始跟着他们四处跑,到云南、缅甸去看他们买玉石,学怎么从石头表皮看有没有玉,学怎么磨玉,怎么雕刻。就是这些最直接的接触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他的玉器知识越积越多,他对玉的鉴赏和品位也在不断提高,而这段独特的历程也成了他宝贵的人生财富。

  “相石”对陈伟祺而言,永远充满着未知数。记得有回跟着几位老师傅去云南买玉。当时,他们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相中了一块重28公斤的石头,最后以七八万元的价格买了下来。运回广州后,老师傅们对着石头左看右看,研究完了都认为是块没什么价值的石头,里面没玉。陈先生急了,仔细回顾了以往老师们讲的经验,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感悟,认定里面一定有玉,于是决定自己多花十万块钱买下来,当时也不知道冒这个风险到底值不值?后来,石头没买成,大家把石头一破开:满眼的绿。这一次成功让陈先生更领悟了玩玉的惊喜。当然,他也曾上当受骗,对爱玩玉的人来说,每一次看走眼都是一次经验教训,都会让他更加警觉,更加努力地去钻研玉中的奥秘。

  曾听到过这样一个笑话,如果白云山顶上摆了几十桌好酒好菜,可能没人去吃;如果白云山顶摆了一堆好石头,那一定有人跑去看。说到这个,陈先生会心一笑,声称确实如此。对于爱玉的人来说,只要听闻哪里有块好玉石,千山万水也是要跑去看的,“曾经我眼则我有。”陈先生说,“有时只要看了那么一眼,即便不能拥有,也算是曾经相逢一场了。”

  来源:金洋网

  编辑:之谦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