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妙笔瓷上绘秋韵

刘志勇   2007-02-06

  就为这件浅绛彩花鸟纹长方形瓷器,我软缠硬磨,很是费了一番口舌功夫,硬是从朋友的博古架上把它“忽悠”进了自己的小书房里,成了独家具有的宝贝标本。时下的年青人十有八九不会知道它的名称和作用。在这个以敲击键盘取代笔墨书写的时代,这不算是怪事、稀罕事。

  它叫笔添,是用来修整饱蘸墨汁或色彩汁之后的毛笔状况的:使修整后的笔锋或尖或扁,墨彩含有量或润或枯,以便更适宜书写、绘画。对于有一定书画造诣的文人墨客来说,舞文弄墨之际,笔添是一件很讲究的辅助工具,甚至于它质量的精粗,也象征着拥有者身份的贵贱、品位的高低,趣味的雅俗。

  它的造型体态很美。外方内圆,长约15厘米,宽约10厘米,长宽比例颇近似于黄金分割律,无论长宽都仿佛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非常恰如其分的谐调。在这长方形框架内,制作者别出心裁将舔笔池设计成桃形。桃子的体态皱折线把舔笔池一分为二。桃的顶角朝下,桃的尾蒂朝上。整个桃形以出筋的方式展现轮廓,凸起的筋线顺势而成为笔舔的“池墙”,巧妙而自然,看似漫不经意,实则颇具匠心。

  它的釉水肤色也很美。白嫩、细润、柔和;它的纹饰更美:在凸起的线条脊上描染灿烂的金色,既显华丽又见富贵;舔笔池内绘野菊盛开,粉色的,黄色的,生机勃勃,楚楚动人;翠竹扶疏,枝桠横斜,两只雀儿立于翠竹枝上。这应该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吧,右边的一只好似面带甜美微笑,正在鸣唱悠扬婉转的情歌;左边的一只大概是被热辣辣的情歌打动了吧,羞涩的扭过头去,装作梳理羽毛……。这优雅美丽的画面,就像两幅国画的册页。作者将国画浅绛彩的表现技法移植到瓷面上,用笔或细腻工整,或疏朗写意;鸟以细笔擦染,羽毛质感柔顺,体态轻盈;设色少用重彩,但晦明浓淡,层次鲜明。鸟的上方空白处留有墨笔蝇头小楷题款:“秋菊佳色”,“戊戌年仲秋许品衡作”。款后画有矾红印章。再上方的桃蒂两旁,用矾红书写变体金文:“吉祥福富宝”五字,应是取“吉祥富贵之宝”的寓意。书法字画都可以见出作者深厚的传统文化艺术功底,见出作者对享受生命、歌唱生命、祝福生命的执着追求!

  浅绛彩流行于清末民初时期,当时一些文人画家崇尚黄公望等元四家以淡墨枯笔勾皴以淡赭渲染的山水绘画风格,并试着将这种国画形式移植到瓷器纹饰上。浅绛彩瓷画色泽浅淡,有淡赭、淡蓝、水绿、草绿,再点缀紫、红、黄等多种色彩渲染,画面清淡幽雅,意境深远,富有诗情。这件笔添就比较鲜明地体现出了浅绛彩的特点:首先是文人趣味浓重,并颇有传统国画艺术气韵,截取大自然景色的一角,雀鸟栖息在翠竹枝上,借助雀鸟神态,营造了静谧闲适,恬淡清逸的境界;其次是色彩“淡妆浓抹总相宜”,在水墨氤氲之中,又不失粉彩、五彩的神韵,且诗书画印有机结合,笔简意赅,不尚雕饰,尽得神似之妙。第三是题写纪年及作者名号款识,因而瓷画作者不但可以得到确认,同时绘画者个人的审美追求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张扬。 这方笔舔瓷画的作者许品衡,生卒年月不详,字廷选,室名“醉月山房”、“平湖书屋”,工花鸟,善书法,笔法清新润丽,似蒋廷锡风格,活跃于同治光绪时期,见有“大清同治年制”款瓷画作品。

  浅绛彩瓷画流行时间较短,是特定历史时代陶瓷艺术的一朵小小奇葩.如同浅绛彩瓷画的消逝一样,笔添的时代也过去了,但是作为它的那个时代文化载体的物质遗存,在今天仍向我们传述着它昔日的高雅身份!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