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揭开海上书印藏家张氏家族神秘面纱

干琛艳   2007-01-25

  “西泠印社2006年秋季大型艺术品拍卖会”将于本月13日至14日在杭州举行。“犀象印萃•;名家篆刻”是令“西泠秋拍”颇为得意的一个专场,因为参拍的800方印章都出自吴昌硕、童大年等名家高人之手。据悉,该专场待拍的藏书印均为近现代以来,我国著名藏书楼的主人们当年所用之印。

  相较于其他藏书楼主零星的几方小印,“适园(张石铭)犀角印一套”得到了西泠印社的重点推介。这套印章仅印材就令人瞠目结舌,一套33枚更是蔚为大观,在经历近百年的沧桑变化能完好保存至今极为不易,拍卖资料透露了印章原主人的身份:“张石铭,近现代大实业家,其家族百年前已经在上海及江南一带拥有大量产业,以其雄厚实力广收善本古籍及金石书画,33枚犀角印即为其收藏所用。”

  资料寥寥数语只能给竞拍者留下依稀的印象。张石铭究竟何许人也?记者依循蛛丝马迹,访问到上海家族史专家宋路霞。不料,她竟惊呼:“张石铭就是著名的‘民国奇人’张静江的堂兄,我国著名的藏书大家。今日台湾地区中央图书馆的古籍善本库,就是以他的张氏适园宋元善本为基础库藏的!”更为凑巧的是,宋路霞手头的《张静江张石铭家族》一书也刚刚完稿付梓,将于1月中旬与读者见面。于是,一个传奇家族的历史大幕缓缓拉开了…… 西泠之缘

  多次捐助吴昌硕

  据宋路霞透露,此次西泠印社拍卖张石铭的藏书印,其实是一次“前缘再续”。“张石铭一生与西泠印社缘分不浅。他的藏书印现在完整出现在西泠的拍场上,多少令人有些感慨。”

  宋路霞告诉记者,位于南浔镇东大街上的张静江故居,其基础实际是张家高祖张颂贤的故居,堂号为“尊德堂”。而张石铭的大宅院则在南西街,是有着“江南第一宅”美誉的“懿德堂”。张颂贤两房儿子各称“南号”和“东号”,即由此而来。

  懿德堂无处不雕花,大门的内侧门楼与院子里面的所有门楼都是垂花门,饰有精美的砖雕造型。在四个篆书大字“世德作求”的周围,雕刻了仙鹤、牡丹花、祥云、如意、寿字、松树和古装人物。宋路霞说:“‘世德作求’四个篆字是张石铭的好朋友吴昌硕的手笔。传说吴昌硕早年曾在张家当过画师,走出张家之后才到杭州创办西泠印社。其间,张石铭对他有过多次捐助。这些捐助如今还都记录在西泠印社的史册里,而西泠印社则在2003年已经庆祝过百年社庆了。”

  西泠印社留下墨宝

  张石铭之孙张南琛曾告诉宋路霞,如今南浔镇上的儿童公园就是在张石铭“适园”的遗址上建造的。而适园的遗迹,目前保留最完整的,则是园中的一柱金刚塔,又叫长生塔。“那是我祖父为曾祖母桂太人祝寿建造的,始建于1910年,上面雕刻了唐柳公权书写的《金刚经》。那时位于西陲的敦煌石室刚被打开没多少年,石室内存的柳公权手书《金刚经》原本也刚刚流传到江南,我祖父就已获得了这份珍贵的柳书,并将之摩刻上石,共二十四块,嵌在塔的四周。以后,他又逐年请了二十余位社会著名人士题词勒刻其上。这些题词记载了建塔人的初衷,柳书《金刚经》的价值,桂太夫人的善行,以及众多为桂太夫人祝寿的诗词等,共有四十八石。题词人是:冯煦、张謇、康有为、陈夔龙、郑孝胥、罗振玉、缪荃孙、吴昌硕、清道人(李瑞清)、程德全、朱祖谋、曾熙、秦绶章、周庆云、潘飞声、崔永安、何维朴、左孝同、恽毓嘉、孟乐甫等。”

  适园在抗战中遭到日本人轰炸,园毁多年,仅金刚塔孑然挺立。张南琛说,现在若要看祖父的笔迹,在南浔已经看不到了,“倒是在杭州的西泠印社还保留着他的四处石刻和匾额,如‘闲泉’、‘闲泉记’(全文)、‘凉亭’,以及一副石刻对联。”而《西泠印社编年大事记》也有记载说,西泠印社山腰上的凉亭就是张石铭捐建,宝塔下的闲泉也是他发现并出资凿成的。这些地方,现在都成了游人流连忘返的胜迹。

  藏书之家适园藏书誉满天下

  宋路霞告诉记者,现在台湾地区中央图书馆的善本书库里,收藏着张石铭、张芹伯、张葱玉祖孙三代的藏书。该馆老研究员苏精先生曾撰文介绍说:“张钧衡(石铭)祖孙三代的图书,四十年来一直是中央图书馆所获的最大宗且最完整的故家旧藏,目前该馆约十四万册善本书籍中,适园三代的印记最多。这大批古本珍籍灌注了私人心血于先,继之公家力量保藏于后,传诸久远可待。张氏父子、祖孙是可以了无遗憾的了。”

  据苏精先生介绍,张石铭的适园藏书中有大量宋元珍本。在1916年张石铭印行《适园藏书志》时,他的藏书就已达宋刊本45部、元刊本57部;到他的长子张芹伯(乃熊)编《芹圃善本目录》时,所藏宋刊本已达88部、元刊本74部。到解放前夕,适园藏书的宋版书全部恐怕已经超出了100部。在张氏父子相传的宋版书中,有一部较特殊的《东都事略》130卷,是从晚清皇室怡贤亲王家中流出来的,上面钦有“怡府世宝”等印记,后来流落到日本。民国初年被法律专家,同时也是大藏书家的董授经(董康)购得,带回国内。张石铭以千元之价收归入库。张石铭的宋版书中另两部很有意思的书,即《北山小集》和《李贺歌诗编》,这两部书都是利用当时废旧的公文纸的背面印制的,用的是宋孝宗乾道年间(1165-1173)年间手写的官府账簿册纸,其中官衔和人名、年月和记项历历可辨,还留下了不少宋代的关防朱印,是一部难得的八百多年前的官府经济史料。

  名家抄本数量惊人

  一般的藏书家,收藏的印刷本总要超过手抄本和稿本,因为印刷本总体数量要比手抄本和稿本多得多,也更容易获得。但据苏精统计,适园藏书的刊印本和抄稿本竟达到了相埒的地步———在920部左右的善本中,抄稿本和刊印本都在460部上下,各占半数,其中黄跋本(黄丕烈校跋)更是多达一百多部,成为张石铭藏书的最大特点。这些抄本中,有很多还是名家精抄之作。在这些抄本中最具版本学价值的,是四十四部影宋抄本,可供校勘订正明清刊本之用。宋路霞说,张石铭更为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曾刊刻过100部古籍,留下了很多个人的校勘文字,这些很能反映他版本目录学的水准。“他的藏书大多是一般文人学士无法获见的珍籍善本。而他为了传播这些善本,还不惜花巨资把它们刻印出来,供学术界研究。这种学术上的善举,意义恐怕要大大超过他对孤儿院和地方团防的赞助。”

  藏书蒙郑振铎收购归国

  宋路霞称,张氏藏书能被完整保存至今,多亏张石铭之子张芹伯不计代价护宝心切,让郑振铎以70万元收购了他家的大部分藏书。而张芹伯侄子、我国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张葱玉则透露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日本人看中了张家的藏书,托人联系高价购买。“当时国家也在抢救古籍善本,不愿让它们流散到国外。张芹伯并不缺钱,但他觉得与其被日本人抢去还不如卖给国家,这些宝贝靠个人力量是没有安全保障的,交给国家更合适,所以就决定脱手了。”张芹伯在上海,六年内创办了三家银行,在实业方面可谓甚得张氏真传。而读书、藏书、研究版本目录,更是他最用心的事业。当年,代表中央图书馆到到张家来收购书的是郑振铎先生,具体牵线人则是张葱玉。张葱玉本人有很多书这时也由郑振铎收购去,包括他视为特藏的二百部历代历书。“整个收书过程,包括讨价还价的过程,以及郑振铎对张家藏书的评价、当时看到这些藏书时的心情等等,现在都已经公布出来了。”宋路霞说,保存在台湾地区中央图书馆里的、当年郑振铎写给蒋复聪的一批信件中,有关与张芹伯打交道、收购张家藏书的内容占了不少篇幅。“而据张芹伯的三儿子、现年70岁的张泽王基说,上世纪50年代初,张葱玉与郑振铎曾再次到张芹伯家,动员其夫人郭后全向国家捐献藏书,这批书中仍不乏宋元版本。”

  张家逸闻张家与上海“大世界”

  说起张氏家族与上海滩的渊源,宋路霞自然提到了人尽皆知的上海“大世界”。“很少有人知道,大世界的所在地以前其实是张石铭家的‘垃圾山’。他家把垃圾卖了,还把地租给黄金荣收租。”

  张石铭和张静江的祖父张颂贤,曾在湖州南浔镇上靠贩丝发家,为张氏这个豪门望族积累下千万家底。张颂贤去世十年后,张家析产分家。他的长子张宝庆43岁即已去世,只留有长孙张石铭,他们这房被称为张家“南号”。二子张宝善有包括张静江在内的7个儿子,被称为张家“东号”。由于两房儿子的数量相差太多,张石铭比堂弟们分得多得多。

  “也是因为这样,东号分得不少成熟的产业,马上可以拿来生钱,是‘活钱’;南号分得的却多是现银,是‘死钱’,需要自己再去创业。”手里掌握数百万现银,相当于现在数千万人民币,如何投资?张石铭的母亲桂太夫人居然接受去上海炒地皮的建议。她带了账房先生到上海,在福州路、西藏路、云南路等处购进不少地皮,并在上面造屋出租。这些房地产年年涨价,行情看好,桂太夫人的兴趣就更高了。“据说,她还请过风水先生到上海看风水。那风水先生竟然看中了洋泾浜(当时从外滩到西藏路的一条河)旁边的一座垃圾山,一口咬定说好。那是市民倒垃圾的地方,多少年来又脏又臭无人看好,而桂太夫人还真花不多的钱就买了下来。”1914年,英租界和法租界当局决定填掉英法租界界河洋泾浜,筑成爱多亚路(即延安东路)。因为填河筑路需要大量土方,张家的垃圾山就派上了用场。“工部局花钱来买张家的垃圾了。所以,后来有一句形容张家有钱的俗语:‘张家的垃圾也值钱’。”

  张葱玉豪赌成笑谈

  据宋路霞查证,爱多亚路筑成之后沿路两边的地价飞涨,其中最值钱的一块地就是原先“张家垃圾山”的所在地,即现在西藏路延安路路口,后来建起了大世界的地方。“大世界是黄楚九1917年租张家的地皮建造的。后来,生意越来越红火,张家按年收租,旱涝保收。”但谁也没有想到,张石铭的孙子张葱玉,居然在多年之后一场豪赌输掉了这块“风水宝地”。

  宋路霞告诉记者,张葱玉是张石铭四子张乃骅的儿子,张家第三代著名收藏家,以收藏和鉴定唐宋名画名扬天下,也是解放后我国第一代书画鉴定大师,在我国文物鉴定岗位上做了大量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工作,为新中国的文物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张葱玉4岁丧父,14岁祖父也去世了。3年孝满之后,张石铭的实际资产1000多万两被五房儿子均分。张葱玉这个父亲早逝的独养儿子年仅17,却一夜之间身价200万。“张家人可怜他小小年纪就没了父亲,还特意把大世界那块地皮当作‘摇钱树’分给他,好让他坐收租金旱涝保收,一辈子衣食不愁。不料,一夜暴富的张葱玉此后不但在书画古玩方面花费甚巨,还把大世界的地皮拿去付了赌债,一时间成了上海滩哄传的大笑话。”

  链接.民国奇人

  张静江:张静江1877年9月19日生于南浔,名人杰,字静江,佛号饮光,别号卧禅,浙江吴兴人。张静江是张宝善的第二个儿子,张石铭的堂弟。他幼时便聪颖过人,生性侠义,但少年时在一次救火中从屋上跌下,因伤了坐骨神经而成了跛足,故称跷脚二先生。他擅长经济,精于理财,家里非常富有。

  1901年,其父以银十万两为之捐得江苏二品候补道衔。1902年,他随驻法国公使孙宝琦任一等参赞出使法国。一到巴黎,他见中国丝绸、茶叶走俏,便立即弃官从商,办了个通运公司,经营古董获利甚丰,并在美国纽约开设分公司。1906年3月,他在从法国东归的轮船上与孙中山相识,此后向孙中山提供白银三万两作为反清革命活动经费。孙中山与他初遇时即称他为奇人,后称他为革命圣人,曾题“丹心侠骨”相赠。据宋路霞统计,张静江在辛亥革命前后对革命的捐款达到110万两白银。这个数字按购买力的比价折算成如今的钱款,大约为2000万美元。

  辛亥革命后,张静江从巴黎回国,二次革命失败后又赴东京、巴黎,支持孙中山另组中华革命党,任中华革命党财政部部长,未到任。袁世凯死后,他回国开办上海证券交易所。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时,又当选中央执行委员。他还是蒋介石的入党监誓人,孙中山逝世后参加西山会议,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

  张静江与蒋介石也有不少恩恩怨怨。他曾南上北下,数次助蒋脱离危机,曾不遗余力亲自为蒋介石向陈洁如说媒。但由于蒋氏后来抛弃陈洁如的不义之举,张静江与他产生了嫌隙。1928年,张静江任南京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主席时,大搞基本建设,不愿随蒋打内战。同年,他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在主政浙江省、任省长期间,他开了个西湖万国博览会,历时4个月,盛况空前。他又主张民办铁路,主持兴建了杭州至江山这段铁路,他提出一不用外资,二不请洋人,自力兴办。这两件事对推动浙江经济发展都有积极作用。抗战爆发后,1938年,他先避居汉口,经香港赴美国,寓居纽约。1950年9月3日病逝于巴黎,终年73岁。

  来源:新闻午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