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险些失藏的万历青花大缸

刘志勇   2007-01-24

  就是这只明代万历时期的青花莲塘飞雁纹大缸,曾眼睁睁地看着它在我的面前消失,让我顿足叹息,谁知又峰回路转,鬼使神差般地让我们再次相遇,并以高出原价十几倍的银子把它抱了回来。真是应了一句老话:不是你的,无论如何都求不来,若是你的,怎样都不会跑掉。类似这样的故事,在古玩行当里时有发生,作为教训,说给后来者听听,也是挺有意思的。

  那是一个星期日的上午,都快10点半了,我和一对同样爱好古瓷收藏的阿忠夫妇相约来到广州文昌北路的古玩市场练眼。上得文昌阁二楼北面的廊台,只见冷冷清清地摆着三、四个摊位,中间一个摊位前正有一买家细细查看着一只青花大缸。我一眼望去,就怦然心动,暗自判断,这大缸有看头,隐约见宝气,好像是明代嘉靖、万历时期的东西。于是轻轻拉了一下身旁的阿忠,示意他一起过去看大缸。因别人看货在先,按照古玩行业不成文的规矩,当他没有放手期间,后来者是不能伸手扯货问价出价的。所以我们只好先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由于已经走到缸的近前,不用上手,仅凭那釉水的光泽、纹饰的笔法风格、蓝中微闪紫灰的青花色调,就认定这是明代万历时期的制品无疑。可惜的是缸底残缺了。“喂,你这破缸要多少钱?”翻看残缸的男子开口问价,我这才注意到他皮肤黝黑,满脸浓密的络腮胡子,大概有45岁左右的样子。卖主是50岁出头的瘦子,个不高,听口音是湖南人。“你诚心要,就拿600块吧,我也该收摊回家了。”卖家喊价很低。络腮胡子没有马上答话,又翻转着大缸看了一遍说,“我真不懂瓷货,看着挺大,买回去当标本卖,试试能不能赚个小钱,给你300块,卖,我就扛走,不卖就算啦!”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瘦子卖主略一迟疑,竟点头答应了,连连挥着手说:“掏钱掏钱,拿去吧。免得我再带回去,麻烦。”当我醒过神来,络腮胡子已经付过钱,抱着大缸转入楼梯口不见了。我赶紧让阿忠追上去,给络腮胡子加点钱,看看能否把大缸留住。过了一会,阿忠垂头丧气地回来,又摊手又摇头。嗨,我也惋惜万分,连连跺脚连连叹息。一直到晚上还念念不忘,餐桌前又对太太讲起上午的无缘之遇。

  三天后,我又去文昌北古玩市场还钱给一位朋友。回来时,随便走进了一家必经的古玩铺扫描扫描,外间四周的货架上基本上都是普通的新仿品,拐入套间看看,没曾想套间正中的方桌下面放着的正是三天前的那件青花大缸!心中的狂喜激动难以言表。但却故作平静地问跟在身后的店主有没有老货。店主回答的挺老实:没有。忽然又指着桌下的青花大缸说:“那是前几天刚买的残件,老的,准备修好再卖。”我看了一眼大缸,装做不懂也不感兴趣的样子问他:“是什么时候的,贵吗?”店主说“应该至少是清三代的吧,也可能入明。我也弄不懂到底是什么时候,反正看着它老,修好了卖,能赚两个钱。你喜欢,不要我修,就算3000吧。”我一听,不大不小的吃了一惊,转眼间缸价就上翻了十倍!我请店主把缸拿到桌上来仔细看看。哈哈,终于有了上手的机会,摸摸白中闪青的釉水,非常柔润莹澈,看看青花的呈色很是沉着,纹饰密满,丛丛水草茂盛,株株莲花盛开,其间有雁或空中俯飞而下或水中娴静而游。笔法写意,线条粗犷,自由酣畅。画面布局虽略显草乱,但不失法度。用手量一量:缸口径约45公分左右,高38公分左右。自仅存香烟盒大小一块的缸底看,胎骨几近现代的水泥灰色,较粗疏。上有浓重火石红。这确实是典型的万历时期大缸。虽残缺底部,但缸腹画面完美,稀少难见,有很高的收藏价值。我真有些爱不释手了,恨不得立刻抱回家去。但想再压压价。故暗自思忖,先凉他一凉,等明天再来讨价还价,于是让店主先收了起来。又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待我第二天再去砍价时,桌上桌下已不见了那大缸的身影。店主告诉我:昨天傍晚,大缸被一个饶平古玩商以2000元的价格买走了。真想象不出我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失魂落魄的神情。

  转眼又到了周日,还是雷打不动地逛古玩市场,不仅仅是希望能捡漏淘宝,要紧的是想借此提炼眼力。“拳不停手,曲不离口”,这熟能生巧的道理,与鉴定古瓷要多接触观察对比真赝实物是一样的。为什么亲人的一声呼唤,咱不回头也能准确的知道是谁,就是因为听的太多,非常非常熟悉了,所以才能分辨清楚。整整一个上午进了这店出那店,和相识的店主们聊天品茶。当浏览到了一位詹姓店主的铺子时,更让我没有想到的奇遇又出现了——那只再次从我眼前消失的青花大缸赫然立在铺中小圆桌上。已经过清洗,釉面润亮,不见了原有的污清,缺失的缸底也被用石膏补好,看上去更显得神采奕奕,古韵十足。一是早已相识,二是决心留物,这回我直接了当的向店主询问价钱,万幸的很,店主专营高古,对明清青花认知不深,也以为这是清早期之物,但叫价仍是不低,开口就是5000块。没办法,我只好侧面智取,告诉店主,真想留下这件大器标本,也喜欢那上面的画儿,价格能否多让一点。店主应承可以,并要我还个价。我略作沉思,问他3500行不。店主倒也痛快,马上说道:“这样吧,3800元,你要是觉得合适,东西就归你了。要是觉得价高,东西还是我的。”还能再等什么呢,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价钱上扬了十几倍,简直比升天的火箭还快。不敢再迟疑,立马掏钱留缸。因为据我对明代此类物件的市场行情的把握,其价钱还远远没有到位:明代万历青花荷塘飞雁纹大缸,尽管底部残缺,其市场也应该在3万元左右,或者更高。很显然,我还有极大的赚钱空间,钱不咬手,何况还有明代写意画的艺术享受呢,也不乏占有珍稀古代文物的自豪感啊!无论从那个角度讲,这钱我是掏对了。若想让我转让,最少要拿5万票子来,不用问为什么,真行家自然会清楚,自然会知道该掏多少钱。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见到物美价廉的心仪宝物,一定要该出手时就出手,若错过时机,就是想出手也无从出手了,悔之晚矣。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