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再谈德化窑的古外销瓷器

叶文程   2002-10-11

  1979年第二期《考古》曾发表了我们合写的《略谈德化窑的古外销瓷器》(以下简称《略谈》)。文章引起了国内外考古界和史学界的重视和关注,有些专家学者给我们来信,提供国外出土的外销瓷的资料:在国外一些刊物杂志上也新发现了一些有关德化外销瓷的记载。1980年在德化县召开的全国性的《德化窑学术讨论会》,又进一步丰富了德化外销瓷的研究内容。现把二年来新发现的资料略加整理,仍按时代先后为序对《略谈》一文再作如下补充:

  宋 元 时 期

  (一)黑釉盏。宋代建窑的黑釉兔毫盏曾大量倾销日本各地,是著名的外销产品。在德化盖德碗坪仑宋代窑址也出土了大批与建窑兔毫盏近似的黑釉盏,这种黑釉盏撇口,圈足或平底,颇厚重,深腹,口大足小,斜腹内收呈漏斗状。内壁施满釉,外壁挂半釉,下腹和底露胎。以黑釉为主,有的挂白釉、褐釉或酱色釉;有的釉中带有兔毫状斑纹,但纹的脉络和釉色逊于建窑,应是适应国际市场对黑釉盏的大量需求而生产的外销瓷。

  (二)撇口平底洗。在三班家春岭窑出土。撇口,芒口,平底,洗壁稍弧,满釉,内心阴印团花,折枝花纹或双鱼,有的素面,釉色和胎质均白,色泽莹润,制作精美,另一种出土于三班中坂窑,撇口,芒口,洗壁斜向内凹,内心阴印双鱼纹或折枝花纹,施全釉,釉色白而泛青,胎质白,这种器物曾远销日本。

  (三)桶形白磁罐。产于宋代,体部卵圆形,颈部无规则,四边肋状,底部微凹,白磁涂上带蓝色的白釉。从底部和未上釉的表面看到粘土凝结的痕迹。高80毫米,这种产品销于东南亚。

  以下自(四)至(二十九)为销往菲律宾的德化窑瓷器。

  (四)玉壶春瓶。带有美丽的碎裂纹,奶油白釉,高27.8厘米。瓶身是由一种粗糙的白垩白色物质作成。它与圣安娜出土的奶油白瓷完全相似,底部露胎,圆脚,平底,瓶身由三部分接合,正好在颈部下面与瓶的最宽部分用封泥封住。这种器物在菲律宾加莱拉港出土。在德化明墓亦有发现,明代风格较浓,应为元至明代的产品。

  (五)罐形壶。高16.7厘米。壶身是一种白垩半粗糙物质。釉白而带青色或灰绿色,釉薄而光亮,能透见外边全部条纹,釉在底边上面高处中止,底部通常是平的。中部凹入。壶的上中部分由两段接合而成。短颈,或许是附加上去的。在菲律宾加莱拉港出土。

  (六)壶(蹲形瓶)边唇外翻,低火度烧成。壶身呈白色,质地粗糙,有白垩白色的外表。釉光亮,呈奶油白色,并且施得非常薄,所以壶身是完全透明的,象一只手提行李袋。壶的表面有细小的碎裂纹。器物制作是由两部分于中腰用封泥接合而成。颈部也许是附上去的。底平,制作粗糙,有一些条纹,在菲律宾圣安娜出土。

  (七)壶(或蹲形瓶)直口,高6.8、直径4厘米。罐身由白垩白色的半瓷质构成。奶白釉光亮,有美丽碎裂纹,肉眼能透见内壁。壶的制作是由两部分于上部中间用封泥接合而成。底平而制作粗糙,在菲律宾民都洛的民诺罗出土。

  (八)盖罐。共3件。颈部周围有四个管状耳。罐身由白垩白色结实半瓷质构成。有美丽碎裂纹,釉白透明泛带青色。薄胎,器物中部周围用一条接缝构成,封泥是很好的。颈部看不清是否用封泥模印装饰的痕迹。

  第一种高14厘米。颈部绘一条粗旋涡花纹细带。颈部下面由重叠宽带幅面的花瓣和锯齿形棱作装饰。下半部由另一条点缀着模仿卷浪的图案,以及不连贯的旋涡凸起模印图案的宽带为装饰。盖子有凸起的模印粗率的旋涡纹,在中央有一个突起的钮。底平无釉,可显出条纹。

  第二种除了两条重复的凸起线条隔开的相反方向伸展的有点生硬的叶状旋涡纹宽带饰外,与第一件非常相似。在下面的带饰中,旋涡饰在那里结束,一片叶子朝相反的方面,这种类型的叶饰使人注意并联想到灵芝。釉下呈红色或青色。

  第三种是下垂环状的莲瓣纹,其下宽带图样不清晰,而另一宽带是盛开的莲花图案。

  上述三种罐,已在德化屈斗宫宋元窑址出土。

  洛克辛认为,上述的三件,或包括更多白瓷种类,是出自德化或福建其他窑,除了它膨胀的外形外,在结构、装饰风格和形式上几乎全象马可波罗瓶。

  (九)瓶。喇叭口,饰浮雕重叠直立莲花瓣长条形图样,高13.2厘米。瓶身由白垩白色粗糙的半瓷质构成。施青白釉,几件标本从比较低火烧制的瓶身到更多瓷的密度都不同。瓶颈的底部和足部用封泥封住。底部有一大凹洞,形成狭窄向外倾斜的脚边,作为支撑的瓶座。这种产品在菲律宾加莱拉港出土。

  (十)小壶或瓶。高7.5厘米。瓶身由半粗糙的白垩白色物质构成。有美丽的碎裂纹,青白釉,厚重。器身由两部分组成,颈的底部与肩部有接合点,肩部以下迫近底部渐尖,底平,底部中凹而形成浅圆脚边。菲律宾皮那贝扬南出土。

  (十一)小瓶。颈部和口部呈喇叭形。高8.1厘米。瓶身由白垩白色半瓷质构成。有美丽碎裂纹,奶油白釉。同类标本有奶白釉或青白釉。有碎裂纹,也有无碎裂纹。其形状由四部分构成:即口部、颈部、肩部和喇叭形脚。肩部或上部用一条粗率模印的传统旋涡状带装饰图案,下部也是装饰古雅带状图案;其下是饰以两条直立莲瓣纹。喇叭形脚是平坦的,两边是倾斜的。底部中间有一浅凹处,中间广阔脚边为底座。颈部装饰为模印垂直线条,(这一类型器物的变化是数不清的,有些标本的高只有5厘米。)在菲律宾圣安娜出土。

  同类器物在德化三班家春岭宋元窑址有出土。

  Ⅰ式:大口,矮细颈,鼓腹,高圈足,腹部上下饰有直道纹,制作精细,青白釉,白胎。

  Ⅱ式:喇叭口,长颈,鼓长腹,高圈足,腹部有两组花草纹,近底和底露胎,釉色白微泛青,胎质白。

  Ⅲ式:喇叭口(残),鼓腹,圈足,腹部阴印两组缠枝草纹,上下附有覆,仰莲瓣纹,各组纹饰间以弦纹相隔,釉色白而青,胎质白。

  英国学者约翰·曼斯菲尔德·艾迪思曾指出,这类小瓶曾由马可波罗带回意大利,现在意大利博物馆还有珍藏。

  (十二)碗。喇叭形边。高6.7,直径19厘米。碗身由完全低温烧制的白垩白色半瓷质构成,所以敲击时发现模糊的声响,有美丽碎裂纹。奶油白釉,带茶褐色。内边周围釉用一种锋利工具匀称的最后加工过,面边本身以一个向外面倾斜的角度修整。碗内中央只装饰一种简单的圆环形,除成圆脚边外,底部几近于平。菲律宾圣安娜出土。

  同类产品在德化屈斗宫窑也有发现。

  (十三)碗。边唇外翻。高6、直径17.8厘米。碗身由稍粗糙低温烧制白色物质构成。不均匀碎裂纹,奶油白釉、稍厚、全不透明。器内有极少量釉凝聚于底部。外部釉在足部上面高度中止。底微凹,从而构成浅圆脚边,在菲律宾出土,在锡兰也有发现。这种产品在我国称为墩仔式碗,产自德化屈斗宫窑。

  (十四)碗。模印装饰。由三层成排仰莲瓣纹构成的模印凸起长条形装饰。高6.6、直径14.4厘米。碗身是白垩白色半瓷质的。奶油白釉,透明,有美丽碎裂纹。口沿和底部无釉,内部透过釉可以看见条纹,与这种风格类似的产品在德化屈斗宫窑也有发现。

  (十五)碟。宽而浅,阔底,高3.6、口径22厘米。碟身由白垩白色半瓷质构成。敲击发出声响。这一类型碟制作坚硬,大小直径在21—25厘米之间,有时瓷质较少,瓷质较多的碎片釉面有美丽的碎裂纹。不同釉具有不同的颜色,如奶油白、灰白或青白釉,这类标本有奶油白泡,而釉面没有碎裂纹。器内全无装饰,器外有双层成排直立模印宽间隔重叠的莲花瓣纹。器内施满奶油白釉,并用锋利的工具刮去边沿的釉。器外釉水不足。碗的边沿匀称的斜切或修整过,底部通常是平的,中部微凹,多少有一点浅圆脚边。与这种风格相类似的产品在德化屈斗宫窑也有出土。

  (十六)碗或碟。为直立莲瓣纹模印装饰,高4.2,直径12.5厘米。这类碟子是它的许多变形构成以前遗址中的数以万计的德化白瓷的大多数。菲律宾出土。

  同一类型小碟尺寸,通高3.5、直径9厘米。碟身由白垩白色而稍粗糙物质构成。并且通常是低温烧制的,虽然有瓷质较多的标本。制作常见厚重,器外为模印,器内则为轮制,正好在内部的边缘下面,釉是显然被修饰过,除外部的精美斜边外,稍平;底除一部分低下,几近于平。圆形脚边,外部上釉,口沿稍平。底部除由宽阔而凹进中央部分形成浅圆脚边外, 差不多是平的,有美丽碎裂纹。釉透亮,呈奶油白色。器身破碎有棕眼,呈茶褐色。在菲律宾民都洛出土。

  (十七)碗。底部装饰为浮雕模印成队飞行的天鹅或鹤排列成行的装饰图案。高9.8、直径12.2厘米。碗身由较低火度烧制的白垩白色半瓷质构成。敲击时没有声响。釉为奶油白色,有美丽碎裂纹,透亮,内壁满釉,透过釉可以看见条纹。器外施釉,口沿及底部无釉。低矮圆形脚边,这类相似的器物,在德化屈斗宫窑也有出土。

  (十八)碗。碗内无纹饰,碗外为双排重叠的模印莲花瓣纹饰,高5.3、直径9.5厘米。碗身由细密的白垩白色半瓷质构成。圆形脚边,口沿无釉。制作比平常精美得多,器壁甚薄。在菲律宾内湖出土。洛克辛认为,这一种可以包括在来自德化或福建省其他地方瓷质较多的器物类当中。

  (十九)碟(亦称直道纹洗)。带扇形边,象一捆甘蔗形状侧面。高2.2、直径11.3厘米。碟身由白垩白色半瓷质构成。奶油白釉有美丽碎裂纹。有部分釉抗,显出淡绿色。碟的底部深凹,脚向内斜入,从而形成狭窄的不规则的脚边,为卧足碟。器的外表为模制,器内表为轮制,边沿割平,除了靠近足部的部分和整个底部外。施满釉。这种形状是在青瓷中大量发现的相似的碟子的复制品。在菲律宾内湖隆班出土。同类产品在西沙群岛也有发现。

  德化屈斗宫窑出土了与以上风格相同的器物撇口,底部边缘向内凹,中部向外凸,内外壁饰有凹形直道纹,使整个器物呈花瓣形状,颇为别致,釉色和胎质均白。

  (二十)大盖盒。盒身是低火度白色半瓷质。并且有普通白垩的外表。盒身破裂纹是普通的。奶油白釉,光亮,并且在聚釉的地方有一种微弱的茶褐色。顶端或盖有精心制作的围绕中央的双凤凰。卍字形或莲花纹的基本花纹围绕的风格化的叶子与旋涡形工艺品的图案。这些盖子的下面满釉,外表面与框边的装饰通常是与盖子上边沿装饰用的基本花纹相类似的。底部完全无釉,或平,或中凹,浅圆形脚边。菲律宾圣安娜出土。与上述相类似的产品在德化宋元窑址都分别有发现。

  (廿一)小盖合。许多方面和大型盖合相似。然而,多半瓷质更多的标本在更小的碎片中遇到了。这里例图的标本有由小铜钱的象征飞鹅、或仙鹤的退化图案和常见的莲瓣纹构成的中心主题图案。

  与上述菲律宾出土相似的器物在德化屈斗宫窑、碗坪仑窑、家春岭窑都有出土。在德化宋元窑址中,盒的出土是大量的,纹饰也丰富多彩,富于变化,应是畅销国际市场的重要产品。

  (廿二)高脚杯。杯身是低火度烧制的白色半瓷质并有普通白垩外表。杯身裂纹是普通。奶油白釉,光亮。在凝釉地方并带一种微弱的茶褐色,制作比较美观。薄边的高脚杯的边缘上了釉,脚部中空正好到宽阔的杯的底部外,在菲律宾的隆班出土。与此器相近似的在德化屈斗窑也有发现。

  (廿三)水罐。有两个领接的耳。形如鸟类进食的水罐,高5.3厘米。罐身白垩白色半瓷质,有美丽碎裂纹,釉光亮。在釉的凝聚处有一种淡青绿色。这类罐分两部分模印而成,大约在侧面上面中间用封泥封住了。两根管形柄互相并排加在接缝上,底平,在菲律宾皮那贝扬南出土。

  (廿四)杯。高喇叭形脚。高5.4,口径8厘米。除省去的柄外,这种形状是有柄的,和起源于萨桑人金属原型的装凸缘外形的唐朝杯精确的复制品相似。杯身由白垩白色粗糙的半瓷质构成。有美丽的碎裂纹,青白釉。除了在底部由深凹坑形成的足边外,整件完全上了釉。通过透明的釉可以看见内部表面上的条纹。底部的结构同属于这一类小型花瓶相同。同外翻口结合的线条,分明有角的外形,同在14—15世纪菲律宾墓葬遗址中的瓷质较多制作不够的杯子类似。后者的底部是平的,与没有细裂纹的纯白釉同杯身质料密切关联。在菲律宾加莱拉港出土。

  (廿五)注壶。高身21.2厘米。壶身是致密的白垩白色半瓷质,施一层光亮的白釉。釉呈奶油白色,在另一些方是青白色,而且好象同壶身的质地密切的关联,在一部分有不规则碎裂纹,在另一些更多,而且好象同别的密切联系。这类注壶制得很薄,并在壶的颈部与宽部上面中间用封泥封住了。颈的下部是饰下垂环状莲花瓣纹。其下分两部分,刻有凹槽和浮雕带状装饰。底部饰成排莲瓣纹。底部有一浅圆足。洛克辛认为这类注壶也许包括在德化或福建其他窑的瓷质更多的瓷器类中。

  (廿六)注壶。中型。高11.9厘米。壶身是低火度烧制的粗糙白色半瓷质而有白垩的外表。在用力压进模子的地方,有一些壶身裂面。釉面有美丽的碎裂纹,光亮,呈奶油白色,并且在凝聚处带茶褐色,有釉泡,厚重,与制作有关。这类注过制壶由两部分接合而成。在部件上面中间有凹槽,流和柄是附上的。底部圆形脚低矮,但一般边是平的。底部可以看见条纹。盖子在中央,扁平把手,周围用一连串曲线装饰。注壶的口沿周围用两重粗率的旋涡纹的带子装饰的,接着是两条传统旋涡饰的宽带和一条底部直立莲瓣纹,在菲律宾内湖盖蒂德有出土。

  (廿七)小壶。高8厘米。壶身是比较低火度烧制的粗糙白垩白色半瓷质的。奶油白釉,光亮,并带有十分均匀细小碎裂纹。釉在底边上面参差不齐的高处结束。釉凝聚处有一种淡茶褐色,制作比较精美的。这个注壶不象在中段用封泥封住。流和柄当是附上的,底部粗制不平,有明显的条纹。在菲律宾加莱拉港出土。

  (廿八)注壶。蹲形,有精美的模印旋涡纹、波浪纹、棱纹和莲瓣叶装饰。高7.5厘米。壶身由致密的白垩白色半瓷质构成。未上釉的底部可以看见条痕和精美的印记。这可能是可以任意捏成各种形状的精炼粘土的使用,甚至模子偶然的痕迹如实地印在其上。平底处有一种轻微的淡黄色。但这也许是由于埋葬时的染色。这类壶的器身下面有三分之二地方用封泥封住。上半部装饰是安排一种旋涡纹,下垂波状的棱形莲瓣叶纹。下半部是一种狭窄带状旋涡纹。这类叶为直立壮态。釉面多泡,半透明,并呈淡青绿色。壶的底边附近釉滴集中一边,玻璃质微片(极少量)粘着在器身。菲律宾都洛出土。

  (廿九)碗。浮雕花似的小枝花样,宽松恰好地排列在内壁周边,直径12.3厘米。碗身由致密白色更多瓷质构成。轻叩时声音响亮。发泡,釉呈奶白色,没有碎裂纹,口沿无釉,碗外边是模印两层仰莲瓣图案。并制成浮雕线状。底部有浅圆脚边。无釉,在菲律宾加莱拉港出土。

  (三十)枢府碗

  (三十一)高足杯

  据李德金等著《朝鲜新安海底沉船中的中国瓷器》一文介绍的德化的枢府碗与高足杯,“与朝鲜新安海域沉船的高足器物完全相同:,可见德化生产的上述两种器物曾同海道远销朝鲜。

   魏约翰著的《东南亚的东方贸易陶瓷》一书的:外销白瓷:节中提到:德化出口到东南亚的奶白釉浅碗和盖盒,印有直立莲瓣和缠枝的图案。这种白瓷所以能成为润泽的瓷器,系由于温度较低,碱量较高,故釉质成玻璃状。该书在附图中也介绍两件德化窑外销产品,现略述于下:

   罐。蹲形、四耳、短颈、喇叭口。模印有梅花小枝,施白釉,透明,平底,底部协釉,高4.8厘米。

   瓶。球形、粗颈、喇叭口、厚边。颈部雕刻两组直线装饰。奶白釉而带淡青色。底部上面釉到处凹凸不平,底部无釉,并有轻微凹陷。高22.5厘米(见魏约翰著:《东南亚的东方贸易陶瓷》)

  明 朝 时 期

  (一)白瓷盒。明代德化产。四边呈圆肋状,圆顶盖,平底。米白色釉,盖上装饰釉下光洁的花卉图案。从未上过釉的底部看到粘土凝结的痕迹。直径141毫米。出于东南亚。现保存在新加坡南洋大学李光前博物馆。

  (二)印花白瓷盒。明代德化产。四边呈圆肋状,圆顶盖,平底。米白色釉,盖子装饰花卉模式图案。直径46毫米,销于东南亚。现存在新加坡南洋大学李光前博物馆。

  (三)狮头双耳白瓷瓶。明代晚期德化产。梅瓶形,低颈,唇部外翻,脚部外展,应用平顶狮头为把柄,米白色釉,高119毫米。出于东南亚。现保存在新加坡南洋大学李光前博物馆。

  (四)瓷筲笛。明代德化窑产筲笛,独具特色,北京故宫博物院尚有藏品,当时曾销往日本。现在日本箱根神社还作为“社宝”保存。

  (五)送子观音。明代德化象牙白瓷送子观音,曾畅销日本。在日本的基督教信徒中当做玛丽娅的圣像而大受欢迎。其需用量之大几乎达到惊人的程度。

  (六)瓷塑观音

  (七)瓷塑关公造像

  (八)瓷塑罗汉。德化窑生产的象牙白瓷塑罗汉,为清皇室的御物,曾在北京古物陈列馆供公众观览。日本称之为德化白瓷中的最上品。上田薛辅在《支那陶瓷器时代的研究》一书中曾作了介绍,引起了外国朋友的兴趣。

  (九)水罐。口径三时强,高度约七时,胸围二尺五时。釉面纯白,整体呈梨皮纹。其中有冰裂纹的裂痕。颈胎虽厚,但把手插进以遮光线,却能清楚地显现出指影。据日本上田薛辅介绍,这类福建德化窑的白瓷罐,在明清两朝称为“陶瓷精华”。该产品原为北京皇室的宝藏,在义和团时,不知被何人掠夺,成为销售于市场的名器。

  (十)香炉。象牙白,曾销往日本。

  (十一)茶碗。象牙白。釉稍带淡红色,釉面布满冰裂纹,曾销往日本。

  (十二)透雕荷叶式洗。德化窑,曾销往西欧。

  (十三)双狮戏球青龙盘

  (十四)缠枝纹青花碟

  根据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常任理事三上次男介绍。上述两件釉下青花瓷产品曾销往日本,目前日本遗留数量还很多。

  上述两件器物主要产地在德化三班蔡径洞上月记窑,其它青花窑址也有发现。该器物敞口,外壁斜直,底圈足,釉色白,胎质白,饰有团花、缠枝蝴蝶、缠枝三双喜、寿字吉祥纹、牵牛花纹等。腹外壁口沿有二道弦纹,圈足上有一道弦纹,外壁上有三朵花纹,底款“月记”。

  几 点 看 法

  (一)研究德化外销瓷器可为研究中外经济文化交流提供新的资料。陶瓷是我国伟大的发明之一,德化又是我国三代外销瓷重要产区之一,在我国古代对外贸易中有着重要的地位。随着德化瓷和其他窑口瓷器的大量外销。对国外瓷业的发展产生着深远的影响。我国素有“陶瓷之国”之称,外国视我国的瓷器为无价之宝。在古代我国对外贸易中,一直是畅销国际市场的热门货,“宋末荷兰人由福建贩运瓷器至欧洲,价值每与黄金相等,且有供不应求之势。”菲律宾人把“拥有陶器成为估量个人财富及声望的主要准绳。”因此,透过陶瓷外销的情况往往可以感到我国外贸情况的脉博。特别是德化象牙白瓷传到国外,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欧洲人称它为“国际瓷坛上的明珠”、“中国白”,日本称赞它为“瓷器的白眉”(意即瓷器之极品)、“白高丽”。对象牙瓷的产品,“如果以客观而公平的态度给予评论的话,可说是比白玉更为华丽,以陶工的技巧来说,更可号称为中国古今独一无双的优秀作品”,“如果是明朝以前的白建(即指象牙白瓷),就是对陶瓷毫无欣赏水平的人,只要一见便可发出赞赏之声”,这些古代象牙白制作的优秀作品,虽然胎壁较厚,却比灯罩更为透明……显出光亮而美观的肌面,以光滑度来说可称为天下第一。“因而,福建德化窑生产的手抱婴孩的白高丽手法的观音在日本的基督信徒中当做玛丽娅的圣像而大受欢迎。其需用量之大几乎达到惊人的程度。”德化瓷器外销产品不仅引起国外的喜爱而争相订货。同时外国的一些制瓷工人也纷纷研究和仿制,促进当地瓷业生产的发展。另一方面,德化瓷业为了适应外销的需要,也吸收外来的文化,对瓷器的造型、装饰设计进行了变革,进一步丰富了德化窑的造型、装饰艺术,相应地推动了德化窑的发展。如宋元时代的军持,就是适应东南亚国家宗教信仰而特制的产品,高足杯的造型也是吸收国外的造型而设计的。宋元时代德化窑大量莲花瓣纹、“卍”纹以及唐草纹的装饰,元明瓷塑佛像盛行以及釉下青花绘制石榴、棕榈、芭蕾等纹饰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都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这些外来文化与中国的传统艺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民族风格,它是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象征,研究德化古外销瓷我们可以看到悠久的历史长河里,中外人民在友好往来中结下的深情厚谊,在共同创造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中打下了烙印。

  (二)研究德化的外销瓷为研究德化窑的烧制历史和烧制工艺提供了新的佐证。德化地近东南沿海,又毗近中国古代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福州、泉州、厦门,给瓷器的大量出口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德化瓷业的盛衰与我国对外贸易的盛衰息息相关,外销瓷的繁荣促进了德化瓷业的发展,反之,德化瓷业的衰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德化窑的发展就是外销瓷发展的一个缩影。从研究德化的外销瓷可以为研究德化的烧制历史和烧制工艺提供新的佐证。例如,德化窑大量的产品是专供外销而特制的。在国内市场和博物馆很难看到,而在国外却大量发现,这就大大地丰富了对德化窑的研究内容。据屈志仁《德化瓷器展览目录》的介绍,在香港遗留的清代德化窑产品有撇口大洗子、球形小杯、素身小碗、暗花八角形小杯、八角划花水仙三友纹刻字杯、八角贴花八仙小杯、贴花梅花玉兰犀角形杯、贴梅花小杯、贴花犀角形杯、刻字划花瓶、素身六角小瓶、素色胆瓶、贴花螭虎纹小瓶、方耳双环扁胆瓶、如意耳双环瓶、花形刻字划花壶、双耳兽足鼎炉、双兽耳饕餮簋纹形炉、如意耳八角印花薰炉、刻花竹石牡丹三足圆炉、刻铭文钵、戟耳扁炉、云雷纹双耳三足炉、象耳三足炉、印花八角四系薰炉、蟹形花插水注、秋叶形洗、印花楞纹小盖罐、印花仿铜大爵杯、隆龙罗汉象、观音坐座和狮子香插等等。香港是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门户,上述丰富多彩产品的遗留有些是当地人们日用的珍存,有些则可能是外销的产品,其中在国内尚未发现,对这些产品的研究无疑地对研究德化窑是有启发的。又如在日本发现的很多具有宋元时代风格的器物,都是象牙白釉制作的。这对于研究德化窑象牙白的始烧时间和延续的历史又提供了新的佐证。

  (三)研究德化窑的外销瓷还刚刚开始,亟待今后继续下去。从目前国外的发现,德化窑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历史悠久,经久不衰,销售的国家和地区也比较广泛。由于长期以来,德化窑一直属于民窑体系,没能引起官方的重视。史载也很贫乏,国内外有些研究古窑瓷的专家、学者也往往误把它归为其他窑系,或者忽略德化窑独特的风格及其本身的客观条件,而用官窑或其他窑系的特点,来衡量或断定德化窑器物的烧制年代,这往往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再如,正当泉州港鼎盛的宋元时代,陶瓷曾输往阿拉伯国家和东南亚的大食、古逻、阇婆、占城、渤海、麻逸、三佛齐地。赵汝适《诸蕃志》,也记载了宋代已将青瓷、白瓷、青白瓷、盆钵粗器以及瓷珠等行销占城、真腊、单马令、凌牙斯加、佛罗垵、麻逸、三屿、蒲哩噜、阇婆、渤尼、三佛齐等中印半岛、观来半岛、菲律宾群岛和东印度群岛各国。对泉州港南通占城诸国,北通朝鲜诸国。元代《岛夷志略》记载了当时陶瓷外销的国家有越南的占城、泰国戎、缅甸淡邈、柬埔寨真腊、马来亚丹马令、吉兰丹、丁家庐、苏洛鬲、新加坡龙牙门、菲律宾三岛、婆罗洲蒲奔、勾栏山、苏门答腊的日丽、三佛齐、喷喷、旧港、班卒、假里马打、花面、淡洋、喃噬哩、爪哇的遐来物、文诞、东淡貌,甚至远达东印度群岛的摩鹿加群岛的文古老。在那种海外贸易畅达,陶瓷大量倾销,德化瓷又备受马可波罗赞赏的情况下,可以想象,德化瓷的外销不会只在菲律宾、爪哇、日本、朝鲜等地发现,可以期待在更多国家和地区会有新的发现,因此,对德化窑外销瓷和我国古代外销瓷的研究潜力是很大的。亟待今手继续更好地开展下去。我们相信,通过国内陶瓷专家、学者们的共同努力,对我国外销瓷的研究工作将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为增进中外人民的友谊,促进国际的友好的交往,繁荣国际贸易作出更大的贡献。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