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浅谈仰韶彩陶的主题图案

 2007-01-18

  图案之一:鱼、鸟、蛙

  1957年,在河南三门峡市庙底沟发现了仰韶文化和仰韶向龙山文化过渡类型的遗迹,考古学界称为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经科学测定,庙底沟类型彩陶的年代为公元前3900年前后。该类型彩陶中有以动物形象为主题的图案,包括各种形态的飞鸟和简化变形的鸟纹,以及写实的蛙纹。

  而比庙底沟类型稍早的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的彩陶图案,则以各种形态的鱼和简化变化形的鱼纹为特色,有时还配以模拟鱼网的图案。也有青蛙的图像,形态蹒跚,和游鱼同饰于陶盆内壁,相映成趣。至于走兽,只见到在陶盆内壁绘出的小鹿。

  图案之二:玫瑰花

  仰韶彩陶图案中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分布在陕西化山附近的庙底沟类型彩陶,它们大多呈现出一种多方连续的美丽图案。其制作方法是,先在器坯上安排好装饰花纹带的部位,然后以圆点排列定位,再用线或是弧形三角纹将圆点联结起来,组成既均衡对称,又活跃生动的连续图案。仔细观察可以看出,它们是用阴阳纹结合的技法,来表现玫瑰花的覆瓦状花冠,以及花蕾、叶子和茎蔓。

  由于仰韶文化包括不同地区、不同时代的多种类型,其彩陶装饰花纹带的主题纹样也各有不同。但以玫瑰花为题材的构图,在几乎所有类型的仰韶彩陶中都可见到,这又显示出某种内在的联系。

  图案之三:巫术和图腾

  1954年发现的西安半坡遗址,是仰韶文化的重要补充。它是公元前4800—前4200年一个原始村落的完整遗迹。在半坡类型的彩陶中,存在大量动物、人面、鱼、鹿等图案,有些与原始宗教中的巫术有着紧密的联系。如将陶壶制作成两侧呈上翘尖角的形状,再在壶体上绘出鱼网图案,这是模拟一条首尾翘起的原始独木舟,浮游在水面上张网捕鱼,表达了人们对收获的期望。还有一些神秘的人面图案,至今仍无法获知其确切含义。它们都呈现为圆脸、直鼻、细目,头上戴有三角形的高帽子,嘴的左右两侧常常各衔一条鱼,有的额头两侧还各簮一条小鱼。有学者认为,这是巫师在衔鱼作法,以祈求捕获到大量的鱼儿。

  另一些描绘天象的图案,应与原始农业生产有关,反映出史前居民对天文学的朦胧认识。有的采取写实的手法,将光芒四射的太阳与新月摹写于图中;更多的是采取象征的手法,用鸟和蛙的形象代表太阳和月亮,这是因为他们认为鸟、蛙分别是主宰日、月的精灵。最迟在距今7000年前,鸟、蛙就已经出现在彩陶图纹中。早期作品中鸟和蛙的形貌相当写实,特别是蛙纹,缩颈大腹,有着长满圆斑的脊背,步态蹒跚,饶有兴趣。后来,鸟、蛙形象逐渐图案化和神秘化。彩陶纹饰中鸟和蛙主题图案延续了3000多年,后来,象征太阳的飞鸟演变成金色的乌鸦,象征月亮的蛙演变成三足的蟾蜍。因此,在中国古代诗文中,“金乌”和“蟾蜍”就多是指太阳与月亮。

  彩陶艺术中鸟和鱼的图像也有可能曾被视为氏族的图腾。氏族不同,图腾崇拜的祖源也就不同。氏族之间的争斗和结盟,在艺术品中可表现为不同动物间的斗争或结合。河南临汝县曾出土一件用作成人葬具的大型彩绘陶缸,缸外壁绘有一幅奇特的图画,人们根据所画内容命名为《鹳鱼石斧图》。此图高37厘米,展开宽44厘米,是目前发现的中国史前陶器上画幅最大的作品。画面左侧,一只高大的白鹳挺胸伸颈,高傲地昂起头,大眼圆睁,长喙衔着一条鱼;鱼体僵直下垂,显然已丧失了挣扎的能力;在衔鱼鹳鸟的右侧,立放着一柄粗大的石斧,斧柄上有缠扎的织物或绳索,并饰有“×”形符号,它大约是氏族首领权威和力量的象征。此画色彩鲜艳,大鸟用白色绘出,但不勾轮廓,只用黑色画出眼睛,显得分外有神;而它衔着的鱼则用粗墨线勾勒轮廓,石斧的外轮廓也用黑墨勾勒,呈现强烈对比。这显示出,史前艺术家已能用不同笔法,来增强画面气氛。

  其他史前文化彩陶

  与仰韶文化同时或稍迟的其他史前文化遗迹中也常有彩陶发现。例如分布在东北地区的红山文化,山东地区的大汶口文化,西北地区的马家窑文化及更晚的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南方的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东南沿海地区的昙石山文化,甚至远到新疆、西藏的一些史前文化遗址,都有彩陶出土。中国大陆以外,分布在台湾岛上的史前文化遗址,例如台北的大坌坑和圆山、高雄的凤鼻头等遗址,也曾发掘到少量的彩陶,它们被认为是台湾海峡两岸诸原始氏族部落间密切联系的历史见证。这些不同地区、不同时期、不同文化的彩陶,在器物造型和装饰图案方面各有特色。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