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关于“眼学”

华健   2006-12-30

  目测鉴定,无非是看器型、纹饰、胎、釉、彩、工艺等等,但是不同的眼光看到的层次是不一样的。比如青花的呈色,初学者也许根本无法区分出元明清各期的区别,但对一个合格的鉴定师来说,他不但应当能一眼分出哪是永宣,哪是成弘,哪是嘉万,哪是康雍,而且应当能看出每一分期之间共同点前提下的细微差异。如果再结合胎、釉、彩、工艺、纹饰等要素综合考虑,对于常规鉴定应该是绰绰有余的。许多高手之所以打眼,并不是因为目测鉴定不行了,而是因为看得太粗,满足于一些已经被造假者破译的小窍门、小经验,而缺少系统、科学的训练。

  人们往往误以为见得多了就一定眼力好,其实不一定,关键是看你在鉴定对象上用心的深度及方法的科学与否。比如清代后期的民窑,存世很多,曾经进入过我们视线的不计其数,但是很少有人能说清它们,原因是绝大多数人都是看过拉倒,所谓的熟视无睹。同理,如果仅仅满足于老师或书本传授的那几条秘诀,以为所有人眼睛能够看到的都是自己理解的那一点,就会在高仿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误以为眼学不管用了,以为只有乞灵于FAXE之类才是古瓷鉴定的出路。其实毛病不是出在眼学本身,而是我们自己。

  道理再浅显不过:如果你无法目测出一件古瓷的真伪,只能说明你还需要提高;而一旦能分辨所有古瓷的真伪了,还要仪器何用﹖只有一种情况下需要仪器,那就是当一个对象缺少参照物的时候。当然,对一般收藏者来说,如果有一种仪器,毫无损伤地就能准确分辨出鉴定对象的年代,而且方便经济,那再好不过。问题是,一旦作伪者掌握了对付这种测试工具的手段,那它反而可能成了猎捕你的绳套。不得不防。

  登高才能望远,这是指见识一定要广,否则难免一叶障目,囿于成见;同样,见微方可知著,当我们的目光穿越已经烂熟的表层,就会有豁然开朗之感。这里还想再重复一遍:古瓷上的许多细微特征,仿制者即便知道也是无能为力的。比如,他们找不到与当年一样的天然矿源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