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陈独秀嗤之以鼻 沈尹默终成大家

沐喜之郎   2006-12-27

  沈尹默(1883-1971年)是上世纪中国书坛享有盛誉且造诣非凡的诗人、书法家,其书法尤以行书成就称雄于书坛。中国著名国学大师、《辞海》副主编、复旦大学教授郭绍虞先生生前曾谓沈尹默书法:“运硬毫无棱角,用细毫有筋骨,得心应手,刚柔咸宜。用笔粗处不蠹,细处不弱,骨肉停匀,恰到好处。”可是就是这样一位曾经一度在书法领域为领军人物的沈尹默,其书法成就竟与陈独秀对他的一次毫不客气地嗤之以鼻有着密切的关系。

  1907年即沈尹默25岁时移居吴兴、杭州。曾在杭州高等学校代课。一日,先生遇见陈独秀(仲甫),陈一见面即谓:“昨天在刘三处曾见你写的一诗,诗很好,但字则其俗在骨。”陈独秀这番毫不客气的直面批评对初具书名的沈尹默先生来说,无异晴天霹雳。然而沈尹默先生终究是有学识的人,陈先生的直言虽觉刺耳,仔细一想,也觉得实有其道理在。继而取包世臣《艺舟双辑》论书部分,细加研读,照此实践。“从指实掌虚、掌竖腕平,执笔着手,每日取一刀尺八纸,有大狼毫蘸淡墨临写汉碑,一纸一字,等它干透,再和墨使稍浓,一张写四字。再等干后,翻转过来随便不拘大小,写满为止。”两三年后,又开始专心临写六朝碑板,兼临晋唐两宋元明名家精品,前后凡十数年挥毫不辍,直至写出的字俗气脱尽,气骨挺立,始学行书。旋与是时俊颜陈独秀、刘三、柳亚子、章士钊、张宗祥等人游,眼界自是不凡,书风、书格渐入佳境。1914年,沈尹默先生任北京大学教授。1916年秋又被蔡元培委为主持北京大学书法研究会。自此,沈尹默先生的书法名气大振。

  沈尹默,原名沈君默,字中,号秋明、瓠瓜。早年二度游学日本,归国后先后执教于北大、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与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等同办《新青年》,为新文化运动的得力战士。1925年,在“女师大风潮”中,沈尹默与鲁迅、钱玄同等人联名发表宣言,支持学生的正义斗争。后由蔡元培、李石曾推荐,出任河北教育厅厅长,北平大学校长等职。1932年,’因不满政府遏制学生运动、开除学生,毅然辞职,南下上海,任中法文化交换出版委员会主任。抗战开始,应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之邀,去重庆任监察院委员,曾弹劾孔祥熙未遂,不满政府之腐败,抗战胜利后即辞职,卜居上海,以鬻字为生,自甘清贫,足见其高风亮节。

  沈尹默先生是陈毅元帅进上海城后拜访的第一位民主人士,是第一届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员,是周恩来总理任命的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历任上海市人委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1949年后,他先后参加了上海市政协、市博物馆、市文管会、中国画院、市文联、市文史馆的工作,亲自创建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书法组织——上海市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为祖国文化事业的繁荣,尤其对中国书法艺术和理论,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毛泽东主席曾接见过他,对他的工作和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中南海收藏书画集》的第一页便是沈尹默写给毛主席的书法作品。周总理家中和办公室都曾挂过沈尹默的字。

  民国初年,书坛就有“南沈北于(右任)”之称。著名文学家徐平羽先生,谓沈尹默之书法艺术成就,“超越元、明、清,直入宋四家而无愧。”已故全国文物鉴定小组组长谢稚柳先生认为:“数百年来,书家林立,盖无人出其右者。”已故台北师大教授、国文研究所所长林尹先生赞沈尹默书法“米元章以下”。台湾大学教授傅申先生在《民初帖学书家沈尹默》一文中,有“楷书中我认为适合他书写的,还是细笔的楮楷,真是清隽秀朗,风度翩翩,在赵孟顺后,难得一睹。”已故浙江美院陆维钊教授评沈尹默书法时,云:“沈书之境界、趣味、笔法,写到宋代,一般人只能上追清代,写到明代,已为数不多。”

  正因为陈独秀先生当初的晴天霹雳,沈尹默先生的书法理论的研究也逐步深入且多有建树,其理论著作多发表于1949年以后,即:1952年的《谈书法》,1955年的《书法漫谈》,1957年的《书法论》和《文学改革与书法兴废问题》,1958年的《学书丛话》,1960年的《答人问书法》,1961年的《和青年朋友们谈书法》及《和青年朋友们再谈书法》,1962年的《谈中国书法》和《怎样练好使用毛笔字》,1963年的《历代名家学书经验谈辑要释义(上)》,1964年的《书法艺术的时代精神》和《二王法书管窥》,1965年的《历代名家学书经验谈辑要释义(中)》,1978年的《书法论丛》,1981年的《沈尹默论书丛稿》。从而奠定了当代中国书法艺术理论研究的基础。

  沈尹默书法作品广泛流传于海内外,深得人们的喜爱。特别是1981年出版的《沈尹默书法集》,比较全面地收集了他20岁以后的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反映了他书法嬗变的全过程。1999年的《沈尹默手稿墨迹》则收录其草稿书札精品40余件,以行草为主。近年来在其海峡两岸的故居收集到沈尹默书墓志铭8种,从1921年到1960年,横跨40年,可以看到沈尹默楷书从北碑、唐晋风味演变到自成独特风格的过程,为研究沈氏碑帖及学书者临摹的极佳范本。其中一件为沈老在1921年为蒋(中正先生)母王太夫人书墓志(现陈列于台北中正纪念堂)。孙中山先生为蒋母写祭文并书“蒋母之墓”四个大字。

  尹默先生一生追求学术与进步,不愧为一代诗人,书坛泰斗。其学、其艺必将彪炳百代,永载史册。

  摘自:《收藏界》200603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