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何时解决民间收藏鉴定难

刘恒升   2002-09-27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民间物收藏活动日益兴盛,但需要同这一发展相配套的鉴定工作却严重滞后,并且日益明显地制约了民间收藏活动的健康发展。目前,我国的鉴定工作基本上是无法可依、无章可循。就机构而言,全国绝大多数鉴定机构,都是由民间组织自发设立的。就是这样的鉴定机构,有些省份都没有一家。这些机构的鉴定结论只能作参考,有法定效力的几乎没有。就鉴定方法面而言,基本上是单一的传统鉴定法,也就是靠“专家”的个人经验来鉴定。由于专家们的水平不一,其鉴定结论也就必然有很大的随意性、不确定性。就鉴定收费而言,更是五花八门,各行其事,有的看一件东西,无论真假,便收几十元,数百元。有的还按鉴定物的估价收费,动辄上千元、上万元。如索要鉴定证书,则价格更高。就“鉴定师”的资格而言,基本上是“自封”的,没有经过法定的资格认定程序,他们的鉴定结果,也就没有普遍的适用效力。由于以上的种种原因,也就形成了目前的“鉴定难”。“收藏容易,鉴定难”的客观实际,使一些有志收藏的人士不得不望而却步;有些业已涉足收藏的人士,不得不“金盆洗手”、“退出江湖”。“鉴定难”,也是近几年来一些曾经繁荣一时的古玩市场逐渐冷落,甚至改作它用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的一位朋友,是一位民营企业家,他酷爱我国的书画艺术。多年来,他斥巨款在全国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上,购得中国古书画上百张,而且他每次竞拍,都要请“专家”“掌眼”,以求万无一失。但是几年以后,当他把这些书画再送去拍卖公司估价时,却多数被定为赝品,这不仅使他蒙受了巨额的经济损失,而且自尊心也受到很大伤害。从此以后,他便远离了收藏。我的另一位朋友,是一家企业的职员,他在一些“专家”的指导下,将半生积蓄60余万元,全部购买了古瓷制品。退休后,当他想把这些古瓷变现时,却全部被定为赝品。弄得他苦叫不迭,欲哭无泪。无奈之下,只好开了一家古玩小店,以求把这些“赝品”再转售他人。我本人,也是一个收藏爱好者,但“鉴定难”的苦头也令我懊脑不已。一次,我去某省出差,在该地文物公司购得2枚鼻烟壶,一枚为道光款粉彩,一枚为乾隆款珐琅彩。该公司经理向我保证2枚都是真品。买下后,我便到该省某拍卖公司鉴定。该公司的鉴定师告我一枚是好的,一枚不好。他还说:“你这东西是在我们省文物部门买的,我们不好说了。”后来,我去北京出差,便带上2枚烟壶,去请教一位著名的古瓷鉴赏专家。他仔细看过之后,也说一枚好,一枚不好。后来我把那枚好的,有意送到天津某拍卖公司参拍。该公司的鉴定师看过后同意收下,但过了几天,又通知我说是赝品,不能参拍。至此,我不禁仰天长叹:“鉴定谁能说了算”!还有一次,我去西安出差,顺便把收藏的10多枚古钱带去,请古钱鉴赏专家董先生鉴定。董先生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仔细地看过我带去的每一枚钱。董先生不仅不收我的鉴定费,而且第二天还专程去我住的宾馆向我传授了许多古钱鉴定知识。他还要我把几枚稀有古钱的照片寄给他,由他介绍给有关期刊发表。回单位后,我按照董先生的意见,寄去了照片。不久,由董先生撰文,配上那几枚钱的照片,在《收藏》杂志发表了。后来我去上海,把这几枚钱送到某拍卖公司,请他们的鉴定师鉴定。结果他接过我递过去的一串钱,看都不看,便说:“假的,都是假的。”我说这是董先生鉴定过的。他听了后说:“谁鉴定的到我这里都等于零,不要说他,就是谢稚柳、徐邦达鉴定的书画到我这里也等于零。在这里,我说是真的才是真的,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我又问他:“经过热释光鉴定的古瓷算不算数?”他说:“那也等于零!”听了他的话,我只觉得心里堵得慌。但仔细想来,他说的也有道理:目前鉴定就是这样,谁掌拍锤谁就说了算。这位鉴定师的鉴定结果,在别人那里又何尝不等于零呢?这是鉴定缺乏法律保证的必然结果。

  有鉴定于此,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尽快制定、完善有关民间收藏与鉴定等方面的法律、规章,对诸如鉴定机构的设立、鉴定方法的适用、鉴定收费的标准、鉴定结果的效力、鉴定专家的资格认定、鉴定纠纷的仲裁等,做出相应规定,逐步解决民间收藏“鉴定难”及鉴定结果的社会适用度“等于零”的问题。这对推动民间收藏的健康发展是非常必要的。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