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黄永年:书非读不必藏也

 2006-12-01

  黄永年,历史学家,版本目录学家。江苏江阴人,1925年10月出生,1950年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现为陕西师范大学退休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文献中心兼职教授。学术专著及论文汇编有《六至九世纪中国政治史》、《唐代史事考释》、《文史探幽》等。

  世界书局的连环画

  黄永年很早就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1929年,他在江苏武进即今天的常州城上幼稚园,从这一段时间到二年级,先后得到过好几部世界书局出版的连环画。除了《三国志》、《封神榜》、《水浒》、《岳传》、《薛仁贵征东》,还有一套《开天辟地》。其中,《水浒》是用金圣叹七十回本编绘的,《岳传》是用钱彩《说岳全传》。《开天辟地》从盘古讲到三皇五帝和夏、商、周,最后一页记得还有“请看封神”的广告。这些连环画都是用有光纸单面印的,像线装书一样装订成册,不过比正经的线装书薄,也不像正经的线装书那样呈长方

  形而是扁方的。它和后来的报纸本一样,都是每页下图上文,文字栏占全页四分之一不到,和竖排书一样,每行从上到下,行则从右到左。图中主要人物身旁注明姓名以利辨认。

  黄永年记得,世界书局的多数连环画都画得比较好,只有《水浒》不好看。当时,每一套连环画的售价大约是当时流通的银圆即纸币一元。父亲在外面不太管他,母亲觉得他爱看书是好事情,就省吃俭用地买来让他看。这些连环画书后面常带小广告。他问过母亲《红楼梦》讲什么,母亲只说讲琴棋书画,而他喜欢的是打仗,所以就没有买。

  从这些连环画里面,他吸取了很多营养。比如,从《三国志》里面知道了一些粗线条的历史知识,《开天辟地》使他接触到三皇五帝、夏商周而不必到中学再死记硬背,从《岳传》中懂得了忠奸之分等等。当然,他不相信岳飞是大鹏金翅鸟转世,也不会以为《封神榜》里的法宝是真的。由于看了这些水平还不错的连环画,使他对其他恶劣的报纸本连环画没有多少兴趣。到小学三四年级,他的课外读物主要以商务印书馆的《儿童文学》、《小学生文库》为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还买了一套商务版的《儿童的人类故事》,从这里,他了解到了西洋的文明史。

  向吕思勉先生借书

  1942年,史学大师吕思勉先生回常州,应聘到离城不远湖塘桥镇上的私立青云中学教书。办学人以请到原光华大学历史系主任吕思勉教授任教为号召。黄永年也闻风而动,转学到这所中学做了吕先生的学生。

  吕思勉的藏书,都藏在常州十子街吕先生的私宅里,是祖上留下的几进老式平房,书放满一两间,满满几十只书箱。黄永年曾向吕先生借过几本冯承钧所译的史地考证小册子,发现每一本吕先生都看过,而且对他认为有用的史料或好的见解像《二十四史》一样用红笔圈句。线装书,没有什么旧刻旧抄、善本秘籍,而只是通行常用的刻本或石印、排印本,但都认真看过,不像有许多人的藏书只是随便翻翻,甚至买回来往书架上一放永远不翻看。

  后来,黄永年读《二十四史》里的《三国志》,借了吕先生的校本想过录一部,可是由于怕下苦功,过了两个月还是一笔未下,就把原书还给了吕先生。1943年暑假后吕先生没有再来青云中学,在十子街老宅埋头撰作,由开明书店支送稿费以维持生活。这时期黄永年还常去看他,向他借书。《太平广记》这一大部集自古至唐五代小说大成的古籍他久知其名,多年无法看到,就是这时候向吕先生借来看了几遍。黄永年后来撰写明器论文所用的史料大部分就是从这部书上看来的,以后把兴趣转到研究唐史这部书也起了一定的诱导作用。

  两元买刻印《大义觉迷录》

  1946年,黄永年在复旦大学历史系上学后,开始研究唐代历史。并读了陈寅恪先生的《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二年级的时候,他发表了一篇与陈寅恪先生不同意见的文章并把剪报寄给了他。这时,陈寅恪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他给黄永年回了一封信,并把他刚刚发表在《燕京学报》上的一篇文章寄给了他。在大学期间,大大小小的文章黄永年发表了四十多篇。毕业以后,学校分配他到交通大学当政治教师。1956年,他升为讲师,后随校迁到西安,1957年被打为右派后重操就业,搞起了历史研究。

  黄永年家的大部分书都是在解放初期买的。那时的线装书特别便宜。刚参加工作时,他工资不高。1952年,他的工资增加到八十四块五,就开始大量买书了。一些明版书,十本六本的只要几块钱。他买回的每一本书都看过。大约是1954年,黄永年在汉口路苏州人开的来青阁遇到一个衣衫破烂的人来卖书,他打开报纸一看竟是当初殿版的《大义觉迷录》,衬装四册加函套上贴小纸写书名,黄永年一看便知是陶兰泉的藏书,于是,以两元的价格买了下来。

  直到现在,黄永年仍然记得他光顾最多的几家书店。在上海汉口路的另一家旧书店忠厚书庄,黄永年购得的第一部善本书,是明覆宋十卷本附拾遗的《韦苏州集》,后来,又从这里购得鲁九皋《山木居士集》的旧抄本,原为周越然所藏。还有一部是钱谦益的《绛云楼书目》。而他去的最多的是汉口路广西路口的温知书店和福州路的传薪书店。

  后来打成右派之后,他的工资降为五十多元,但还是能买一些书。劳动改造的时候,农民觉得他是好人,他有时跟农民打个招呼,就回到城里。第一件事是先吃一顿好饭,第二件事情是赶快到新华书店看看有没有好书。

  火眼金睛鉴定版本

  由于从青少年时代就开始涉足古书,使黄永年较早注意到版本的好坏。此后,他从吕思勉的《经子解题》,张之洞的《书目问答》、梁启超的《国学入门书及其读书法》、《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不仅学到了清代学者对经史子集的研究成果,而且对买书也很有用。之后,他从早期商务印书馆的“四部丛刊”开始,打好了鉴别古籍版本的基本功。之后,他又多看原书和书影,多看讲版本的书,看注出版本的四库书目,再加上他经常看记版本的书目,下了十几年工夫之后,黄永年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在古籍版本的鉴别方面,业内有一个传说,说线装书在架子上,不用取下来打开,黄永年就知道是什么版本。黄永年说,这不是特异功能,而是因为他记住了什么书有哪几种版本,再从书根的新旧颜色来进行判断。

  前些年,他在琉璃厂松筠阁书架上看到一部两厚册的《公羊传》,从书根看是连史纸印的。他知道,《公羊传》清刻单行的有道光四年扬州汪喜孙仿宋余仁仲本,太平天国后书版归金陵书局附加校勘记后曾大量印行,用的是黄色的毛边纸,而且书品宽大。这个书品不大且用白色连史纸的肯定是太平天国之前的早印本。取下来果然如此。

  黄永年一直否认自己是藏书家,因为他早年买书只是因为那时的书便宜,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买回的每一本书都看过。

  来源:陕西师范大学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