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中国最有“钱”的人

 2006-11-22

  在收藏界,卢振海被公推为全中国最有“钱”的人,在他家的墙上、桌上、台上、架上,到处都可发现“钱”的踪迹。

  卢振海的家是套复式住宅,他取号为“雅趣斋”。“雅趣斋”可以称得上是个古玩博物馆,除了5000多枚在藏品量、精品量和文化含量上都属全国之最的压胜钱和几千枚其他古钱币外,还兼收了许多珍贵的古玩古器,如商朝的饕餮纹青铜方鼎,周朝的六龙敦,隋朝的镏金银马,唐朝的“香熏球”和“茶熏炉”,以及博古架上的大小珍品,客厅里厚重的古家私和巨大的朗窑红天球瓶等,满目琳琅。卢振海说如果要将他的收藏品办一场展览,没有1000平方米的场地是摆不下的。因房子面积有限,他的许多珍品被随意的置放在墙边桌下。一套六件套的珍贵玉器,被他从堆满书籍的书柜下取出;一匹配着金鞍的唐朝肥马,也被冷落在条桌的一个角落。更让人膛目结舌的是,他使用的“烟灰缸”,居然是明朝的一只官窑瓷器。

  “别看它们不会说不会动,它们可是有生命的,我就活在这些生命中间。”卢振海说。

  中国最有“钱”的人

  有着满屋收藏品的卢振海,是以“钱”而闻名遐尔的。他的“钱”,既不是黄金白银,也不是美钞港币。他的“钱”没有面值,锈迹斑斑,上面没有数字,只有如画如图的各种汉字,如“千秋万岁”、“龟鹤齐寿”、“天下太平”等。它们不能像拿着人民币一样去商场随意购买物品,但只要到卢振海家里去看上一眼,就知道那些“钱”实在是值钱,一句话:价值连城。因为,从秦代至民国,中国二千多年的纪念钱币历史,全在那方圆之间。

  纪念钱币,顾名思义,就是用作纪念意义上的钱币。在古代,纪念币被称为“压胜钱”或“玩钱”。它不在市面上流通,只是用以馈赠、玩赏、配饰、奠祀、压邪或其他重大事件的纪念活动,从秦汉至民国,中国历朝历代铸造的压胜钱,统计起来有5000多个种类,这些种类的绝大部分,在卢振海珍藏的5000多枚压胜钱中,全能一一找到,几千年的中国古钱币史,似乎都浓缩在了他180平方米的房间里。随意取一枚钱币,历史截面中的某一个朝代,便透过那圆中的方孔,徐徐展开它丰厚的画面。

  压胜钱也同今天的一些纪念性钱币一样,虽不参与主流市场的流通,却以独特的形式铸塑着历史的侧面。它们构思新奇,铸造精美,以“方孔钱”的形式为主,另有亚字行、长条行、宝葫芦行等千姿百态的形状。卢振海就是将一枚又一枚珍贵的古压胜钱收藏在手的过程中,在一个又一个的朝代中自由出入,自得其乐。对古钱币,尤其是对古压胜钱的热爱,使他成为了中国最有“钱”的人。

  从集“钱”到写“钱”

  自37年前,卢振海在下放的农村刨地时刨到一枚名为“太平通宝”的古钱币始,他便一脚踏进了压胜钱的收藏之门,从此没有回头。几十年来,卢振海活在与古人对话、与历史为伴的无限乐趣里。为了让自己的知识量能最近地与几百年、几千年的历史靠拢,他从迷上压胜钱的那一天起开始了对它的探究和收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工作之余,他奔走于近处的大小古玩市场精心“淘”宝,遇有出差机会,他更是抓紧每分每秒在当地文物店、博物馆或古玩市场寻珍。一次去黑龙江,临上飞机前的两个小时,别的人或睡觉或购物,他却打辆的士直奔当地最大的古董交易处,凭着渊博的学识,真就找到了一枚珍贵的压胜钱。还有一次去澳门,趁同伴们去各处游玩的时候,他循着地图钻进了集邮市场,在离开澳门的前一个小时,他发现了一枚元末明初时农民起义军铸的“天佑通宝”铜币,是一枚难得的珍品。

  在收集、收藏压胜钱的漫长过程中,卢振海发现在古钱币收藏方面,关于压胜钱的典籍几乎没有,每一枚压胜钱的鉴别、鉴定,他都无所师从,只能通过大量的查阅,采东集西,旁征博引,才能得到准确的考证和确认。当他以巨大的工作量严谨地完成了对2000多枚压胜钱的鉴定后,一个念头在他脑中萌生了:写一本压胜钱谱,填补中国的这项空白。殚精竭力、呕心沥血的五年过去,一部宏编巨著《中国古代压胜钱谱》于1991年底问世了。这是一部中国古代压胜钱的集大成之作,全书一百多万字,精选辑录了我国古代压胜钱之珍品,海内外之孤品、拓片之精品共3000余枚,按吉语、生肖、正品、镂空品、佛教品等十二大类分别论述。这部巨著在国内外的中国古钱币收藏者和研究者中引起了巨大轰动,古代压胜钱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艺术价值终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压胜钱币一时成了收藏爱好者的抢手货,市面价值一翻再翻。卢振海立时成了新闻人物。

  然而,深厚的文化内蕴,造就了卢振海极为内敛的性情。收藏压胜钱,完全是出于对压胜钱极度的热爱,既无经济上的目的,也没有借此成名成家的念头。在外界对他的收藏品和著作热炒不息的时候,卢振海依然故我地一如从前。除了工作和必要的休息,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压胜钱数量和种类的丰富上,用在了对压胜钱更深入的研究上。1994年,卢振海举家迁往深圳,随他南迁的,除了妻子和儿子,还有3000多枚古代压胜钱。

  方圆中妙趣横生

  与流通古钱币一样,压胜钱也大多取“天圆地方”为模本,不同的是,压胜钱不能流通,它没有面值,通常是一面为文字,一面为图案,文字多为吉语或年号,图案则是千奇百异,花鸟鱼虫,星斗八卦,历史典故,压胜钱上皆有铸就。在卢振海的5000多枚压胜钱中,几乎枚枚都能讲述一段历史,一则趣话,一个典故。他的收藏币中,有一枚“悬鱼太守”钱和一枚“貂禅拜月”钱,其典出可谓妙趣横生。

  “悬鱼太守”钱是卢振海重金买来的。它的背面刻着四个钟鼎文“王“字,分别按上、下、左、右排列,上“王”表示君候,下“王”表示小吏,左“王”为文官,右“王”为武将。正面中有一方孔为门,门上方用简洁的线条刻着一条鱼。汉代把“鱼”视为吉祥物,是一种民族的图腾。这枚钱币买回来后,卢振海反复揣摩其画面含义,为此,他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终于理出了其典出的脉络。相传汉代的杨续出任太守时为官清廉,任何人送礼他都拒收。有一次,杨续的一位老同学拎了条鱼来看他,恰逢他不在家,老同学便留下鱼走了。杨续回来后痛斥了管家一顿,并把送来的那条鱼悬挂在门楣上以警示来人。从此地方上的富贾豪绅再也不敢给杨续送礼了。后任朝官为了弘扬清廉之风,将杨续悬鱼的故事铸成压胜钱,,既纪念杨续的作为,有明示“所有为官者,须以太守为榜样”。

  另一枚“貂禅拜月”钱也是卢振海经过多方考证确认其典出的。钱上女子即为貂禅,其时她只是王允的一名养女,为了让养父能实现灭掉董卓的心愿,她悄然在夜色中对月祈愿。其行感动了王允,概叹天下之大,惟貂禅能救东汉也。于是,便有了后来“吕布与貂禅”的故事。

  类似这种以历史典故为钱币图案的,卢振海的压胜钱中不胜枚举。他在收藏压胜钱的同时,也在收藏历史。

  夫唱妇随

  卢振海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包括总数达10000多枚的古钱币在内的这么多藏品,全是他一件一件收集起来的,其中的艰辛和苦楚自不必说。几十年来,他与它们朝夕相处,无声交流,早已是相合相融,难分难解。曾有很多交易型的收藏者想从他这里挖得一珍半宝,也有不少拍卖行多次表明愿为之举槌的愿望,都被他谢绝了,即使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想过要出卖一件藏品。收藏本就是一种“烧钱”的爱好,没有经济作后盾,像这样只收不卖,没有一个大后方的强力支持,肯定是玩不转的。卢振海为此对妻子充满了感激,说如果没有她的支持,别说37年,就是3年也难以坚持下来。气质典雅的卢夫人则不那么看,当初愿意嫁给傻书生卢振海,就是被他一件古色古香的“小礼物”敲开了心扉。那是一个他亲手刻制的黄铜材质、金杯形状的嵌石篆刻印章。在那个艺术被摧残的年代,这个定情物足以显现一个人的胆略和品味。嫁给卢振海后,她把他的爱好很自然地也当成了自己的爱好,从没有在经济上给卢振海制造过难题。当年两人月工资加起来不足80元的时候,因为收藏,家中闹经济危机是常有的事。有时,卢振海花高价收回了一件古玩,因怕妻子责怪,总是隐瞒实价,而她也佯装不知,决不揭穿他。卢夫人笑说,别人说我们是中国最有“钱”的家庭,但我们常常感到缺钱花,因为收入的绝大部分都被他用在了古人身上。

  希望带着藏品巡游世界

  工作上,卢振海决不是个闲人,他除了身负南山区城管高级电器工程师之职外,还兼有13个社会职务。分身无术的他常常抱怨时间过得太快。从涉足收藏至今,整整37年过去,他把所有能自己支配的时间都用在了古钱币的收藏和研究上,除了实在无法推卸的公务应酬,他几乎是在单位和家里两点一线地穿梭。几十年里,他不打牌,不出入任何娱乐场所。来深圳十年,也算是个老深圳人了,有一次却在去华强北的路上迷了路。妻子常笑他,窝在一屋子的古董里,小心自己也成了古董。

  因为藏品之多,著述之丰,卢振海成了这个行当里的权威人士。一些对藏品的年代、出处、价值把握不准的收藏爱好者,都会虚心向他求教,他总能引经具典,让人心服口服。很多专家学者也经常与他联系,相互沟通和交流。收藏是件枯燥的事,卢振海却从中找到了无穷的乐趣。收藏也是件需要忍受孤独的活,卢振海为此常以一位香港学者的话自勉:我一生选择了孤独,我没有去享受世人那些浮华,因为我没有时间。

  历史是一座丰富的金矿,收藏是通向金矿底层的隧道。一个偶然的机缘,使得卢振海与压胜钱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迷恋。在深圳这个繁华而热闹的都市里,卢振海心静如水地独守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在那里,他与古人对话,与历史对话。

  文物珍品是没有国界的,它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卢振海夫妻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退休后,带着他们的“中国钱”,带着他们37年的所有藏品,带着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去世界各地周游、巡展,将中华民族的魅力散发到全世界。(转摘)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