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鲁迅与收藏

韩望舒   2006-10-27

  从汉画像拓片到历代佛经、碑帖,从欧洲版画到日本浮士绘,现代文学大师鲁迅的丰富收藏使我们从中窥见这位文化巨人是一个充满生活情趣的人,一个具有独特审美眼光的文物收藏鉴赏家。

  鲁迅的收藏涉猎广泛,造诣很深。他首先是藏书。早在日本读书时就喜欢逛神田町旧书摊,买回大量古旧书籍。1912年,鲁迅到北平担任教育部工作,住在宣武区外琉璃厂附近的绍兴会馆,因此成了琉璃厂旧书店的常客,搜集了大量古旧书籍,《鲁迅日记》记述了他的一些收藏活动,如:

  1912年5月12日,下午至琉璃厂,历观古书肆,购傅氏《纂喜店丛书》。21日,晚散步宣武门外,以铜元十枚得二花卉册。25日,下午至琉璃厂购《李太白集》、《观元量寿佛经》、《中国名画》。

  鲁迅每年都有专门统计购书的“书账”,从“书账”记载的书目来看,他从1912年5月至1936年10月17日(逝世前两天)的20多年时间里,先后购买了14000多册图书,共支出10913.65元,每年购书费用约占全年收入的五分之一。据统计,现在保存的鲁迅藏书竟有3800多种、13000多册,他所买的书籍数量之多、范围之广,令人惊叹。其中,他所收藏清代道光14年临海宋氏重刻本《台州丛书》20册中,有鲁迅抄补手迹达4册另8页,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正是由于他大量收藏书籍并藏以致用,他才能进行《嵇康集》《中国小说史略》《谢承后汉书》等重要文献著作的校订和写作,可以认为鲁迅早年的古籍收藏活动,奠定了他一生学术上的巨大成就。

  鲁迅不但收藏书籍,而且也爱好收藏文物。他的文物收藏大致可分汉画像拓片、外国版画、日本浮士绘、中国现代木刻画、墓碑石刻古董等类。汉画像是中国古代著名石刻艺术,具有很高艺术价值。为此,鲁迅倾注了毕生精力,搜集整理,并准备翻印,以流传后世。早在民国初年,鲁迅就开始收藏汉画像石,据《鲁迅日记》1913年9月11日载:“胡孟乐贻山东画像石刻拓本十枚”,这便是最早的记录。此后,他常常漫步北京琉璃厂、小市,仔细搜集购藏,并时常托友人代购,至1936年,鲁迅共收藏汉画像拓片696幅,其中山东362幅、南阳292幅、四川39幅、江苏甘肃3幅。这些拓片大部分是精品,少数拓本更是罕见的珍本,使鲁迅成为汉画像拓片的大收藏家。同时,鲁迅也收集了大量秦以后金石碑帖。鲁迅利用这些文物编辑了《俟堂砖文杂集》、《六朝造像目录》、《六朝墓志目录》,还写了大量考证文章。1935年11月15日,鲁迅在写给友人台静农的信中说:“我陆续收得汉石画像一箧,初拟全印,不问完或残,使其如图目,分类为:一、摩崖;二、阙、门;三、石室、堂;四残杂(此类最多)。”然而,鲁迅在收到最后一批南阳汉画像拓片的两个月后,便与世长辞了。他选印汉画像计划,亦未得实施。直到1986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由北京鲁迅博物馆和上海鲁迅博物馆共同编辑的《鲁迅藏汉画像》,才完成了鲁迅的遗愿。

  许多人都知道,鲁迅从少年时期起就对美术产生了兴趣,尤其是版画艺术,他的喜爱终其一生。20世纪30年代初,鲁迅十分喜爱欧洲版画,并竭力收藏,除了在上海商务馆订购外,还委托在德国留学的徐诗荃、美国记者史沫特莱、旅居前苏联的作家曹靖华等人替他购藏德国、比利时等外国版画,主要是德国版画和前苏联版画,搜罗之广,令人惊叹。德国版画家中,鲁迅最喜欢的是凯绥·珂勒惠支的版画,认为她的作品《牺牲》、《面包》、《俘虏》等体现了“深广的慈母之爱,为一切被侮辱和被损害者悲哀、抗议、联合抗起”。同时,鲁迅冒着白色恐怖的危险,广泛搜购前苏联版画,如版画家克拉甫兼珂的《静静的顿河》木刻插图、毕珂夫的《抒情诗集》插图等。鲁迅一生中共收集16个国家的280多位版画家的版画原拓作品2100余幅。他多次举办版画原拓展览,还编印了《近代木刻选集(一)、(二)、《比亚兹莱画选》、《新俄画选》、《苏联版画选》、《引玉集》、《士敏士之图》、《诽谷虹儿画选》、《死魂灵百图》、《一个人受难》和《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等11册版画选集,借此推动由他倡导的中国新兴木刻运动。世人公认,鲁迅是中国现代版画运动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是中国第一版画收藏家,他收藏版画之多,在世界上也是少见的。

  浮士绘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年)发展起来的一种描写市民生活的风俗版画艺术。鲁迅留学日本时,就对浮士绘产生浓厚兴趣。正如他在1934年1月27日给日本友人山本初枝的信中说:“关于日本浮士绘师,我年轻时喜欢北斋,现在则是广重,其次是歌吠的人物。”由于浮士绘制作工艺复杂,价格昂贵,鲁迅留学日本,经济上不可能有收藏能力,现存鲁迅收藏60多幅浮士绘,是20世纪30年代初,他倡导新兴木刻运动时收藏的。其中,有一部分是日本友人赠送的,如歌川丰春绘的《深川永代凉图》,是1930年10月9日内山书店赠送的。此外,鲁迅还出重资购买了野口米次郎编《六大浮世绘师丛书》等一批浮士绘作品集。

  鲁迅收藏的中国现代木刻画也很可观。鲁迅是中国现代版画运动的开山,他和四五十位版画青年保持联系,因而,每当版画青年有新作,大都请鲁迅推荐发表。日子一久,鲁迅竟收藏2000多幅中国新兴木刻萌芽期的原拓作品,约占中国萌芽期木刻作品的三分之一,极为珍贵。其中,有版画家李桦的《老渔夫》、《怒吼罢中国》、《曹白的《鲁迅像》、力群的《采叶》、徐诗荃的《鲁迅像》、张慧的《船夫》、江丰的《码头工人》等,都是中国现代木刻画精品。

  鲁迅喜欢收藏俑,共收藏了38件人俑和19件动物俑,其中唐俑数量最多,大部分是有价值的精品。如白釉陶武士唐俑,仪表堂堂,表情生动,是中国古俑作品中的精品。他收藏的青釉狮子、朱绘陶马、陶绵羊、三彩小鸟等动物俑,都是极为难得的古俑精品。鲁迅还喜欢收藏铜镜和古钱币,在他的日记中曾多次记录他购买铜像,如:“1912年2月28日午后往厂甸买十二辰镜一枚,有铭,鼻损,价银二元,又购唐端午镜一枚一元。”

  郭沫若研究过鲁迅的收藏活动,认为鲁迅之所以有辉煌成就,其收藏作用功不可没。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