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论越窑生产的黑釉窑

林士民 俞敏敏   2002-08-30

  越窑是我国名窑之一,素以烧造青瓷著称,烧黑瓷的历史亦相当悠久,近十几年来,随着考古事业的蓬勃发展在各地发掘的遗址、墓葬中,陆续不断地出土不少黑色和酱褐色(釉)的二种瓷器。这为我国研究黑瓷的起源及其影响等问题,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本文试图对越窑生产黑瓷的有关问题略作论述,供学者参考。

  一

  宁绍地区烧制陶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周时代。但是越窑生产黑瓷,其历史应在东汉晚期。《中国黑瓷创烧时代及地点新说》(《东南文化》1989年第6期)提出的“黑瓷起源说”是值得商榷的。该文以浙江瑞安岱石山、金坪山、凤凰山出土7件商周原始墨瓷为依据,提出温州是我国黑瓷的发源地。由于该文没有谈及制作工艺、窑炉以及论证黑瓷本身实物不多,因此所得结论颇值得商榷。

  宁绍地区在商周遗址、土墩与土墩石室中,出土的一批商周原始瓷,釉色有青绿、青黄、青灰、黄褐、黑褐等多种色调,这些原始瓷和印纹陶共存。它们究意是何地生产的?1984年在上虞县发现商代龙窑遗址,1978年在绍兴富盛区长竹园山又清理了二座周代窑址,同样的窑址在毗邻的萧山进化区发现了二十余处(围绕越国都城),进而为这些原始黑瓷的产地找到了归宿。原始瓷与成熟瓷毕竟是有区别的,前者是形成的原始阶段。后者则为真正的瓷器。我们研究越窑生产黑瓷,指的是成熟黑瓷。

  在宁绍地区。已发现的汉代陶瓷窑址,以上虞县为最多,计37处,宁波地区十余处,现择典型的略作叙述。

    上虞县龙松岭和汤浦一带,发现多处汉代窑址,是印纹釉陶和瓷器合烧的窑场,瓷器中黑釉瓷的质量有粗细之分,粗者为原始黑瓷,精者为黑釉瓷。器物有盆、碗、壶、钟和泡菜罐等。其中钟、壶一类制品胎质坚硬。呈浅灰色,口沿与肩部施青釉或青黄色薄釉。特别是制作的敛口双系罐、胎质细腻,呈深紫色,俗称猪肝胎。胎外施酱色釉,釉层较厚而均匀,透明度强,表面有光泽。

    上虞县乌贼山窑址,酱色釉制品发现较多,从地表废品堆积看,已成为该窑的一种专门制品。即生产原始黑瓷和成熟黑瓷的作坊,不施釉的器物少见,而且品种丰富,有五联罐、耳杯、鐎斗、盘、虎子、碗和双系罐等。

    上虞县联江乡红光帐子山是一处古窑群。其中又是一处青瓷与黑瓷合烧的窑群。墨瓷产量大,在整个产品中占有一定的比例。常见的器形有壶、罐、罍和泡菜罐等盛贮器,有碗、碟等饮食器皿。该地出土的黑瓷,釉层丰厚,墨黑发亮如漆,它与青瓷一样,是当时实用美观受人瞩目的一种新颖产品。

    宁波市妙山郭圹岙的四处东汉窑址,是原始瓷和瓷器合烧的窑。原始瓷胎骨坚硬,呈灰或灰白色,胎釉结合紧密,制作工艺与瓷器无多大差异,只是釉层较薄,钟、壶等器物仍采用在口、肩部局部刷釉的方法。瓷器有青瓷和黑瓷两种,黑瓷因釉料中氧化铁含量较低,多数呈黄褐和绿褐色,一部分呈黑色。

    上林湖汉窑中以周家岙窑较典型,是一处青瓷与黑瓷兼烧的窑。黑釉产品以罐、罍为主,釉层不厚,呈酱褐色。

    鄞县东钱湖窑场中,汉代窑以东钱湖谷童岙和横溪镇栎斜山窑最具有代表性。以烧青瓷为主,产品丰富,釉色青亮;同时也烧一部分黑瓷,品种有罍、壶等。

    上述典型作坊所烧黑瓷的特点:

  ①壶、罐、碗等采用拉坯成型法,胎体厚薄均匀,器形规正;罍、缸和器形大的罐普遍采用泥条盘筑法成型,腹外壁的拍印方格纹、棱形纹、窗棂纹、鱼鳞片状纹和蝶形纹等,器壁布满凹窝,可以明显的看出是用手指抵住胎体外拍印纹时所遗留的痕迹。胎骨坚硬,大多施绿色釉、黄褐色釉或黑色釉。釉层丰厚,釉面光亮,常有蜡泪状的流釉现象。施釉不到底,无釉处呈紫色或黑色胎面。

  ②青瓷与黑釉同烧,以青瓷为主。胎体都以瓷土作成,以氧化铁为主要着色剂,在还原气氛中烧成。由于黑瓷的烧成温度较低,所以青、黑这两种颜色釉瓷器,能够同窑烧成。从原始瓷开始,经过不断的改进,到了东汉晚期才发展成青瓷和黑瓷,而且在同一窑中烧成了,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很长。

   ③烧造黑瓷窑址废品堆积中,发现黑瓷胎体不及青瓷胎体细腻,有的肉眼能见到粗的颗粒,断面比较粗糙。如谷童岙窑址碎片及保存的几堆瓷土观察,经过淘洗后的精细原料,做青瓷;料粗的原料,作黑瓷;上虞县有的窑址废品中,看上去坯料似没有经过很认真的粉碎和淘洗,有的看上去似下脚料,因此,所制胎体较粗糙。从上情况说明制瓷匠师们,已经懂得黑褐的深色釉,能够将粗糙而灰黑的胎体加以覆盖,而且不会影响黑瓷外观的美丽。因而在生产青瓷的同时,把那些质量较差的原料,做成别具一格的黑瓷,以供人们使用,既省工本,又合理地利用了瓷土原料,为瓷器生产扩大原料来源和制瓷范围,开辟了新的途径。这是瓷业发展中的一个成功的创造,也是我国制瓷手工业工艺上的又一项重大创举,意义深远。

  二

  在上虞、绍兴、慈溪、宁波、鄞县等县市汉墓中出土了一批相当好的黑瓷器,其品种和器形多数和汉窑中所出器物相同,无疑是本地瓷窑生产的产品,现择典型的黑瓷器形略作简叙。

  罐 数量较多。第一种,直口圆唇、鼓腹、平底,肩装双耳,有的腹部饰麻布纹或宽弦纹。这种罐大小适中,使用方便,是人们喜用的盛贮器。第二种,四系罐,直口,鼓腹,器形完整,腹部拍布纹,肩部划莲瓣,造型美观大方,很有气魄。第三种,六系罐,造型纹饰与第一种同。第四种,双口罐,通称“泡菜罐”。双口、鼓腹、平底、素面。第五种,圆饼形足双耳罐,形似杯,直口平唇 ,深腹,下腹内收,在颈下按二个模印松叶纹的坚耳,耳朵部位周施弦纹。饼足边划斜纹。釉色黑亮。棋盘山出土标本,口径12.4厘米、10厘米、12.6厘米。第六种五联罐。整个造型似双节葫芦,器形大,其上部有五个小罐,其中中罐较大而高,外围四罐较小。肩部常常堆塑狮子、飞鸟与爬虫之类动物,是专用的冥器。釉色有黑而发亮,有褐色的。有的罐底配一只圆盘形的盘,多为直口、直腹、平底。高的达50多厘米。

  俑与俑形灯 俑,系捏制而成,长眉、高鼻、头戴瓜形帽,后有结带二条,造型生动,形象逼真。俑形灯,仅发现一件,出自上虞县百官挽花桥,器形高大,造型独特,方脸、大嘴、圆眼、凸肚,双脚曲肢并列,坐状,头顶圆盘形灯盏、额上书“大吉祥”三字。胸前塑熊、狗各一,正在那里贪馋地吞吃食物。手边各有小熊一只,通体酱褐色釉。

  杯 直口,深腹,高圈足,形似簋,但器形小,施黄褐色釉和黑釉均有。东钱湖大公汉墓中出土一件高6.5厘米、口径9.2厘米、底径6.5厘米,通体施黑釉。另一种为常见的耳杯,黑、褐色均有。

    虎子 绍兴、上虞、宁波等县市博物馆出土收藏,筒形腹者多,口部堆雕虎首,双目圆瞪,腹部作成圆筒状,有的刻皮毛纹饰,线条粗放,腹下安器足作蹲伏状,背部置绳纹提梁。

    水盂 直口、溜肩、弧腹、平底、下安三小足。鄞县汉墓出土,标本口径4.2厘米、底径7.2厘米、高4.6厘米。

    钟 数量多,各地文管会均有出土收藏,形似壶,唯颈部粗大,底下装高圈足,颈,肩多有划水波纹和弦纹。

    盘口壶 数量多于钟。盘口、细颈、溜肩、球腹、平底,肩部有对称的双耳,腹部常密布粗弦纹,因此也有叫“弦纹壶”。另一种蒜头壶,形似蒜头,在肩部安系。又一种,蒜头形品,细长颈,扁圆腹,平底。上堆塑人物和禽兽,制作精细,颈上部堆塑飞马和龙头,一人似作倒立,正从高处惊险地往下爬行,肩部则是一幅降龙伏虎的雄伟场面。鄞县丽水山西出土的一件,口径4.2厘米、底径16.2厘米、高42.3厘米。

  此外尚有碗、盘等。

  上述典型的器物生产的年代,根据器物的造型和装饰,壶的形状与江苏省丹阳东汉墓出土的壶一模一样。该墓所出的铜带钩有"永元十三年(101年)等铭文;壶、碗、罐、罍以及造型与上虞县东汉永元十五年(103年)纪年墓中出土的壶、碗、罐、罍相同;耳杯、五联罐的造型又与奉化县白杜蟹山东汉熹平四年(175年)墓出土的青瓷器物相似;在宁绍地区外,还出土不少黑釉瓷,典型的如湖北省当阳县刘冢子东汉画像石墓出土的酱褐釉四耳罐,直口、鼓腹,腹部拍印纹。1972年安徽省毫县凤凰台东汉墓中出土的黑釉六系罐,其造型、纹饰与上虞县出土的青瓷罐雷同。毫县元宝坑一号曹操宗族墓发现的黑釉和棕色釉的印纹瓷罍和罐,罍的腹部拍印窗棂纹、蓝纹等几何纹,其胎质、釉色和印纹,都与上虞县帐子山窑的黑釉瓷罍、罐等从造型到胎质、釉色和纹样如出一人之手,应是越窑生产的黑瓷。值得注意的是该墓的墓砖上有“会稽曹君”、“建宁三年(170年)四月四□”等铭文,这就更证明墓中黑瓷是宁绍地区东汉瓷窑的产品。

  从上述纪年墓材料证明,这些窑址生产黑瓷的时间应在东汉永元十三年(101年)以后的东汉晚期,产地当为宁绍地区。

  三

    宁绍地区东汉窑址生产的黑瓷,不仅年代可靠。而且生产工艺相当进步,完全达到了瓷器的标准。

    黑瓷都采用了当地瓷土作为坯料。上虞窑东汉黑瓷标本测试结果,胎中所含的二氧化硅75.81%,三氧化二铝16.25%,氧化钙0.38%,氧化镁0.69%,氧化钾3.17%,氧化钠1.02%,三氧化二铁2.61%,二氧化钛0.81%,另一标本胎中二氧化硅的含量高达75.51—76%,三氧化二铁的含量较低,只有15.7%,三氧化二铁占2.35—2.6%,二氧化钛达1%左右,从这些测试数据表明,是一种烧成温度比较低的制瓷原料。由于铁钛的含量较高,烧成后胎常呈灰、深灰等色。值得注意的,当时人们已经懂得透明的青釉能够看到胎面,而呈色浓重的黑色釉能够将胎体复盖。所以上虞县帐子山等瓷窑,将细洁的含铁量较少的坯做青瓷胎体,用含铁量较高的带有粗颗粒的坯泥做制黑瓷的坯料,这说明当时匠师的制作工艺已经相当进步和熟练了。

    硅酸是釉的主体,而盐基则是作为媒熔剂,主要的盐基是氧化钠、氧化钾、氧化钙、氧化镁及氧化铝等。氧化铝为中性则因情况不同,有时起酸的作用,有时起盐基作用。上虞县东汉黑瓷标本釉的化学成分测试表明,二氧化硅含量56.13%,三氧化二铝13.8%,氧化钙16.40%,氧化镁2.02%,氧化钾3.79%,氧化钠1.09%,三氧化二铁4.95%,二氧化钛0.97%,氧化锰0.3%,从这些化学组成可以看出釉料的配制与秦汉时期大有进步和提高。在施釉技术方面,原始黑瓷通常在器物口、肩部位上釉,部分露胎,并用刷釉法上釉。但是瓷大多用浸釉法施釉,釉层较厚,只是近底部处无釉,这种无釉的目地是为了避免烧成时与窑具粘连。釉料中氧化钙高达16%左右,是属于石灰釉。而石灰釉的一个特点是在高温煅烧时,釉层的流动性较大,所以常常可以见到聚釉和蜡泪状和流釉现象。

    这些黑釉瓷用龙窑烧成无疑,其窑内的窑温,上虞窑东汉制品四个标本,即H4烧成温度1160±20℃,H5烧成温度1310±20℃,SY8—5烧成温度1260±20℃,SY8—7烧成温度1260±20℃。上林湖东汉标本SL11—2烧成温度1106±20℃,SL10—1烧成温度1093±20℃略低。从上述窑温可以看出达到甚至超过黑瓷所需的窑温程度。同时窑工们又用圆筒形和喇叭形等窑具把坯件垫装到窑内最好的部位(即烧成带),使瓷器制品受温均匀。据黑瓷烧成温度测试表明,高的达1260℃上下,瓷胎坚硬,基本上不吸水,胎釉结合紧密,极少脱釉现象,完全达到了瓷器的标准。从化学成分烧成温度测试的数据充分证明了我国黑瓷出现于东汉,它是由汉代原始酱色瓷发展而来。其发源地区在长江下游浙江宁绍地区。

  四

    宁绍地区东汉青、黑瓷兼烧窑的发现,打破了越窑单一烧造青瓷的局面,不但对越窑本身有直接影响,延续了近十年的历史,而且给我国历代各时期黑釉手工业的发展受到了重大的影响,这个影响主要表现在生产技术的传播和褐色彩绘应用二个方面。

    第一,黑釉瓷器生产技术的传播。在三国西晋墓中黑瓷的出土物中,表明这一时期的越窑继承汉代的传统,在大量生产青瓷的同时,继续生产一部分黑瓷。

    在南朝时期,宁绍地区仍生产一部分黑瓷,较典型的是宁波市云湖窑和萧山上董窑等,云湖窑的黑瓷主要是盘、盏托和砚台等,鄞县洞桥出土的四系盘口壶,高52厘米,口径和底径均为21厘米,全器烧成温度一致。釉层漆黑。这样大件器物的烧成,表明黑瓷的工艺技术又有了提高。

    在唐代越窑系统烧黑瓷的窑,就目前所知有鄞县横山,慈溪上林湖施家□、宁波英雄水库和象山县黄避岙等。常见的产品有直口折腹平底碗、盘口双系壶和罐、灯盏等。其中宁波市和义路唐代遗址和江码头一带出土的黑瓷、酱褐色釉瓷中以壶为多。由此可见。越窑生产黑瓷的历史十分悠久,在唐代仍继续大量生产。

    越地生产黑瓷对其他窑系影响与青瓷一样在我国制瓷手工业中的影响是极其深刻的。

    东晋时期的德清窑与越窑相近,在越窑的影响下,生产黑瓷与青瓷,并以烧制黑瓷闻名,经过一百年,这种南方独盛的黑瓷,北方也开始烧造。河北平山县北齐崔昂墓出土的一件黑釉四系缸,它的造型与德清窑产品有区别,全器内外施满黑施,釉层较厚。河北赞皇县东魏李希宗墓内发现黑釉瓷片,釉色黑而发亮,瓷胎坚硬细薄,制作规整。后者比前者早22年,可以推知东魏时期北方已能制造黑瓷了。

    隋代湖南阴窑也生产褐色、酱色釉瓷,在江西清江“开皇十年”、“大业十七年”三座隋墓也出有酱色釉瓷。

    唐宋两朝。时值越窑制瓷业大发展时期,生产技术的传播之快,影响之大为我国瓷业发展作出了贡献,无疑越窑烧制黑瓷的技术也随之扩大。例如,1960年在安徽发现的唐代著名的寿州窑,烧造的黑瓷器物有壶、水注等。河南省巩县窑,除烧黑瓷外还烧有茶末釉器,陕西铜川耀州窑,唐代生产黑釉和黑绿釉瓷,该窑学习越窑制瓷手工业技术,可以说是相当逼真,这一点也是众所周知的。到了宋代焙烧黑瓷的技术已波及到大江南北。例如唐至金代的山东淄博窑,烧造的黑瓷器物有碗、钵、注子、花口壶、双系壶等,山西省浑源窑以生产黑、酱釉的碗为主。河北省的定窑,据1957年故宫博物院调查,发现该窑生产黑釉瓷被称为“黑定”。宋金时代的河南宝丰窑,以生产碗、罐和灯为主。金元时代的山西怀仁窑,生产黑釉弦纹瓶、罐及盘、碗等器物。其中有的器物有釉滴,山西大同窑以烧造黑釉和茶叶末釉为主;以弦纹瓶及花瓶、罐最具代表性,釉色乌黑发亮。宋代福建的泉州窑,烧制绿、黑两种色釉的军持最引人注目。福建省建阳县水吉镇,以生产兔毫、鹧鸪斑等黑盏而闻名,得到了当时文人的赞颂。南宋的江西省吉州窑,据考古调查,发现古窑址20余处,主要生产黑釉画花、玳瑁釉、剪纸帖花及窑变花釉,成为该窑固有特色。

    浙江的婺州窑在宋代也烧一部分黑釉、酱色釉瓷。甚至著名的龙泉窑,在南宋也生产少量的黑釉茶盏。总之,唐宋时黑瓷生产获得空前发展,窑口举不胜举。

    第二,褐彩绘应用。黑釉瓷出现后对色点褐彩和褐色彩绘的应用有极大的影响;可以说,这些装饰艺术导源于黑瓷产生,毫无疑问。制瓷工匠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对黑瓷釉中某些原料及其使用量,对黑釉呈色的了解和认识越来越深刻与熟悉。在吴时,匠师就开始应用。典型的一件出土物,是1983年江苏南京市雨花台长江村出土的青釉褐彩壶,该壶盘口、束颈、圆鼓腹、平底。盖呈圆孤形、鸟形钮。通体以褐彩绘饰。局部帖花、颈绘七只灵兽、佛像、铺首、双首连体鸟形系相同帖于肩部,并以褐彩勾勒。腹部绘21个持节羽人,以仙草云气环绕。这件东吴时期作品,充分证明了吴时开始出现点彩与彩绘。西晋时婺州窑在青瓷上运用褐彩,并在东晋时得到普遍的应用,成为青瓷的主要装饰艺术。

    褐彩装饰常常在青瓷醒目部位,如罐、壶的口沿、肩、耳和盖面上;羊形烛台、蛙形水盂等器物的口、眼、羊角和四肢上,使蛙和羊的形象更加生动夺目。与此同时,浙江的德清窑、瓯窑以至遥远的四川也相继仿效,在他们所生产的青瓷上使用褐色彩。

    唐代出现褐色斑块,有大斑块,并在全国的许多瓷窑中应用。其中象山县黄避岙窑斑块与斑点多施于器物腹部,宁波市镇海区小洞岙窑则在碗的腹壁内或口沿上,饰四块大褐彩,这类褐彩装饰手法,与吴时褐彩一脉相承,而不是唐代的首创。越窑褐彩装饰比河南郏县窑、湖南长沙窑等都要早。

    唐代到五代初,可谓是褐色彩绘的鼎盛时期,浙江省临安县明堂山唐水邱氏墓和临安县板桥五代早期墓中出土物。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作品,计有瓷罂二件,瓷香炉一件和油灯一件。水邱氏是五代吴越国王钱镠的母亲,死于唐天复元年(901年),板桥五代砖室大墓是吴越国功臣墓。所出的彩绘青瓷,器形特大,制作精细,通体施褐彩庄重华丽,是越窑秘色瓷中的精品,彩绘之杰作。

    在上林湖施家□Y66、高令头Y36、狗胫山Y58等窑址中都出了完整的唐代虎形鼎足。其形状、装饰与水邱氏墓出土的香炉鼎足相同,而且都是模印上去,如虎额上有“王”字。特别重要的在施家□Y66中发现青瓷残碗,内书写了褐彩“……徐敬……禹庙……”等字,这类褐彩釉色与水邱氏墓中褐彩云纹罂、钵相同。五代钱氏家族墓中褐彩云纹四鋬罂、酒罂,在上林湖黄婆山Y95等可以找到罂的肩部、颈部和下腹部等褐彩斑残器,钵的腹部以及双系盖罐的盖,这些实物证实了它们是上林湖窑场生产的产品,而且是“贡瓷”。

    长沙窑是唐代彩绘瓷杰出的代表。它不仅有褐色彩绘瓷,而且大量地用褐、黄、绿三彩绘成“童子莲花”、“武士戏马”、“原野奔鹿”、“鲈鱼觅食”等题材丰富的各式画面。给后世五彩缤纷的各式绘瓷的发展以很大的影响。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