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创作急于求成 炒作急功近利

一俊   2006-09-22

  创作急于求成 炒作急功近利

  ——当今画坛缺少大师级的画家

  记得前几年,浙江省曾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推出了舒传曦、徐启雄、卢坤峰、曾宓、童中焘、刘国辉、吴山明、姜宝林、卓鹤君、陈向迅等十位当代国画家优秀作品展,集中展示了浙江当代国画创作既注重继承传统、体现中国画的民族风格,又适应时代变迁、努力开拓新境界的整体风貌。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李瑞环出席了展览开幕式并讲话。李瑞环除了肯定当前国画艺术呈现出空前繁荣的局面外,他认为客观地讲,现在还缺少大师,即缺少由任熊到黄胄等72位大师的那种水平,那种名气,那种公认程度。李瑞环强调,国画艺术应当提倡创新。历史上所有的国画大师都有自己的特色造诣,都有自己的创新,但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创新,都离不开对前人成果的继承和了解,离不开国画特有的规律和规矩。他说,国画艺术应当善于借鉴。近代国画的发展乃至飞跃,在很多方面得益于对西洋画成就的合理吸收,但所有借鉴或吸收,都不能脱离中国画的基础。国画源于中国,根在中国,水平最高的画家和鉴赏者也在中国,中国最好也就是世界最好。民族性和世界性并不对立,就艺术而言,越有民族性就越有世界性。他说,国画艺术应当注意宣传。我们举办画展就是一种宣传,但作为画家不能把主要心思用于宣传,用于广告、公关,而要力戒浮华,甘于寂寞,深入生活,潜心创作。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只要作品好,即便一时不为人知,最终也会被历史所承认。

  李瑞环还指出,我们提倡国画,并不排斥油画,油画在世界上有重要影响,在中国也应当发展繁荣。我们说尊重国画规律,并不反对油画和国画相结合而产生的新品种,我们希望能有这种不中不西、亦中亦西的好东西。

  令我敬佩的是,李瑞环的这番讲话,思想是那么的深刻,论述是那么的精辟。对笔者而言,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启示:

  一、当今画家心态浮躁、急于求成、急功近利。

  改革开放以后,国内画家的眼界大开,他们看到了国际艺术的水平和发展,尤其是看到了艺术作为商品在市场上受到人们的青睐,其诱惑力之大,使不少画家难以自拔。于是不少画家开始盘算如何将艺术转化为金钱,如何赚更多的钱,如何来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他们把主要的精力花在市场运作上,有的画家为了炫耀和标榜自己,自封“鸟王”、“猫王”、“虎王”,称王称霸;有的传统功力并不深厚,艺术风格也未形成,却戴上“著名画家”、“优秀艺术家”的帽子;有的干脆挂上“大师”的头衔;更有的画家在国内拍卖中做手脚,哄抬价格,把自己的作品价格抬得很高,以显示自己在市场上的价值。可以说,这些问题在画坛上已是相当地普遍。

  二、当今画家没有经典的力作问世。

  古往今来,大凡每个时代都有令人刻骨铭心的力作问世。从历史上看,唐代阎立本的《步辇图》、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即使近现代也有不少享誉画坛的巨作问世,如任伯年的《群仙祝寿图》、徐悲鸿的《奔马》、张大千的《长江万里图》、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石鲁的《转战陕北》等。然而,当代似乎还缺少震撼人心的力作,这不能不说是当代国画艺术的一大遗憾。坦率地说,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没有理由出不了有影响的力作,可是我们的画家沉不下去,这是我们当今画坛必须正视的一大问题。

  三、当今画家忽视传统,忽视修养,一味追求创新。

  由于受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思想影响,当今不少画家往往忽视传统,更不注重画外的修养。众所周知,中国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它经过上千年的发展已形成了相当完备的绘画体系,可以说中国画有它自己的规律和独特性,有它自己的绘画理论体系和美学观,以及独有的技巧特色。此外,中国画讲究画外功,即画外的修养。海派名家陆俨少曾经说过:“三分绘画、三分书法、四分读书”,这一经典的论述,可以说是陆俨少总结前人和自己绘画创作的体会。过去不少老画家都有绝技,有的擅长“四绝”、有的擅长“三绝”。记得齐白石先生90岁的时候,作家老舍要求他根据“蛙声十里出山泉”的诗意画一幅画。由于绘画是一种平面艺术和视觉艺术,要在方寸之纸上画出“十里蛙声”无疑是相当困难的。但这道难题并未难倒白石老人,他没有几天便画出一幅不同凡响的经典之作:画面上一泓溪水从山涧乱石中奔泻而出,水里游动着几只蝌蚪,高处耸立着几笔远山,乱石、山涧、远山构成了深远的意境,从画面上看起来何止“十里”。另外,生物学告诉我们:蛙声是青蛙求偶之声,没有蛙声,也不会有蝌蚪,因此,水里既有蝌蚪,山涧中岂无“蛙声”,从中可以看出白石老人艺术修养的精深和才华的卓越。相反,现在画坛上真正擅长“四绝”、“三绝”的恐怕寥寥无几。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四、当今画坛缺少大师级的艺术家。

  如果按辞典的解释:大师是指在学问或艺术上有很深的造诣,为大家所尊崇的人。假若将大师的称号搬到画坛上,以笔者看,中国画大师应具备以下条件:一是艺术上要有独特风格和鲜明的个性,并能影响一代乃至几代人;二是技法在前人的基础上有突破和创新,并被后人广泛应用;三是要有经典作品问世;四是画家要有很高的画外修养。

  在20世纪中国画坛上,确实涌现了像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干、徐悲鸿、高剑父、石鲁等一大批中国画大师。但是对照这些大师,现在的画家恐怕很难与之相比。尽管媒体常常会将“大师”的称号戴在一些画家身上,可说到底,他们“缺少由任熊到黄胄等72位大师的那种水平,那种名气,那种公认程度。”所以,要成为中国绘画大师是有条件的,他不仅需要画家具有一定的天赋和勤奋,需要艺术上有鲜明的个性和影响,更需要创作出能经得起时间和市场考验的作品。正因如此,中国画大师的称号并不是每个画家都能企及的,也不是少数人可以评定的。

  我想对每个从事艺术的人来说,细细琢磨李瑞环的一席话,不仅十分必要,而且是十分有意义。

  摘自:《收藏界》200607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