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寂寞的智者

朱福民   2002-08-08

  真正的民间收藏家,一如萧条旷野中独行的旅人,他穿过历史的残破物,在时间的烟霭中辨认着路径,身边有苦雨凄风,也有落英缤纷。前面仿佛没有路,也没有尽头,他只一味地走着。有些寂寞,也有些欣慰,有些参悟。

  收藏者的身影,出现在深山幽谷的古屋废墟之间;出现在荒村和喧哗的古镇;出现在熙熙攘攘的鬼市、地摊与店肆;出现在一些陌生的人家里……与老者套近乎,与妇人拉家常,与小贩讨价还价,与骗子论真伪,与古玩商斗心智。他们不是生意人,但必须与生意人打交道;他们不是大老板,但必须“挥金如土”;他们不是有闲阶层,但必须花足够的时间“磨”来好藏品;他们不是鉴赏专家,但必须用血汗钱交够“学费”;他们不是守财奴,但对自己的藏品珍爱如性命;他们不是不懂享受生活的人,但必须牺牲常人的乐趣;他们同样怕寂寞怕清贫,但他们为了一份追求只能接纳寂寞与清贫。

  哪怕你是一位木讷的人,你也必须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时刻面临着欺诈和陷阱,上了当也只能有苦往肚里咽!有人笑你痴,有人笑你傻,你却不在乎!老婆与你吵,你默默地笑:明天的柴米油盐一定会有的。孩子向你要学费,下岗的亲戚向你借钱,家里电话也要交费,你只好勒紧腰带抽最劣质的烟,吃最“保健”的青菜萝卜饭!有老板上门了,厚厚的票子砸在桌上,要买这,要买那,你皱着眉头装哑巴,老婆在旁边掐你的胳膊拧你的腿,你忍着疼痛忍着发财的诱惑,硬是变成一尊石雕的菩萨。

  忽然,你的名气大了,报纸为你发专访,电台为你作专题,你愈是说当收藏家的都不免清贫,便愈没有人相信你。于是乎,讨债的上门了,借钱的上门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的亲戚上门了……都上门了。恨你的说你走私文物,随时举报你;妒你的说你家财万贯却是守财奴一个;关心你的劝你把东西卖掉算了。

  其实,你只是一个寻觅者和发现者。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个寻觅者和发现者真的很辛苦。你像一个痴儿,妄想留住这世界文明的根,并且心醉神迷地去欣赏那种经历了百年千年的沧桑之美与文明的碎片。你是发现者,总能于最破旧的东西内发现无价之宝,于荒僻之地发现骇世的奇迹。人间的文明遗存,在你洞察秋毫的眼里烁烁熠熠,散发出迷人的光辉。因了收藏者的存在,我们才能有幸目睹昨天的影像或文明的轮廓。在斑斓古玉里他们照见千年前迷幻的世界,想见明眸洁齿的风姿和诗意;从某种唐或明的瓷片上,透过如霞如虹的釉彩或浓翠的青花山水遥想朝代的盛衰。从无弦的古琴中用心谛听岁月深处隐约传来的一声声绝响……如醉亦复如痴,一个古久的梦,笼罩着人生,使他们有了异于红尘中人的悟力与精神世界,宁静中透着闲适,闲适中透出智慧。在浑浑噩噩的世界,这种生活和智慧真的难得。

  民间收藏者,一个特殊的群体,苦与乐是那样真实,那样刻骨铭心。他们是用一种文化或精神作支撑,在岁月里跋涉,许多人都是寂寞的智者,对历史和未来,有着清醒的认知。他们迷恋的不仅仅是过去的一切,而是对美好文明的全身心的关注与追怀!

  摘自《中国收藏》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