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明代鉴藏家韩世能

万新华   2006-07-28

    从历史现象看,明代后期的鉴藏活动较之中期有过之无不及,南北方的知名鉴藏家举不胜举,形成了大规模的收藏家群体,韩世能就是一位活动在北京地区的鉴藏家。

    韩世能,字存良,苏州人,长期任官京师,位至翰林学士,是明末大书画家、大鉴藏家董其昌的老师。韩世能鉴藏书画独具慧眼,是当时收藏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他趁当时书画流动频繁的机会,在京师一带和南方搜求了不少名迹。据张丑《南阳法书表序》指出,“维时韩存良宗伯,以妙年登读席,位帝师,爵元老,兴灭经绝,人文攸系。生平别无嗜好,绝意求田间余事,奉薪所人,悉市宝章,晋、唐、宋、元之奇,所收不下数百本。多与名流品定甲乙。”

    韩世能的长子韩逢禧未能继承父业,宦游南北,官至侍郎,全仰仗其父一人之力。多年搜集的历代书画名迹,在他手中开始散出。只有韩世能鉴藏书画具有一定影响,享名当代,为士大夫推重。

    关于韩家的藏品,韩氏本人未作详细著录,这对后世了解其收藏状况造成了相当的困难。所幸,在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容台集》和詹景凤《东图玄览编》等书中,有着相关的记述。韩世能跟当时著名的书画鉴赏家张丑有着密切的联系,交往不断,张氏还对在韩家所见藏品作过相当充分的记载,这对了解韩氏收藏也有一定帮助。韩世能所藏书画,在《清河书画舫》中,张丑著录他在韩家所见名迹很多,“……传闻严氏藏展子虔《游春图》、阎立本《职贡图》、王维《辋川图》、李思训《海天落照图》、《韩熙载夜宴图》、《清明上河图》、李公麟《便桥受降图》、马和之《唐风图》、赵子昂《重江叠嶂图》、王蒙《听雨楼图》……今大半归韩太史家。”大概,韩世能在严嵩父子倒台之后,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收购其大半收藏,这是一般官僚收藏家购置藏品惯用的手段。

    张丑《南阳法书表》、《南阳名画表》上所列魏、晋、隋、唐剧迹,为数虽不及权相严嵩家,但其中却有不少艺术价值极高的名品。如法书有西晋陆机《平复帖》、晋人《曹娥碑》、王羲之《行穰帖》、王献之《冠军帖》、南朝梁武帝《异趣帖》、唐颜真卿《自书吏部尚书诰兄帖》、《鹘等帖》、怀素《论书帖》、柳公权《翰林帖》等25人共72帖。又另撰《书画铭心表》,其中法书47帖,有的是前面表中未经列入的名迹:晋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袁生帖》、王献之《鸭头丸帖》、王王旬《伯远帖》、唐颜真卿《祭娘稿》、怀素《自叙帖》、唐玄宗《脊鸟令鸟颂》等绝品。

    总的来说,韩世能十分注重法书收藏,的确,他本人也十分喜好、精通书法,并有相当的研究。但,他对名画也十分看重,《南阳名画表》中所列,亦多赫赫之迹,如魏曹弗兴《兵符图》、晋顾恺之《洛神图》、张僧繇《五星二十八宿图》、隋展子虔《游春图》、唐阎立本《萧翼赚兰亭图》、韩干《照夜白图》、《双骑图》、五代王齐翰《勘书图》等,凡47人,计99图。另撰《书画铭心表》中的38图,都是《名画表》中所没有的,如《卢鸿草堂十志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董源《潇湘图》、释巨然《萧翼赚兰亭图》、李成《茂林远岫图》、宋徽宗《雪江归棹图》等,是历代流传有绪的名作,传至今天,有的仍保存在人间,大都庋藏在国内博物馆中,也有少数流往国外。另外,唐周日方《挥扇仕女图》、吴道子《天王送子图》、五代周文矩《倦绣图》等名迹,也归韩氏收藏。

    韩氏藏画所钤印不多,有的甚至还未盖印章,一般仅钤韩世能印、韩逢禧印、宗伯学士之印、韩仲子印少数印而已。也很少有记跋,倒是董其昌间或为韩逢禧偶书题跋,如宋马和之《陈风图》就是,倒是使之增色了不少。

  编辑:朱磊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