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也谈枢府釉瓷

陈上海   2006-06-29

  枢府釉瓷是元代景德镇窑创烧的一个新的釉色品种,它介于影青瓷与白瓷之间,釉呈乳浊状,微显青灰色,由于同鹅蛋壳一样的色泽,故称“卵白釉”。这种温润典雅古朴端庄的名瓷,被元代上层社会看中,于是乎,景德镇窑“有命则陶”,为官府订烧专用的器物。因此,枢府釉瓷带有一定的官窑性质或官办瓷的意味。由于官府瓷“千中选十,百中选一”,所以在实际上,景德镇窑烧造的大部分卵白釉瓷,都属民用瓷。我们知道,枢府釉瓷在中国历史上存在的时间很短,又没有象元青花那样在今天受到世人的百般宠爱,但是,它在元代历史上的特殊地位,必将在中国陶瓷发展史的史册中留下辉煌的一页。

  今天,当人们谈及元代瓷器的收藏时,无不把景德镇窑烧造的青花瓷器说得天花乱坠、令人心往,而很少提起元代枢府釉瓷,甚至在一些专业的出版刊物上,关于枢府釉瓷的文章也是凤毛麟角。可见,目前人们对枢府釉瓷的认识,还处于一种模糊的状态,这种异常现象,似乎与今日的时代发展背道而驰,为此,笔者认为:应该重新审视和评价枢府釉瓷,还原其历史的本来面貌。

  当然,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困难。由于枢府釉瓷在历史的文献中,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文字记载,从而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历史信息。如果现在要想全面地弄清楚枢府釉瓷的真实面貌,光靠我国的文物考古部门以及专家学者,恐怕要花很长时间甚至于几倍的努力才能实现。因此,文物考古部门便组织全国的瓷片收藏爱好者来共同参与此事,搜集和整理国内出土的有关重要信息,并对其出土的地点及其相关的历史背景,做真实详细地追踪调查、研究,或许可以从中找到解开枢府釉瓷之谜的一把钥匙吧。

  笔者也是一位古代陶瓷碎片收藏爱好者,从目前国内枢府釉瓷出土情况的总体来看,大多数分布在我国一些南方古城镇以上的历史文化城市(野外墓葬. 窖藏的例外),广大的农村尚未发现有真正的枢府釉瓷出土。当然,烧造粗燥的卵白釉民用瓷时有发现。瓷片收藏爱好者不知道注意了没有,在城镇出土的枢府釉瓷片,大部分又是在历史的建筑群遗址废虚周围被发现,这恐怕不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吗?这一现象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笔者对此作过认真分析后认为:地方上出现的元代枢府釉瓷精品,很大可能不是一般普通百姓所用之物。那它到底是什么阶层的人所能享用的呢?带着这个问题,笔者通过自己多年采集瓷片标本的经过,希望能给读者有所启迪。

  笔者是1989年9月开始搞瓷片收藏的,至今,历经16年,共收集枢府釉瓷片标本237件,其中有三次主要发现就占169件,这几次较集中的发现,都是在我县古城镇的改造建设过程中,从遗址废虚的挖掘现场采集到的。

  例如:1990年9月,在我县原县政府大院东北角的施工挖掘现场,首次发现92块枢府釉瓷大碗和高足杯的瓷片标本,其中一件较大的瓷片格外令人触目,该瓷片长19.5厘米,宽10厘米,是一件约为半个碗身的大碗残片,该瓷片胎体洁白细腻,釉质乳浊温润,呈卵白色泽、外壁用篦刀刻划出精细肥大的莲瓣纹,内壁模印一只展翅的飞凤、碗的中部,还残留“枢”字,字体规整隐于釉中,此碗无论从胎釉特征、造型纹饰及做工都十分精美典雅,一看便知,这是一件元代官用瓷大碗的残片。我们知道,龙凤纹为历代皇帝和皇后的象征,在封建制度最为严格的元朝,任何人都不得僭越,否则就会被砍头的。那么,这件带有“枢”字的飞凤纹大碗的残片,怎么会出现在离京城千里之遥的县城呢?笔者通过分析认为:这件瓷器可能是元朝官府在限制龙凤纹样使用法颁布以前,专门为各地的驻军头领订烧的器物。该处出土的位置,据《庐江县志》记载,明朝以前,此处是军队驻守城池的“重关”城堡,历代有重兵驻防。遗憾的是,八十年代初,我们还能看到、摸到的唯一的一段城墙遗址,今天却成了高楼大厦,历史非常无情,再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记载了。

  2003年4月,是在一个具有100年历史校龄的“庐江中学”学生高级公寓的建筑施工现场,又采集到23块枢府釉瓷大碗和高足杯的瓷片标本。据县志记载,这里是县城通往对岸河西走廊的大西门城楼关卡遗址,历代有士兵看守。

  2004年7月,在我县城西桥头南岸的建筑施工现场,第三次采集到有44块枢府釉瓷大碗和高足杯的瓷片标本。据县志记载,这里为县城的小西门城楼,设有“吊桥”(该桥文革初重建,改名为“文革桥),历史上它是县城与外界往来、通商贸易最重要的水陆交通关卡,历代有重兵看守。

  此外,自1990年至2005年这15年时间里,在城中大面积的改造建设中,只能偶尔发现几片瓷片标本,集中采集的现象可以说没有。显而易见,枢府釉瓷出现最多最集中的位置,都是在古代军队驻地和城楼关卡的附近。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假设:枢府釉瓷很可能是元代军队官兵使用的专用瓷。当然,这只是笔者个人的推断,则没有更多的考古实际依据可以论证。

  笔者上述的简要介绍,恐怕还是给读者有许多不解之谜,地方上出现的枢府釉瓷到底是“官”还是“民”?目前尚难澄清史实。但不管怎么说,历史文献中记载的两点可以确信:1、枢府釉瓷是元代官府在景德镇订烧的专用瓷;2、景德镇窑烧造的大部分“卵白釉”瓷均为民用瓷。但面对众多出土的瓷片,如何去区分“官”与“民”,一时半会是难以弄清的。

  为了真正解开枢府釉瓷这个神秘的面纱,我认为全国的瓷片收藏爱好者和收藏界的朋友们,共同来参与枢府釉瓷的业余探讨和研究,搞调查、搜集信息,为我国的文物考古专家和学者,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线索。通过各方不懈的努力与协助,我相信有一天,枢府釉瓷这一国之瑰宝会象元青花一样,受到世人的真正宠爱。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