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上古至明代的包装历史

赵扬   2006-06-22

  包装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伴随着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我国的包装同样经历了由原始到文明、由简易到繁杂的发展进程。

  一、上古至商周

  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在经历了漫长的脑与手的进化之后,开始进入有意识的创造性劳动阶段。他们由简单利用植物叶、枝条、兽皮包裹物品发展到编制筐、篮等用来储物。当掌握了养蚕抽丝、捻线织布等更高文明之后,开始有了明确的包装要求。浙江钱山漾新石器时期遗址(公元前2700多年)出土的丝织品,正是被装在竹筐中,这说明竹筐在当时已成为一种包装。另外随着纺织、缝制技术的掌握,以袋囊作为包装,也在广泛使用。这可从广泛记载上古社会生活内容的《易经》中有所反映,《易经》“坤卦”六四爻辞载:“括囊,无咎无誉”。“囊”即口袋,“括”意为扎上袋口,要想平安,就要象扎上口袋那样保持嘴上的沉默,此爻辞原意是借生活中的现象来说明处世的做法,但却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袋囊作为包装使用的普遍程度。

  新石器时期产生的陶器,从包装的角度看,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方面它可以贮存水、酒、食物,成为重要的包装容器;另一方面,陶器上的各种纹饰,实际反映了当时流行的各类包装形式。在陶器产生前,人类早巳熟练掌握用绳技巧和各类筐篮的编制及纺织技术,所以在陶器制作时,很自然的会将这些既熟悉又喜欢的包装上的实物纹样作为装饰拍印到陶器上,从大量出土的陶器碎片上所印席纹、绳纹和纺织物纹样均可充分说明这点。另外从绳纹在陶器上的大量采用情况来看,说明绳子已成为包装中的一种重要形式。由于自然植物编织的包装器物难以象陶器那样在地下久埋不腐,所以陶器就成为反映那个时期包装情况的载体,通过纹饰,不断传递出有关包装形式的的信息,为我们今天了解当时的包装状况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商周时期,纺织和青铜器等手工业生产已非常发达,自新石器时期产生的麻织、丝织技术已达到成熟阶段,尤其丝绸更以轻盈、柔滑光亮等优于其它纺织品的特性而备受贵族阶层的青睐,与青铜器、玉器共同成为生活中的奢侈品,丝绸常作为诸侯朝见天子或诸侯间互访、集合、结盟等重大活动必备的供品和赠品。共包装形式是装入竹筐中进贡,如《禹贡》中就有“扬州厥篚织贝”的记载。同时丝绸还常被贵族阶层用来包裹心爱之物。生前赏玩,死后随葬,象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铜觯和铜钺以及青玉戈上。都留有明显的丝织物印痕,足以证明这种包装方式的存在。

  青铜器的大量铸造,使得包装材质有了新的发展,青铜铸造的壶、罐等成为新的包装容器。在装饰纹样上,日常用来提携圆形器物的绳子及捆扎方法,则演变成一种纹饰铸造在青铜器上。由于统治阶级的意愿,青铜器更多的被作为礼器而使用,加之材料、制作特性等因素的制约,青铜器作为包装并没有显出更大的优越性。

  二、战国至唐代

  战同、秦汉时期,社会百业、百艺的兴盛,使得包装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一时期髹漆技艺的日臻成熟,使得包装品类有了新的突破。漆器以体轻、胎薄、坚固等特点脱颖而出,成为最受欢迎的包装。湖北云梦出出的漆器,上面烙印、针刻“咸亭”、“许市”、“中乡”等标有产地的文字,出土之地已距产地相距数百里之遥,足见产品畅销和受欢迎程度。当时妇女梳妆的漆奁,巳成为流行的包装。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丝绸包双居九子奁,详尽展示了漆奁的包装形式。汉代的漆器梳妆包装,胎体更为精薄,为防盒口破裂,多以金、银片镶沿,这样既增加强度,又显得富丽,如彩绘长方漆盒。另外韩非子“买椟还珠”的记载,真实反映了当时包装的精湛和人们注重华丽包装之心态。

  此外,竹、藤、苇、草等多种植物枝条编制的包装品继续发展,多成为大宗物品的包装,如马王堆汉墓用于盛装丝织品、食物、药材的竹笥等。

  唐代,社会发展空前繁荣,国力强盛经济发达,此时的包装,在继承前代各类包装之时,开始呈现出独具

  时代风格的特点。

  自公元前2年由印度传人中国的佛教在唐代达到鼎盛,佛事活动的蓬勃兴盛,产生了大量与佛教有关的铜造像、经文、佛像画、法器,甚至佛舍利。这些佛事用品便形成了独特的宗教包装类别。这类包装用材考究,纹饰突出宗教色彩,整体风格庄严、神秘。其中尤以佛舍利包装最为重要。在佛教徒的眼里,舍利已超越物质自身而成为神的象征,因此在包装上采用多层组合形式,以示对神的层层保护,如铜棺的组合包装。另外像陕西临潼法门寺地宫中释迦牟尼舍利的包装,更是将这种包装形式发挥到了极至,以纯金、银制作的宝函套装多达七重,每层宝匣饰以观音和极乐世界等图案来诠释宗教含义,整件包装极其富丽、神圣。宗教类包装在注重功能的前提下,更多阐释了人对神的敬重及祈求保佑的心理。

  唐朝统治阶层崇尚金银,因而造型别致、纹饰精巧的金银器包装大量出现,普遍使用錾花、焊接、刻凿、鎏金等工艺方法,包装装潢上传统龙凤题材与域外宝相、缠枝花卉及鸟兽巧妙穿插结合,如银粉盒的加工技法与纹饰。

  纸的用途已由最初的书写发展到食物、茶叶及中摹药的包装上。茶叶的包装纸被称为“茶衫户”,新疆阿斯塔纳唐墓出土的中医药丸“萎蕤丸”,即用白麻纸包裹,纸上甚至写有“每空腹服十五丸食后眠”尹样。

  漆类包装在普及和扩大基础上,出现了制作更为复杂的金银平脱工艺。

  三、宋代

  宋代由于城市商业和海运的发达,手工业生产较唐代更加先进,官方机构庞大,民间作坊遍布。海上贸易已能通航币大食、日本、高丽及南洋诸国,瓷器、漆器、丝织品等已成为重要的商品出口,这一切必然促进包装的空前繁荣。

  宋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在反映繁忙的商品交易的同时,也表现了某些物品的包装。

  陶瓷生产宋代发展到顶峰,继唐代著名的“唐三彩”之后,宋代更以五大名窑驰名中外。在这些著名陶瓷器制作时,以模仿生活中的各种包装原型进行创作,仍然是设计中的一个重要题材,如三彩笸箩洗的柳编工艺、白釉刻网纹缸的竹篓运输包装以及模仿江南汲水工具的黄釉柳斗罐等。这些模仿,真实再现了生活中的某些包装。瓷器的大量生产必然促进瓷器包装运输的进步。北宋《萍洲可谈》明确提出瓷器包装要“大小相套,无少隙地”的包装方法。

  纸用于包装更加广泛,书籍装潢上,常将椒水掺入纸中,以达到防蛀作用。日常食品用纸包装更为普遍,如糖果蜜饯“皆用梅红匣盛贮”,五色法豆要用五色纸袋盛之等等。

  宋代是我国雕版印刷的黄金时代,新技术的出现马上被包装业所采用,如北宋“济南刘家功夫针铺”包装纸印刷,采用的正是这种铜版雕刻新技术,这种包装纸的设计,集字号、插图、广告语于—身,已经具备了与现代包装相同的创作观念。

  漆类包装器型变化更加多样,雕漆、戗金、犀皮、螺钿等多种工艺争相斗彩,极大丰富了妇女的梳妆包装。

  四、元代

  元代是蒙古贵族建立的政权,在包装上除秉承传统包装之外,还表现出具有自己民族特点的风格。皮囊类包装即为一例,这是马背上的民族利用草原上丰富的皮革材料而制作的袋囊,其制作和使用历史悠久,新石器时代昂昂溪文化遗址中就有仿制皮囊式样的陶罐山土,辽代的绿釉马蹬壶,则真实再现了这种包装形式。皮囊类包装以其耐磨、抗冲击、携带方便等优点而深得草原民族喜爱,元代的军队,每骑必携皮囊盛装军需或给养,渡河之时,囊系马尾,人在囊上,这是皮囊作为包装在军事活动中的反映。元代还用皮囊盛储湩酒(马奶酒),这种被称为“浑脱”的包装,宫廷内宴也在使用。“相官马湩盛浑脱,骑士题封抱送来,传与内厨供上用,有时直到御前开”。诗中叙述的正是皮囊包装的使用情况。

  元代统治者集中天下工匠,建立起庞大的官营手工业,专门为皇室和贵族提供金、玉、珠翠、冠佩、器皿、织锈等奢华的享受物品。匠艺的垄断,刺激了手工业的发展,同时也带动了与之相应的包装发展,像漆器包装的制作就出现了张成、杨茂、张敏德等雕漆名家,尤其张敏德更以刀法圆润、藏锋不露、构图简练、浑厚耐看的风格独树一帜,“剔红赏花图圆盒”便是他唯一传世的漆器包装作品,弥足珍贵。

  此外,大量地方土特产的包装,也极大丰富了元代的民间包装,如荔枝龙眼的包装,将果实先晒干,再用火焙,然后用箬叶裹之,竹笼包装,可以致远。还有内盛诸般果子的漆类包装食盒,在南北方城市也很流行,此盒可以蔽风沙,多成为官员、士庶、妇人等往复人情、随意买送的果品类包装。

  五、明代

  明代社会经济继续繁荣,新兴的商业和港口城市林立,商品包装随着国内及海外贸易的频繁而更加发达。这一时期的包装,很多仍在沿用传统的习惯形式,只是制作更加精细,方法更加成熟。

  漆器包装在沿用了几千年后依然经久不衰。

  明代的漆类包装以北京官办的“果园厂”最为著名。这里集中了天下最好的漆匠,漆器包装因其制作复杂、工艺精致,故多用来收储珍贵之物和精美文玩,如盛装明皇室家谱的红漆戗金“大明谱系”匣,盛放小件珍

  玩的“剔红花鸟二层提匣”等。另外明定陵墓中也出土了大量盛放玉圭、佩饰、谥宝、凤冠等物的漆器包装。

  作为纹饰表现的绳纹,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期灰陶绳纹鬲上,其纹饰彰示了绳子在包装中所具有的捆扎特性。这一特性的表现,在明代器物纹饰的设计上仍然采用,如“青玉绳纹合卺杯”,合卺杯以绳捆双杯的洗练设计,寓意深刻。

  明代佛教盛行,刊印的大量佛经多用锦缎装裱封面,且每十卷分为一包,采用丝织品包裹的方式,分送寺院收藏念诵。另外皇家御用监承造的铜胎掐丝珐琅,以景泰年间制作最精而闻名,为包装又增加了新的品类。

  明代妇女的梳妆包装,仍采用传统的包装形式,如定陵墓中孝端皇后的梳妆用品即采用漆盒这种包装。同时漆盒内还套装盛有各类梳妆用品的小盒,如金八棱粉盒、青花瓷胭脂盒、金双连筒盒等,这种组合套装的形式与汉代马王堆九子漆奁的包装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在承袭传统的包装同时,旧的包装方法也在不断地完善和成熟,例如瓷器的包装。瓷器怕磕易碎,如何减少磕碰就成为包装中的首要问题。经过历朝历代的不断改进,在明代已形成完善的包装方式。时人沈德符在《敞帚轩剩语》一书中记载:在包装时“每一器内纳沙土及豆麦少许,叠数十个辄牢缚成一片,置之湿地,频洒以水,久之豆麦生芽,缠绕胶固,试投牢硌之地,不损破者始以登车。”这说明当时的瓷器包装已采用了衬垫、套装、捆扎等多项减缓磕碰的技术,比起过去使用单一的包装方式要先进成熟了许多。

  摘编自《收藏家》200101

  编辑:歪子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