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重金买不走的青花大盘

刘志勇   2006-04-21

  一日与几位痴情古瓷收藏的朋友边吃早茶边聊“精品”难觅(当然对“精品”的理解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被圈内的朋友们称之为“刘部长”(大家都这样恭敬的称呼他,据说是什么协会哪个部的头儿)的瓷友,更是别有感慨:“如今在多如牛毛的古玩市场上找到一、二件值得收藏的古瓷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而在重金的诱惑之下留守住有价值的藏品,这样的玩家就更少。”他语调深沉,声音虽然不大,可我听起来特别顺耳,因为我就是这样为数不多的玩家。请别见笑,这不是自吹,而是自豪!不信?这件粘修完整的明代万历时八开光青花大盘就是物证。当然,我特珍惜这件青花大盘,还另有一层秘密,那就是卖出这件青花大盘的古玩店老板,曾以它为教材,给我上了一堂不能忘怀的理论联系实际的古瓷鉴赏课。

  记得那是一个大雨如注的上午,我正站在一间专营仿古玉器的店前凉蓬下避雨。待雨小如丝时,刚要转身离去,无意之中扫了隔壁的小店内一眼,店内架子上摆放的一件青花大盘像施展了魔法一样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趋步入店于盘前观察,盘虽破为数块,但并不缺失,一流的青花发色,蓝中微微泛紫,艳丽而明快,其光彩似乎能遮住粘合后留下的残痕,如此品相令我暗暗思忖:虽残犹珍,虽残犹珍呵!见多识广,善于察言观色的店主悄然站到了我的身旁,他双手小心翼翼的把青花大盘取下来送到我手中,开口说到:“先生,这是典型的明代万历时景德镇窑口的货,外销的八角莲盘,够大,差不多33公分,是满尺盘,残是残了点儿,但不缺块儿,你搞研究,这是顶好的资料。”我默不出声,捧着大盘往店门口的亮处移动了几步,从胎、釉、纹、型各方面细细过目。

明万历 景德镇窑青花八开光虫草纹大盘

  “先生,货非常开门,你想要,价钱好说,1800不算贵吧?”店主显然误以为我是初入道的,于是我顺水而行:“我刚开始玩古陶瓷,特喜欢青花,但有的东西还看不透,这破盘真的到代吗?”

  “包老,不到代包退!你看底足,胎又细又白,胎釉边上的火石红多自然,这粘上的窑砂,底下塌,还有釉薄,密密的麻子眼,也就是老人们常说的苍蝇屎。再看这跳刀痕,一圈都有,这些都是特征,明万历时的大盘都这样,是那时的出口瓷,洋名叫克拉克。”

  “画工也好,花菱口沿,盘内壁是莲瓣形八面开光,开光里是葵花和吉祥杂宝,这样的意头好啊。大开光之间用小开光分隔,小开光内画简笔结带方胜。”我边听边觉得这位店主还是很有点鉴赏水平的,比起那些仅仅知道器物是哪个朝代、多或者少、值不值钱的文物小贩子们,更让我另眼相看。于是我继续洗耳恭听。

  “你们有头衔的文化人都讲究追求收藏够品味的,这大盘就对你的胃口。盘中心是一个大圆形八角开光,右边部分一高一低两朵怒放的牡丹和繁茂的叶子,左边部分靠下画突起的山石,山石上一只肥硕的蝈蝈正振翅而鸣,一只欢快的小蜜蜂迎面翩翩飞来,大概是花儿的甜香吸引了它吧!”我越听越觉得这位店主确实非同一般,颇有艺术审美修养的。你看他把盘内画面万类欢欣竞自由的景象描述得多么引人入胜!静中有动,祥和中有喧闹,充满着勃勃生机。

明万历 景德镇窑青花八开光虫草纹大盘(底足)

  我开始有点心动了,因为这盘的确是明代万历时期生产的外销瓷。风格上中外兼容,既有东方神韵又有西方情调。尤其是回青料的青花发色,(玩古瓷者称为蓝头)极佳,犹如蓝宝石一般,幽雅含蓄。从绘画技法上看,用浓彩细线勾勒,淡彩平笔渲染,设色浓淡深浅自然,和谐有致。“这大盘是有点意思,够品味,可惜残了,要价也太高啦。”我必须挑毛病,为压价找不容置疑的根据。“先生,你说的没错,但这盘够大个,呈色好,是一流的,内外又画的满工,虽破了,给你2000块,再买一个一模一样的有吗?现在好货、真货越来越少啦!”店主当然也会为多卖些钱找理由……

  我最终还是买下了这个满载着几百年前万历王朝多重信息的青花大盘。钱是多出一点儿,别的不论,单单是店主为我讲授的这堂求之难得的鉴赏课,也要交些学费啊!有位专门收藏明清大盘的朋友,鉴赏了这件青花大盘后,赞不绝口,几次开出大大多于买入价的钱想让我割爱给他,我都婉言谢绝了,要是没有点那个什么精神意志,这虽残犹珍的明代万历时期的青花大盘,早就变成我腰包里的一叠大额钞票喽。

  编辑:西岩

明万历 景德镇窑青花八开光虫草纹大盘(细部)

明万历 景德镇窑青花八开光虫草纹大盘(底足)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