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历代藏书家之——缪荃孙

 2006-04-21

  近代版本目录学中,缪荃孙无疑是最有影响者之一,甚至有人认为,广为人知的《书目答问》,实际上出自缪荃孙之手,虽然后来陈垣先生力排此说,但张之洞此书很大程度上得力於缪荃孙当是无疑,至缪氏晚年,其学术成就更是远远超出了张之洞之上。

  缪荃孙(1844-1919)字炎之,一字筱珊,晚号艺风,江苏江阴人。光绪二年(1876)进士,曾任翰林院、国史馆编修,历主江阴南菁书院、济南泺源书院、江宁钟山书院讲席,先后担任江南图书馆和京师图书馆监督,为南北两大图书馆的创建者之一。

  缪荃孙早年从广东藏书家李文田习版本目录之学,从此开始了他的藏书生涯,以后南来北往,遇书辄购。在京师任职时,缪荃孙常去海王邨书肆搜访异本,缪荃孙当时经济上并不太宽裕,常常不得已而衣买书。缪荃孙又与许多藏书家往来,互相抄校考订,学问亦随之日益博通,至庚子年(1900),缪氏艺风堂藏书已达十馀万卷。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举国震惊。当时,缪荃孙主讲於钟山书院,鉴於历史上人亡书散的教训,乃根据藏书编《艺风堂藏书记》八卷。《艺风堂藏书记》仿《孙氏祠堂书目》之例分为十类,著录图书六二七种、一零九六二卷,缪氏在《藏书纪缘起》中自认不敢与瞿、杨、丁、陆四大藏书家相比,但足与吴骞的拜经楼和孙星衍的平津馆相伯仲。庚子之后,缪荃孙东游日本,得暇即搜罗旧书。在国内,又观书於四明天一阁,并曾先后担任江南图书馆和京师图书馆监督之职,及寓居上海,又托日本人将原先藏书四百箧转运上海,所得之书与庚子相埒。一九一二年,缪氏依前书体例,在上海聊珠楼成《艺风堂藏书续纪》八卷。在这段时间里,缪荃孙由於没有收入,祗能以书易米,但仍自鸣旷达,以"书去目存"自慰。此后,虽政治上失意,经济上拮据,而嗜书之癖依旧,遇好书,必"损衣食之费用而置之",但数量并不多,且"旋收旋散,有若抟沙"。晚年又成《艺风堂藏书再续记》二卷,分为宋刻本、元刻本、明刻本、旧钞本、校本、影写本、传抄本七类,著录所藏旧本百馀种。

  缪荃孙又以收藏金石碑名,他的云自在龛藏碑帖近一万二千种。光绪二十二年(1896)江南藏碑大家沈树镛旧藏散出,当时,叶昌炽亦以收藏金石名,然而是时叶氏甫告丧子,绝嗣之痛正深,不暇问津;缪荃孙不惜卖田买碑,一下子购进三千馀通。收藏金石之最,遂属缪荃孙。事后,叶昌炽十分懊丧,然已悔之莫及矣。

  缪荃孙学问渊博,著述宏富,仅以目录学而言,除上述《艺风堂藏书三记》外,较著名的还有《艺风堂金石目录》十八卷、《艺风堂读书记》四卷,又曾辑有《荛圃藏书题识》十卷,还曾为盛宣怀编有《盛氏愚斋图书馆藏书目录》,主持编撰《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等。缪荃孙又喜刻书,除了为他人校刻过各种书籍外,自刻有《云自在龛丛书》、《对雨楼丛书》、《藕香零拾》、《烟画堂小品》等。田洪都序《艺风堂藏书再续记》评论缪荃孙说:"一生与刻书为缘,孤稿秘籍,多赖流布,广人见闻,裨益文化之功,可谓至巨。"

  缪荃孙卒后,其子缪禄保把大部分藏书卖给了上海古书流通处,另有些珍本,随缪禄保移北京,后多为北大图书馆所得。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