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风云际会于一勺

蒲风   2006-04-14

  勺乃挹酒取水之器,却又像一叶艺术的扁舟,沿着历史的长河回旋弯转顺流而下。突破了岁月的急流险滩,沐浴过精神的春雨艳阳,承载着丰厚的人文信息,漂泊入现代文明的港湾,卸下一份醇香的典故,还有一份沉甸甸的情感。

  中国勺的原始器形演化,广受自然灵物启示。庄子曾用能“浮乎江湖”大瓠的寓言,阐明了“物有所宜”、“大用小用”的哲理;孔子则用“一箪食,一瓢饮”的概括,表达了对身居陋巷中颜回勤学苦读矢志不渝精神的赞美。屈原在《九歌·东皇太一》里,对盛大楚宴中的美酒佳肴作了铺张华美的描述,但惟一提及的饮食器具便只有长柄酒勺。“援北斗兮酌琼浆”,长勺如北斗美酒似琼浆,真乃天上人间亦幻亦真。东周时期中国勺文化骤然勃兴,汤酒勺具的造型更加推陈出新。而与饮食并无直接关联的器具,如中国司南的形制,特别是中医中药业里实用工具的人性化改进,都深受勺文化的影响。

  《三国演义》里“关云长刮骨疗毒”的故事举世传扬,考证现已发现的明代中医外科手术器具得知,古人要完成上述手术,至少应备一把勺头刀具。小说中只写华佗用尖刀划开云长皮肉,至于如何刮得臂骨悉悉作响则并无细节描述。明人罗贯中无疑在表现关云长神勇无畏英雄气概的同时,也为人们探讨名医圣术留下了想像的空间。不过清末石印本《增像全图三国演义》里,则将这一情节描绘为写实的图像,画画中华佗手中依稀所持的正是一把勺形手术刀。

  艺术作品中的英雄形象令人难忘,而现实里的伟人事迹则更加使人景仰。共和国开国元勋刘伯承将军,早年在护国讨袁战争中英勇负伤,一颗子弹射进其颅骨从右眼穿出。在重庆秘密治疗时,为了避免麻药损伤大脑,刘伯承将军决定在清醒状态下接受手术,从摘除眼球到刮净眼球周围的坏死组织,刘伯承将军始终未喊一声。其钢铁般的意志,令主刀的德籍医生和在场的医务人员为之惊撼!谁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位战功卓著的元帅,在其不多的收藏品中,竞也有两把清代的长柄铜勺。勺的功能是方便取舍,精神的寓意在于得失相宜 决胜自如的刘伯承将军于风云变幻中把玩铜勺,真实展现了他运筹帷幄用兵如神的儒将风采。

  常言道:弱水三千,只取一勺。但这弱水究竟哪方?又如何取得?《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述其在“流沙之滨,昆仑之邱”;苏轼也在《金山妙高台》涛中吟出“蓬莱不可到,弱水三万里”;而《红楼梦》里则将其喻为爱情江海,宝玉便道:“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由此看来,玩勺之道终是得失参晤精神升华之道。

  收藏是怀旧生活的注释,它使过去的日子变得鲜活而不再神秘。真实的细节打通了岁月的阻隔,让历史的智慧、先人的情感汩汩流淌于子孙的血脉中。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憧憬和开创,更有责任让勺之舟承载着当代人的故事,漂向下一个港湾。

  摘编自《中国收藏》2006.01

  编辑:歪子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