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邓碧珊鱼藻瓷画辨伪

林亦秋   2006-03-31

  鱼的画法

  邓氏当年深受日本写实画风影响,因此鱼的画法也遵循从细节入手,以工笔的手法描绘出来,鱼身上的鳞片都很细致,连数目都不含糊,如鲤鱼身上首尾共有36片鳞甲。这都因了邓氏在童年时便跟着父亲在鄱阳湖一带打鱼为乐,多年观察下来对鱼的熟悉与了解便更深刻,而鱼身上的条条鳍片飘扬生动更成了他的注册商标。因此看邓氏画的鱼,更重要的是看其色,黑得够浓,淡得够亮,那就先破了这一关。

  我们再看看邓氏的学生如张洛山,张培轩与石宇初等在模仿乃师手法上,也几乎达到这个水平,就是在鱼的神韵与动感上略逊一筹,在鱼眼及鱼嘴上就不像乃师那么刻划自然。

  原来邓碧珊是秀才出身,经史古画无不涉猎,他画的鱼也深受宋代那种工笔小写意画风的影响。有一种令人神往的减笔勾划,却不似文人如明末八大山人或清代恽寿平那种率性而为的写意格调。

  水藻画法

  邓氏喜用竹签当硬笔使用来画水藻。因是以竹签为笔,所以水藻的枝茎都是中空,这在鉴定上更要注意。无怪乎他画的水藻都很硬挺,配以黑线为边,形神突显,不像传统国画中藻叶轻软的感觉。

  浮萍渲染

  邓氏的浮萍也很好认,是日本风格,其每片浮萍都渲染得水汪汪,绿油油,有淋漓尽致的意趣,很是认真。笔者的那个大水盂及一般仿品,所绘的浮萍颜色枯涩,暗绿不润,死气沉沉,有如塑胶片子。

  构图手法

  邓氏画鱼,全图不见水波涟漪,但又尽得国画留白的精髓,三两游鱼在追逐间,水中一汪以赫墨勾描的藻草微微轻摆,已令人意会池水粼粼的情趣,整个画面意境深幽,意趣动人。其笔调细腻,风格优雅,明显继承了宋人工笔画风,也渗入日本写实手法。

  总的来说,邓碧珊粉彩,鱼跃生动有趣,构图疏朗大方,鱼儿不论翻转跳跃,都能互相呼应,决不苟且。

  鱼因与”余”谐音,意含“年年有余”之吉祥语,因此为历代中国画家常用的题材。但除了宋人画鱼,明清以来,绘鱼常有意到,笔不到之感。八大山人的冷眼鱼,更具代表性,其艺术表现还是重于意象,不似邓氏之形神俱备,而明代嘉靖的五彩鱼藻,胜在用色亮丽,线条清晰,偏是生动不足,到了晚清,鱼的鳞片刻板如网,有如剪纸,相对于邓氏之鱼画更不可同日而语了。

  仿品与真作技法差异

  (一)游而不散

  邓氏一生画鱼,民国时几乎无人可望其项背,其作品与市面上或克隆或臆造的作品加以对比,便可立竿见影,洞视其伪。但民国高仿的作品,却仍可鱼目混珠,而非一般藏家所能一眼看穿。

  邓氏画鱼,不管是游鱼三两,抑或群鱼嬉戏,皆能呼应无间,正印证了他常说“游而不散”的真谛。鱼儿们游的方向如果一致,则游姿便互异,如果是游姿相同,则方向必反。因此看起来,鱼儿动态变化多端,令人目不暇接。坊间一般画匠为求速成,每每忽视这点,而所画鱼如复制品,方向游资相同,刻板无趣,有如死鱼。

  (二)鱼藻浮萍

  如前所述,邓氏所绘鱼藻,皆在枝茎之间带有空管,而其浮萍晶莹泛绿,湿润如生。他近水知鱼性,急水中的鱼藻粗壮,静水中的鱼藻细小,小河小港才会有浮萍。还有鲤鱼栖于粗藻,条鱼游于细草,金鱼戏于狮子草等。

  (三)诗文书法

  邓氏诗文,极富哲学意味,引人深思而回味无穷。其书法的功力也很高,早年练过颜体、柳体,也临摹过北魏、隋唐的碑文,善写行草,多用中锋运笔,笔势苍郁遒劲,更是一般仿家的“私穴”。因此熟看邓氏的章草式行书、楷书,再看一般伪作书法,尽皆运笔生硬,拙劣无力,就这书法一关,也就足以令有识之士一眼定江山了。笔者这件高仿的大水盂,虽源自民国,笔力不赖,毕竟还是棋差一着,百密一疏,不逮邓氏书法风范。

  结语

  邓氏作画,运硬笔不带犄角,刚中有柔,用软毫有筋骨,柔中有力,而且画面清新,优美大方。所用粉彩料皆光彩内敛,虽是珠光韬晦,却又光晕养目,其用色浓淡分明。这种画工,需有很深的艺术功底,而书画着色淡雅,笔力深透,所写诗文深具内涵,书法秀丽,更显文人本色。

  邓氏作品遗世不多,故早为藏家所珍,因此仿品应运而生,在鉴别时,首先要确定其为民国瓷,再以邓氏的作画特征、书法功夫逐一推敲观察,才不致受骗而贻笑大方了。

  摘自:《艺术市场》200601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