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青天歌》是何人书?

王乃栋   2006-03-24

  明代著名书画家徐渭(款)《青天歌》卷,纸本,31.6 x 203.6厘米,1966年于苏州地区清曹澄墓中出土,现藏苏州博物馆。关于此帖的真伪,国内专家多有争议。《故宫博物院院刊》1979年第2期徐邦达先生《谈古书画鉴别》一文说:“苏州市博物馆藏有所谓明代徐渭行草书《青天歌》长卷,用尖硬狼毫,下笔极锐利;有多个字提笔圆细,又有不少字却粗重特甚I有些字用笔送不到底,笔锋散开虚飘,违反‘无往不收’的法则。字形大小悬殊,格式庸俗;结字上下、左右往往忽松忽紧、忽大忽小,极不匀称,甚至颠倒,失去支柱,拙劣已极;又有个别怪形字如‘月’‘下’等,备见丑态。凡此种种,在徐渭真迹书法中从来没有见到过(或以为可能是我们未见到过他的早年书,但此卷写得极为苍老,不可能是早笔)。按徐渭书法虽险而能‘追险得夷’,自称‘吾书第一’,并非胡吹,要是真迹,哪有失步到如此田地的。又细看卷末款‘徐渭书’三字,笔(工具似兼毫)软而墨色又稍淡;笔画形式和前书也不同样,如‘徐’字的‘彳’旁几成‘{’,‘渭’字右下‘]’笔,向右横偏,不但和其他徐书真迹上的签名很不一样,就是在本卷中,也找不出一个类似的‘]’笔形式来。因此我们断定此卷书者(不知何许人)当时可能未署名款,就给人钻了空子,在末后硬加上了徐款,又加钤了伪印二方(此二印亦未见有同样的钤于徐书真迹上),所以款式地位也显得很挤、很局促了(此卷曾影印子上海出版的《艺苑掇英》1978年第1、2期,可参阅)。”

  郑为先生在《文物》1980年第12期撰文《徐渭<青天歌卷>的真伪问题》,不同意徐文的意见,认为:“这里没有徐渭后来强调的米笔曳意和黄山谷的剑拔弩张;也没有他五十以后,书体所出现的颜真卿、苏东坡质厚丰腴的气度和草书上流露的章草意势。这些都有助于我们认识这个字卷应属于徐渭较早时期的作品。”

  笔者在《中国书法墨迹鉴定图典》(文物出版社2004年出版)中认为:“按此帖从书风上分析,虽书写较狂放,但线条较平稳,用笔还是较为理性的,以平拖法居多,似无徐渭笔法跳荡奔腾之意,存疑。”但是对于《青天歌》究竟是何许人所书,一时难以判断,古代多如牛毛的书画赝品,要想一个个找出伪造者,不啻大海捞针,也是后来鉴定者无能为力的。

  近时,在翻阅古代书画作品时忽然发现了一幅书写与《青天歌》书体极为相似的书作,即倪长玗为《郭诩人物册》所作的引首“寄我清狂”四大字,始知《青天歌》卷实系明末清初嘉兴人倪长圩所书。

  明郭诩《人物册》藏于上海博物馆,收入《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二(文物出版社1987年出版),纸本,十一开,设色,29.8 x 49.3厘米。前有引首二开四大字“寄我清狂”。初见此字,不由心中一动,因这件引首中的“我”字的写法无论是用笔、结体还是神韵均与《青天歌》中的“我”字无异。再看落款是“甲辰八月东湖人倪长圩观画识”两行,款字小行书亦似徐渭书体。引首上钤有“信古堂”(朱文)、“倪长圩字伯屏”(白文)、“臣圩中崇祯丙子解元丁丑进土”(朱文)三印。

  倪长圩,生卒年月不详,约活动于明万历末至清康熙年间,时约17世纪初至17世纪70年代。字伯屏,嘉兴平湖人,崇祯丁丑(1637年)进士,授苏州推官,历兵部主事。据《旧浙江通志》,平湖县在府治东54里,故又称东湖人。

  有关史料记载,倪长圩为官正直,精通文艺。“崇祯时授苏州府推官,抑豪强,锄奸猾,一郡皆惮其威。时郡守陈洪谧性慈和,然遇事辄相诹度无龃龉,郡人为立双清书院”(《苏州府志》)。又据清沈季友《欈李诗系》一书:倪长玗“生平博学好古,善书法,精于制义,临文伸纸,往往终日危坐,不成一字。然一艺既就,其瑰奇玮丽,幽峭奥崛之致直足惊人骇俗,上拟周秦,非汉唐以下所及也。予谓自有明三百年来,读书种子,无此异才。而世之庞眉俗土,黄口小儿,甫习章句,抄袭一二陈言烂语,偷取科第,便俨然称缙绅矣。呜呼,如伯屏者,其无负乎时文者欤!”

  真是活脱脱一个小徐渭。

  这样一位做官为民、才华横溢的文人,入清以后很有可能就在苏州隐居不仕,诗文为乐,直至康熙三年(甲辰)时还用印“臣圩中崇祯丙子解元,丁丑进土”,念念不忘前明功名,《苏州府志》也没有他在清代做官的记载。

  对照《寄我清狂》《青天歌》两件书作的书法,可知两作实是一人所书。如《青天歌》中两个“我”字,与《寄我清狂》中的“我”字;《青天歌》中的“旺”字和《寄我清狂》中的“狂”字;《青天歌》中的“倒”字的竖勾和《寄我清狂》中“寄”字的竖勾,以及《青天歌》中“白”字的一左撇和《寄我清狂》中“狂”字的一左撇,形神俱似。两件书法的用笔特点,均是笔画粗细变化不大,行笔快速着纸不实,收笔飘忽笔锋不力,线条平拖提按不足,笔墨颠狂规矩不守,使笔纵放意气不失。这是两作系同一人所书的最主要的鉴析依据。

  但是倪长圩为什么要在《青天歌》卷上落款“徐渭书”,冒名大书画家徐青藤呢?关于这个问题,笔者同意徐邦达先生的意见:“徐渭书”三字是“后人添加的”,而非《青天歌》的本款。当然也不是倪长圩所书。这从书体、墨色、章法各方面都可以分辨出来,不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长圩书学徐渭,实是崇尚徐渭之才艺,从他的传世事迹分析,也不至于伪造徐渭之书欺世。

  在年代和地区方面又完全相符倪长圩书写《青天歌》之事,《青天歌》出土干苏州地区,倪长圩在苏州为官和生活,活动年代在徐渭之后,曹澄之前。长圩善书,《青天歌》书法狂放,被人冒名徐渭,是一段佳话。

  赖有《青天歌》,我们得以认识了一位徐渭之后的书法奇才。

  (摘自:《收藏》2005年06期)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